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5章 圣光忽悠着你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二人立即离开了城主府前往胡唐所在的行署府衙。

    但等慕容凤一来到府衙门口立时察觉到了不对劲!

    “嗯?有血腥味!”慕容凤脸色微变,立即腾起跃上府衙墙头往里一瞧,就见府衙内一片黑灯瞎火,不见半点动静。

    “你留在这儿。”慕容凤回头嘱咐了沈老贪一时,便翻身跃进了墙内。

    慕容凤在府衙内没走几步就发现几具横死的尸体,越往里走死尸越多,直到来到大殿就见殿内早已血流成河,尸体多的没地方下脚,而那胡唐正端坐在官椅上一动也不动。

    慕容凤眼睛一眯扫视了一圈,便转身离开了这里。

    府衙外,躲在墙角的沈老贪一见到慕容凤翻身出来,连忙起身问道:“大人里面怎么了?”

    “死光了。”慕容凤面无表情道。

    “啊?!”沈老贪大惊失色,要知道他才刚那胡唐喝完酒啊,怎么一转眼就死光了?

    “走!”慕容凤快步疾走。

    “大人我们又要去那?”沈老贪急忙追上问道。

    “去教堂。”慕容凤脚下一顿,吩咐道:“你回去将李敏他们都叫来,今晚可能有好戏瞧了。”

    沈老贪还能说什么,只当自己天生劳碌命,应是后赶紧往城主府跑去。

    慕容凤则独自一人来到教堂找到正在暗中监视的但丁询问情况。

    但丁如实回答道:“难民们领了救济后都散去了,教堂内一切正常。”

    慕容凤抬头瞥了一眼教堂内的那座魔法符阵环绕的尖塔,那是恩斯汀格城的魔法防御大阵的核心,同时也是萨卡兰姆教会设置魔法通讯的所在。只要此塔不失,外敌就很难攻破外城杀进城内。

    此刻那座魔法塔看上去运转正常,并无任何异状。但是在恩斯汀格城被围时,泰瑞尔那边却未收到丁点消息,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慕容凤想要将先前收集到的线索串联起来,却发现依旧扑朔迷离,唯独所有线索都指向了那位约德尔大主教有问题。

    尤其是李敏带回来的那根魔鬼之角更是让慕容凤推翻了先前对约德尔大主教的判定,要知道魔鬼君王伪装成一位虔诚的圣光教徒可是连真神都能蒙骗过去的。

    所以慕容凤不得不将怀疑的矛头重新指向了这位看似最不应该有问题的约德尔大主教!

    很快李敏几人被沈老贪叫了过来。

    “大人您大半夜的让我们来看什么好戏?”刚刚躺下的蒂亚又被人给叫起来,语气中难免有点怨念。

    慕容凤歉然一笑,说道:“再等等。”

    这一等又是大半宿,好在几人躲藏在一座残破的民居里,勉强能够遮风挡雪。

    眼瞅着就要天亮了,整个恩斯汀格城也是万籁俱寂,无任何异常发生。

    而泰瑞尔却发来联系,说是妖魔大军有了新动作,似乎正在准备卷土重来,而且规模更盛前阵,看军容足有百万之众。

    另外真正令泰瑞尔提起心的是亚瑞特山主峰那边有了新异状,至于是什么异状根本无法用语言能表达清楚,直说天崩地裂血煞冲天!

    慕容凤闻讯立即起身眺望北方,果真见到北边漆黑的夜空已经被染成了一片血色!

    “大妖出世,赤地千里!这罪恶魔王整出怎么大的动静也不怕惊动上头的天界?”慕容凤一时间凝眉不展。

    “大人快瞧,有动静了!”沈老贪忽然低呼道。

    慕容凤立即低头瞧去,就见黑灯瞎火的教堂内忽然有许多人影晃动,但偏偏没有一丝响动传出。

    慕容凤眯起眼睛催动邪王真眼直视过去,立即窥见那些人影正在一袋袋的搬运东西。

    “大人?”原本昏昏欲睡的几人也马上来了精神。

    “稍安勿躁!”慕容凤眯起眼睛缓缓寻视整座教堂庭院前后,却发现那位约德尔大主教不见踪影了。

    慕容凤眉头一挑,顺着那些搬运袋子的人影追踪过去发现这些人全都将袋子搬进了一处地窖。

    慕容凤目光一凝,却发现这地窖竟设有强大的魔法禁制,若是强行窥视极有可能触发魔法警报。

    慕容凤沉吟了片刻,立即对但丁吩咐道:“去码头瞧一瞧,可有船只正在偷偷装运货物。另外再暗中查一查,装船的都是什么货物。”

