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2章 让我也吸一口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你就是艾萨拉?奎尔多雷的精灵女王?”虽然是明知故问,但慕容凤还是要先确认一下,最起码不能先输了气势。

    艾萨拉还没开口回答,一旁的哈维斯就先跳出来怒喝道:“陛下是整个精灵族的女王,不是某个单一氏族的王!”

    慕容凤冷笑道:“抱歉,从此刻开始她不是了,至少不是我们卡多雷的女王。”

    玛法里奥与伊利丹还有泰兰德对视一眼,立即坚定的站到了慕容凤身后表明了态度!

    “你们这是谋逆!!!”哈维斯立时大怒。

    “哈维斯退下。”艾萨拉似乎不在意慕容凤几人的态度,只是一脸玩味的盯着慕容凤。

    哈维斯无可奈何的低头退后了几步,但没有人注意到他低头的瞬间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红芒。

    “不错,我就是艾萨拉。”简简单单的自我介绍,没有赘述任何虚衔,因为根本不需要。她就是艾萨拉,精灵族的女王,曾经以仁爱治理着她的国度,并因为她美丽的外表和心灵而深受人民爱戴。

    但眼前的一切却又是如此的讽刺。

    “好吧。”慕容凤扯出一件普通的月祭司长袍重新披在身上,问道:“我现在以月神使者的身份询问你,你可对你犯下的罪行有何辩驳吗?”

    “没有。”艾萨拉平静的微笑道,似乎这一问一答就和两个小孩子过家家一样随性。

    “行。”慕容凤也异常爽快,招呼身边几人道:“咱们可以回去交差了。”

    玛法里奥抓狂道:“冕下,请别再玩笑了。如果不阻止她,永恒之井就完了,奎尔萨拉斯也会跟着玩完,然后是整个世界。”

    慕容凤一摊手道:“我又干不过她,而且这位女王陛下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会乖乖束手就擒的人。所以与其留在这里送死,还不如早点回去交差让塞纳留斯啊伊瑟拉啊这些大神来对付她好了。”

    话是怎么说没错,但问题是这一来一回来得及吗?而且这种话你当着人家的面说出来真的没问题吗?

    玛法里奥几人偷偷瞥了艾萨拉一眼,发现这位女王陛下的脸上始终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但似乎也没有阻止他们离开的动作。

    “你们或许还有可以多聊一会儿。”艾萨拉忽然轻笑道:“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你们一件事,我脚下的祭坛好像快充能完毕了。”

    众人悚然一惊,这才发现艾萨拉脚下的祭坛符文正散发熠熠紫红色光辉。一股晦涩邪恶气息正从符文中流露了出来并开始反噬永恒之井,似乎要污染这口创世泰坦留下的神圣之井。

    慕容凤轻叹一口气,无奈的上前道:“陛下看在同为精灵的面子上您能乖乖束手就擒吗?”

    艾萨拉笑呵呵的回答道:“不能!”

    “为什么???”喊出这话的阿纳斯塔里安,就见他抓狂道:“难道陛下您真的打算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子民被恶魔屠戮殆尽吗?”

    此刻的艾萨拉就像是一个喜怒无常的熊孩子,平静而又优雅的笑答道:“因为唤醒恶魔之王什么的会让我觉得很有趣啊,毕竟这一万年来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令我再提起兴趣了,你知不知道这样的无聊日子都快把我折磨疯了。”

    阿纳斯塔里安感觉自己完全无法和这位精灵女王继续交流下去了。

    “疯了,疯了,完了……”阿纳斯塔里安一时间心若死灰,仿佛全身都被抽干了力气瘫在了地上。

    慕容凤走上前一把揪住阿纳斯塔里安的后领把他丢到了角落里,然后直面艾萨拉道:“陛下的意思是咱们没得谈喽?”

