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8章 权力游戏(上)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赵先生静静地坐在议会大厅角落里,看着台上三只老狐狸互相拆台就忍不住想笑。明明是件很严肃的事情,仍是被三人差点演成了群口相声。

    别看台上三人互斗机锋,实则还都只是在互相试探而已。

    就好像高手过招一样,胜负只在一瞬间,谁先露出破绽谁就有可能被提前踢出局。

    而三人先抛出来的执政方针其实大同小异,总结起来无非就是立民主,宽刑法,减赋税这三点,说白了就是收割民心。

    基坦大公主张先立民主,因为民主是共和的基础,也是否定帝制独裁的最强撒手锏。

    另一位竞选人卡尔大公则主张宽刑法,大赦天下,将那些受到皇帝迫害的政治犯全部无罪释放。

    而最后一位竞选人阿格斯大公则主张减赋税,其用意自然无需多说,就是为了邀买民心同时获得下议院工商阶级的支持。

    三位大公各执己见争论不休,引得台下阵阵叫好声,也引起了全国上下的大讨论。

    但是只要仔细分辨就会发现这三位完全是在鸡同鸭讲,各说各的压根没有说到点子上。

    赵先生微微摇头,暗道照样的辩法,估计辩上个三天三夜都辩不出个所以然来。

    “喂?”忽然一胖乎乎的家伙凑到了赵先生身边,打招呼道:“新来的?怎么称呼?”

    “赵建刚。”赵先生淡笑道。

    “哦,赵兄,幸会幸会。”胖子眼珠子一转打量了这位赵兄一眼,立即判断出此人并非贵族,因为贵族不会穿的那么寒酸。其次贵族最看重身份,自我介绍时必定会自报家门,最起码会带上自己的爵位。

    “小弟高飞。”胖子脸上热情不减反增,笑眯眯道:“平时帮家里卖点土特产,今天被家大人带来长长见识。”说着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幸会。”赵先生接过名片一瞧,就见上面写着‘高氏重工总经理’几个烫金大字,下面还注明着一行小字‘专业维修各类星舰和飞船,回收各种型号的二手航母,二手星舰,二手星际战机。大修星际空港,拆洗导弹发动机更换机油及加装弹头及外部涂装。私人飞船自动挡改手动挡,货运飞船保养换三滤,太空梭年检一条龙。高空作业擦洗卫星表面除尘、打蜡及抛光。批发各类型号单兵武器装备,载具及零件。并提供虫洞星门修复技术支持。量大从优,团购7折,秒杀5折,根据国家三包规定7天包退、15天包换、一年保修,有正规发票,信誉第一!

    “这是碰上同行了啊!”赵先生顿时瞧向这胖子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笑赞道:“没想到高兄经营的买卖挺全面的嘛。”

    “那里,那里。”高飞一脸腼腆的嘿笑道:“只是为了混口饭吃,多门手艺多条路嘛。赵兄若是有什么需要可一定要记得联系小弟哦。”

    “好说好说。”赵先生笑呵呵道。

    胖子结识了一位潜在的客户很是高兴,留下一句散会后一起去喝一杯,便流窜到其他地方继续去派发自己的名片了……

    “是个人才。”赵先生呵笑一声,便将名片收了起来。

    这时台上三只老狐狸的辩论大赛也进入了白热化阶段,三方都开始逐渐抛出自己真正的执政主张。

    基坦大公一改以往的激进策略,完全照搬了赵先生向他提出的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三策。当然由他口中说出则变成了优先改善民生刺激经济发展积蓄力量同时加强边境防御力量。

    此观点一出,立时引起场内外一片哗然与掌声。毕竟基坦大公提出的这三点十分符合当下的民心,自然一下子引起了无数民众的共鸣和支持。

    而另外两位大公却被基坦大公的新主张给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僵在了台上。

    而此刻远在伟德森公爵首府星上的景天皇帝也在观看这场闹剧般的全国直播。

    但当基坦大公抛出自己的新执政主张后,景天皇帝脸上一直保持着的淡然笑意瞬间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景天皇帝森冷的语气如刮骨的寒风,令人不寒而栗。

    再瞧立在一旁的大总管也是一脸错愕道:“陛下,我的计划不是这样的,这当中一定出现了什么差错。”

    景天皇帝冷着脸质问道:“朕是问你结果,而非过程!”

