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0章 成亲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王琳一脸哭笑不得,只好勉为其难的同意。

    而房门外,新郎官与一众伴郎都快把脑袋给抓破了也还没猜到谜底。

    正抓耳挠腮的赵虎忽然灵光一闪,当即一拍脑门大叫到:“啊!我想到了!”

    “是什么?是什么?”当即众人将他给围了起来七嘴八舌追问起来。

    “别催,别催,我刚刚想起一点。”赵虎费尽脑子苦思冥想起来:“我记得最近谁好像跟我提过一句来着。”

    众人立时大气不敢喘一下。

    赵虎忽然再次灵光乍现,想起一人,姜姬月!

    之所以想起这丫头是因为这丫头最近刚跟他提过赤霞仙子与苍玄子婚期将近,圣殿中也已经开始忙碌开,并且江湖上的大门大派也都派出弟子前来庆贺。

    虽说姜姬月和赤霞仙子没事经常斗嘴,但是两女再加上若水却在殿中关系最好。故而姜姬月最近没少给赤霞仙子出谋划策考验苍玄子,要求写情诗什么的那都是最基础的基本功。

    恰好前几日姜姬月与赤霞仙子凑一起翻阅古诗,看看有没有应景的诗句考考苍玄子,恰好翻到一篇有材火又有星星的古诗,故而印象十分深刻就跟赵虎提了一嘴。

    “二弟到底是什么古诗啊?”赵龙急的直冒汗问道。

    赵虎直挠头道:“我就听那丫头提过一句,说什么绸缪……”

    “未雨绸缪?!”众人下意识的接腔道。

    “不对,不对,这是成语,又不是古诗,况且文不对题啊。”

    “二弟你是不是记错了?”赵龙急道。

    “肯定没记错,那首诗里确实有绸缪两个字。”赵虎苦思冥想道。

    “有绸缪还有九星,还要应景应情,到底是什么古诗啊?”赵龙快抓狂了。

    “啊!”赵虎忽然怪叫一声,道:“我想起来了,那首古诗其实有三段,每一段里有三颗星。”

    赵龙急问道:“诗名叫什么?”

    赵虎张嘴断断续续道:“好像叫什么风……什么风来着……”

    众人立时七嘴八舌的猜测起来。

    “大风?”

    “狂风?”

    “龙卷风?”

    “去去去,有叫龙卷风的古诗吗?”

    赵虎忽然一拍脑门道:“是国风!对了,没错!那首诗叫《国风·唐风·绸缪》!”

    众人一脸懵逼……

    因为诗名是知道了,但问题是在场几位压根没听说过这首古诗啊!

    “二弟诗句内容呢?”赵龙激动的追问道。

    赵虎却只能苦笑以对道:“大哥,我大学是理科啊,你才是文科生啊。能记起这首古诗的名字已经是我极限了。”

    赵龙顿时脸色发苦,只好趴在房门上苦苦哀求小妹放他一马。

    房间内,慕容凤一脸无语道:“就你们这点文化水平也好意思来接亲!”

    王琳却坐不住了,拽着慕容凤的袖子连连晃动。

    慕容凤轻叹一口气,新娘子急着把自己嫁出去谁也拦不住啊。

    “罢了,我给你们降低一点难度。”慕容凤朗声道:“自己上网去查这首诗的原文,然后大声唱出来给我们听。若是唱的不好听就休想进这个门!”

    “啊?还要唱啊?”

    “你唱不唱?”

    “我唱!我唱!”赵龙连忙转身吩咐道:“快快快,上网查一下这一首故事的原文。”

    一众伴郎立时忙活开来,纷纷点开自己的个人终端查询起《国风·唐风·绸缪》这首古诗。

    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差点吐血三升!

    “诗经?!!”赵龙立时怪叫道:“小妹没有你这样坑大哥的!你居然出诗经里的题,却让我们猜古诗,我还以为是唐诗宋词里的古诗呢。”

    “诗经不是诗吗?”慕容凤冷笑道:“自己学问不够怪谁。”

    门外一群男人全都无语以对……

    “龙哥,这首诗怎么唱啊?”

    “大声唱出来就行了。”赵龙盯着诗句脑门冒汗道:“反正就三句,来,跟着我一起唱。”

    立时房间内就听房门外传来一阵声嘶力竭的鬼哭狼嚎!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慕容凤掏了掏耳朵,感觉让门外头那群人唱诗经简直就是在糟蹋老祖宗的宝贝啊。

    而楼底下正在看戏的众宾朋也是听着笑得前仰后合。

    “小妹我们唱完啦,你赶紧开门吧!”赵龙硬着头皮哀求道:“要是再拖延下去就错过拜堂的吉时了!”

