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3章 安达利尔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黑影在山林飞快穿行,如同鬼魅一般悄无声息。

    慕容凤远远地跟踪着那黑影,发现那家伙居然不是往恩斯汀格城去的,而是一路翻山越岭直奔着东边去了。

    “奇怪!这妖魔探子不去恩斯汀格城探听情报,大半夜的往东边跑做什么?”慕容凤满腹疑惑,泰哥又冒出头哼道:“要本大王说费那事做什么,直接让本大王杀过海去将那什么阿蛋魔王宰了就是。”

    慕容凤白眼道:“宰那个阿兹莫丹简单,但是你别忘了还有一个死亡女神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憋阴招呢。”

    “麻烦。”泰哥嘟囔了一句,懒洋洋的把脑袋挂在口袋上假寐起来。

    慕容凤说道:“我说你帮我将那把剑祭炼好了没?这都已经好几天了。”

    “快了,快了,别催。”泰哥哼哼道:“本大王做事你放心。”

    我能放心才有鬼了!慕容凤无语的翻翻白眼,加快速度跟上那妖魔探子。

    却见那妖魔探子穿林过沟,专挑没路的地方钻,生怕被人发现似的,但压根没意识到打它一上岸就被已经盯上了。

    慕容凤一路跟踪着这妖魔连续翻过了好几座山岭才再一处隐蔽的山谷外停下脚步。

    那妖魔探子来到山谷口警惕的左右看了看才钻了进去。

    慕容凤来到谷外瞥了一眼就发现了好几处示警与幻术魔法,想来这山谷中极有可能藏有妖魔一处秘密基地。

    慕容凤立即避开示警魔法摸了进去,却不想谷中别有洞天,竟有一座小村寨俨然世外桃源般的隐藏于此。

    慕容凤正要潜入这村寨中一探究竟,忽然心头一动感应到一缕熟悉的精神烙印。

    而这精神烙印分明是慕容凤下在那个名为爱德莉亚的女巫身上的精神印记,没想到竟在此地撞见。

    “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慕容凤冷笑一声,立即一展身形飞跃进了村寨轻飘飘的落在一座大屋屋顶上,耳目敏锐的她就听屋内传出一个声音来:“禀圣女,小的已经探明那邪神将黑暗灵魂石藏在了何处!”

    慕容凤闻言差点脚下一滑,从屋顶上摔下去……

    就听屋内又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吩咐道:“很好!此事当记你一份大功,待吾神复活之时再论功行赏!”

    “为了重现吾神荣光,小人即使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嗯!你且小心回去继续潜伏待命!记得,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暴露自己。那阿兹莫丹生性狡诈多疑,再加上又被彼列坑过一次,定会有所防备。”

    “还请圣女明示,那黑暗灵魂石不是被那邪神藏在那处秘境里就是被祂随身携带着。小人该如何才能盗取得手?”

    “你莫急,我料定再过不久就会出现转机。要知道这回盯上那颗黑暗灵魂石可不单单只有彼列那一个废物了。嗬嗬嗬,到时候就让那些邪神天神斗个你死我活,而我们坐收渔人之利就是。”

    “圣女英明!”

    “对了,此次你回去正好借机在那妖魔大军中宣扬一事,就说某位天界诸神的化身已经降临凡界,而恩斯汀格城外的那几万妖魔大军就是被她一人所灭的。”

    “啊?!圣女,这位天神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要是知道还用躲这里瞎猜?那个可恶的女人,若不是她那颗半成品的灵魂石早已落入我手中才是,枉我为此足足谋划了十年,没想到竟在最后关头功败垂成!待到吾神复活后定要让女人好看……”这咬牙切齿的语气中充满了深深地忌惮,让躲在屋顶上偷听的慕容凤都不知道该作何表情了。

    这时正躲在屋内密谋的几人又窃窃私语了一阵才结束,然后就见先前那黑影披着一件黑斗篷迅速离开了此地。

    片刻后房内又出来几人,带头之人正是那位自称盲眼姐妹会的爱德莉亚。

    只见她离开大屋后就快步径直前往村寨后头,慕容凤眯起眼睛观察了片刻便飞身悄然跟上。

    就见爱德莉亚穿过村寨来到山谷的最里处一座洞**,吩咐左右道:“你们在这儿守着,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入半步。”

    “是!”几名邪教徒立即奉命驻守在洞口。

    爱德莉亚在洞口一阵施法解去几个魔法陷阱,便迈步钻进了洞中。

    慕容凤感应到洞中魔气冲天,料到洞中定有一头大妖魔藏身其中。

    “安达利尔!!!”忽然慕容凤的手腕上蹦出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

    慕容凤被吓了一跳,赶忙躲到角落里,撸起袖子露出星夜手环,诧异道:“莉莉丝你刚刚说什么?什么安达利尔?”

