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章 各种乱入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你!”玛法里奥一时哑口无言,只能摔门而去。

    泰兰德摇头无语,扯下一块桌巾丢给伊利丹,说道:“赶紧擦擦你身上的魔血,要是再被诅咒了我可没法帮你压制了。”

    阿纳斯塔里安摇摇头,也转身出了门。

    伊利丹胡乱擦了下溅身上的魔血,正要出门追上几人忽然发现桌边还靠着一块布满尖锥的长方形盾牌。

    “这玩意儿貌似被这恶魔拿来当胸甲了!”本着不能浪费的原则,伊利丹将这块盾牌背在了自己身后。然后在寻视一圈又顺走了几件奎尔多雷贵族精致的小玩意儿才出门追上几人。

    “伊利丹快点,你还在墨迹什么!”玛法里奥回头低喝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到阳台边往下探了一眼立即缩回了身子。

    伊利丹也好奇的探出半颗脑袋往下瞧了一眼,密密麻麻的恶魔列阵以待,瞧得让人头皮发麻,这要是被发现了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两说了。

    “放轻脚步。”玛法里奥深吸一口气,率先走上木质廊桥。阿纳斯塔里安跟在第二个,第三个是泰兰德,最后是全副武装的伊利丹。

    不足百米长可容数人并肩而行的廊桥却让四人感觉像是走钢丝一样,每落下一步都是提心吊胆,生怕惊动了下方恶魔守卫。

    嘎吱!

    忽然一声轻微的木板呻吟让几人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前面三人齐刷刷的回过头就见伊利丹满脸干笑连连做出抱歉的手势,然后努力放轻脚步尽量避免再发出声音,但是怎奈这家伙背后背着一块钢板铁盾,想不踩出动静都难。

    桥上四人就在提心吊胆的嘎吱声中有惊无险的穿过了廊桥来到主殿三层位置左右的一处花园阳台上。

    阿纳斯塔里安熟门熟路的上前打开魔法锁推开阳台水晶门,一行人迅速闪身了进去才长舒了一口气。

    这时伊利丹突然说道:“我们怎么小心潜入进来,但等会儿一但和哈维斯打起来岂不是还会照样惊动外面那些恶魔?”

    三人俱是一愣,显然没想到这一点。

    玛法里奥咬牙道:“管不了怎么多了,我们必须阻止哈维斯的疯狂行为。所以哪怕为此牺牲生命也在所不辞!”

    轰隆!

    忽然外头传来一声巨大的动静,只让整座大殿天摇地动,惊得四人相顾骇然。

    吼——!!!

    龙吟!

    货真价实的龙吟,因为强大的龙威横扫而过让几人都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

    伊利丹立时神色一喜道:“难道是伊瑟拉女王率领绿龙军团来帮忙了?”说着急忙掀起窗外一瞧。

    漫天狂风暴雪中就见一头头体长超过百米的蓝色巨龙强行撕开了法力风暴闯了进来,然后大口大口贪婪吸取着狂暴的法力乱流!

    几人一时间瞧得目瞪口呆。

    阿纳斯塔里安低呼道:“这些贪吃的大蜥蜴居然趁这个时候跑来偷吃!”

    玛法里奥回头诧异道:“怎么?这些蓝龙经常跑来吸取太阳井的能量吗?”

    阿纳斯塔里安无奈道:“是啊,这些蓝龙仗着自己皮糙肉厚,每隔个几百年一睡醒就会跑来大肆吸取永恒之井中的法力。我们拿它们也没办法,只能任由它们去了。不过这次好像提前了。”

    伊利丹一指外头冲天的法力漩涡,无语道:“这边整出怎么大的动静,那些大蜥蜴不被惊醒才怪了。”

    “快瞧!”泰兰德一指下面腾空而起的恶魔大军,惊呼道:“那些恶魔飞起来冲着那些蓝龙去了。”

    阿纳斯塔里安立时冷笑道:“这些恶魔是在找死,压根不知道那些大蜥蜴在进食时是最讨厌被旁人打扰了。”

    玛法里奥大手一挥道:“走!这是我们的大好机会!”

