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6章 人心人性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慕容凤尴尬的直挠头,表现出一脸囧样道:“我也是顺手抓来的,要不我再给放了?”

    “行了行了,抓都抓来了,干脆带回去熬汤好了。”巴鲁扎克实在不愿意和这个低贱的同族多说半句话,啐了一口转身就走,慕容凤立即推搡着蓬头垢面的希尔瓦娜斯和鸾羽跟上了车队。

    枫叶村离埃达拉斯城只有几十里地,但是缓慢的车队严重拖延了队伍的行进速度。直到傍晚时分押送俘虏的车队才赶回了埃达拉斯城,但是在城门口车队却遭到了森严的盘查。

    满头雾水的巴鲁扎克找相识的一个恶魔守卫打听后才得知被大王派去支援大裂谷的骸魔大队居然在半道上遭遇了数百名暗夜精灵游侠的伏击,一百多位精锐骸魔居然只有寥寥十几人逃回来。

    此事一下惊动了镇守埃达拉斯城的恶魔大王巴拉克尔,连忙将刚刚派遣出去扫荡四周的大军都给调了回来加强埃达拉斯城的防守,同时还将派去偷袭翼族营地的恶灵骑兵军团和石像鬼军团也给紧急调了回来。

    很显然恶魔大王巴拉克尔误以为有大量精灵游侠潜入了己方大军腹地四处搞破坏,而那大裂谷被袭只不过是对方围点打援的一条毒计。自以为识破了对方毒计的巴拉克尔不但没有调集大军再去追杀那些偷袭大裂谷的精灵,反而将四散开来的兵力都给收缩了回来,摆出一副乌龟壳的架势打算让那些卑鄙的精灵游侠无处下手。

    “我什么时候有什么上百人的队伍了?”哈吉尔一脸诧异道:“原先那十位精灵游侠不都护送那些俘虏撤往木喉谷了吗?”

    希尔瓦娜斯一脸无语的摇摇头,慕容凤回头撇嘴道:“八成是那些逃回去的骸魔怕受到处罚,所以就夸大了袭击者的人数。毕竟人家恶魔大王不可能来找咱们求证不是。”

    哈吉尔呵呵一声冷笑道:“如此说来我还应该感谢那些骸魔们喽,最起码撤往木喉谷的俘虏们肯定安全了。”

    希尔瓦娜斯盯着那巨大的俘虏集中营,却脸色依旧阴沉无比道:“但这里起码还有数万被掳掠来的同胞!”

    “喂,你可别冲动!”哈吉尔紧张道:“我们只有四个人,而整个埃达拉斯城中起码有十万恶魔大军,就算不还手挨个让我们杀也能累死咱们!”

    希尔瓦娜斯轻哼一声默然不语,显然眼见同族遭受虐待却无法出手相救让她倍感憋屈。

    这时街道上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惊得大街上的恶魔纷纷躲避。

    慕容凤几人也赶紧退到路边,然后就见几个恶灵骑士飞驰而过直奔城中心而去。

    慕容凤垫脚眺望道:“那几个恶灵骑士好像是奔着城中央的月神殿去了。”

    希尔瓦娜斯无语道:“辛多雷可没有月神殿,那是执政大厅。”

    慕容凤回头一脸诧异道:“你们辛多雷不也是精灵吗?难道不信仰月神?”

    希尔瓦娜斯无奈道:“月神确实是许多精灵的信仰神祗,但是不包括所有精灵。因为以艾萨拉女王为首的奎尔多雷高等精灵认为精灵是因为永恒之井而诞生,同样也能从永恒之井中汲取强大的魔力,既然不需要信仰神祗就能获得强大的力量那为何还要去信仰神明?所以大多数辛多雷精灵都受到女王的影响而放弃了对月神的信仰,不过以卡多雷为首的暗夜精灵却始终坚定信仰着月神,所以才导致了两族之间的分裂与隔阂。”

    “那位女王还真是一如既往地自大呢。”哈吉尔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希尔瓦娜斯摇摇头,没多做辩解什么。因为这是信仰自由的问题,不是个人意愿能够改变的。况且人家月神都没多说什么,底下的月之大祭司们自然不敢贸贸然地掀起信仰内战。所以两族之间的关系虽然有着许多隔阂,但却没到老死不相往来的程度,至少整个精灵族目前还都是尊奎尔多雷为王族的。

