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2章 天涯旅店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慕容凤敲着桌子沉吟了片刻,便下令道:“此事你们也算立功了,就赏你们每人一百金币吧。但以后若遇到可疑人员要立即报告,只要查实是奸细都有重赏。但你们若是再像这次这样私自胡来而放跑了奸细,我绝不轻饶你们。”

    “是,多谢元首大人宽宏大量。”几个地精奸商立时大喜过望,而且慕容凤还给他们指明了一条抓奸细的财路。以后他们地精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上街抓奸细了,光是想想都觉得兴奋啊。

    而这也正是慕容凤所期望的,毕竟一帮地精天天不是研究各种爆炸物就是到处坑蒙拐骗,还不如给他们安排一些正事做更好。但慕容凤显然低估了地精们抓奸细的热情,或者说是低估了地精们对赏金的热情。以至于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些神出鬼没的地精比凤栖楼专门建立的监察部门还要令那些奸细们头疼。

    打发走几个地精奸商,慕容凤却头疼那个下落不明的奸细。

    因为据那几个地精奸商所言那个奸细逃走已经好几天,就算没逃回天元大陆也肯定藏在那个角落里逼毒疗伤。

    而贪婪地狱那么大想要抓到那个奸细恐怕是大海捞针,而按照故事套路肯定是封锁各地关隘严加盘查过往人员,最后还是会被对方巧施诡计满天过海偷偷溜走。

    慕容凤眉头一皱,很不喜欢这种脱离掌控的事情发生。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颇有种当反派大BOSS的赶脚……

    “哆哆哆。”林琳站在门口敲门道:“你在想什么呢?我都敲门半天了。”

    慕容凤轻叹一口气道:“我在想怎样抓住一个逃走的奸细,我们手底下有擅长追踪的人手吗?”

    林琳轻扭腰肢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说道:“擅长追踪的人手?你的那条大黑狗不是鼻子很灵吗?”

    “你是说小黑?”慕容凤微微摇头道:“小黑和小妮都跟着莉莉丝去色欲地狱玩了,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真的等他们回来黄花菜也凉了。”

    林琳搓着下巴想了想,轻笑道:“我倒是想起一个家伙来,那家伙自从来到黄金城后可是白吃白住怎么久一点力都没出过呢。”

    “谁怎么大胆?”慕容凤一挑眉问道:“居然敢在本尊的地盘上白吃白住?”

    “伊萨里奥斯,那位绿龙勋爵。”林琳斜睨哼笑道:“那家伙还是你带回来的,你不会忘了吧?”

    慕容凤一拍脑门道:“你不提他,我还真忘记这位主了。这家伙来了之后就没回去吗?”

    林琳摊手道:“我们这里好吃好喝住的又舒服,换成是我也赖着不肯走啊。况且人家可是条成年绿龙,没有你的命令谁敢去招惹他啊。”

    慕容凤苦笑一声,起身道:“好吧,我亲自去找那家伙,想在我这里逍遥自在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

    林琳写下一个地址丢给慕容凤,说道:“这家伙每天晚上都会在这个地方鬼混。你找到那位要是想动手最好去城外打,可别把整座黄金城都给拆了。”

    慕容凤摊开纸一瞧:“天涯旅店?是我们黄金城里新开的旅店吗?”

    林琳白眼道:“这家店开的都快两个月了,现在是黄金城中有名的销金窟。每天晚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门口排队排到天亮都不一定有机会进去快活一番呢。”

    “哦。”慕容凤哦了一声,直接问道:“这家店没偷税漏税吧?”

    林琳无语道:“你还真是掉钱眼里了,这家天涯旅店的幕后大老板其实就是你哥。”

    “我哥?”慕容凤讶然道:“二哥开的?他什么时候有这本事了?”

