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2章 景天皇帝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墨菲斯托捏着请帖就要往贝利亚那张肥硕的大脸上拍,却被贝利亚轻松的躲了过去。

    “死胖子我今天跟你没完!”

    “我好心帮你,你还要跟我没完?”

    “你这是帮我吗?”

    “难道不是吗?是你昨晚亲口说要去泡一位女大公回来的,本王就好心给你创造机会啦!”

    “滚!!!”

    ***

    迎宾车内。

    基坦大公拘谨的坐在一旁,满脸赔笑的为慕容凤介绍沿途的风景。

    其实也没啥好介绍的,贪狼帝国虽然进入了星际文明时代。但是受限于内部的权力斗争使得整个帝国首都也显得两极分化的十分明显。

    东城区属于贵族区,大都为别墅庄园风景怡人安静祥和。

    而西城区属于富商聚居的商业区,商铺林立热闹非凡。

    北区是皇宫。

    南区是平民区,大都为模板化的居民高楼。

    古代是富人居高楼,平民只有片瓦遮头。现在却恰好颠倒了过来,富人的豪宅大都只有四五层,而平民居住的高楼往往都是百层起建。

    有些居民楼内甚至商铺学校娱乐一应俱全,使得某些宅男宅女们几乎一年到头都不用下楼。

    就好似被圈养起来了一般……

    总之整个帝国首都在慕容凤眼中完全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基坦大公费了半天口水,却发现慕容凤至始至终都是一脸平静的盯着窗外,瞧不出任何情绪波动来。不由心中暗赞这位特使明明外表看起来只是个少女,但这份气度心境比他这个老狐狸还强大啊。

    毕竟是堂堂帝国首都,自然不可能允许任何飞行物在天空中乱飞,尤其进入城北皇宫区域更是一片净空区,任何只要大过苍蝇的飞行物都会遭到无情的打击。

    所以迎宾车在驶入北城区后就降落至地面慢慢朝皇宫大门口行去。

    基坦大公也趁机口若悬河的介绍起皇宫中的许多名胜古迹,慕容凤听了一会儿才知道这座皇宫竟然有上千年的历史了。据老头所说这座古老的皇宫已经见证了五个皇朝的兴衰,最早可以追溯到这片星系文明最初期的远古时代。

    基坦大公似乎对这些古老的历史很感兴趣,当然另一方面也是在宣扬给慕容凤看。

    其用意无非就是让慕容凤这位外族特使知道咱们人类文明也是有数千年的底蕴的!

    慕容凤撇撇嘴,忽然反问了一句:“大公可知我岁龄?”

    基坦大公被问的一懵,摸摸鼻子尴尬笑道:“老夫观贵使样貌应该就双八年华左右吧?”

    慕容凤微微昂首挺胸,一脸倨傲道:“按照你们人类的岁记法,我现在约有一万六千多岁了吧。”

    基坦大公顿时瞠目结舌差点被震惊的咬到自己的舌头:“一万多岁???这这这……!”如此说来岂不是眼前这位比他们的整个人类历史还要活的更久?

    慕容凤忽然展颜一笑道:“我只是开个玩笑,大公不要在意。”

    基坦大公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但却只敢赔笑道:“嗬嗬嗬,贵使真是位风趣之人,老夫差点都信以为真了呢。”

    慕容凤笑眯眯道:“别贵使贵使的叫了,我与大公也算是投缘,你还是叫我名字吧。”

    “岂敢岂敢。”基坦大公连忙推让。

    “大公这是将我当外人了吗?”慕容凤立时板起脸。

    基坦大公脸色一僵,只好顺坡下驴的干笑问道:“敢问贵使尊名?”

    慕容凤傲然一笑道:“我的名字很长,告诉你一时半会儿也记不住。好在来之前我特地按照你们人类的风格取了个名字,就叫赵建钢。大公帮忙评价一下,这名字取的如何?”