    慕容凤忽然感觉手腕一紧,就见王琳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

    “哎,女生外向啊!罢了,开门!”

    闺门洞开,立时众人嗷嗷怪叫着一拥而入。

    “抢新娘喽!!!”

    众女佯装阻拦,被伴郎们奋力挡住,然后赵龙龙行虎步的冲到床前捧着一团牵红花,大声道:“亲爱的嫁给我吧!”

    “哇!!!”众人立时齐声起哄。

    却不想王琳到了关键时刻居然不急了,反而慢悠悠的问道:“我为什么要嫁给你呀?你说出十个理由来!”

    赵龙差点傻眼,但这事别人可帮不了他,只能自己想。

    “能不能少点,十个太多了……”

    “不能!”王琳异常坚决道。

    慕容凤偷偷向王琳一竖拇指,然后退到一旁看好戏。

    赵龙大囧,只能一边挠头一边苦思回答道:“第一个理由,我爱你!”

    “这也算吗?”众女齐声鄙夷。

    “不算吗?”众伴郎回击倒。

    “算!”王琳当即道。

    赵龙呵呵一乐,然后灵思泉涌语速极快道:“第二个理由,我要爱你一辈子!第三个理由,爱你一辈子不够,我还要爱你十辈子!第四个理由……”

    接下来全都是肉麻话,直把旁边众人塞了一嘴嘴狗粮,酸的不行。

    最终王琳还是没能顶住赵龙的情话攻势,伸手接过了牵红花。

    赵龙哈哈一笑,立时转身将王琳背了起来。

    旋即众人簇拥着一对新人下了楼,满堂宾朋纷纷上前喝彩祝福。

    旋即众人上了浩浩荡荡的接亲车队前往赵家参加喜宴。

    接亲车队回到赵家时已是午时。

    震耳的爆竹声与敲锣打鼓声直接盖过了宾客们的欢呼声。

    伴娘伴郎先下车,然后是新郎官下车。

    这时院内蹦出一位粉雕玉琢的出轿小娘,上前将新娘牵下车跨过一个马鞍走上红毡,进门时再过跨一个火盆,然后有喜娘上前相扶进入喜堂立右侧位置。

    这时双方父母稳坐高堂,众宾朋静立两侧观礼。

    是时,新郎闻轿进门,即佯躲别处,由捧花烛小儇请(找)回,站左侧。

    旋即有赵家族老上前吆喝:“新人一拜天地。”

    新郎官与新娘子携手牵红转身而拜,众宾朋齐声喝彩。

    赵家族老再喝:“二拜高堂!”

    新郎官与新娘子转回身再拜座上双方高堂。

    赵家族老再喝:“新人敬茶!”

    立时有侍者捧来托盘,上盛茶碗。

    新郎官与新娘子各捧茶碗敬过双方高堂,双方长辈喝过新人敬茶后遂以红包回礼祝福。

    赵家族老最后再喝:“夫妻对拜!”

    赵龙故意慢了半拍,与王琳对拜。

    王琳父母俱是含笑微微点头,因为按照习俗有抢前头跪拜的习俗,谓谁拜在前面,以后就可管住后者。显然赵龙在让着王琳,尽显大丈夫风范。

    “礼毕,新人送入洞房。”赵家族老清喝道:“开宴,众宾朋入席。”

