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0章 灰雾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慕容凤立即调头冲了回去,可惜大门已经被封印,完全处在另一个空间,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打开。

    慕容凤冷着脸飞到昏迷的沈老贪旁为他撑起一道圣光护盾,然后拽着他飞到传送台上,结果发现这座传送台上刻印的符文也被人给故意破坏了。

    沈老贪在慕容凤的救治下很快一脸茫然的苏醒了过来,张嘴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慕容凤直接以精神力交流道:“你先躺着别动。”

    沈老贪点点头,扭头见慕容凤正绕着传送台重新刻画被破坏的魔法阵。

    “搞定。”慕容凤拍拍手来到沈老贪身边搀扶起他站到传送台中央直接启动了魔法阵,一阵光芒闪过过二人消失在原地。

    等到周身光芒消散,慕容凤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了地底遗迹的第三层。

    沈老贪立时深吸了一口气,却被浑浊的空气差点呛死。

    慕容凤抽动了下鼻翼,笑了起来:“看来那个海拉没能进入这第三层。”

    沈老贪微微咳嗽道:“月阁下刚刚是谁偷袭了我?”

    “爱德莉亚。”慕容凤淡淡道,踩着积满灰尘的台阶走下巨大的传送台。

    “那个女巫?!!”沈老贪咬牙切齿道:“可恶!她怎么能这样做,月阁下您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啊!”

    慕容凤浑不在意道:“一个邪教徒而已,能隐忍怎么久才出手我倒挺佩服她的心机的。”

    沈老贪愕然道:“月阁下您早就瞧出那个女巫不对劲了?”

    慕容凤淡然道:“那女人身上弥漫着浓郁的黑暗气息,怎么可能瞒得过我的感知。”

    沈老贪惊讶道:“那月阁下为何还要将她带在身边?”

    慕容凤指了指脚下的地面,淡笑道:“因为这样就有人能给我带路了。”

    沈老贪低头一瞧,赫然发现地面有一排新鲜的脚印通向第三层遗迹深处。

    “走吧,希望那女人能为我找到想要的东西。”慕容凤走下传送台,跟随着脚印向遗迹深处走去,沈老贪赶紧蹑手蹑脚的跟上。

    第三层遗迹比上面两层加起来还大,但却只有一半置身地底而另一半竟置身在虚空中。走在寂静的街巷间稍有不慎就会失足跌在虚空中,很诡异也很刺激。

    “看来那位佐顿·库勒很擅长空间法术。”慕容凤走过一条似独木桥般的街道,而街道两边的石屋皆静静地飘在虚空中。

    沈老贪战战兢兢的跟在慕容凤身后,不敢远离半步。因为时隐时现的虚空中赫然游荡着许多气息晦涩的虚空魔物。

    这些虚空魔物其实早就发现了二人,但是似乎因为不同维度的阻隔而无法直接触及到二人所存在的空间,所以只能慢悠悠地在四周来回游荡,就似一头头饥饿的恶狼。

    身处在这样一个诡异的空间里,换个胆小点的恐怕早就被吓的双腿发软无法正常行走了。

    忽然慕容凤定住前行的脚步,然后拽着沈老贪直接横移一大步跨入了虚空之中。

    沈老贪差点没被吓尿了,还没等他尖叫出声忽然见到一抹诡异的寒光扫过二人刚才所处的位置。

    等寒光消失,慕容凤拽着沈老贪从容的落回街道上。

    “月阁下刚刚那是什么?!”沈老贪紧张的四下张望却没找到出手偷袭之人。

    “剑意烙印。”慕容凤语气中透露出一丝兴奋:“应该是一位古代强者留下的。”

    沈老贪一脸茫然,显然不明白剑意烙印是什么东西。

    “你可以理解为意志领域中超凡力量的具现化。”慕容凤难得有耐心多解释了一句,可惜沈老贪还没能听懂啥意思,毕竟双方境界差距太大,就好比跟一个小学生谈论量子理论一样。

    “是幻象吗?”沈老贪只能用自己能理解的方式来揣摩。

    “嗯,也可以怎么理解。”慕容凤想了想说道:“只不过是真实的幻象,凡人要是被那种力量烙印触及到就和被古代强者直接砍中没什么区别。看来那个女巫至少有一点没骗我,佐顿·库勒确实在自己的实验室里遭遇到了一帮强者的联手围攻。”