    莉莉丝平复了一下情绪,说道:“月影姐姐,这洞中藏着萝丝一脉的一个余孽!”

    “蛛后萝丝?”慕容凤微微讶然问道:“你确定?”

    莉莉丝咬牙道:“这帮八脚虫子就算化成灰我也能记着它们身上的臭味!月影姐姐你帮我生擒住它,我要逼问出那贱人的下落!”

    “行,没问题。”慕容凤爽快的应下,直接一抖腕子弹出了光刃。

    “谁?!站住不许动!”几个守在洞口的邪教徒立即一眼看到了在一片黑暗中突兀亮起的光剑,当即纷纷抽出了各自的兵刃。

    慕容凤缓步从黑暗中走出,也不管几个邪教徒如临大敌的慌张模样,径直走了过去。

    “站住!不许靠近!”几个邪教徒立即大声喝止,然而慕容凤一个闪身就穿过了几个邪教徒的阻拦自顾自的走进了山洞中,而几名邪教徒直接颓然倒地气绝身亡,至死都不知道自己如何死的。

    山洞很宽,但却很黑暗,即使慕容凤手中拿着光剑也无法照亮前方几步远。

    而地面阴暗潮湿长满了苔藓类植物,走起路来十分的湿滑,而且每一脚踩下去都能噗嗤噗嗤地挤出一滩水渍。

    不过让慕容凤真正警惕的是洞顶上挂满了蛛网,一只只红色斑纹剧毒蜘蛛就怎么静静地趴在蛛网间,令人直瞧得毛骨悚然。

    走着走着,山洞中忽然出现了一条岔路口。

    慕容凤驻足了片刻便拐进了右边的通道,因为那魔气是从这边冒出来的。结果没走几步就感觉脚下软绵绵的,似踩在一团棉花上。

    慕容凤眯眼闪过一缕银芒,漆黑的山洞在她的银亮双瞳中如若白昼。而眼前的景象却让她心头一跳,因为不知何时竟置身在半空中,脚下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仅凭一张细密的蛛网支撑着。

    慕容凤踩着不足一步宽的蛛网轻轻走了几步,感觉就像是走在绵软的吊桥上。

    忽然上面传来一阵细微的动静。

    慕容凤头也不抬的一个闪身躲过一只脸盆大小的剧毒蜘蛛扑击。

    剧毒蜘蛛一击落空落在蛛网吊桥上,立即又弹起扑向慕容凤,却被一抹剑光给劈成了两半,掉下了漆黑的深渊。

    然而这一动静却如同捅了马蜂窝。

    慕容凤抬起头就见头上巨大的洞穴满是层层叠叠的蛛网,而此刻正有无数一闪闪的红点被点亮,如同星空一般密集。

    慕容凤二话不说,立即拔腿就冲。

    下一刻,无数剧毒蜘蛛如同下雹子般飞扑了下来。

    慕容凤脚尖一点,纵身一跃躲过蜘群扑咬,落在另一片蛛网上,立时又惊动了更多的蛛群。

    上蹿下跳的慕容凤就跟捅了马蜂窝似的,而且还是一路走一路捅,很快身后就追上了乌泱泱一大群剧毒蜘蛛。

    慕容凤回头瞥了一眼,一挽剑花斩断一片蛛网,立时让无数剧毒蜘蛛吱吱叫着落下深渊。

    但是这片溶洞中早已蛛网密布,即使慕容凤一路飞斩也无法阻断身后蛛群的追击。

    忽然前方出现一片陡峭的洞壁,慕容凤定睛一瞧发现洞壁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孔洞,如同蜂窝一般。

    慕容凤不知道那个孔洞才是正确的道路,便随便找了个最大的一头钻了进去,同时随手将一颗跳雷贴在了洞壁上。

    ***

    在这座洞穴的最深处有一片寒潭,而寒潭中矗立着一座黑色祭坛。

    祭坛高逾十丈分九层,呈金字塔形状。

    在祭坛顶端立着一块无字古碑,古碑底座呈九芒星,刻有繁复的魔法阵。

    此刻古碑前则站着一个浑身魔气萦绕的女人眉头紧锁的盯着无字古碑,爱德莉亚则跪于这女人身后恭恭敬敬的禀报外间情况。

    “如此说来天界真的下来人了?”神秘女人盯着古碑,口中沉声道:“你可瞧出那人的来头?”

