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3章 惊变(上)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等哈坎二世在一群内侍禁卫的簇拥下趾高气扬进了营地,霍恩海姆才狠狠地怒啐了一口。旁边一众将领们也是一阵眼神交替,最终由一位老将出列沉声道:“公爵大人,陛下身边明显有奸邪小人在搬弄是非糊弄不通军事的幼主,我等愿为帝国诛奸邪清君侧,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至于在这个过程会不会造成一些意外状况就难说了……

    霍恩海姆脸色一阵黑红交替,显然也是受够了这等憋屈,一双虎目冷芒一闪狠狠地点了点头,沉声丢下一句话道:“今夜子时老夫要亲自巡营,防止有内奸里通外敌!”

    围聚在一起的众将领无不大喜,甚至隐隐有些兴奋!

    等到诸将散去,霍恩海姆转身凝望着狼烟四起的卡尔蒂姆城,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

    这时瑞克忽然快步走到霍恩海姆低声禀报了一件事,霍恩海姆听闻后眼中精光一闪立即道:“带我去瞧瞧!”

    瑞克点点头立即转身带路,将霍恩海姆带进了一处隐蔽的营帐。

    就见营帐内大贤者迪恩正在为一个人进行急救,而被救治之人正是沈老贪。

    “他的情况如何?”霍恩海姆上前沉声询问道。

    大贤者迪恩收回圣光法术,微微摇头道:“只能暂时吊住半口气,但伤势太重,除非有精通圣疗术的大主教在此,否则有可能撑不过今天。”

    霍恩海姆沉声问道:“能不能弄醒他?”

    大贤者迪恩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

    “别废话,赶紧弄醒他!”霍恩海姆阴沉着脸色命令道。

    大贤者迪恩暗叹一声,掏出一瓶高浓度圣水。这东西稀释了就是疗伤圣药,然而浓度过高却是会要人命的,哪怕是一个身体健壮的士兵喝上一小口等药效过后也得在床上躺个三四天,更遑论一个还剩下半口气的重伤患了。

    大贤者迪恩小心翼翼地倒出一小杯粘稠如奶油的圣水,然后掰开沈老贪的嘴灌了进去。

    在几人的注视下,沈老贪惨白的脸色迅速恢复了红润,如同回光返照一般。

    “咳咳咳!”随着一阵咳嗽,沈老贪被呛醒了过来。

    大贤者迪恩起身对霍恩海姆悄声道:“公爵大人,他坚持不了多久,您有什么问题请尽快询问。”

    霍恩海姆点点头,上前露出和蔼的笑容问候道:“别紧张,你已经安全了。”

    “是大人您救了我?”沈老贪一脸感激。

    霍恩海姆微微点头,关心道:“现在感觉好点了吧?对了,和你在一起的那位月阁下呢?”

    “嗯,好多了,多谢公爵大人救命之恩。”就见沈老贪红润的脸色迅速黯淡了下去,虚弱道:“月大人她准备潜入皇宫,说皇宫里面太危险,就命我先到城外等她,然后……咳咳咳。”

    霍恩海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连忙安慰道:“你先好好休息,有什么话等醒来再说。”然后便转身离开了营帐。

    沈老贪脑子昏昏涨涨的,就感觉全身力气一下抽光了似的,虚弱的昏睡了过去。

    大贤者迪恩微微叹息一声,无奈摇头也转身出了营帐,听见霍恩海姆正在吩咐几个斥候严密监视卡尔蒂姆皇宫内的一切动静。

    而且大贤者也注意到大营内的气氛似乎有些异样,那些普通士兵最多是紧张与疲累,而与几位将领擦身而过时皆是眼神闪烁步履匆匆。

    大贤者迪恩站在原地定立了片刻,立即转身前往外营找到李敏、蒂亚、奎托斯和那几位驱魔人落脚的简陋营帐。

    “大贤者您怎么来了?”正在聚餐的李敏,蒂亚和奎托斯三人起身相迎。

    “都坐,不用起身,我说几句话就走。”大贤者迪恩环视几人,沉声道:“这几日恐有大变,你们吃完这顿就赶紧离开这片是非之地吧。”

    三人脸色微变正想追问,却被大贤者迪恩挥手打断道:“别问为什么,我也是心有所感。你们离开后就去西方大陆找迪卡·凯恩学者,他是赫拉迪姆当代的传人。现在他正在壁垒要塞组织人手抵抗罪恶魔王的入侵,你们去那里更能发挥你们的作为。”

    大贤者迪恩说着深深地看了奎托斯一眼,这家伙自从从卡尔蒂姆回来后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仿佛体内潜藏着一头绝世凶兽随时要择人而噬似的。

    “大贤者?”李敏紧张问道:“那您呢?不跟我一起去吗?”