    慕容凤再次停下脚步,就见街道尽头是一片巨大的广场。而广场上异象频现,宛若进入了一片超凡者们的战场。

    各种意志力量烙印在虚空之中频频乍现但又会突兀消失,数千年来一直如此。

    “你留在这儿别乱动。”慕容凤嘱咐了一句,便一脚跨入了意志烙印战场。

    刹那间,亘古不变的意志烙印轨迹突然被引动,一股脑的向慕容凤轰击了过来。就仿佛有十几位超凡强者同时向她发动了攻击。

    沈老贪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还以为自己死定了。

    但下一刻,慕容凤身上腾起冲天剑意直接抗衡住了意志烙印的攻击。

    无声无息的碰撞却迸撞出恐怖的气势波动,硬是让周遭的空间扭曲出层层涟漪。

    就连一直游荡在四周的虚空魔物也立时作鸟兽散。

    沈老贪承受不住如此恐怖的气势压迫,直接嗝儿一声昏死了过去。

    慕容凤傲立依旧,面不改色的承受着漫天意志烙印连续不断的轰击。

    这场面看上去很是骇人,丝毫稍有不慎就会被这些恐怖的意志力量给撕成碎片,但是在慕容凤的切身感受中却……

    “太弱了……”慕容凤皱起眉头,光凭这点力量连她都对付不了,又怎么可能打败大魔王,难道这些围攻佐顿·库勒的超凡强者并不是奈非天一族?

    嘶——

    正沉浸在推测中的慕容凤忽然察觉到一丝诡异的力量侵蚀了她的剑意屏障!

    慕容凤立即定睛瞧去,就见意志烙印中多出了一丝灰雾,而就是这缕看似很轻薄的灰雾居然能侵蚀渗透进她的剑意屏障。

    慕容凤立时来了兴致,退后一步离开了意志烙印的攻击范围,然后将那缕灰雾给强行剥离出来凝聚到掌心中仔细观察。

    “这是什么力量?”慕容凤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窥视灰雾的本质。尝试用精神力渗透却直接被吞噬,原力探测同样莫名失去联系,本体与之接触立即被分解崩散,就和中了她的空冥大法似的。

    慕容凤挥手直接切断自己整条被灰雾侵蚀的手臂,断臂还没等落地就化为了飞灰。

    “好恐怖的力量!”慕容凤一时双眼放光,明白了墨菲斯托为何会如此忌惮奈非天一族的力量了。

    可惜残留在意志烙印中的神秘灰雾实在太稀薄了,在侵蚀了慕容凤的一条手臂后就彻底消失了。

    慕容凤扭了扭肩膀重新长出手臂,再次迈步走进意志烙印战场引动烙印对她发动轰击,可惜这回任凭意志烙印如何轰击都没有灰雾再出现。

    “看来漫长的岁月也使得这种神秘力量被消磨殆尽了。”慕容凤略显失望的摇了摇头,直接伸手一抹强行把烙印在这片虚空中的所有意志全部抹去。

    没有了意志烙印的干扰,遗迹深处缓缓浮现出一座漂浮在虚空中的巨大城堡。

    慕容凤站在破碎的广场边缘,注视着看似近在眼前却存在于不同维度中的巨大城堡。

    “这座城堡应该就是那个佐顿·库勒真正的老巢了吧。”慕容凤抬起头看到城堡上空居然呈现着一片看似静谧却又诡秘的夜空。

    游荡在四周的虚空魔物压根不敢接近那片静谧夜空笼罩下的浮空城堡。

    “出来吧,你把我引诱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希望我能替你打开这座城堡的大门吗。”慕容凤对着虚空冷笑道。

    一阵空间波纹浮动,爱德莉亚拄着一根似用某种巨大兽角打磨而成的魔法杖挤出了虚空飘荡在半空中凝视着慕容凤。

    “没想到你竟然能通过圣灵意志的考验。”爱德莉亚瞥了一眼平静异常的破碎广场。

    “考验?”慕容凤嗤笑一声,根本懒得多做解释,反问道:“你就不想自我介绍一下吗?或许这是你最后开口的机会。”

    爱德莉亚冷哼一声,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无知的凡人,你根本不明白自己面对的是谁!”

    “灵魂冻结!”爱德莉亚直接挥动法杖打出一道奇光。

    奇光宛若激光射线,一下射到了慕容凤身上,然后就崩灭了……

    一片安静。

    “完了?”慕容凤拍了拍领口,好奇问道:“这就是你敢对我出手的底气?”

