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铁匠

作者:一夕烟雨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大夏王侯最新章节!

    渭城,简陋的木屋,木屋中,炉火跳动,驱散寒夜的冷意。

    远道而来的两人,或许巧合的在渭城相遇,暂时躲在木屋中避寒、躲雨。

    屋中只有一张床,毫无疑问,今夜又是一个无眠夜,至少对宁辰而言如此。

    君子风度,很多时候,宁辰多少还是有些,尤其是面对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

    或许是累了,云曼睩半靠在床头,不多时便睡着了。

    宁辰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渐渐有些失神。

    来到神界,非他所愿,因为来了,便很难再回去。

    不过,他不得不来。

    无欲天,看似简单的名字,但,从月神忌惮的态度来看,这个无欲天,非是一般的强大。

    要想夺回馨雨的魂魄,他必须变得更强。

    这座古城,颇多神奇,随意遇到的一个教书先生或者铁匠从前都可能是名震天下的绝世强者。

    悟道不易,这里的人,留在城中或许已千年,或许更久。

    他的道,确实出了问题。

    不舍弃魔身,短时间内便不能踏足皇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困扰,让他的心,不再平静。

    他知道,这不是好事,道心若不稳,他的剑也将出现问题。

    只是,知道与做到,永远都是两码事。

    静思中,古城,漫长而又寒冷的一夜渐渐过去,东方,天将亮时,小雨也停了下来。

    只是,渭城的天空依旧还没有放晴,阴云密布,仿佛随时还会再下雨。

    屋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宁辰走出,目光看着依旧有些昏暗的小城,想了想,准备着手自己做一把纸伞。

    小城中,物资可谓贫乏,做生意的很少,大部分人家基本自给自足,古怪的小城,与外界格格不入。

    宁辰在门前寻找许久,找到了木头和竹节。

    或许时间太久,木头已经有些腐朽,好在竹节韧性尚可,勉强能做出一把伞。

    宁辰拿出一柄小刀,坐在门前,开始削起木头。

    不多时,伞骨大概成形,宁辰将削好的竹子固定上,然后起身四处寻找油纸,或者能替代的东西。

    “公子在找什么?”

    不知何时,屋门前,云曼睩静立,开口问道。

    “油纸,想做把雨伞。”

    宁辰随口回答道。

    云曼睩四处看了看,道,“这里好像没有,我去隔壁借一下。”

    说完,云曼睩转身朝着隔壁的铁匠铺走去。

    不多时,云曼睩走回,手中拿着一张油纸,递给了前者。

    “姑娘聪慧。”

    宁辰接过油纸,笑着赞扬道。

    云曼睩轻笑,静静在一旁看着,没有多说什么。

    宁辰坐在门前,小心将油纸缚在伞骨上。

    千年来,第一次亲手做雨伞,宁辰看着手中渐渐成型的油纸伞,心中成就感油然而生。

    一旁,云曼睩偷偷轻笑,显然对于某人做的油纸伞模样,不敢苟同。

    “怎么,不好看吗?”宁辰有感,回首问道。

    他觉得还行啊!

    “还不错。”云曼睩笑道。

    “我也这么觉得。”

    宁辰起身,看了看随时都可能再下雨的天,想了想,将油纸伞递给了身前女子,道,“送你吧,下雨时可以用。”

    “不用,不用。”

    云曼睩赶紧挥手拒绝,道,“我不喜欢出门,这雨伞我用不上,还是宁公子你自己用吧。”

    宁辰遗憾地看了一眼手中雨伞,再次问道,“真不用?”

    “真不用。”

    云曼睩肯定点头道。

    “好吧。”

    宁辰自己收起雨伞,笑道,“对了,云姑娘,我还没来得及问你,你来渭城是为了做什么?”

    “悟道呀。”

    云曼睩理所当然回答道。

    宁辰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女子,道,“姑娘也是来悟道的?”

    “怎么,看不出来吗?”云曼睩轻笑道。

    “那倒不是。”

    宁辰微笑道,“只是看姑娘心性平和,不像是道心迷茫之人。”

    “也许是装的呢?”云曼睩笑道。

    “那姑娘演戏的能力就太令人震惊了。”宁辰叹道。

    “好了,不说我了,你呢,为何来这里?”云曼睩轻声问道。

    “道心不稳,前来寻找解决的办法。”宁辰直言不讳道。

    “既然知道自己道心不稳,何不静心稳定道心,为何要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云曼睩问道。

    “姑娘的话,总是这么让人哑口无言。”宁辰无奈道。

    “我说的不对吗?”云曼睩笑道。

    “也许对吧。”

    宁辰轻声道,“我只是在一个地方呆了太久,苦思多年未能找到办法,所以来这里碰碰运气。”

    “你和隔壁的大叔一样,他九百年前也是这么想的。”