    慕容凤听希尔瓦娜斯如此一说倒是对那位艾萨拉女王有了一丝好奇,毕竟她也算半个‘同道中人’,只信仰自己的手中剑,从不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喂,那个谁?”这时巴鲁扎克带着几个手下走过来粗鲁道:“带着你的俘虏去领赏吧,真是一个好运的家伙。走,咱们喝酒去。”

    自从得知强大的骸魔大队也被打的惨败而归,巴鲁扎克就十分庆幸自己这一路走来没遇到那些神出鬼没的精灵游侠伏击,要不然他们这队几百个恶魔非交代在城外不可。而一路跟着他们平安回来还顺带着捡回两个俘虏的慕容凤自然成了一个幸运儿。

    慕容凤立即连连道谢,然后推搡着希尔瓦娜斯往俘虏营的大门口走去,沿途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这座建造在广场上的俘虏营的布局。

    显然恶魔当中也有头脑聪明的存在,把俘虏营设立在城中广场上,再在周圈的屋顶上设立警戒哨,只要底下的俘虏营有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被马上发现。

    而整座俘虏营说是营地其实就是拿简陋的木栅栏围成了一圈,所有俘虏都瑟瑟发抖挤成一团,因为凡是胆敢靠近栅栏三米以内的都成了一具尸体。

    “东西都贴身藏好了吧?”慕容凤回头悄声问道。

    哈吉尔点点头表示藏好了,俘虏集中看管肯定要先进行搜身,武器装备随身携带进去肯定想都不要了,所以不起眼的哈吉尔成了最好伪装,能将慕容凤给她的武器装备偷偷带进去。

    慕容凤又看向希尔瓦娜斯嘱咐道:“导师记住半夜时分以火光为号,到时候你就扇动俘虏们一起冲击营门。”

    希尔瓦娜斯略显犹豫道:“月影,可是这样一来不论成功与否这些赤手空拳的同胞绝对会死伤惨重,甚至一个人都无法活着离开。”

    慕容凤平静道:“他们本就无法活着离开这里,我们只是顺手给他们创造一个活命的机会,至于他们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成功逃出生天就全看他们自己了。”

    希尔瓦娜斯轻叹一声,表示明白,然后就被慕容凤推搡着来到俘虏营门前的岗哨处。

    “嗯?就一个俘虏你也好意思来领赏?”负责看管俘虏营的是一个纳斯雷兹姆的恐惧魔王,见慕容凤只抓来了一个精灵俘虏还顺带着一个人类小娃娃,暗紫色的脸色就跟吃了鼻涕魔虫一样难看。

    “大人,这个精灵可不简单。为了抓住她我的队伍可是折损了好几位勇士。”慕容凤夸张道。

    “行了行了,再厉害能有我们魔族厉害吗?现在不是照样沦为阶下囚!”恐惧魔王一脸不爽地掏出一个皮袋丢给慕容凤,不耐烦道:“我们这里只收精灵,这个人类小娃娃你带回去。好了,你可以滚了。”

    “是,大人。”慕容凤表现出一脸惋惜的模样扛起鸾羽大步离开了营门口。

    而希尔瓦娜斯则被恐惧魔王一把推进了俘虏营的大门,冷笑道:“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老实点,自己乖乖去中间蹲着去。”

    希尔瓦娜斯低着头默默走到同族身边缓缓蹲下,左右看了看却发现所有人都是一脸麻木的表情。

    希尔瓦娜斯心中轻叹一声,但还是开口悄声问道:“你们当中有没有战职者?”

    希尔瓦娜斯一连问了三边,然而始终没有人搭理她,甚至周边的人都与她悄悄拉开了一点距离。

    立在希尔瓦娜斯肩头的哈吉尔撇嘴道:“这些家伙没救了。”

    希尔瓦娜斯紧咬嘴唇,不肯放弃努力,继续开口一连问了几遍,终于有人轻叹着回答道:“别问了,敢于抵抗的都已经躺在那边了,你要是也想去送死别连累我们。”

    希尔瓦娜斯扫了一眼栅栏周围的尸体,忍不住怒道:“那你们就打算留在这里等死吗?”

