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1章 刺杀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冕下?”泽拉图看向赵先生。

    赵先生淡笑道:“别打死了,留半口气,我好问话。”

    “明白。”泽拉图立即转身向赛库拉走去。

    赛库拉眼中只有赵先生,见到泽拉图向她走过来,立即冷哼一声:“滚开蝼蚁,别碍事!”

    泽拉图双眼幽光一闪,整个人忽然消失在原地。

    赛库拉立时心底一惊,连忙凭借原力感应弹出原力光剑向背后一挡。

    呲——呼!

    能量武器特有的碰撞声效立时在大厅内爆闪出一团强光。

    赛库拉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泽拉图一剑劈飞了出去,整个人接连撞翻几艘陈列的飞船又一头撞碎透明幕墙,摔到了大街上。

    突如其来的打斗立时引起大街上一片混乱,人群纷纷争相逃命。

    泽拉图缓步走出店门口,就见赛库拉已经爬了起来。

    “能接住我一剑,你很不错。”泽拉图淡淡的评价道。

    赛库拉气的浑身通红如火烧一般,怒喝道:“去死!”吼着便直接一剑劈了过来。

    “但可惜不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空有一身力量。”泽拉图一侧身闪过赛库拉的劈斩,随手一剑划过她的腰间带出一抹血光。

    赛库拉吃痛闷哼一声,立时充满怒火的大脑冷静了下来,连忙几个腾挪蹦到远处,冷声质问道:“你是谁?”

    泽拉图没有废话的习惯,轻挥臂刃再次消失在原地。

    赛库拉心底一寒,全身皮肤瞬间变成浅灰色,垂在脑后的两根感官触须无风自动冒出滋滋电光。忽然她心有所感的直接一剑朝旁劈去!

    刺啦一声,火星崩溅!

    “找到你了!”赛库拉顿时脸色一喜,但下一秒就凝固在了脸上,因为她劈中的只是一抹残影!

    赛库拉立即咬牙撑起一道原力护盾裹住全身,几乎同时一抹幽光乍现直刺向她的后心,原力护盾在这抹幽光面前如同纸糊的一般!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一道原力射线从旁射来轰击在幽光上使其偏移了几分。

    赛库拉立即强行拧身躲过要害位置,但仍被幽光削去了一臂。

    撒库拉忍着剧痛飞速拉开距离,同时暗中出手的马斯也挥剑蹦了出来加入战斗。

    泽拉图目光幽幽地盯着二人,一振左臂又弹出一道光刃。

    “你怎么样?”马斯死死盯着泽拉图,抿嘴对赛库拉问道。

    赛库拉快速摸出一管注射器扎入断臂止住了流血,脸色惨白道:“他很强!实力在你我二人之上,恐怕只有几位君王或尊者出手才能对付他!”

    “撤!”马斯当即立断道。

    “想走?”泽拉图眼一眯,一磕双刃瞬间消失!

    马斯头顶上的双角立即电光乍现崩溅出一圈电光,如同电磁脉冲横扫八方直接逼出了泽拉图人影,然后甩手丢出一颗手雷朝他砸了过去。

    泽拉图立即往后一跳,蹦出百米多远。

    手雷轰然爆炸,震碎了沿街无数店铺的透明幕墙。

    等到余波散去,二人早已没了踪影。

    泽拉图冷哼一声就要追击二人,赵先生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喊道:“别追了。”

    泽拉图收起光刃,转身回来道:“抱歉,没能留下活口。”

    赵先生淡然道:“没关系,只是两条小杂鱼而已。放走了就放走了吧,说不定还能引来大鱼。”

    泽拉图知道这位肯定有更深远的打算,所以没再多说什么,转头望了一眼街口方向凝眉道:“好像又有麻烦来了。”

    伴随着一阵“嘀——呜!嘀——呜!”的刺耳警报声,就见十几辆警车呼啸而来一下子堵住了街道两头,同时一群警察跳下车纷纷拔起指着二人喝令道:“你们两个家伙马上趴在地上双手抱头!”

    泽拉图冷哼一声就要大开杀戒,却被赵先生轻拍了一下肩头:“行了,今天闹的动静也够大了。”

    赵先生缓步走上前立时引得一众警察如临大敌。

    “停下!马上停下!听见没有!”