    云曼睩指着不远处的铁匠铺,开口道,“不过,他现在好像还没有想通。”

    “呵。”

    宁辰轻笑,道,“云姑娘,有没有人说过你,你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昨日相识,眼前女子给他的印象,纤弱温柔,今日交谈几句,方才知道,第一印象有的时候真的会骗人。

    云曼睩嫣然一笑,道,“自然有人说过,在我看来,公子也是一个与众不同之人。”

    宁辰笑了笑,没有再多说,这个女人,不简单。

    两人交谈时,对面,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位中年男子走出,一袭白色书生袍,手持竹简,一眼便能看出是一位读书人。

    宁辰目光移过,看着来人,眸中异色闪过。

    这应该就是昨天那个年轻人口中的教书先生了。

    对面,教书先生看到前方两人,颔首致意。

    宁辰回礼,脸上露出和善的微笑。

    “昨日来的?”

    教书先生开口道。

    “嗯。”

    宁辰点头道。

    教书先生目光看向旁边的女子,问道,“妻子?”

    “不是。”

    宁辰微笑道,“巧遇,现在算是朋友吧。”

    教书先生颔首,道,“吾先去讲学,回来再谈。”

    “请。”宁辰客气道。

    教书先生礼貌点头,迈步离去。

    “当!”

    “当!”

    “当!”

    这时,隔壁铁匠铺中,开始传出打铁声,一声一声,单调而又刺耳。

    随着铁匠铺的打铁声响起,整座小城开始活了,人们各司其职,教书的教书,务农的务农,治病的治病,谁都不影响谁。

    宁辰站在房屋前,看着小城的百态,心境渐渐平和下来。

    隔壁,一位妇人拿着打好的农具走出,摆在屋前,等待买主。

    屋中,火光跳动,光着臂膀的汉子手持铁锤敲打着手中铁块,一下一下,不知疲惫。

    妇人摆好农具,刚要进屋时,目光看到不远处的两人,脸上露出友善的笑容,道,“还没有吃早饭吧,一起来吧,正好我多做了一些。”

    宁辰、云曼睩互视一眼,这一刻,都感觉腹中有些饿了。

    铁匠铺很简陋,两人进来时,汉子还在劳作,妇人摆好碗筷,看着两人,微笑道,“坐下吃吧,我给你们大哥留了饭,他要一会才能吃。”

    宁辰、云曼睩有些不好意思地上前坐下,看着桌上简单的饭菜,腹中饥肠辘辘。

    这神奇的小城,总是让人忘记自己是武者的事情。

    “吃吧,不要客气。”

    妇人在一旁坐下,给两人各夹了一些菜,神色温和道,“这里没有那么多规矩,所以我这个妇人也就和你们同桌吃了,你们也不要嫌弃。”

    “姐姐哪里话,是我们打扰了。”

    云曼睩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道。

    “这孩子不但长得漂亮,嘴也甜。”

    一生姐姐,喊得妇人笑脸颜开,心情大好,道。

    宁辰暗暗给身边女子竖了一个拇指,他觉得自己拍马屁的工夫已经可以了,没想到强中更有强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

    女人最在意的永远都是自己的年龄,云姑娘这声姐姐喊得,反正他是叫不出口。

    不远处,汉子咧嘴一笑,看上朴实极了。

    看到汉子的笑容,宁辰脸上闪过古怪之色。

    要不是昨天从那个以茶入道的青衣年轻人告知这个铁匠以前是一位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他还真会相信这是一个老实朴实的汉子。

    饭菜很简单,味道却还不错,宁辰和云曼睩快吃饱时,汉子才忙完手中之事,做到饭桌前吃饭。

    “李大哥,谢谢招待。”云曼睩笑道。

    “应该的。”

    汉子憨厚应了一句,笑道,“听你们的谈话,应该都是悟道者,怎么,修炼之路不顺了吗?”

    “我还行,就是好奇,过来玩玩,我身边这位公子,估计是相当不顺。”云曼睩嫣然笑道。

    “呵呵。”

    宁辰苦笑,这丫头的嘴,还真是够毒的。

    “修剑?”汉子目光移过,问道。

    “嗯。”宁辰点头道。

    “杀戮剑道?”汉子再次问道。

    “嗯。”

    宁辰再次点头道。

    汉子沉默,许久,开口道,“以杀戮证道,将会罪业扰身,未来,将会步步艰险,吾劝你还是该修他道。”

    “来不及了。”

    宁辰轻叹道,“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时间改修其他的道。”

    “剑可以是君子剑,亦可以是杀戮之器,吾不是要你完全放弃剑道,只是在剑道上做些改变。”汉子认真道。

    宁辰沉思片刻,终究还是摇了摇头,道,“来不及了。”

    汉子轻叹,道,“既然无法改变,那便杀出一条道吧,世间的对与错,无需顾忌太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