    基坦大公果然不愧为成了精的老狐狸,居然能一脸正经的赞叹道:“好名字啊,听着就硬气,咳咳,老夫的意思是此名甚为雅致。”

    “大公也这般认为吗?我也很喜欢这个名字呢。”慕容凤立时和颜悦色的掩嘴直乐。

    基坦大公偷偷抹了把冷汗,却只能陪着一阵干笑连连。

    好在皇宫大门终于到了,基坦大公赶紧下了车,然后又亲自将慕容凤请下车。

    偌大的皇宫门前除了一队迎宾侍卫,还有一个面白无须的老总管。

    见到慕容凤下了车,老总管眼中精芒一闪旋即满脸堆笑的迎上前客气道:“陛下得闻贵使到访特命召见,遣小人在此恭候贵使大驾。”

    “有劳总管大人了。”慕容凤微微点头致意。

    “请。”老总管转身一挥手,朗声道:“鸣炮,奏乐!”

    立时礼炮十九响,鼓乐喧天。

    基坦大公见状却拧了一下眉头,因为礼节过了,根本没必要搞怎么大的排场。再说了此次外使面见皇帝是为结盟而来,理应先秘谈然后再召集群臣商讨才是。现在你礼炮一响,估计满京城的人都知道了。

    慕容凤却没想到那么多,在老总管的带领下走上红毯款步进入宫门。

    一行人在侍卫的夹道欢迎中直入主殿,跟在后面的基坦大公立时脸色微变,开口询问道:“刘总管是否错了?陛下为何不在宣化殿召见外使?”

    皇宫内虽然宫殿众多,但每一座宫殿都其用处。像是宣化殿一般都是皇帝召见外使的地方,但现在他们要去的地方却是宣政殿,这可是群臣常朝商议国家大事的地方,根本不是接见外使的地方。

    “没错,这是陛下亲自吩咐的。”这位老总管笑眯眯的说道:“基坦大公还请走快些,莫要让陛下等急了。”

    基坦大公眉头深皱,意识到了一些不对劲。但是看了看道路两边森严侍卫,只能点头默默跟着。

    几人来到大殿门口。

    老总管站门口朗声唱喝道:“星灵族特使,到!”

    “宣!”立时里面传出一个声音。

    “请吧,特使大人。”老总管微微一笑相请道。

    慕容凤点点头迈步一入殿门就见大殿中满满当当的站着一群人,抬头望去就见一张金椅上端坐着一人,正是贪狼帝国的皇帝——景天皇帝。

    慕容凤抬头打量这位帝国皇帝,景天皇帝也在眯眼打量着她。

    而分列两班的群臣同样也在回头打量着这位星灵族特使。

    慢半步进来的基坦大公一见到怎么多人,立时心中咯噔了一下。

    因为这些立在殿中的群臣不是军方的人就是下议院的议员,而上议院只来了寥寥七八人。

    但这七八人皆是基坦大公的死对头,属于坚定的保皇党。

    “大胆!”忽然一声呼喝打破了安静,就见一位须发皆张的将军怒喝道:“小小夷使竟敢直视圣颜,还不速速下跪磕头谢罪!”

    一时间殿中针落可闻,左右文武俱是脸色各异。

    “放肆!”基坦大公硬着头皮立即上前一步,冷喝道:“安将军殿前喧哗就不怕惊到圣上吗?”

    “你这老匹夫休要乱扣帽子!”安道生立即反唇相讥道:“本将军只是就事论事,外使不懂礼节,但人却是你带来的。身为内阁首相理应教化万民,你却玩忽职守分明是没将陛下放在心上。”

    这帽子就扣的有点大了,而且言辞间丝毫没有顾及外使的脸面,分明是在挑拨离间,万一真的气走了外使,那这结盟也不用谈了。

    基坦大公哪能看不穿这老杂毛的用意,立时脸色一变怒道:“安道生!这里可是群臣商议国家大事的地方,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武夫在这里大放厥词了!”

    安道生立即回喷道:“本将军在外浴血杀敌,凭什么就不能站这里说话了?”