    “不等死还能怎么办?”另一个精灵忍不住开口道:“我只是一个裁缝,不像你是一个强大的战职者。”

    “就是,你们这些战职者都打不过那些恶魔,更何况我们这些平民。”

    “城卫队不都是战职者组成的吗,为什么不做任何抵抗就直接投降了?现在却要我们这些平民去拼命?”

    “说不定要不了多久王城那边就会有高手过来解救我们,女王是不会抛弃我们的,所以还是不要像那些傻瓜一样逞能白白丢了性命。”

    “但我怎么听说王城早已经陷落了?”

    “别开玩笑了!王城怎么可能会陷落?”

    “就是就是,女王陛下那么强大,怎么可能坐视王城陷落!”

    一众俘虏七嘴八舌的争论开来,说什么都有,却没有一人响应希尔瓦娜斯的号召奋起反抗,反而都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希尔瓦娜斯一时间心若死灰,低头不语不再说话。

    哈吉尔轻叹一声,也懒得多说什么,因为她明白这些人没救了。

    “吵什么!都给我闭嘴!”忽然那恐惧魔王一声怒喝传来,让嗡嗡声地俘虏营内瞬间寂静地针落可闻。

    恐惧魔王啐了一口火星,一脸狰狞地绕着俘虏营走了一圈才大摇大摆地回到自己岗位。

    而俘虏营内再也没有一丝声音,所有人都瑟瑟发抖的挤在一起,而希尔瓦娜斯身边却空出了一大圈。

    哈吉尔安慰了希尔瓦娜斯几句,却见她只是低着头默不作声,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很快夜幕降临,无遮无拦的俘虏营刮起阵阵寒风,让俘虏们挤的更加拥挤。而那些恶魔甚至没有提供一滴水或食物,或许在那些恶魔看来这些俘虏只不过是一些廉价的消耗品而已,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死活。

    希尔瓦娜斯被孤立的身影呆在瑟瑟寒风中,立在她肩头的哈吉尔则一直在眺望城中心方向,默默祈祷那位月影冕下疯狂的计划能够成功。

    忽然希尔瓦娜斯低沉道:“时间快到了吧?”

    哈吉尔愣了一下,抬头看了眼月色,微微点头道:“快到约定的时间了,不过月影那边还没动手。”

    希尔瓦娜斯平静道:“把武器给我。”

    哈吉尔犹豫了一下,一抖翅膀将她的弓箭和皮甲交给了她。

    希尔瓦娜斯摸黑穿戴好武器装备,然后微微抬起头盯着那正在和几个恶魔守卫一起吃肉喝酒的恐惧魔王。

    “喂,你可别擅自行动啊!”哈吉尔见希尔瓦娜斯神色不对,不由紧张道。

    忽然二人神色一动,一起扭头望向城中心的执政大厅。

    旋即就见一团火光冲天而起将整座执政大厅都给掀上了天!

    就听轰隆巨响中夹杂着一声愤怒的咆哮,然后就见那位坐镇埃达拉斯城的恶魔大王浑身燃烧成烈焰冲天而起,但是下一刻就被一根七八米长的圣光长矛给洞穿了心口,一头栽了下去。

    旋即又听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整座埃达拉斯城刹那间陷入了一片火海,到处都是惊慌失措的恶魔。

    “那位月影冕下不是说只搞点小破坏嘛……”哈吉尔目瞪口呆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动手!”希尔瓦娜斯忽然暴起,挽弓就是一箭直奔那恐惧魔王的咽喉。

    还处在震惊当中的恐惧魔王下意识地扭头一闪,避过了第一箭却没能避过紧随而至的第二箭、第三箭、第四箭……瞬间被密集的箭雨扎成了刺猬钉死在了地上。

    直到这时哈吉尔才反应过来,连忙振翅高飞扑向那几个正在拔刀的恶魔守卫。

    希尔瓦娜斯转身面对一众目瞪口呆的同族,淡淡道:“没有人会来救你们,能救你们的只有你们自己,如果想活命就跟上我。”说完便毫不犹豫地转身冲了出去。

    但是等希尔瓦娜斯冲到营门外,那些俘虏仍旧没有一个人起身追随她。

    希尔瓦娜斯闭目轻叹一声,头也不回的跃上一座房顶几个腾挪便没了身影。

    慕容凤提着恶魔大王的首级很快赶到事先约定好的汇合地点,却发现只有希尔瓦娜斯和哈吉尔两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