    “我这就去调查!”大总管立即一脸冷汗的告退消失。

    “哼,没用的废物!”景天皇帝一掌拍在书桌上震出一声闷响。

    “来人!”

    立即有内侍诚惶诚恐的推门进入书房,匍匐跪地磕头道:“圣上有何谕旨?”

    景天皇帝压下心头怒意,下旨道:“传朕旨意,速召靖王前来觐见。”

    “遵旨。”内侍立即领旨退出书房。

    景天皇帝轻呼一口气平复下烦躁的情绪,眯起眼睛继续观看保国党的直播大戏。

    直播画面中,基坦大公一抛出自己的新执政主张立时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把两个竞争对手驳斥的哑口无言,引来台下一片喝彩声。

    基坦大公一时志得意满的傲视全场。

    但作为竞选对手的卡尔大公与阿格斯大公毕竟都是久经政坛的老狐狸,只是一个眼神交流就达成了默契暂时结成同盟。

    “基坦大公。”卡尔大公摁下发言按钮,盯着他慢吞吞道:“虽然你提出的优先改善民生刺激经济发展方针确实是当下我党最优选择,就连老夫也不得不承认无可辩驳。”

    基坦大公得意一笑,还以为这老狐狸要服软了,却听他话锋一转道:“但是……依照您的意思我们是否要向暴君妥协?”

    基坦大公眉头一皱,立即反驳道:“我从没有过这个想法,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推翻帝制建立共和是老夫毕生的心愿。”

    “那好。”卡尔大公淡淡道:“那就请大公先拿出一个章程来吧,总不能发展个几十年再去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吧?”

    阿格斯大公冷笑接茬道:“真要是如此又与封疆裂土自立为王何异?到时候只怕是国不像国,明明是一国子民却要刀兵相见。照此以往下去只需几代人便有可能结下化不开的血海深仇,连大一统都没希望,又谈何共和?”

    两位大公联手直接波了一盆冷水,立时让无数正激动的民众冷静了下来。

    基坦大公笑容凝固在脸上,脑门上流下了一滴冷汗。立即急思对策,同时眼神不自觉的瞥向一处角落。

    赵先生见基坦大公将目光瞥了过来,不由微微一笑,嘴唇微微一动。

    基坦大公立时眼前一亮,立即大声道:“三年!”

    “三年?!”卡尔大公与阿格斯大公俱是一愣。

    却见基坦大公一拍胸脯,当着全国上下无数民众的面打包票道:“老夫要在三年内恢复被战火破坏的民生与经济,然后再推翻暴君建立真正的共和国!”

    “笑话!”卡尔大公当即冷笑反驳道:“先不说三年内你能不能做到这个承诺,那暴君又岂会袖手旁观?”

    阿格斯大公阴测测道:“你若是做不到又如何?空口白话谁都会说,民众们需要的是一位言出必行的总统,而不是一个只会讲大话的骗子。”

    基坦大公却淡然一笑,道:“诸君你们似乎都忘了那暴君现在可没有闲工夫理会咱们。”

    众人一愣,旋即想起皇帝还在外御驾亲征打虫子呢。

    卡尔大公当即质问道:“那你如何能保证皇帝不会在三年内灭掉那些虫子,转而腾出手来对付我们?”

    “我不能保证。”基坦大公直接摇头道:“但是那暴君就是因为不修德政才导致民心尽失国运衰败从而招致虫灾,难道这不足够我们吸取教训吗?”

    “玄学之说岂能拿来治国!”卡尔大公怒斥道。

    阿格斯大公跟腔道:“简直是无稽之谈!”

    基坦大公摊手道:“两位可以不相信玄学,但是得尊重事实吧?我也只是摆事实讲道理,难道两位大公还认为国运大势依旧在皇帝那边不成?”

    卡尔大公和阿格斯大公顿时被反问的哑口无言,因为这个问题一旦回答错误就是政治思想错误的大问题了!

    而民众都是愚昧的,也是短视的,听基坦大公怎么一说反而觉得十分在理。

    胜局已定!

