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1章 《青萍剑气诀》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慕容凤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但丁的不对劲,但这一分心就被法兰薪火剑士队长占据了上风压着她打。

    慕容凤心中一发狠,剑光越舞越快,甚至连残影都消失了。

    眨眼间,法兰薪火剑士队长身上就多出了数百道剑痕,然而它依旧跟没事人一样挥舞着烈焰大剑横斩竖劈,同时上蹿下跳的满场乱窜。

    慕容凤也只能跟着闪来闪去,飘忽的身影如鬼魅一般。

    忽然二人再次硬拼一记,碰撞出强劲的气流冲击波,各自弹开。

    慕容凤凌空一震娇躯就卸去了冲击力,但手中的光剑却忽明忽暗的。

    法兰薪火剑士队长落地后滑出十几米才止住身形,手中的大剑也插在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烈焰沟壑。

    趁着二人停手的这一空档,但丁再次出手攻击法兰薪火剑士队长。

    慕容凤没有阻拦,而是盯着但丁的一举一动。他若是连这个95级的亡灵剑士都干不掉,那么也不用跟着她去对付罪恶魔王了,去了也纯粹是个累赘。

    就见但丁直接一剑刺向法兰薪火剑士队长,法兰薪火剑士队长毕竟是亡灵,拥有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亡者视界,所以偷袭对它来说毫无意义。

    面对直刺过来的剑锋,法兰薪火剑士队长直接横剑一挡,紧跟着旋身一扫,然后连招斜劈。

    三招虽然大开大合,但却一招衔接一招毫无破绽可言。

    但丁在直刺被挡下的瞬间就已经跃起身形躲开了紧随而至的横扫,然后凭空一踏步居然凌空虚渡横移出去几米又躲开了法兰薪火剑士快如闪电的劈砍。最后趁着法兰薪火剑士队长露出空门的一瞬间,一剑斩向它的脑门。

    但法兰薪火剑士队长副手还有一柄匕首,立即一抬匕首就钩住了但丁的斩击。

    但丁一咬牙,双手猛地一使劲用力往下一摁!

    法兰薪火剑士队长猛觉危险临头,本能的一偏脑袋,旋即就见被匕首钩住的长剑一下压在了它的肩头上。

    顿时法兰薪火剑士队长身体失去平衡,一下半跪在地。压在它肩头上的长剑仿若重逾万钧,仍是让它无法直起身子来。

    慕容凤眼中一亮,期待但丁接下来的表现。

    但法兰薪火剑士队长可不是光挨打不还手的呆板BOSS,见直不起身子索性就地一滚就卸开了但丁的压制,同时还绕到了但丁的后背一剑横劈了过来。

    但丁仓促的转身一挡就被轰飞了出去,一连撞塌了数座宫殿。

    慕容凤无语的摇了摇头,知道这家伙空有一身蛮力,但是战斗经验还是太欠缺了啊。

    法兰薪火剑士队长一剑劈飞但丁,立即转身又冲向了慕容凤,显然在它的仇恨列表中排在第一位的永远是她。

    慕容凤却有心培养一下但丁的战斗力,收起了光剑一伸空手接住了法兰薪火剑士队长的斩击。

    法兰薪火剑士队长眼眶中烈焰沸腾,似乎流露出难以置信的微妙情绪。

    “抱歉,刚才只是一时手痒,所以陪你玩了一会儿。”慕容凤淡笑着拧开大剑,然后抬起右手屈指一弹!

    咚!!!

    法兰薪火剑士脑门上似挨了一记重炮,连人带剑直接倒飞了出去。

    这时但丁灰头土脸的飞了回来恰好见到这一幕,一直酷酷的神色竟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交给你了。”慕容凤随意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淡淡道:“如果连它都打不过,你也没有继续跟在我身边的价值了。”

    但丁眼中精芒一盛,立即挥剑冲向刚刚爬起来的法兰薪火剑士队长。

    慕容凤随手掏出一瓶营养液和一大包瓜子,就着营养液嗑着瓜子看着二人又蹦又跳的战斗,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俩个家伙在斗舞呢。

    泰哥吸着鼻子探出小脑袋,讶然道:“丫头这是那里?”

    慕容凤吐掉瓜子壳,随口道:“一个次元位面,我们被困在这里了,你有什么办法离开吗?”