    林琳一拍脑门道:“是你大哥啊。咱们把黄金城经营的怎么好,你大哥碍于面子不方便硬插进来,但人家又代表着官方态度,所以就在城中买了块地皮盖了这家酒店赚点小钱,顺带着算是游戏官方变向承认我们黄金城成为一方霸主的地位了。”

    慕容凤轻哦一声,毕竟现在的飞龙集团已经不是大哥一个人说的算了,他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嗯,我知道了。”慕容凤记下地址走到门口,忽然又定住转身提醒道:“就算是我大哥开的店也不能少收一分税,不然我就从你的工资里扣。”

    林琳指着飘然而去的慕容凤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循着地址慕容凤来到城西区一片灯火酒绿的酒吧一条街,只见街道上满是奇装异服的人影,其中自然也少不了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酒吧侍女在门口强行拉客。

    慕容凤抬头一眼望去就见了一家门口排起了长龙的大酒店。

    官方出品自然不用多说,肯定是极尽奢华与高调。

    当然如此龙蛇混杂的地方肯定不能少了强有力的保安,光是看酒店门口那一排五大三粗的魔族保安就能让所有找茬者望而却步。

    慕容凤背负着双手来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震耳欲聋的劲爆音乐,不少在门口排队的人听着音乐已经开始摇头晃脑了。

    而慕容凤径直走上台阶的行为立即引来无数排队者诧异的目光,不少人更是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坐看好戏上演,把她误认为了又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果不其然,门口一排看起来凶神恶煞的魔族保安一见到有人不守规矩,立即横出一位挡在慕容凤面前,恶形恶状道:“喂!小子想找死吗?懂不懂规矩?”

    慕容凤微微一掀罩帽,平静的瞥了一眼这魔族保安一眼。

    一脸狰狞的魔族保安瞬间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然后赶紧爬到慕容凤脚前头连连磕头求饶。

    人家毕竟是按规矩办事,慕容凤也没有为难他的意思,挥挥手让他滚到一边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那些排队之人见此情景哪能猜不到这个神秘人肯定大有来头,所以窃窃私语不少,却没人脑残的敢趁机跳出来搞事。

    慕容凤进入酒店大门后差点先被劲爆的音乐给震聋了双耳,然后又差点被刺眼的镭射灯晃瞎了眼睛。呲着牙掏着嗡嗡作响的耳朵慕容凤实在无法理解一条绿龙会喜欢这样一个鬼地方。

    等眼睛适应了刺眼的灯光,慕容凤才发现这家天涯酒店的一层大堂直接被改造成了一间巨大的舞厅。

    围绕着中心巨大舞池是一圈圈卡座,另外还有七个分散四周的吧台和三条T型舞台。此刻一群衣着暴露的魅魔正在T台扭动着娇躯不停**底下的观众,时不时惹来一片亢奋的狼叫。

    而光怪陆离的舞池中也是人头攒动,甭管认识的不认识的全都挤在一起摇头晃脑,人人都似嗑了药显得十分亢奋。

    慕容凤搓着下巴考虑要不要命人在门口竖块十八禁的牌子,免得有未成年人偷溜进来被网监部门寄罚单到大哥邮箱里去。

    这时几个喝的醉醺醺的家伙勾肩搭背的路过慕容凤身边,见她一个人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还以为是初来乍到的雏儿。便笑哈哈的上前调戏道:“小娃娃是第一次来吗?要不要我们介绍几位漂亮的大姐姐给你认识啊?哇哈哈哈!”

    慕容凤斜睨一眼,没搭理这几个醉鬼,径直往一方吧台走去准备找酒保打听一下那条绿龙躲在那里逍遥快活。

    几个醉鬼见自己被无视了,立时酒意上涌发怒拦住了慕容凤的去路。

    “喂,小鬼没听见本大爷在和你说话吗?”一个长的跟蛤蟆精似的巴蛤魔族瞪着一双水泡眼恶狠狠道,旁边几个酒鬼也立时跟着起哄。

    忽然这巴蛤魔族一吸鼻子,惊讶道:“咦!香水味?这小鬼是个女人?”

    “女人?”旁边几个酒鬼立时双眼放光。

    “喂,女人把帽子摘了让哥几个瞧瞧什么模样。”

    “要是长的好看,哥几个可以请你喝几杯一起乐呵乐呵啊,哇哈哈哈!”

    几个酒鬼越说越放肆,甚至围上来打算动手动脚。

    隐藏在罩帽下的慕容凤不由一阵无语,没想到会碰到怎么狗血的事情,考虑着是将这几个酒鬼打个半死再丢到大街上,还是先丢到大街上再打个半死?

    忽然这时一声冷哼传来,在劲爆的背景音乐里也显得尤为清晰。

    “哼!喂,那几个混蛋不想死的就赶紧滚,别打扰本大爷喝酒的雅兴!”