    一行人立即向着无人把守的主殿最底层冲去,那里就是太阳井的位置所在。不过这座城堡阿纳斯塔里安也是头一次来,一行人只能见楼梯就往下冲,但是整座城堡内部大的超乎几人想象,显然被施加了空间折叠法术形成了一个类似小世界的次元独立空间,所以几人完全就是瞎蒙瞎撞的四处瞎闯。

    而在外头正和兽人剑圣打的正过瘾的慕容凤也被突然乱入的蓝龙给搅合了兴致,让二人不得不暂时停战休息片刻。

    “怎么会有怎么多大蜥蜴?”慕容凤望着天空中正和恶魔大军杀做一团蓝龙,猜测是不是精灵族请来的外援。不过她很快发现这些蓝龙压根不是什么外援,因为人家一口龙息喷下来完全不管会对宫殿造成多大的损失,看上去只像是被打扰了进餐雅兴然后愤怒的予以回击。

    萨穆罗拄刀剧烈喘息着瞥了一眼天空,便继续加紧时间恢复体力。

    “喂,老家伙你是不是年龄大了撑不住了?”慕容凤哼笑着从剑柄尾端抽出一节冒着青烟的核能电池随手丢掉,然后重新塞了一节电池进去。

    萨穆罗睁眼斜睨一眼,冷哼道:“小丫头,老夫一生征战无数什么激将法没见过,收起你那点小聪明吧。”

    慕容凤一挽重新恢复炫目光亮的剑刃,笑眯眯道:“我只是怕别人说我胜之不武,欺负一个老人家。”

    萨穆罗冷笑道:“老夫虽然是老了,但收拾你这个小丫头却是足够了。”

    慕容凤呲牙一笑道:“要不是我剑下留情你早就被我大卸八块了,你居然还敢大言不惭。”

    萨穆罗鼓动着全身膨胀的肌肉,同样呲牙冷笑道:“好呀,小丫头你现在就来将老夫大卸八块看看啊!”

    然后两个人继续大眼瞪小眼互相讥讽着,同时呼哧呼哧地各自抓紧时间恢复体力值……

    忽然一阵强烈的空间波动引起了二人的注意,下意识的回头往主殿城堡方向瞧去。

    “干!那些恶魔疯了吗?”慕容凤一时间目瞪口呆,就见围绕着主殿城堡上下左右居然一口气出现了上百个大小不一的空间传送门。

    这些空间传送门忽明忽暗显得极不稳定,间接的还影响到了周遭的空间稳定,惊得那些蓝龙纷纷远远地散开。

    然后无数恶魔从不稳定的空间门蜂拥而出,当然也有许多倒霉蛋刚穿过空间大门要不被混乱的空间波动给撕成了碎片,要不就是被吞噬进次元夹缝中连点渣渣都没剩下。

    而更令人无语的是因为这些空间传送门扎堆出现,导致许多空间门互相影响而错误的连通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异位面。

    比如水元素位面,狂暴的水流真的宛若一条银河落九天瞬间将整座宫殿变成了一片水城。

    又或者是火元素位面,下面是一片汪洋,上面却是烈火焚天。

    当然最恐怖的还是无尽虚空,宛若一颗黑洞疯狂地吞噬着周遭的一起。

    这下子就连那些嘴馋的蓝龙都不敢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纷纷四散而逃。

    不过更奇葩的还在后头……

    “烧!烧!烧!烧死一切异端!”

    熟悉的腔调,熟悉的火把,以及那熟悉的庞大黑影。

    一瞬间慕容凤的脸色要有多精彩就有多精彩,立即对兽人剑圣问道:“喂,老家伙你没和那个母兽人正在谈恋爱吧?”

    萨穆罗差点被奇葩的问题给呛到,一脸黑线道:“我们兽人看中谁都是直接一棍子敲晕拖回去的。混蛋,我为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

    “没有就好。”慕容凤一脸欣慰的点点头,然后说道:“走,我们换个地方再打过,那边来了个恐怖的家伙,咱们离远点。”

    萨穆罗嗤笑道:“没想到堂堂地狱大魔王也有害怕的东西。”

    “那是因为你没见过那怪物的恐怖。”慕容凤撇撇嘴一指那越扯越大的空间传送门,然后就见传送门内无数触须卷着一根根火把挤了出来。

    恶魔大军显然不会容许异位面的怪物跳出来搅局,所以立马杀了过去。

    然后就被看似无害的火把重新教做人,当真是一棍下去烧一片,哪怕你是高阶恶魔一旦被那火把擦到也会瞬间烧成灰烬。

    即使二人离着很远,也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些古怪火把燃烧着的不是什么木材,而是凝聚了宇宙深处某种强大的怨念作为燃料!