    泰哥爬上慕容凤肩头,仰头嗅了嗅嗯道:“嗯,这个次元位面被施加了神力,一般人还真没办法轻易破开。”

    慕容凤毫无诚意的恭维道:“您老可是吞天大圣,想必肯定不属于一般人范畴吧?”

    “那是当然!”泰哥立即昂首挺胸一副你继续夸我的表情。

    轰隆一声巨响打断了泰哥的装逼,就见但丁半跪在地剧烈喘息着,而法兰薪火剑士队长躺在一个大坑中剧烈抽搐着,它身上云绕着一缕灰色气雾正在快速侵蚀它的躯壳。

    “咦?混沌之力?”泰哥咻地蹦起落到坑边,然后张嘴一吸竟将灰色气雾直接吸进了嘴里。

    慕容凤倒是不担心这吃货会有什么危险,不过被它怎么一闹,已经半残的法兰薪火剑士队长又重新爬起来了。

    泰哥咂摸着小嘴无视了法兰薪火剑士队长的威胁,扭头打量着但丁仿佛找到了什么新玩具。

    但丁也面无表情的盯着泰哥,若不是慕容凤嗑着瓜子走到旁边,说不定他已经出手了。

    “丫头,这个有趣的小家伙你是从那里找来的?”泰哥好奇问道。

    “他是一个人造人,利用了天使和魔鬼的血脉混血而成。”慕容凤反问道:“你知道这混沌之力?”

    “废话,混沌本是万物初始的本源之力,我怎么会不知道。”泰哥一张小爪子就见一团更加凝实的灰雾在它爪子翻腾不休。

    “吼!”法兰薪火剑士队长突然从坑中跳起一剑劈向泰哥。

    泰哥头也没回的一挥小爪子就将灰雾打入了法兰薪火剑士队长体内,立时法兰薪火剑士整个人直接灰飞烟灭连点渣渣都没剩下。

    慕容凤一挑眉角,见猎心喜的问道:“这混沌之力我能掌控不?”

    泰哥添了下爪子,讶然道:“你不是已经掌握了吗?”

    “我什么时候掌握了?”慕容凤一脸纳闷。

    “就是你自创的那招空冥大法啊。”泰哥说道:“虽然表象上是截然相反的两种力量,但本质上是相同的。”

    “说人话!”慕容凤面无表情道。

    泰哥挠挠头道:“让你多读书偏不听,现在吃没文化的亏了吧。等等让我想想用什么你理解的简单词组给你解释一下。”

    慕容凤立时满脸黑线……

    “啊,有了。”泰哥一拍脑门问道:“你听说过‘道为一,一化二,二衍三,三生万物。’这句话没?”

    “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吧?这不是《道德经》第四十二卷里的原文吗?”慕容凤无语道:“你还好意思说我读书少,你自己不也记错了。”

    “不不不,我说的才是正确的。你看。”泰哥说着一抬爪子重新凝聚出一团灰雾:“这便是万物初始的混沌,也是‘道’,接着就是道一化二元。”

    泰哥对着灰雾一吹气,立即将灰雾分离成了一团圣光能量与一团暗影能量。

    “二元分阴阳又为两仪,故而天地万物皆有阴阳正反,然后二元衍三清……跟你扯这些也没用,以你现在的境界还触及不到‘道’的本质。”泰哥随手拍散两团能量,说道:“你只要知道混沌是一种虚无缥缈又切实存在的力量就行了,另外你仔细想想这混沌力量的性质是否和你的空冥之力十分相似?”

    “虚无缥缈又切实存在的……”慕容凤细细念叨了几遍,越想越觉得相似,眼中也冒起了亮光,问道:“难道我的空冥之力其实也是混沌力量?”

    也由不得慕容凤这样联想,因为她的空冥之力本就是融合了圣光能量与暗影能量又掺合了灵气利用原力调和而成的,就从性质上来说还真的和混沌力量十分的近似。

    “不是!”泰哥却一口否定道:“空冥是空冥,混沌是混沌,我说过了,这两种力量虽然在本质上相同但在表象上却截然相反的,你可以理解为阴阳、水火、相生相克又相互依存的两种超凡力量就行了,说多了你也理解不了。”

    慕容凤冥思苦想了半天才勉强理解了泰哥的话,又问道:“那我的空冥之力为何遇到神力会失效?而奈非天一族所掌握的混沌之力却能好似专克各路神仙?”