    但丁一点头,立即飞身投入了黑暗之中。

    许久后天色微亮,但丁悄然而回禀报道:“码头上一切正常,并无船只靠岸装货。但是在离码头十里外的一处浅滩却有人在偷偷装运货物,而那些货物皆是粮草辎重,现已经装满了十几船已经正在准备扬帆起航!”

    奎托斯就是一暴脾气,听但丁怎么一说立时一掌将一块砖头拍的粉碎,嚷嚷道:“大人咱们还等什么?让我打头阵,将那老杂毛揪出来千刀万剐得了!”

    慕容凤也是目光一冷,就要下令动手,忽听教堂内钟声大作响彻全城。

    城中各处难民立时无不闻声而来,乌泱泱的挤满了教堂大门前,纷纷议论大主教突然敲响警钟到底所为何事?难道又是妖魔大军杀来了?

    这时就见教堂大门洞开,列队走出一排护殿骑士,然后是一名红衣主教出来嚷声道:“肃静!肃静!都肃静!”

    偌大广场上立时鸦雀无声,就听红衣主教继续嚷声道:“在下奉约德尔大主教之命特来向大家宣布一件喜讯。”

    广场上立时一阵嗡嗡响,但很快安静了下去,所有人都是翘首而盼,不知道约德尔大主教要宣布什么喜讯?难道北方的妖魔被打败了?

    就见红衣主教一指码头方向,大声道:“各位乡亲们,来自南边的第一批运粮船已经快要到岸了,今后咱们再也不用饿肚子了。”

    哇地一声,广场上瞬间炸开了锅。

    而躲在暗中观察的慕容凤几人却全都是面面相觑……

    接下来都不用这位红衣主教再多任何废话,广场的人群立即乌泱泱的涌向码头。

    “跟上,去瞧个究竟。”慕容凤立即披上斗篷混入了人群中。

    当城中的难民蜂拥到码头上时,就见十几艘吃水极深的运粮船正在等待靠岸,而已经先行靠岸的一艘运粮船更是已经开始卸载一袋袋粮食。

    当约德尔大主教本人出现在码头上时,甚至都不需要他再多发表什么慷慨激昂的演讲就已经将民众们的情绪给彻底点燃了。所有人都在欢呼圣光的仁慈,歌颂约德尔大主教的英明。

    混在人群中的慕容凤不动声色的挤到岸边,眯起瞧去发现第一艘船上确实装的都是粮食,再瞧向其它船只一艘俩艘三艘也确实是满载粮食,然而后面的七八艘运载的却都是灌满海水的大木桶……

    “走,回去。”慕容凤招呼上一脸惊愕的几人径直返回了城主府。

    “大人,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沈老贪忍不住开口先问道。

    “不急。”慕容凤淡淡道:“我想那位大主教过一会儿就会来登门拜访了。”

    果不其然,慕容凤几人前脚刚回到城主府,约德尔大主教就亲自来登门拜访了。

    慕容凤命沈老贪去将大主教请进来,在主厅接见了他。

    “大主教,我需要一个解释。”慕容凤平静的问道。

    约德尔大主教落座轻叹一声,问道:“阁下可都知道了?”

    “嗯。”慕容凤直接道:“四船粮草,其余的都是海水。而且这些粮草皆是从教堂通过密道运外城外装上船的,然后又调头运回了码头。大主教,我不明白你这样做有什么用意,还请您给我讲解讲解。”

    约德尔大主教似乎并不在意慕容凤一口揭破了他的把戏,只是无奈的反问道:“老夫只想问阁下一事。”

    慕容凤说道:“何事?”

    约德尔大主教正容道:“天下虽大,可还有街上那些难民容身之所?”