    “萨卡兰姆教会还需要我留在这里监视……北边。”大贤者迪恩掏出几瓶高浓度圣水搁在餐桌上,沉声道:“此去艰险无须我多言,各位请保重。”

    三人抿了抿嘴,纷纷起身行礼郑重道:“大贤者您也请保重。”

    大贤者迪恩微微点头便转身离开了三人的营帐,然后又进了旁边驱魔人的营帐。

    大贤者走后,李敏与蒂亚一时间也没了食欲,除了奎托斯之外。就见他继续大快朵颐,将一盘盘肉食尽数塞进了自己嘴中。见众人沉默不语也不吃东西,便淡淡道:“吃饱了才有力气斩妖除魔,难道你们想饿着肚子上战场吗?”

    蒂亚瞪了这莽货一眼,也抓起一块肉塞进嘴里猛嚼一通。

    李敏心绪不宁,喃喃自语道:“如果那位月阁下在此就好了。”

    奎托斯噎了一下,灌下一大口麦酒,问道:“你们说我体内的这股力量真是那位月阁下帮忙唤醒的吗?”

    “你这都已经问几遍了,是不相信我和李敏姐吗?”蒂亚鼓嘴瞪眼哼道。

    奎托斯抓了抓光脑门,傻笑道:“这不是我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嘛,没想到一觉睡醒我就成了……”

    “咳咳咳!”李敏一阵轻咳,狠狠瞪了奎托斯一眼:“赶紧吃光你的饭,我们好早点动身。”

    奎托斯立即闭上嘴巴,嘿笑着继续低头狂啃肉骨头。

    奈非天一族的后裔重现人间,这事实在太耸人听闻!传扬出去只会给奎托斯招惹来无数麻烦。所以当初李敏,蒂亚和瑞克三人将昏迷中的奎托斯背出卡尔蒂姆城后就互相立下了誓言,保证绝不向任何人泄露奎托斯的身份。

    当然苏醒过来的奎托斯也在第一时间受到了李敏严厉警告,要不然以这莽货的大嘴巴恐怕早就宣扬的天下皆知了。

    蒂亚满腹担忧问道:“李敏姐我们真的要去西方大陆吗?这也太远了。”

    李敏轻叹一声道:“傻丫头你还不明白吗?现如今这妖魔肆虐四方,天下之大却再无一处安乐之地。我等虽为凡人,也不能坐以待毙,哪怕是死也要死得其所!”

    “不怕,有我在!”奎托斯拍着健壮的胸脯,哼笑道:“我的老家可就是在亚瑞特山上,就算我们打不过那些妖魔,但只要往大雪山里一钻我保证那些妖魔只能跟在我们屁股后头吃屁,哈哈哈。”

    二女一脸嫌弃的表情,与这莽货拉开了一点距离。

    三人很快吃光了食物,然后离开营帐邀上那几位驱魔人一起去找大贤者准备辞行。却被一位赶来的士兵告知霍恩海姆公爵大人要召见他们所有人。

    李敏心思缜密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但还是奉命前来觐见霍恩海姆公爵并准备向他提出辞行。

    在行营大帐内,霍恩海姆先是一脸和蔼的接见了众人,然后又是嘘寒问暖让众人倍感诧异。

    毕竟双方只算是雇佣关系,压根不是上下级关系,完全用不着如此礼贤下士才对。

    李敏心中疑惑更深,左右瞧瞧发现常伴公爵身边的大贤者居然也没在。

    这时心直口快的奎托斯直接向霍恩海姆公爵提出了辞行,说是要前往西方大陆支援壁垒要塞共同抵御地狱魔王的入侵。

    霍恩海姆眉头一皱,但马上表现出敬佩万分,道:“各位勇士当真吾辈楷模,但怎奈老夫要保护陛下安危,否则定当与众位同去。来人,赏每位勇士金币千枚作为路费。”

    众人一时间受宠若惊,连连推脱,但拗不过霍恩海姆的盛情相赠,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下。

    然后霍恩海姆趁机提议道:“诸位,此刻已经临近傍晚,而夜晚妖魔横行不便远行,不若等到明日天明再动身也不迟,到时候老夫再予诸位良骑相赠,祝各位勇士能够早日抵达壁垒要塞,为我人族安危大业贡献一分力量!”