    萨穆罗收回目光,重新拔起长刀沉声道:“不用换地方了。”

    慕容凤感受到了老剑圣散发出来的凛然气势,就知道这老家伙要赌上一切准备拼死一搏了。

    “好!”慕容凤爽快应道,一挽剑光凝神以待。

    萨穆罗缓缓地调整着自己的气息,将毕生的精神气都集中到这一刀上。就见他抽出代表部族荣誉的残破背旗插在一旁,沉声道:“这面旗帜代表着火刃氏族的荣耀。”

    “这是赌上自己一生的荣耀吗?”慕容凤微微一笑道:“我接下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四方地狱之主,黄金城的主宰者,燃烧军团的元首。”

    这一刻,慕容凤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剑客,而是称霸一方的霸主。恐怖的威压冲天而起扰动天地异象,甚至将天空中翻滚的乌云都撕开了一道口子。

    萨穆罗咧嘴欣慰一笑,然后一横长刀燃起滚滚烈焰。

    慕容凤缓缓提起轻飘飘的光剑,却仿若重逾千钧!

    下一刻萨穆罗动了,一跨步跺脚整个人腾空而起直接一记简简单单的跳斩猛劈了过来。

    燃烧着滚滚烈焰的长刀划过天空,仿佛要将整片天空都给劈开。

    这是兽人剑圣凝聚毕生精神气并赌上终身荣耀的舍命一击!

    面对这等惊天一击,躲闪或者被动的抵挡都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下一瞬间慕容凤也动了,右脚尖轻轻划过地面往后一点,整个人就如离弦飞箭弹射了出去。

    人剑合一,无快不破!

    二人就仿佛两颗流星在天空中迎头撞上,迸发出刺眼的光芒。

    与此同时,在城堡大殿的最底层深处玛法里奥一行人也找到了哈维斯。

    此刻的哈维斯同那倒霉蛋埃辛诺斯一样,浑身焦黑皮肤龟裂,时不时有电流划过让他痛苦的根本无法专注施法,只能一边汲取太阳井里的魔力压制破邪神雷的侵蚀一边指挥一众恶魔法师在太阳井旁边搭建起了一个巨大的恶魔祭坛。

    见到玛法里奥几人出现,哈维斯没有感到任何意外,直接一发混乱之箭拍了过来。四周十几个恶魔守卫也咆哮着冲锋了过来。

    泰兰德立即一墩法杖撑起圣光护盾勉强挡住哈维斯的混乱之箭,玛法里奥则一拍地面召唤出密集的荆棘触须将所有恶魔守卫缠了个结结实实。

    伊利丹趁机投掷出刚到手的绿焰月刃,结果被哈维斯一巴掌拍飞了出去。

    “哈维斯我劝你还是不要执迷不悟了!”玛法里奥厉喝呵斥道。这时泰兰德换出了弓箭,而伊利丹则一手月刃一手盾牌护在她身边。

    “玛法里奥你和你的半神导师一样的愚蠢,根本不明白唯有力量才是永恒的。”哈维斯狞笑着缓步走上祭坛,身后就是沸腾的太阳井,稍微靠近一点就有可能被狂暴的能量乱流给撕成碎片。但哈维斯却仿佛清风拂面一脸享受的表情,哈哈大笑道:“哈哈哈,这种源源不断而又强大的力量真是令人陶醉啊。”

    泰兰德趁机一箭飙射出去,却被哈维斯汲取出来的能量乱流给击成了齑粉。

    “这家伙要启动祭坛了,赶紧阻止他!”泰兰德咬着嘴唇却束手无策。

    “让我来!”阿纳斯塔里安却在这时自告奋勇的上前,双手一抬释放一股奥术冲击电流轰了过去,但同样被泄露出来的能量乱流给轻易抵消掉了。

    “没用的,你们的任何干扰都是徒劳的。”哈维斯狞笑着摧亮了祭坛上的符文,围绕着他站成一圈的恶魔法师们也开始大声吟唱起邪恶的咒语。

    四人再次各出奇招但却无功而返。

    哈维斯大笑道:“你们以为我才刚刚完成这个祭坛吗?你们错了,我这是在等祭品自己送上门来啊!哈哈哈!”

    四人立时脸色微变。

    哈维斯却冷笑道:“别自作多情了,就凭你们这几个杂鱼可没资格献祭给伟大的恶魔之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