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8章 大魔王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充钱就能让你变强!”这句话是多么的令人心动,仿佛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指日可待,但前提是你真有那么多钱!

    最终慕容凤还是掏了一亿金币从泰哥手中买来了一张鬼画符,至于真的管不管用就只有天知道了……

    翌日一早,一夜的喧嚣还未平寂下去就有许多城中居民早早起床离家外出干活去了。

    阿塔是一个低等妖魔,因为有一膀子力气曾在玛门麾下的妖魔大军中混口饭吃,在玛门被打败后又加入了梦魇君王的妖魔大军,后来梦魇君王又被月影大魔王纳入麾下故而他又顺带着成为了燃烧军团外编妖魔军团中的一员。但因为无一技之长又被清退出了军团,不过却领了一笔丰厚的安家费还获得了一个千金不换的黄金城居民身份证。

    现如今阿塔在城中找了份保安工作,每天只需要往那家酒店大门口一站,什么都不用干就能白吃三顿饱饭还有工资领,与以前朝不保夕的生活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阿塔知道这一切都是月影大魔王赐予的,可惜月影大魔王不需要信仰,否则阿塔认为自己一定能成为一名月影大魔王的狂热信徒。

    不过这并不妨碍阿塔每天出门之前向月影神宫方向进行参拜,这种现象在黄金城中很常见,甚至有关月影大魔王的神像都卖的很畅销。

    阿塔家中就有一尊黑铁浇筑的月影大魔王神像,每天向神像进行祈祷已经成为他的习惯。

    今天也如往一样,起床洗漱后阿塔先朝月影神宫进行了虔诚的大礼参拜,然后又跪伏在神像前进行祈祷。

    整套祈祷程序还都是在玛门麾下从军时学来的,阿塔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祈祷管不管用,但是心意到了就行了。

    祈祷完毕,阿塔突然觉得身体有些异样,直感觉头清目明浑身舒泰,细细感应却又察觉不到明显的异常之处。

    阿塔挠挠头,想不明白怎么一回事便懒得去想,再不去上工可吃不到免费的早餐了,便急忙忙的离家赶去了工作的地方。

    像阿塔这样的情况在偌大的黄金城中还发生了很多,只不过因为症状不是很明显,所以就被很多人给忽略了。

    但如果有人用天眼神通窥视黄金城的上空,就会发现城中许多地方都冒起了丝丝金线源源不断的汇聚到那尊立在神宫之巅的镇国神器上。

    而此刻月影神宫内却到处都是忙碌的人影,根本没人去关心屋顶上那尊雕像有何异状。

    时间很快来到早上八点。

    一身盛装打扮的慕容凤端坐在主殿神座上,双目微阖平视着大开的殿门将整个黄金城一览无遗。

    忽然慕容凤眉尖一挑,淡淡道:“来了。”

    话音刚落,就见一艘造型狰狞的魔幻星舰缓缓撕开云层降落了下来。

    立时有迎宾船队上前将对方迎进了神宫内。

    旋即鼓乐齐鸣响彻云霄。

    黄金城中无数人闻声全都扭头望向月影神宫方向,暗惊到底来了那位大神?居然值得月影大魔王摆出怎么大的排场。

    魔幻星舰舱门开启,就见一位身披黑袍的黑脸大汗迈步走了下来,一身磅礴神威一闪即逝却让满城皆惊,似有一只无形大手扼住了脖子感到一阵窒息。

    沈老贪立即上前恭迎道:“欢迎巴尔冕下光临黄金城,吾神已在主殿恭候大驾。”

    来者正是毁灭之主巴尔!

    巴尔目光如电的扫过迎宾队伍没见到墨菲斯托,不由脸色一沉,但忽然一挑眉角抬头望向殿顶上的那金灿灿的尊黄金雕,立时双眼一缩!

    “巴尔冕下?”沈老贪又喊了一声。

    巴尔才收回目光,面无表情道:“前头带路。”

    “请。”沈老贪立即转身在前带路,将巴尔迎进了主殿。

    空旷巨大的主殿内只有慕容凤一人端坐在神座之上,见到巴尔进来微微一笑道:“巴尔冕下近来可好?”

    巴尔冷哼一声,喷出一口火星道:“墨菲斯托那个混小子呢?”

    慕容凤起身一展盛装缓步走下神座,笑道:“墨菲斯托正在后殿等着冕下你呢。”

    巴尔直接道:“你将本尊请来到底所为何事?”

    慕容凤微笑道:“巴尔冕下真是快人快语,不过谈正事之前还要等一位,不如冕下先尝尝我这里的美酒美食如何?”

    巴尔沉默了片刻才惜字如金道:“也好,不过本尊没有那么多闲暇时间。”

    “很快的,想必那位也快到了。”慕容凤正说着忽然扭头挑眉望向殿外。

    巴尔也同样转身望向殿门外。

    就见又有一艘魔幻飞船飞至。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慕容凤微微一笑,让沈老贪去将那位也请进来。

    很快月影神宫外又想起一阵迎宾鼓乐声。

    然后就见沈老贪将一尊肉山迎进了主殿,人还在门口就听一阵笑声先传了进来:“哈哈哈,月影冕下的黄金城真是一天三变啊。上回本王前来还没今日一半大小吧,想不到区区半年竟已这般繁荣。”

    慕容凤没好气道:“你这死胖子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来着正是懒惰大魔王贝利亚。

    贝利亚一进宫殿大门第一眼就先看到了站在慕容凤身边的巴尔,立时瞳孔一缩,旋即满脸堆笑道:“哈哈哈,我道是谁有这般气度,原来毁灭之主驾临啊,幸会幸会。”

    巴尔不冷不热的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贝利亚一脸笑眯眯,也不在意巴尔冷淡的态度,对慕容凤问道:“本王刚才进门的时候见冕下宫殿顶上立的那尊雕像很别致,不知是哪位能工巧匠打造的?冕下能否也帮本王定制一尊啊?”