    赵先生淡然一笑,道:“我们并不是犯罪者,真正搞破坏的家伙已经被我的朋友给打跑了,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调取附近的监控。”

    一位警长冷声道:“我们自会调查清楚真相并不需要你一个犯罪嫌疑人来指手画脚,现在我最后一次命令你马上趴在地上双手抱头。不要试图反抗,否则我们将会果断采取强制措施!”

    赵先生淡淡道:“我这人脾气不太好,你确定要如此吗?”

    警长嗤笑道:“我管你脾气好不好,我现在认定你就是犯罪嫌疑人,马上放弃反抗,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好吧。”慕容凤抬起一只手,啪地一声打了个响指,然后转头招呼泽拉图道:“回去了。”

    泽拉图点点头,快步跟上赵先生走过漫天飞灰的街道。

    二人大摇大摆的刚回到总统府没过片刻,基坦大公就急匆匆的赶回来了。

    一进别院门,基坦大公就先向赵先生拜倒道:“还请先生见谅,今日之事是手底下的人有眼无珠得罪了先生。”

    赵先生轻轻一虚扶,就将基坦大公托扶住,轻笑道:“老公爵无须自责,还请先坐下说话。”

    基坦大公满脸冷汗的坐下,抢先表态道:“请先生放心,老夫已经命人去追查那两个歹人的下落了。”

    赵先生微笑道:“老公爵有心了,不过这事算是赵某的私事,不必劳烦老公爵了。”

    “这怎么能行!”基坦大公肃容道:“先生是老夫的座上宾,却在城中遭遇歹人袭击,这分明是没将老夫放在眼中,于情于理老夫都必须彻查到底给先生一个交代才行。”

    赵先生笑了笑,无奈道:“好吧,老公爵既然执意如此我也不推辞老公爵一番心意了。”

    “应该的,应该的。”老公爵连忙道,然后又问道:“先生与那两个歹人交过手,可看出那二人的来历?”

    赵先生淡笑道:“先前有二人自称自己是隶属什么超凡者联盟的成员前来拉拢我,只不过态度有点倨傲就被我随手宰了一个,没想到宰了小的引来老的,倒是给老公爵添麻烦了。”

    基坦大公脸色很精彩,恨不能先抽自己一个嘴巴子,然后把刚刚说出口的话给收回来。毕竟你们神仙打架,我一个凡人瞎搀和不是找死嘛。

    但是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基坦大公自然不能收回来,只能僵硬着笑脸连连保证一定将那两个歹人绳之以法。

    待基坦大公走后,泽拉图现身道:“这人精神波动很不稳定,没说真话。”

    赵先生淡笑道:“那些警察应该是受人指使,这老家伙却只字不提,不是心虚就是另有所图。另外他的那个侄子应该也是超凡者联盟里的人,他却故作不知,显然怕我对那位沃克勋爵进行报复。如果我所料没错,指使那些警察的就是他的那位好侄子。”

    泽拉图目光一冷道:“需要我去将那个人抓来吗?”

    赵先生摇头道:“不用,那人也不是傻子,事情都已经闹到这个地步,八成早就溜了。现在我们就等着大鱼主动送上门来好了,希望对方能给我们一点惊喜吧。”

    两天后,本该忙的团团转的基坦大公忽然前来邀请赵先生一同前去视察前线,说要提振士气笼络军心。但又怕皇帝那边趁机下黑手,所以就请赵先生同行护他周全。

    赵先生笑着答应下,基坦大公感激一番后高兴离去。

    “他在撒谎!”泽拉图现身道。

    “我知道。”赵先生淡笑道:“大鱼来了,去准备一下,我们也该走了。”

    转过天,赵先生带着泽拉图登上了基坦大公的视察飞船赶往前线。

    一路平静的赶到前线,基坦大公在一众将领的簇拥下开始视察检阅舰队。

    赵先生也再次见到了沃克勋爵,两人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在招待基坦大公的酒会上甚至还共饮了几杯。

    随后众人在前线指挥部所在的一颗行星住下,在接下来的几天赵先生陪着基坦大公连续跑了几处阵地慰问了一番前线将士刷了一波声望。

    而帝国那边却十分的平静,丝毫没有趁机干掉基坦大公的动向。

    整个视察过程一直持续了五天,在最后一天沃克勋爵再次准备了一场酒宴欢送基坦大公。

    这一次出席酒宴除了各级将士还有许多工商界的名流富商,使得这场酒宴少了几分高雅格调,多了几分热闹随意。

    身为总统的基坦大公自然是这次酒宴上当仁不让的主角,许多名流富商本就是为了巴结他才来的。所以基坦大公一出场就成为了众星捧月般的存在,各种阿谀奉承之言几乎差点将他给淹没了。