    艾萨拉好整以暇的轻笑道:“离这个祭坛完全污染永恒之井大概还需要三分钟,你可以尝试在三分钟内说服我或者将我逼离祭坛也行。说真的,这一万年来你是第二个让我感到有意思的人,如果咱们能早点相遇或许我也不会那么无聊找那些恶魔解闷了。”

    慕容凤一脸惋惜道:“抱歉,陛下,虽然我不反对同性之爱,但是咱们的年龄相差太大了。”

    玛法里奥几人差点没当场绝倒,哈维斯更是怒不可遏的大吼一声放肆跳了出来,结果又被慕容凤一巴掌掌心雷给扇飞了出去。

    反倒是艾萨拉在愣神了片刻后居然笑的花枝乱颤,这笑容完全是发自内心的,甚至都让她笑出了泪花,然后看向慕容凤的眼神也越发明亮了。

    “我发现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一时间整个大殿内弥漫起了橘里橘气的诡异氛围。

    慕容凤却挠了挠头,叹气道:“嘴遁什么的可不是我的长项啊。算了,还是用最直接的办法吧。”

    下一刻,慕容凤一翻手祭出了燃烧着滚滚金色圣焰的灰烬使者咔嚓一声插进了地板里!

    艾萨拉一跳眉角,讶然道:“这把剑上有黑龙的气味?这是黑龙打造的武器?不过光凭这把剑可是打不过我的哦。”

    慕容凤哼笑一声道:“打过你?不用怎么麻烦!”说着抬手一拍剑柄直接让剑刃又深插进了地板几寸。

    众人皆是一脸疑惑,不明白慕容凤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下一刻,他们就明白了!

    就见被灰烬使者刺穿的地板忽然喷涌出泊泊法力乱流!

    “这地板下面有管道连通着太阳井!”伊利丹惊呼道。

    艾萨拉好奇问道:“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只是单纯的破坏一条能量输送管道根本无法阻止祭坛对永恒之井的腐蚀。”

    慕容凤伸手握住了剑柄,笑眯眯道:“陛下,这永恒之井您都吸了上万年了,不介意让我也吸一口吧!”

    艾萨拉立时脸色微变,猜到了慕容凤要做什么!

    “你疯了,快停下,这样会害死你的……”

    轰地一声,慕容凤脚下的地板砰然炸裂,喷涌出滚滚能量涡流,但是这些有如实质的法力涡流却没有将慕容凤撕成碎片,反而先被灰烬使者尽数吸收再顺着剑柄疯狂输送到慕容凤体内!

    立时间,慕容凤整个人仿佛化身为黄金圣斗士还自带超级赛亚人特效,瞬间获得了堪比神明的恐怖力量!

    “圣光领域!”慕容凤一手抓住剑柄,一手高举喷射出一道圣光轰飞了整座大殿的屋顶直冲云霄。跟着璀璨的圣光笼罩下来直接覆盖了整座奎尔丹纳斯岛,岛上的所有恶魔在一瞬间内全部化为灰烬。并且蛮横的将除圣光之外的一切自然元素全部驱除了出去,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圣光领域。

    在这个领域之内哪怕你是一个法神也瞬间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而慕容凤就是整个领域内唯一的主宰之神!

    艾萨拉终于变色了,然后也学慕容凤一样强行吸取永恒之井内的能量张开了自己的星辰领域。

    此刻的二人仿佛就是两个神明,一个置身在深邃星空中,一个笼罩在璀璨圣光中。

    只不过被慕容凤抢得先手的圣光领域直接压制了艾萨拉星辰领域的扩张,只能维持在直径百米左右。

    不过即使如此艾萨拉也很快恢复了处变不惊的神态,优雅的轻笑道:“说真的,我发觉我忽然真的有点喜欢你了,因为你给我带来太多惊喜了,让我一潭死水般的生命长河再次泛起了涟漪。”

    “唉,陛下咱们是没可能的。”慕容凤摇摇头,一拧灰烬使者加大了能量吸取并始终保持圣光领域盖过艾萨拉一头之势。

    艾萨拉丝毫不在意圣光领域对她的领域的压制,仿佛是在故意放水,只维持在百米直径左右。

    “你知道吗?”艾萨拉自顾自的说道:“几万年来有许多人都像你一样,想要学我直接吸取永恒之井内的能量,结果全部都成了一朵朵绚烂的烟花。而你却是唯一一个成功的人。”

    慕容凤一咧嘴却不自觉的喷吐大口大口犹如实质的法力气雾,只能瓮声瓮气道:“那我岂不是要感谢幸运女神的眷顾?”

    艾萨拉笑道:“我还以为你只信仰月神呢。”

    慕容凤无奈道:“我也没办法啊,谁让那位月神不管事呢。”

    艾萨拉笑道:“你看起来就不像是一位虔诚的月神信徒,换成别的卡多雷可不敢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

    慕容凤反唇相讥道:“没事,有陛下您这样的榜样存在,想必月神想要降下神罚也一定先惩罚您。”

    毕竟带头自立门户宣布不信仰月神的可是您老啊!