    也不怪慕容凤会这样想,毕竟她都已经和好几个真神真刀真枪的干过架了,然而空冥之力在那些神祗面前就跟清风拂面一样,毫无杀伤力可言。

    反观奈非天一族仍是让曾经的地狱三巨头憎恨之王墨菲斯托都谈之色变的可怕存在,就可以想见这混沌之力对神祗的杀伤力有多恐怖了。

    “嗯……让我再想想。”泰哥又是挠了半天头,才解释道:“我刚刚说过了,空冥与混沌就好似阴与阳、水与火,你拿水淹死敌人肯定没拿火烧敌人省力,我这样说你能理解了吧?”

    慕容凤无语道:“很形象的比喻,但是我的空冥之力真的有怎么弱吗?”

    “弱?”泰哥直翻白眼道:“丫头你还不明白吗?弱的不是力量,而是驾驭力量的人啊!”

    慕容凤回以一记白眼,哼道:“我知道我弱,但你也不用说的怎么直白吧!”

    “一个人弱不可怕,可怕的是还没文化。”泰哥一本正经的教育道:“丫头你真应该多读读书了,否则我以后都不好意思向别人介绍你是跟着本大王混的。”

    慕容凤深吸一口气才强忍下掐死这吃货的冲动。

    泰哥也知道打一棒子给一口甜枣的道理,不然以后再想吃顿好的可就难了,连忙嘿笑道:“丫头我见你对空冥之力运用之法实在太粗劣了,正好我想起一招法术可以以空冥之力为源力进行施展,你想不想学?”

    慕容凤见它笑的一脸奸诈,哪能猜不到这吃货在打什么注意。立即十分爽快的掏出一大包烤肉丢了过去,哼道:“先说说是什么法术,若是实用回去后给你做顿真仙宴。”

    泰哥立即伸爪挑开油纸包,大口嘶着美味烤肉含糊道:“这招法术来头可大了,乃是那位曾经叱咤洪荒一时的通天教主所创,名为《青萍剑气诀》!而我原先传授你的那篇截教剑诀其实就是《青萍剑气诀》的简化版。”

    慕容凤听得双眼只放光,追问道:“既然有更厉害的剑诀为何不直接传授我?”

    泰哥白眼道:“你也不想想这《青萍剑气诀》是谁创的?想修炼此诀最次也要大罗金仙修为打底。若不是本大王将此剑诀简化了一番,凭你区区一个凡人就想练?不要命了?”

    慕容凤讪讪一笑,堆起笑容蹲在泰哥面前,嘿笑道:“大王您真是有心了,刚才是我不对,回去后我保证给你做顿好吃的!”

    “行啦,别在我面前装了。”泰哥傲娇道:“想学法术就直说,你且附耳过来。”

    慕容凤立即将耳朵凑了上去,结果泰哥抬起小爪子凝聚起一道法印在慕容凤的脑门上。

    慕容凤晃神了一下就感觉记忆中的剑诀多出了一个运用法诀。

    “青莲剑诀,月照碧波映繁星!”慕容凤默念了一下这招法诀的古怪心法,纳闷问道:“这招式心法为何像是诗句?而且没头没尾的,难道其他几句心法也都是诗句不成?”

    泰哥舔爪道:“这其实是通天教主在封神大战失败后感慨他一手创立的截教树倒猢狲散也有纪念他的青萍剑意思在里面,然后在一次月下赏莲时随口念了几句打油诗,全诗共有七句,每一句皆能演化出一招剑诀,这便是《青萍剑气诀》的由来了。”

    慕容凤恍然大讶,又好奇问道:“神话传说中通天教主在封神之战失败后便被鸿钧老祖给带走了,难道你见过他?”

    泰哥一脸傲气道:“那是当然,我还跟他把酒言欢过呢,要不然他怎么会当我的面念诗。”

    慕容凤不由一脸憧憬,幻想自己是否有一天也能与通天教主这样的大人物把酒言欢的机会……

    “喂,丫头你傻笑啥呢?还走不走了?”泰哥蹦起来打断了慕容凤的意淫。

    好吧,眼前就有一个不靠谱的大人物。

    慕容凤收回发散的思绪,跃跃欲试道:“让我试试这一招能不能破开这次元空间的壁垒。”

    “行,我为你护法。”泰哥蹦到一旁准备看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