    立时满堂喝彩。

    一对新人进入洞房后,立即有侍者上前帮忙换礼服,褪下沉重繁琐的凤冠霞帔,换上简约轻便的婚纱长裙。

    而伴娘伴郎则分别在隔壁两间偏厅内迅速换上各自的轻便礼服,顺便补了个妆嗑颗糖。

    然后一行人迅速转场前往婚宴场地。

    婚宴场地在后院露天花园内,采用的是自助餐模式。

    宾朋们可以随意走动敬酒攀谈,少了分拘束,多了份随意。

    赵龙领着王琳前来向亲朋们一一敬酒,同时新郎与新娘要互相介绍双方的长辈,免得尴尬喊错称呼。而伴娘与伴郎则跟在后面,端酒递杯。

    新人敬完长辈,接下来给同辈和晚辈敬酒就随意多了,可以由伴娘伴郎代喝。

    不过同辈和晚辈不会像长辈那样端着架子,总会按照传统习俗出一些难题进行刁难和考验,所以想喝一下这一杯喜酒可是有点难度的。

    最常见的就是拼酒量,或是新人合饮一杯酒。

    拼酒量就到了伴郎们表现的时候了,一杯杯下肚,众伴郎轮番上阵。

    而合饮一杯酒就只能新郎和新娘亲自上阵了。

    一个小小的酒盅内盛满了酒水,新郎要咬着酒杯亲自喂新娘喝光且不能洒出一滴酒水,这难度可想而知。

    所以一时间就听笑闹声不断,更有一帮晚辈跟着起哄叫好。

    热热闹闹的婚宴一直持续到深夜,然后就到了最激动人心的闹洞房时刻。

    当然闹归闹,正事可不能少了。

    首先由小姑也就是慕容凤执红烛进婚房点燃长明灯,然后伴娘们簇拥着新娘先入婚房,再有一位老嬷嬷在门口挡住新郎官和伴郎们并将房门上三把锁。

    这时接下来就是隔窗对诗,新娘出题,新郎在外对,对上了解开一把锁,对不上那就罚酒三杯。

    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伴郎们的作用了,新郎官可以只喝一杯,剩下的两杯由伴郎们代劳,却是每人两大杯……

    而有慕容凤在房内出谋划策,可想而知婚房外的众伴郎们差点没被喝吐了……

    最终还是新娘看不下去了,故意出了几道简单的情诗让房门外的新郎官连闯三关。

    但进了婚房并不意味这就结束了。

    接下来还有最喜闻乐见的合卺交杯酒与攥金钱。

    新郎一进门当即有伴娘捧来一碗小汤圆,新郎手捧汤圆亲手喂给新娘吃,寓意圆满幸福。

    然后新郎斟上两盅花雕酒,分别与新娘各抿一小口,再把这两盅酒混合,又分为两盅,取“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之意,让新郎新娘交杯饮尽。

    这时在房门外观礼的小辈们会冒充‘小鬼’起哄叫好,各种祝福话不停的嚷嚷。如果新郎新娘没有什么表示,那今晚这对新人就别想安稳上床。

    这时会有伴娘捧来喜糖与红包,新郎与新娘则一手喜糖一手红包向门外投掷砸这些‘小鬼’。

    ‘小鬼’们自然被砸的抱头鼠窜,嘻嘻哈哈的争抢完喜糖与红包才不甘心的逃走。

    到了这时一切流程基本完毕,伴娘伴郎退走只留下一对新人,接下来自然就是春宵一刻值千金……

    ***

    “啊!我快饿死了!”小香儿如同一条没了骨头的小懒蛇,整个人几乎都快挂在慕容凤身上了,难以想象刚才就属这丫头闹腾的最欢。

    亢奋过后,一帮伴娘伴郎也都是一脸疲惫外加饥肠辘辘。

    毕竟忙碌了一整天就靠三颗糖顶着,正常人都会饿晕。

    好在后厨那边早已经为伴娘伴郎们备好了一桌酒席,宾朋们早已散场,众人也没了拘束,浑不在意的形象开始风卷残云。

    “没想到结一次婚怎么累。”牧雪摇头感叹道:“难怪王琳姐姐会患上婚前焦虑症。”

    赵虎一边狂吃海塞连连点头嗯道:“你们瞧瞧我大哥今天一天被灌了多少酒,要不是有小妹偷偷给的解酒丹,恐怕这洞房都洞不了。”

    众人一阵哈哈大笑过后,俱是一脸感慨。

    “其实也就是咱们大户人家规矩多。”一位赵家堂弟伴郎说道:“上个月我一个同学结婚就没那么多繁文缛节,大家凑一起吃吃喝喝然后将新郎新娘往洞房里一送就算成亲了,哪用得着天没亮就爬起来啊。”

    “也不能怎么说,各地都有各地的风俗嘛。”另一位伴郎说道:“咱们京城也算是千朝古都,自然老规矩特多。听说这还是简化之后的婚礼,要是搁古代大户人家办婚礼起码得办三天流水宴先。”

    “咦!”众人齐齐一个寒颤,光是这一天都快把他们折腾散架了,如果闹腾三天谁受的了啊。

    很快酒足饭饱后,众人各自散去。

    慕容凤回到自己许久未入住的闺房,让莲儿泡了一浴池热水洗去醉意。

    正当她一脸惬意的泡澡时,忽然林琳一个电话戳到了她这里:“老板快上线!出大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