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3章 墨菲斯托的黑历史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要是能掐死这吃货,慕容凤敢发誓自己肯定早掐死它了!

    “你特么是在逗我开心吗?”慕容凤咬牙切齿道:“那可是神王奥丁的地盘,你是打算让我从一位神王眼皮子底下偷无限宝石?”

    “怕啥?”泰哥哼哼道:“你不是连虚空大君都干趴下了嘛,本大王看好你哟。”

    慕容凤笑眯眯道:“滚!”

    “切!”泰哥娇哼道:“本大王还想好心帮你一把,看来是不需要了。”

    慕容凤自顾自地说道:“我最近刚刚研发出来十几种不同风味的香烤小鱼干。”

    泰哥立即一脸大义凛然道:“丫头,本大王觉得你骨骼精奇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头角峥嵘,实乃是万中无一的绝世高手,所以维护宇宙和平的重任就决定交给你了,恰好本大王手中有一本《伊格德拉西尔九界旅行指南》要不要了解一下?”

    泰哥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本看着像是车站边上报刊亭里随手就能买到的旅游指南册大力推销道。

    慕容凤掏出一包小鱼干塞它怀里,然后一把夺过这本《伊格德拉西尔九界旅行指南》翻看起来,问道:“这九界就是神王奥丁统治的九大世界吗?不过这伊格德拉西尔又是谁?居然有怎么大的能耐敢在奥丁的地盘上瞎晃。”

    泰哥乐滋滋的品尝着新口味的小鱼干,含糊道:“伊格德拉西尔不是人名,而是一棵世界树,神王奥丁统治的九大世界都长在这棵世界树上。”

    慕容凤眉尖一挑,哼道:“我读书多你骗不了我,世界树不是叫尤克特拉希尔吗?而且长在艾露恩的仙境神国,怎么会这里又突然冒出一棵来?”

    “孤陋寡闻了吧!”泰哥鄙视道:“这棵伊格德拉西尔世界树和尤克特拉希尔世界树算是同根异枝的分支,一棵代表知识,一棵代表着智慧。另外在冥界里其实也有棵世界树,那棵代表轮回。”

    “我知道,布利之瞳。阿斯加德初代神王布利陨落后由祂的右眼与毛发所化而成。”慕容凤目光深邃道,她之所以知道这棵冥界世界树的来历还是与月神艾露恩的那个约定有关……

    《伊格德拉西尔九界旅行指南》只有薄薄十几页,只介绍了九大世界一些基础的风土人情。慕容凤很快就翻看完毕,问道:“照这本书上所写那颗‘地球’应该处于最低等的凡界,甚至连高魔位面都算不上,但是只能通过阿斯加德的彩虹桥才能传送过去吗?”

    泰哥摊手道:“这是神王奥丁牢牢统治九大世界的手段,否则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去祂的地盘上溜达,岂不是太不给祂面子了。”

    “对了!”慕容凤忽然想起自己刚刚招纳那批黑暗精灵不就是从九大世界里跑出来的吗,或许他们知道什么‘小道’也说不定。

    慕容凤立即喊进沈老贪吩咐道:“去将黑暗精灵首领玛勒基斯叫来。”

    “是,冕下。”沈老贪立即领命而去。

    很快黑暗精灵首领玛勒基斯被召唤了过来,一进门就行大礼参拜道:“叩见吾神,愿您的光辉永远照耀万世!”

    “行了,起来吧,我这里不兴这套。”慕容凤淡淡道:“坐下吧,我有事要问你。”

    “冕下请问,在下一定知无不言。”玛勒基斯毕恭毕敬道,甚至不敢抬头与慕容凤对视。正因为了解才会感到畏惧,尤其是在听说了虚空大君也败在了月影大魔王剑下后,他就将心中的那点小心思彻底掐灭了。

    慕容凤说道:“你想不想回到自己的故乡?”

    玛勒基斯心底一惊,急忙再次跪伏道:“冕下恕罪,小人以前确定有过这方面的想法,但是现在我只愿成为您的忠犬,为您尽忠效命。”

    慕容凤撇嘴道:“起来,别动不动就跪下,我就是怎么一问,瞧把你给吓得。”

    玛勒基斯满头虚汗,心说您老怎么随便一问可是差点把我给吓够呛了。

    “冕下明鉴,小人对您绝无二心。”

    “行了行了,别先急着表忠心。”慕容凤说道:“我且问你,如果我能助你重返故乡,你愿不愿意?”