    巴蛤魔族立时大怒,转身大喝道:“是谁敢坏老子的好事?”

    就见一个酒杯咻地一声飞射过来正中巴蛤魔族的脑门,一下将他击倒在地。

    旁边几个酒鬼立时大怒,纷纷操起酒瓶就要和那人干架。

    而正在狂嗨的众人一见有人要干架,不但不劝反而跟着起哄,纷纷让出了一大片空地。就连在四周巡逻的保安也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似乎对这样的情况早已见怪不怪了。

    而那个出手之人也在众人让出空间后露出了真容,赫然是一个狮人和一个鳄鱼人。不是雷恩加尔和雷克顿这两个家伙还能是谁。

    慕容凤没想到这两个货也躲在这里逍遥快活,想着是不是也该这帮家伙找点活干,省得整天惹事生非。

    这时雷恩加尔和雷克顿已经和这帮醉鬼干上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和这帮醉鬼扭打在一起,惹来旁人一阵阵呼喝叫好声。

    慕容凤瞧的汗颜阵阵,因为她瞧出雷恩加尔和雷克顿压根没动真格的,只是借着酒劲又仗着自己皮糙肉厚将这帮醉鬼耍的团团转。

    慕容凤摇摇头懒得再看这两个家伙在这里耍宝,转身走到吧台边坐在一个空椅上敲了敲台面。

    立时一位侍者笑眯眯的过来问道:“这位客人请问要喝点什么?”

    慕容凤随手抛出一枚金币,直接问道:“伊萨里奥斯在哪里?”

    侍者接住金币,惊讶道:“客人您也是闻名前来观看伊萨里奥斯先生的演出的吗?”

    “演出?”慕容凤讶然道:“那家伙不是在这里鬼混的吗?”

    侍者笑道:“伊萨里奥斯确实是蔽店的常客,但是偶尔高兴了也会上台表演一番他的琴技,现在不少女客人就是专程来看伊萨里奥斯先生登台表演的呢。”

    慕容凤一脸黑线,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现在那个家伙有没有在这里?”慕容凤又问道。

    使者回答道:“伊萨里奥斯先生隔三差五才会来一趟蔽店消遣,今晚这个时间还没来的话可能就要等明晚了。”

    慕容凤揉揉眉心,忽然听见一阵叫好声。回头一瞧原来是雷恩加尔和雷克顿玩够了,直接将那帮醉鬼打了个半死丢到了大街上。

    然后众人又开始跳舞的跳舞喝酒的喝酒。

    慕容凤看着雷恩加尔和雷克顿忽然灵光一闪,暗恼怎么将这两货给忘了,便起身径直迎了过去。

    醉醺醺的雷恩加尔和雷克顿见慕容凤走过来还以为她是来表达谢意的,却没想到她来到二人面前直接冷哼道:“跟我走!”

    雷恩加尔一时没听出慕容凤的声音,不爽道:“喂,女人这是你表达谢意的态度吗?”

    一旁的雷克顿却是一个激灵,豁然瞪大眼睛连忙捂住了雷恩加尔的嘴巴,拖着他赶紧跟上慕容凤出了这家酒店。

    “唔唔。”雷恩加尔一阵挣扎拍开的雷克顿爪子,怒道:“你拖我出来做什么?我还没喝够呢。”

    雷克顿汗颜道:“是老板!!!”

    “老板?谁老板?嗝儿!”雷恩加尔打了个酒嗝,见前面那个女人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微微掀起罩帽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雷恩加尔立时一个激灵瞬间酒意全无,赶紧站的笔直敬礼道:“老板晚上好!”

    慕容凤无语的摇摇头,转身继续赶路,边走边问道:“你们两个应该擅长追踪之术吧?”

    雷克顿一听慕容凤不是来找他们俩茬的,就赶紧堆起笑容凑上前道:“老板您怎么忘了,当初咱们第一次遇见时我可是露过一手追踪之术的。”

    “哦,我想起来了。”慕容凤瞥了这货一眼,哼道:“你不说我差点忘了你还有个荒野屠夫的称号。行了,跟我走吧,去追一个奸细!”

    “追奸细?!”雷克顿一听立时就来劲了,这可是千载难逢表现自己的机会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