    基坦大公气的浑身发抖,他算是看出来了,这次所谓的外使觐见压根就是皇帝借机故意对他的打压。

    只要搅合了此次结盟,然后皇帝马上御驾亲征独力打败了那些虫子的入侵再携大胜之威而归。到时候一切荣耀尽归皇帝,而身为首相的他别说更进一步了,恐怕连现在的位置都坐不稳了。

    “好了,两位爱卿不要再吵吵了。”忽然就见端坐在金椅上的景天皇帝终于开口,就听他慢吞吞道:“当着外使的面如此失仪成何体统。”

    “臣有罪,请陛下开恩!”安道生立即跪地磕头求饶。

    基坦大公抽了一下脸皮,也只能跟着跪下磕头求饶:“臣也有罪,请陛下开恩。”

    “唉,两位爱卿都是国之栋梁,朕还需要两位爱卿替朕分忧啊。”景天皇帝一脸悲天悯人的说道:“重罚就免了,你们二人回去后好好在家中闭门思过三月就行了。”

    “臣谢陛下恩典。”安道生立时感激涕零道。

    但同样趴在地上的基坦大公却已经脸色黑如锅底了,被罚三月紧闭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搁以往那绝对是轻罚了。关键还是面子问题,但最为主要的却是在这节骨眼上他堂堂首相居然被皇帝勒令回家闭门思过三个月。

    三个月时间都够皇帝御驾亲征好几个来回了,而皇帝在外,国都势必要有人坐镇,原本最合适的人选应该就是他这位首相……

    “鲁索尔。”果不其然,皇帝下一刻就直接点了一个人名,就见群臣中立即走出一个白发老头行礼道:“臣在。”

    此人正是基坦大公的死对头,贵族议会中保皇党的中坚分子,天鹅堡大公鲁索尔。

    景天皇帝慢条斯理道:“朕欲要御驾亲征荡平环宇,但国都却不能无人坐镇,朕不在的这些日子就有劳爱卿暂替首相为朕分忧了。”

    “臣自当为圣上分忧。”鲁索尔立即应下。

    而趴在地上的基坦大公都快将牙都给咬碎了,他没想到皇帝这次的反击如此果决狠辣,三言两语就架空了他替换上了自己的心腹。真要是等他三个月后闭门思过结束,恐怕上议院里的席位都要被鲁索尔换成保皇党的人了。

    关键是他根本找不出任何反驳的理由,因为这次皇帝占着理,而且只是轻罚他闭门思过,又没废除他的首相一职。让基坦大公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即使事后想反击恐怕都没机会了。

    因为皇帝亲征大胜之日,估计就是他的罢免之时了。

    想通了这一切的基坦大公立时整个人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嘴中默念着:“完了……完了……一切完了。”

    景天皇帝淡淡道:“看来首相为国事操劳过度了,来人,送首相回府好生休息,切莫累坏了身子。”

    “是,陛下。”老总管笑眯眯的踱到基坦大公身边一把搀扶起他说道:“大公还不赶紧谢恩。”

    “臣……谢陛下恩典。”基坦大公垂首颓丧道。

    老总管立即搀着基坦大公离开了宣政殿。

    一时间,整个大殿内就剩下了一直在看戏的慕容凤甚为扎眼。

    景天皇帝眯眼盯着慕容凤,开口道:“让贵使见笑了。”

    慕容凤淡笑道:“陛下言重了。”

    景天皇帝微微笑道:“贵使远道而来想必也是舟车劳顿了,朕已命人备下酒宴款待阁下。”

    “多谢陛下。”慕容凤微笑着行礼道。

    若是基坦大公还在此就会知道自己猜错了一件事,那就是景天皇帝不但要架空他,还要抢走他与星灵族结盟的功劳。

    显然景天皇帝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单凭自家快要烂到根子里的军队是根本打不过那些虫子的,除非他能夺走贵族手中的兵权。但真要是如此估计不用等他亲征了,贵族们就先反了不可!

    所以唯有与星灵族结盟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结盟的功劳绝不能落在贵族手中。所以景天皇帝才不得不兵行险招先将基坦大公打回去闭门思过,然后赶紧趁着贵族们群龙无首之际再与星灵族联手打败虫族的入侵。

    到时候再携大胜之威而归,哪怕基坦大公重回首相之位也只能成为他手中的一个傀儡。

    所以在处理了基坦大公后,景天皇帝首先要做的就是赶紧和星灵族结盟共商大计。当然对外宣称肯定是以他皇帝的名义与星灵族结盟,而非是贵族议会的名义。

    当然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

    就见本该被皇帝罚去闭门思过的安道生居然堂而皇之的出现酒宴上,端着一杯酒来到慕容凤面前郑重行礼道歉道:“老夫性子粗鄙,先前言辞间多有冒犯贵使,还请贵使海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