    “属下无能。”爱德莉亚把头磕在地上,请罪道:“那女人手段神秘莫测,竟能轻松化解佐顿·库勒秘堡外的星夜大阵,这已非凡人所能办到。”

    “到底是何方神圣呢?”神秘女人闻言后不由喃喃自语起来:“北边的?不大可能,这庇护之地可是西边的地盘。只不过西方天界经历上次诸神之战元气大伤,五位高阶天使折损了一位,失踪了一位,至今都未寻回,哪有闲心管下边凡人的生死。难道是南边的诸神终于忍不住暗中插手了?”

    事关天界秘闻,爱德莉亚哪敢随意插嘴,只能将头埋的更低。

    “行了,先起来吧。若真是天界诸神的化身降临,你能从她手中安全逃回来也算有点本事。”神秘女人挥挥手道:“你回去继续盯着亚瑞特山那边的动静吧,若有新情况及时禀报。”

    “是,主母大人。”爱德莉亚正要起身告退,忽然一声轰隆巨响从远处传来。

    爱德莉亚心头一惊,豁然起身转头望向洞穴入口方向。

    安达利尔也转身了过来,露出一张冷艳的面容。

    “主母大人?!”爱德莉亚一时间惊疑不定,慌张的看向安达利尔。

    安达利尔眯起眼睛,立即感应到自己布在洞口的蛛丝大阵被破了。

    “退下,对方很强!”安达利尔沉声道。

    爱德莉亚立即遵命躲到了祭坛后方。

    不过片刻,就见阴暗的洞**缓步走出一个人影。

    “终于找到了。”一声轻笑响起犹在远处,但人影却已经突兀的站在寒潭边上。

    “主母大人就是她!!!”爱德莉亚惊骇提醒道。

    慕容凤瞥了一眼藏头露尾的爱德莉亚,看向脸色阴晴不定的安达利尔打量了一眼,直接问道:“你就是安达利尔?”

    安达利尔也在打量着慕容凤,一时间拿不准她的身份,反问道:“阁下到底是何方神圣?”

    慕容凤展颜一笑,道:“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替人带话的。”

    “谁?”安达利尔一脸凝重。

    慕容凤微微一笑:“你的前主子,她可是很想念你呢。”

    安达利尔瞳孔一缩,下一刻一抹剑光就充斥了她的眼帘。

    就听嗡滋一声,爱德莉亚甚至都没看清什么状况就发现自家的主母大人已经被对方一剑削成两截了。

    “主母大人!!!”爱德莉亚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惊呼,忍不住颤栗起来。然而等她看清后才发现被剑光削成两半的仅是安达利尔身上的斗篷而已。

    “切,躲的倒挺快的。”慕容凤一挽剑光,看向面前神秘的无字古碑。她刚才的那一剑也擦到了这座古碑,然而碑面上居然光滑如新,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嗯?这是什么碑?”慕容凤好奇的伸出手,却突然感觉脑后一缕寒风袭来。

    慕容凤头也没回的一挽剑光直接磕飞了安达利尔的偷袭,然后转身道:“别抵抗了,乖乖跪下献出灵魂,或许莉莉丝能看在我的面子上让你少受一点痛苦。”

    “休想!”安达利尔厉喝一声显出了魅魔原形,背后更是长出了两对蜘蛛似的节肢。

    安达利尔张嘴就是一片毒雾喷涌了出来。

    “不自量力。”慕容凤随手隔空一掌就将安达利尔震飞了出去,一头撞进寒潭溅起数丈高的水花。

    下一刻,安达利尔又从寒潭中蹿起,一头红发无风自动如同熊熊火焰一般。背后四条节肢一阵剧烈甩动,朝慕容凤飞溅出一蓬毒刺。

    慕容凤伸手一扇直接将毒刺反弹了回去,跟着一个闪身就冲到了安达利尔面前一剑劈下。

    安达利尔架起四条节肢硬接一剑,结果却被一股无法抵抗的巨力又拍回了寒潭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