    慕容凤一时无言,就听约德尔大主教苦笑道:“阁下您刚从东方大陆而来,想必那边是个什么情况比老夫更清楚。而南边的坎都拉斯王国早已名存实亡,虽没到妖魔遍地的境地,那也是盗匪横行民不聊生。试问这城中数万手无寸铁的平民除了这恩斯汀格城还有那里可去得?”

    一边是见不到任何希望根本无路可逃,另一边还有妖魔大军压境全城危若累卵,城破人亡只在旦夕间,这种巨大的压力绝对会将一个人给逼疯了,同样也会让一个人做出许多不可理喻的行径。

    “所以你就将力主南撤的胡唐给灭口了?然后拉上城中的所有平民留在这恩斯汀格城给你陪葬?”李敏不客气的质问道。

    “胡唐?”约德尔大主教冷笑一声,道:“一个无胆之徒而已,若不是考虑到稳定民心,老夫早就将他给除了。”

    “那你为何早不动手晚不动手,为什么偏偏选在这时动手?”慕容凤示意李敏退下,问道。

    约德尔大主教盯着慕容凤,直言道:“因为阁下您!”

    “我?”慕容凤洒然一笑,反问道:“大主教你该不会认为我留在城中会帮助那胡唐与你争权的吧?”

    约德尔大主教摇摇头,笑道:“阁下您想多了,您若是真肯留下照拂全城民众,老夫反而会感激您的仁义。”

    慕容凤一时无语,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怎么做?”

    约德尔大主教注视着慕容凤,平静道:“因为老夫从阁下身上看到了希望。”

    慕容凤扯了一下嘴角,无语道:“大主教那你可看走眼了,我可不是什么救世主。”

    约德尔大主教淡笑道:“阁下是不是救世主老夫不好下定语,但是阁下先在卡尔蒂姆城外惊退了谎言之王,又马上千里迢迢的赶来抵挡罪恶之王妖魔大军的最前线,这可是事实吧?”

    慕容凤摸了摸鼻子,尴尬道:“那如果我说这些其实都是因缘际会只是一些巧合,您信吗?”

    “信!”约德尔大主教一脸笃定道:“我相信这一定是圣光的指引!”

    慕容凤无语的叹了一口气,又问道:“好吧,咱们先不扯这些,大主教我还有一事不明。”

    约德尔大主教反问道:“阁下可是想问妖魔围城时老夫为何不向壁垒要塞求救?”

    慕容凤噎了一下,说道:“正是此事,还请大主教为我解惑。”

    约德尔大主教平静的问道:“阁下,老夫即使向壁垒要塞求救了又能如何?”

    慕容凤一时哑口无言,确实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壁垒要塞自己都尚且自身难保了,恩斯汀格城即使向他发出求救信号又能如何?若不是她恰好赶到解了恩斯汀格城之危,恐怕壁垒要塞与恩斯汀格城的陷落只是一个先后的问题。所以与其如此,约德尔大主教索性选择了死扛到底,哪怕城破人亡也要拉更多的妖魔陪葬。

    “好吧,这个问题算你说服我了。”慕容凤点点头,然后掏出那魔鬼之角丢在约德尔大主教面前,淡淡问道:“大主教那此物你又作何解释?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城中混进了邪教徒。”

    约德尔大主教瞥了一眼魔鬼之角,平静道:“失去希望的人民总是会将信仰寄托在某些强大之物上。我不能因为他们是一群失去希望的可怜人而将他们的灵魂也埋藏进地狱吧。”

    啪啪啪!

    慕容凤一阵鼓掌,赞扬道:“冕下真是好演技,在下也是自叹弗如啊。”

    站在一旁的但丁几人立即齐刷刷的抽出了各自的兵刃对准了约德尔大主教!

    约德尔大主教却异常平静道:“阁下,不,或者我该称呼您月影冕下,您是如何看穿老夫的伪装的?”

    慕容凤揉了揉鼻子,轻笑道:“你若不杀胡唐,或许我还会认为你是一个虔诚的圣光信徒。但可惜你残留在府衙内的魔鬼气味太浓了,这可瞒不过我的鼻子。”

    “是吗,原来如此。”约德尔大主教微微点头,却又问道:“月影冕下难道你就认定老夫不是一个虔诚的圣光信徒?”

    慕容凤哈哈一笑道:“信仰圣光的我见的多了,但是一个魔鬼君王会信仰圣光?抱歉,我还真没遇见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