    艾萨拉莞尔一笑,说道:“确实,不过你这样和我对耗真的没问题吗?永恒之井快要被腐蚀了哦。”

    慕容凤哼笑道:“陛下或许你应该回头看一眼。”

    艾萨拉眉头一皱,回头瞥了一眼永恒之井立时闪过一讶,旋即恍然笑道:“我都差点忘了圣光可能净化一切污秽之物的超凡力量。”

    玛法里奥几人一时间欣喜无比,没想到不可能的事情居然真的被慕容凤办到了。现在只要想办法擒住艾萨拉就能回去交差了……

    突兀地慕容凤背后骤然出现了一个脸盆大小的黑洞!

    “月影冕下小心身后!”最先发现不对的泰兰德立时惊呼道。

    下一刻,慕容凤身上亮起了起码七层圣光护盾,但是黑洞突然伸出一根如虚影的触须仅仅一击就轰碎了慕容凤身上的七层圣光护盾将她击飞了出去。

    立时没了永恒之井的能量源泉,慕容凤夸张的圣光领域瞬间崩灭破碎成点点金光漫天散落。

    “卑鄙!”

    “无耻!”

    伊利丹与泰兰德几乎异口同声的喝骂艾萨拉:“你根本不配做我们的女王!”

    艾萨拉却是盯着那黑洞轻皱了一下眉头,直接抬手射出一道奥术射线!

    那虚影触须本还想趁机撕大黑洞,却被艾萨拉的一发奥术射线给烧成了灰烬,黑洞中立时传来一声宛若地狱恶鬼般的嘶吼:“精灵,别忘了咱们之间的约定!”

    艾萨拉脸色转冷,抬手又是一发高浓缩奥术飞弹轰进了黑洞中。

    “恩佐斯你刚刚坏了我一万年来最好的雅兴。”

    “精灵,你是在和一位上古之神说话,注意你的态度……”

    “呸,去你奶奶的上古之神!”

    艾萨拉反手就是一发奥术炸弹拍进了黑洞中,然后伸手一挥就抹去了黑洞。

    玛法里奥几人俱是一脸目瞪口呆,差点惊脱臼下巴。

    “咳咳咳。”被偷袭击飞的慕容凤灰头土脸的重新爬了起来,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疼的呲牙咧嘴。

    “啊,月影冕下你的手!”泰兰德惊呼一声急忙跑过去查看慕容凤的伤势,左臂已经完全扭曲不成样子,腹部也凹陷进去一块,显然内脏也受了重创,至于肋骨更是不知断了多少根。

    不过想想出手偷袭的是一个上古之神,慕容凤能活下来绝对是一个奇迹。也幸亏当时她正利用永恒之井撑起着圣光领域,要不然就是妥妥被秒杀的分。

    泰兰德看着身受重伤的慕容凤一时间急红了眼,却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

    “月影冕下您的伤势太重了,必须马上回去请大祭司为您治伤才行。”

    慕容凤却咧嘴一笑道:“没事,只是一点小伤而已,别大惊小怪的,咳咳咳。”

    “啊,月影冕下你吐血了。”泰兰德连忙释放出圣光却发现慕容凤身上的伤口居然萦绕着一缕淡淡的黑气!

    “是诅咒!”玛法里奥走上前立即发现了不对:“好恶毒的诅咒!”

    泰兰德脸色一变,连忙施展净化术和驱咒术却发现毫无作用。

    “别浪费法力了,这可是一头上古之神留下的诅咒。”艾萨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祭坛下来走到了玛法里奥三人身后,将三人吓了一跳,立即转身如临大敌!

    但艾萨拉完全无视了三人,只是一脸惋惜的看着慕容凤,那眼神就好像一个小女孩好不容易得到一件心爱的玩具,结果还没捂热乎呢就坏掉了……

    “你们闪开。”慕容凤恶寒了一下,推开挡在前面的三人直面艾萨拉,哼笑道:“陛下你已经离开了祭坛,可是要认输了?”

    艾萨拉爽快的轻笑道:“是的,这一局算你赢了,恭喜你再次拯救了精灵族和世界。我现在十分期待下次再与你见面时你会给我带来怎样的惊喜,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哦。我已经有一万年没像今天怎么开心了呢。”

    艾萨拉说完冲慕容凤媚笑一声,便轻飘飘地一转身消失在了原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