    基坦大公按耐下激动之意,一脸平静的对着直播镜头,开口道:“全国公民们,只有民主共和才是这个国家唯一的出路。这也是历史的大趋势,没有人可以阻挡历史的车轮,哪怕是神也不行!但是通往民主的道路上必定是充满荆棘的,而且没有捷径可寻。我们不可能一蹴而就让整个国家在一天之内就过度到民主共和制,但我有信心也有责任带领大家迈过这道坎给我们的子孙后代创造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

    轰地一下场内外响起一片掌声!

    接下来的票选已经毫无悬念,基坦大公以绝对票数赢得了总统宝座。旋即议会授权基坦大公组建执政内阁,同时也成为保国党的第一任最高领袖。

    当晚基坦大公大摆宴席,来访宾客更胜昨日,几乎将大门给挤破了。

    “恭喜老公爵赢得总统竞选。”几位心腹一脸高兴的举杯相敬道:“我们现在是不是要改口叫总统阁下了?”

    “那里,那里。”基坦大公喝下一口酒,满脸笑意道:“要是没有赵先生的提携说不定老夫只能回家带孩子了。”

    几位心腹纷纷点头赞同。

    确实,基坦大公身为第一个举起反旗的大贵族,若是没能在这次总统竞选胜出就说明他已经被踢出局了,若是恋栈权位不肯挪屁股只会成为他人的眼中钉,所以最明智的选择就是下野蛰伏寻机翻盘。

    好在他赢得了最终的胜利,终于登上了权力的巅峰。

    而这一切都拜赵先生所赐,基坦大公岂能不敢感激他。所以今天在回到府邸上后基坦大公就亲自拜见了赵先生并许以国务卿一职,但却被赵先生的婉拒并明确表示他对权力没有什么兴趣。

    基坦大公立时对赵先生更加敬重有加,并许诺只要他能一统全国任何条件都能答应赵先生。

    赵先生却只是笑而不语,让基坦大公摸不着头脑。

    “对了,怎么不见赵先生?今日他可是最大的功臣。”

    “赵先生喜欢清净,所以就在偏厅里饮酒。”

    “那我们是否要去拜见一番?”

    基坦大公沉吟了片刻便点头道:“也好,咱们自个儿高兴却也不能冷落了赵先生,诸君随我一起去吧。”

    基坦大公刚一转身却见两个老家伙拦住了去路。

    基坦大公一见二人立时咧嘴一笑,道:“卡尔大公,阿格斯大公,两位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让下人通知一声,老夫也好出门迎接二位啊。”

    别看今日这三位在台上为了总统宝座争的面红耳赤,但等权力划分完毕后三人立即又结成了攻守同盟防止被别人摘取胜利果实。

    所以这两个老家伙出现在基坦大公的庆功宴上丝毫一点都不奇怪。

    “斯特恩你这老家伙做事不地道啊!”卡尔大公怪笑道:“居然连夜改剧本,杀了我们这两个老家伙一个措手不及。”

    斯特恩就是基坦大公的本名,也只有同等身份的卡尔大公才敢直呼其名。

    基坦大公呵呵一笑,心说咱们大哥二哥谁也别说谁,我只是先下手为强而已。

    “行了,别废话了。”阿格斯大公冷哼道:“斯特恩赶紧带我们去见见那位高人吧。”

    两个老狐狸自然消息灵通,所以是有备而来。

    “成。”基坦大公也没拒绝,但却警告道:“那位赵先生是世外高人,你们两个老混蛋可得收敛着点脾气,千万别惹得那位不快。”

    “行了,行了,这事还用你教。”卡尔大公催促道:“快带路。”

    基坦大公摇摇头在前带路,身后跟着两位大公以及伯爵。

    一众大佬走过自然引来众人侧目,更有消息灵通人士在暗地里窃窃私语……

    几位大佬快步来到偏厅门前,基坦大公上前轻敲了几下房门恭敬道:“赵先生,老夫带来了几位客人想要拜见您,不知道您现在方不方便?”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就见赵先生端着酒杯款步走出,一脸微笑道:“老公爵似乎有客不请自来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