    好在沃克勋爵陪同在旁替基坦大公挡驾,要不然光是每个人的敬酒就能将基坦大公给灌趴下喽。

    不过即使如此基坦大公也是喝的红光满脸,显得十分高兴。

    酒宴过半,基坦大公以不胜酒力为由到偏厅里休息。但他一进入偏厅立时脸上酒意全无,反而一脸客气道:“先生请恕老夫招待不周了。”

    赵先生独自自斟自饮道:“老公爵无需多礼,在下喜欢清静,去了外面反而不习惯。”

    基坦大公看了一眼站在赵先生身后毫无存在感的神秘黑袍人,干笑一声道:“这次劳烦先生陪老夫白走一趟,老夫甚为过意不去啊。”

    赵先生轻笑道:“老公爵这是说的哪里话,能平安无事不是更好吗。”

    “是是是,先生说的对。”基坦大公赶紧点头赞同道。

    这时客厅门被轻轻敲响。

    “进来。”基坦大公凝眉应了一声,就见沃克勋爵推开门恭敬道:“大伯,基纽公爵来了。”

    “基纽公爵?”基坦大公愣了一下,诧异道:“他怎么会来这里?”

    沃克勋爵摇头道:“小侄不知,您是否要出去见见他?”

    基坦大公一脸犹豫的看向赵先生。

    赵先生微笑道:“老公爵可是有什么难处?”

    基坦大公苦笑一声道:“先生有所不知,那基纽公爵虽然名声不显,但是其实力却能排进帝国前十,只不过这位素来中立,从不掺合政治斗争。今日突然造访,恐怕有所图啊。”

    赵先生淡笑道:“老公爵可是要我陪着去见见这位基纽公爵?”

    基坦大公一脸为难道:“老夫是有此意,就是怕搅了先生清净。”

    “无妨。”赵先生摆摆手道:“老公爵无需多虑。”

    “那老夫先行谢过先生了。”基坦大公起身一整衣袍,吩咐沃克勋爵道:“带我去会会这位基纽公爵吧。”

    赵先生也起身跟出了偏厅来到热闹的大厅,就见一位身披黑底金边长袍,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笑眯眯的上前打招呼道:“恭喜大公贺喜大公荣登总统宝座啊。”

    基坦大公满脸笑呵呵道:“都是朋友们抬爱,看得起老夫才委以重任。”

    “大公谦虚了不是。”这位基纽公爵双眼狭长,笑起来几乎眯成了一条缝,鹰钩鼻薄嘴唇,哪怕笑容满脸却给人一种满脸狞笑的错觉。

    基坦大公又是一番谦虚,然后问道:“基纽公爵这次突然造访,不知所为何事啊?”

    “瞧大公这话说的,没事就不能来拜会一下总统阁下吗?”基纽公爵笑眯眯道。

    “当然能。”基坦大公呵呵一笑,举杯相敬道:“说起来一晃咱们有十几年未曾见过面了吧?”

    “是啊,上次与大公见面还是十七年前呢。”基纽公爵唠起家常道:“想当年本公爵才刚刚世袭爵位,还多亏大公您帮扶了一把才能坐稳位置。”

    “有这事吗?”基坦大公微微讶然道。

    基纽公爵回敬一杯道:“大公您贵人多忘事,记不起正常,但对我来说却是大恩呢。”

    “嗬嗬嗬。”基坦大公一阵干笑,脑子里想了半天也没回忆起有这一茬。

    忽在这时一个没眼力的富商竟端着酒杯也想过来巴结基坦大公。

    沃克勋爵向前迈了一步,轻声挡驾道:“总统阁下正在会见重要客人。”

    富商愣了一下,讪讪一笑赶紧告退。

    “没事,让他过来吧。”基坦大公一脸随和道。

    沃克勋爵撇撇嘴退到一旁,富商一时受宠若惊,快走几步激动道:“总统阁下,小人是……”

    忽然异变突起,就见前一刻还是满脸激动的富商顿时一脸狰狞的摸出一把匕首向基坦大公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