    众人毕竟刚刚收了人家钱,只好答应再住一晚。

    霍恩海姆趁机提出将众人的营帐搬进內营,就安排在大帐旁边,同时也紧挨着哈坎二世的行营外围。

    这大营其实分内外营,內营住的都是乌雷军将士,寨墙壕沟拒马一应俱全,即使遇到敌人偷营也能有个保障。而外营则是那些从卡尔蒂姆城逃难出来的难民胡乱搭建的,不提那堪比难民营的混乱状况,单就是安全就是一个大问题。

    众人见霍恩海姆如此盛情相邀,只好再次应下。反正只是住一晚就走,所以也没想太多。

    在重新安顿好营帐后,天色也暗了下来。

    李敏和蒂亚正在自己的双人帐篷内烹制食物,奎托斯闻着味钻了进来,惹来二女直翻白眼。

    “你是饿死鬼投胎吗?中午一个人吃了那么多肉,现在又饿了?”蒂亚一脸鄙视道。

    奎托斯挠着头嘿嘿傻笑,但却先找了个位置坐下就等开饭了。

    忽然一道细微的破空声从帐篷门帘缝隙处飞了进来,奎托斯本能的伸手一抓,赫然是一枚飞镖!

    “敌袭!”奎托斯低吼一声,抓起腰间的板斧就蹦了起来。

    “闭嘴!”李敏清喝一声,道:“看清你手中抓的是什么!”

    奎托斯摊手一瞧,确实是一枚飞镖,只不过飞镖上系着一个纸团。

    李敏白了奎托斯一眼,劈手躲过飞镖解开纸团一瞧,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小字:今夜有变,速走!

    三人看清纸条上所写,无不脸色微变。

    “李敏姐这难道是大贤者他……?”蒂亚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

    李敏微微摇头,直接将纸条丢进了火堆里,却联想到了另一个人。

    “蒂亚你去隔壁瞧瞧那几位驱魔人,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异状。”李敏沉声吩咐道:“记住,千万别打草惊蛇!”

    “好的。”蒂亚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一扭身就闪出了营帐。

    奎托斯一时间急的抓耳挠腮坐立不安,李敏看不下去干脆给他端了一大盘肉放在他面前。

    一见到有吃的,奎托斯立即消停了下来,坐下开始大快朵颐,无论怎样要留要走都先得填饱肚子才是。

    很快蒂亚摸了回来,悄声道:“隔壁他们已经吃了晚餐,正准备休息呢。”

    “看来只有我们三个得到暗中警告。”李敏立时更加肯定是谁在向他们发出暗中警告。

    “李敏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蒂亚紧张询问道。

    李敏沉吟了片刻,当机立断道:“这里肯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但这趟浑水绝对不是我们能趟的,所以我们得想办法马上离开这片是非之地!”

    “但是怎么走?”蒂亚紧张道:“这里可是內营,营门那里都有士兵巡逻,没有霍恩海姆公爵大人的手令我们根本无法踏出营门半步,早知道就不搬进来了。”

    奎托斯咕噜噜灌下一大口麦酒,拍桌子道:“要我说费那事做什么,你们俩直接跟着我杀出去得了,我看谁敢拦咱们?”

    “闭嘴!”二女同时低喝一声,让奎托斯一缩脖子老老实实的坐了回去。

    李敏沉思片刻,立即嘱咐道:“蒂亚你先去摸清营内的巡逻规律,然后找一条离营墙最近的路。我等会儿给我们三人施展一个幻术,能让我们暂时伪装成普通士兵。”

    “好!”蒂亚应了一声,立即摸了出去。

    而李敏则掏出瓶瓶罐罐摆在餐桌上开始调制施法材料,奎托斯无所事事,只能提着两门板斧守着帐篷门口。

    很快大营内的噪杂声也渐渐消失,士兵们在吃了晚餐后也相继返回自己的营帐内休息,只剩下一队队巡逻士兵整齐的脚步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