    玛勒基斯毕竟也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还胆敢反抗过神王奥丁的统治,所以一点都不蠢,反而精明的很。慕容凤怎么随口一问立即让他联想到了很多,心中一时间当真既惊且喜,颤声问道:“冕下您可是要掀动新一轮的诸神之战?”

    慕容凤立时满脸黑线道:“我就是问你想不想回到故乡,你扯什么诸神之战做什么?”

    玛勒基斯一脸无辜道:“冕下,我的故乡是神王奥丁统治下的瓦特阿尔海姆,如果您不发动神战推翻奥丁的统治,我们黑暗精灵根本没希望返回自己的故乡啊。”

    “我只是打个比方。”慕容凤无语道:“我是想问你有没有办法避开奥丁的监视,偷偷回到你的故乡。”

    玛勒基斯立即猜到月影大魔王这是要偷溜到奥丁的地盘上搞事情啊,一念至此他立时激动了。

    搞事情好啊!玛勒基斯无时无刻不想给奥丁添点堵,可惜以前的他根本没那能力,后来趁着海拉扯反旗时他也暗地里搞过小动作,但是收效甚微。最后得到了现实宝石的力量让他野心瞬间膨胀,结果被奥丁像打狗一样给撵出了自己的故乡。总之他的悲惨心路历程绝对可以说一本百万字的网文小说,说不定还能大火一下。

    现在名震三界的月影大魔王居然打算搞事情给奥丁添堵,玛勒基斯当然是举双手双脚赞成。

    “冕下,想要避开奥丁的监视进入到九大世界其实有一个办法。”玛勒基斯立即当起了带路党,暗暗激动道:“那就是等到九星连珠之时,九大世界将会在这一时刻处在同一个空间节点上,同时也是阿斯加德唯一无法监控九大世界的时刻。不过九星连珠的情况极少出现,短则几百年,长则上千年都有可能,想要遇到一次可能要等很久。”

    慕容凤惊讶问道:“那下一次九星连珠要等什么时候?”

    玛勒基斯默默计算了一下,惊奇道:“好像就在十天之后。”

    “怎么巧?”慕容凤一脸古怪的瞥向旁边那只吃货。

    泰哥呲牙一笑,一副与我无关的表情。

    慕容凤沉吟了片刻想到比武大会先期筹备要一个多月,只要动作快点应该能赶得回来,问道:“那么潜入九大世界后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玛勒基斯认真道:“潜入九大世界简单,难得是在之后的行动中避开阿斯加德的守护者同时也是彩虹桥的镇守者海姆达尔的监视,因为这家伙拥有奥丁赐予祂的全知之眼,九大世界任何一处角落都难逃祂的监视。”

    慕容凤凝眉问道:“任何伪装也不行吗?”

    玛勒基斯说道:“海姆达尔的全知之眼能够直窥灵魂层面,表面上的伪装根本没用。”

    慕容凤看向泰哥,泰哥呲牙一笑,弹出五根爪子翻了翻。

    “你别得寸进尺!”慕容凤怒道。

    “切,不行拉倒!”泰哥一副不还价的态度。

    玛勒基斯不认识泰哥,也不知道这位是什么来头,所以本着一位狗腿子忠心态度,给慕容凤出谋划策道:“冕下,其实小人知道有一位或许有这方面的能力。”

    “哦?谁啊?”慕容凤好奇问道。

    玛勒基斯没注意到泰哥眯眼盯着他,仍旧作死说道:“就是曾经的地狱三大魔王之一,憎恨之王墨菲斯托。不过小人听闻那位憎恨之王早已经陨落……”

    玛勒基斯说到一半发现一人一猫俱是一脸古怪的盯着他。

    慕容凤确认道:“你确定那家伙有能力避开全知之眼的监视?”

    “是的。”玛勒基斯坚定道:“小人曾亲眼所见那位憎恨之王曾将自己的一个爪牙恶灵骑士偷偷送到了米德加德搞事情,虽然最后那个恶灵骑士背叛了祂。但事实证明那位憎恨之王有办法避开阿斯加德的监视。”

    慕容凤脸上表情很古怪,都没想到那货居然有怎么胆肥的时候。

    “走!”慕容凤拎起泰哥抱怀里,吩咐玛勒基斯道:“你也跟着一起来。”

    “冕下去哪?”玛勒基斯忐忑问道。

    “去找你口中的墨菲斯托。”慕容凤随口道。

    玛勒基斯顿时腿一软,差点没站稳。毕竟人的名树的影,曾经的地狱三巨头是何等的凶名赫赫,岂是他一个小小凡人能够一睹真容的?