    “不可能!”爱德莉亚一脸目瞪口呆看着毫发无恙的慕容凤,惊呆道:“为什么你的灵魂能抵抗我的诅咒!”

    慕容凤叹了口气,将她刚刚说出口的话怼了回去:“无知的凡人,你根本不明白自己面对的是谁。”

    “你才是无知的凡人!”爱德莉亚仿佛被触及到了什么逆鳞,歇斯底里的大吼起来:“我是被真神选中的天选之人,注定要统御世间所有生灵!”

    “又一个疯子。”慕容凤不屑的扯了下嘴角。

    “给我去死!”爱德莉亚双眼通红的猛地一墩法杖,兽角杖身上立即浮现出层层叠叠的魔法阵强行撕开了虚空维度晶壁。

    “吞……噬……!!!”游荡在四周的虚空魔物立时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群朝裂口处蜂拥了过来。

    但是挤出裂口的虚空魔物并没有听从爱德莉亚的指挥杀向慕容凤,反而向爱德莉亚扑了过去。

    “这……不可能!该死!滚开!你们这些肮脏的怪物难道都瞎了吗?去咬死她!”爱德莉亚怒不可遏的一墩法杖,兽角法杖再次绽放出奇异光芒。

    冲到爱德莉亚身边的几头虚空魔物立即浑身打颤,嘭嘭地炸成一团团暗影气团被其他虚空魔物飞快吞噬掉。虽然虚空魔物们一时碍于兽角法杖的威势不敢上前,畏惧的退散开来,但却也没有听从爱德莉亚的指挥扑向慕容凤。

    很显然这些虚空魔物知道手持兽角法杖的爱德莉亚不好惹,但另一个家伙更加不好惹。

    “愚蠢,妄图驾驭不可控的力量只会给自己招来毁灭。”慕容凤冷笑着盯着抓狂的爱德莉亚。

    爱德莉亚见自己的手段都拿慕容凤没有任何办法,抓狂大吼道:“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休想!”

    就见她掏出一颗黑色宝珠猛地磕碎在兽角法杖上,立即无数亡魂飞散出来漫天乱窜。

    “万魂噬心!”爱德莉亚一指慕容凤,立即漫天乱窜的亡魂全都尖叫着向慕容凤扑了过去,而她自己则转身冲向浮空城堡。

    慕容凤施施然的飘然而起,身上瞬间绽放出璀璨的圣光!

    漫天亡魂立时全部飞灰湮灭,连逃跑都没机会。

    爱德莉亚骇然的回头瞥了一眼,立即咬牙加快速度冲到浮空城堡前,直接将手中的兽角法杖往城堡大门上插去!

    噗——

    爱德莉亚一脸愕然盯着突兀出现在面前的虚空领主,兽角法杖不偏不倚的正好戳在它的大肚皮上,然后呲溜一声被吸了进去。

    “啊,我的法杖!”爱德莉亚大惊失色,立即凝聚魔力释放出一道能量冲击轰在虚空领主身上。

    虚空领主圆滚滚地巨大身躯被能量冲击轰的荡漾起一圈圈波纹,两只小豆眼寒芒一盛,一咧大嘴就向爱德莉亚咬来。

    咻——!

    一枚圣光箭矢恰好飞射而来钉在虚空领主的脑门上,直接炸烂了它的整个脑袋。

    爱德莉亚趁机瞬移到安全区域,一脸阴晴不定的盯着慕容凤。

    “别误会,救你只是你还有点价值。”慕容凤淡漠地瞥了她一眼,一股无形力量直接禁锢住了她丢回了广场上和沈老贪并排横躺在一起。

    “嗥!”虚空领主重新长出一颗脑袋发出一声穿透虚空的怒吼。

    “看来刚才还没把你给打疼啊。”慕容凤冷笑一声,就要催动斗转星移大法。

    虚空领主吼声立时一噎,死死盯着慕容凤踌躇了片刻,一扭头遁入虚空之中溜了。

    附近的虚空魔物们一见到老大都溜了,自然也跟着马上落荒而逃。

    慕容凤拍拍手也懒得去追那家伙,飘然飞至浮空城堡的大门前。

    爱德莉亚被原力束缚着拘束到慕容凤旁边。

    “说说看,这座城堡里都有什么。”慕容凤直接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