    所以玛勒基斯怀着十分忐忑且恐惧的心情跟着慕容凤在一家新开的名叫地狱火的酒吧内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地狱大魔王……

    看着左拥右抱,满脸醉醺醺的地狱大魔王,玛勒基斯感觉自己的三观要崩。更令他崩溃的是旁边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死胖子居然也是位地狱大魔王???

    “墨菲斯托!墨菲斯托!”慕容凤连喊了两声,却见这家伙满脸醉意根本没个回应,气的她直接拿起一个酒瓶砸祂脑门上。

    酒瓶碎裂的声音立时让整个喧闹的酒吧变得针落可闻。

    “那个混蛋谁砸我?!”墨菲斯托立时一蹦而起大怒道,结果一见到俏脸含煞的慕容凤顿时秒怂,满脸干笑道:“月影冕下啊,您怎么也有空来这里喝酒?要不要我请您喝一杯?”

    “其他人出去。”慕容凤冷哼一声,立时整个酒吧瞬间跑光了人影,只留下墨菲斯托和贝利亚还有瑟瑟发抖的玛勒基斯。

    慕容凤直接道:“我找你有事。”

    “什么事?”墨菲斯托立即兴奋道:“是不是准备入侵那个世界?”

    慕容凤直问道:“听说你曾在奥丁的地盘上搞过事情?”

    墨菲斯托愕然了一下,立即否认道:“你听说谁的?没有的事情!”

    “他说的。”慕容凤当即就将玛勒基斯给卖了。

    墨菲斯托瞪着玛勒基斯眼中凶光一闪,恶狠狠的威胁道:“凡人,随意编排一位大魔王当心死后下地狱落我手里!”

    玛勒基斯差点没被吓尿了。

    “行了行了,你别吓唬他了。”贝利亚笑哈哈道:“不就是你那些黑历史嘛,有啥不好意思承认的。”

    “死胖子闭嘴!”墨菲斯托怒哼道。

    “看来还真有其事啊!”慕容凤不问墨菲斯托了,转而问贝利亚道:“说说过怎么回事?”

    贝利亚无视了墨菲斯托的眼神警告,嘿笑道:“说起这事还源自一场赌约,这货当年也是活的无聊了,居然设套坑自己的儿子玩,故意弄了个什么契约丢到凡界去,然后宣扬谁能得到那个契约就能获得堪比祂的神力。”

    慕容凤忍着笑意问道:“那个信了这鬼话的倒霉孩子不会就是那巫心魔吧?”

    “除了祂还能有谁。”贝利亚呵笑道。

    墨菲斯托黑着脸直接甩锅道:“当年的我只是想给那个混小子一个教训,不过这一切和现在的我无关。”

    “然后呢?”慕容凤八卦之魂燃起追问道。

    贝利亚笑道:“这家伙一边忽悠自己儿子跑到奥丁地盘上作死,一边又生怕坑不死自己儿子还派了个得力手下去捅刀子。结果巫心魔费尽千辛万苦得到了契约却被祂派去的死灵骑士给打回了原形,灰溜溜的跑回了地狱成为了当时最大一个笑话。”

    “还真是坑娃典范啊。”慕容凤看着墨菲斯托怪笑道。

    墨菲斯托厚重脸皮哼哼道:“随便你们怎么说,反正这事和我无关。”

    贝利亚忍着笑意道:“不过这事还没完,那个死灵骑士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在完成了墨菲斯托交代的任务后居然选择了背叛滞留在那个凡界不肯回来了。”

    慕容凤好奇道:“不是说神王奥丁对自己的地盘很看重嘛,怎么一个危险存在在祂地盘上瞎晃悠祂就不管管?”

    贝利亚摊手道:“这个你就该去问奥丁了,我又不知道那个老家伙在想什么。或许那个死灵骑士的背叛就是人家暗地里搞得鬼也说不定,毕竟只要有机会神界与地狱互相给对方添堵都是正常操作。”

    听贝利亚说完这段墨菲斯托的黑历史,慕容凤问起一个关键问题:“墨菲斯托你是如何骗过奥丁的监视的?不是说那个看大桥的眼睛能够直窥灵魂层面吗?”

    墨菲斯托摊手道:“我是魔鬼君王,又没灵魂,祂能看到个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