    慕容凤扯了一下嘴角,说道:“上面那尊破雕像可是花了我一亿金币,你这死胖子舍得掏怎么多钱?”

    视财如命的贝利亚却一反常态道:“这要看这钱花的值不值,不就是一亿金币嘛,本王掏了。”

    “咳咳。”忽然站在一旁的巴尔也跟着开口道:“本尊也要一尊。”

    慕容凤汗颜了一下说道:“这事等会儿再说,我已在殿中摆好了接风宴,请两位冕下入席再谈。”

    贝利亚哈哈恭维道:“哈哈哈,久闻月影冕下厨艺出神入化,本王今天可算是有口福了。”

    后殿内早已摆好了酒宴,墨菲斯托一见到巴尔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缩头塌眼的叫了声二哥就赶紧躲到了慕容凤身后。

    巴尔冷哼一声,在慕容凤打圆场下入席就坐。

    “请,在下先敬二位一杯。”慕容凤先干为敬,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两位大魔王自然也不客气,各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慕容凤豪气道:“吃,别客气,二位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贝利亚当真是不客气,甩开膀子就开始胡吃海塞,边吃边称赞道:“美味,当真是美味,月影冕下的厨艺真是没话说的。”

    巴尔矜持了一下,但在尝过几道菜后就不矜持了,吃的很豪放。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贝利亚牛饮了一杯美酒后,笑呵呵的问道:“月影冕下将我们请来不会只是请我们好吃好喝一顿吧?”

    慕容凤斜睨嗔笑道:“怎么?就凭咱们的交情,请你吃顿饭还能将你卖了不成?”

    “那倒不至于。”贝利亚打个了酒嗝儿,说道:“只是月影冕下不把话说明白,本王怕这桌酒吃不安心啊。”

    慕容凤心中暗讽一桌菜都快你吃光了你才想起安心?

    “好吧。”慕容凤搁下酒杯,坦然道:“我请二位来是想联手共同对付埃蒙。”

    巴尔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贝利亚咂摸了一下嘴巴,啧啧有声。

    只有墨菲斯托拿叉子的手抖了一下。

    显然两个老狐狸都早已经猜到了慕容凤的目的。

    巴尔搁下酒杯,淡淡道:“地狱魔界虽说与混沌虚空同属邪恶阵营,但是我们与虚空大君向来进水不犯河水。月影冕下这是打算将整个地狱魔界都卷入一场大战吗?”

    贝利亚舔着嘴角说道:“况且神界那帮鸟人巴不得我们与虚空大君狗咬狗好坐收渔人之利,月影冕下不知你可曾考虑过?”

    慕容凤淡笑道:“如果有的选择我也不想和虚空大君正面刚上,但是人家都已经准备杀上门了,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巴尔沉默不语,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贝利亚仍旧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只有墨菲斯托一脸忐忑不安,毕竟人的名树的影,虚空大君可是比大魔神撒旦凶名更甚一筹的可怕存在,不管是谁招惹上祂都会寝食难安的吧。

    “其实情况没有二位想的那么严重。”慕容凤话锋一转道。

    巴尔挑了挑眉,贝利亚嚼着肉盯着慕容凤。

    慕容凤摩挲着酒杯,缓缓道:“我与虚空大君并没有闹到你死我活的程度,一切皆源自一个赌约。若是我能赢得这个赌约,那么虚空大君自然就没了借口入侵咱们的魔界。”

    贝利亚惊讶道:“没想到月影冕下心可真够大的,居然敢和虚空大君对赌。不知是何赌约?”

    “一场游戏,一场战争。”慕容凤耸耸肩道:“我与祂约定双方各自发展一年,然后以各自的军团为棋子进行一场大战。”

    巴尔凝眉道:“既然是你和祂的赌约,你却将我们也拉进局岂不是坏了游戏规则?”

    慕容凤摇头轻笑道:“如果换成是别人或许会让对方恼羞成怒了,但那位恐怕高兴都来不及呢。”

    “此话怎讲?”贝利亚来了好奇心。

    慕容凤指了指脑袋,无奈道:“那位的脑子有点不太好使,玩游戏玩坏了,巴不得遇见更多的强敌好让祂一次打个过瘾。”

    巴尔冷笑道:“本尊还是头回听见有人敢评价虚空大君的脑子不好使的。”

    贝利亚也是哈哈大笑道:“月影冕下真是风趣。”

    慕容凤耸肩道:“我只是如实评价,你们是不知道这赌约还没到期限呢,那位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又去招惹了一个敌人。”

    巴尔暗自沉吟,不知道在想什么。

    贝利亚搓着自己圆润的下巴,似乎在考虑得失。

    坐一旁的墨菲斯托忍不住开口问道:“月影冕下,那位虚空大君派出了自己麾下的那支大军?是无面者军团?还是虚空魔物大军?”

    “都不是。”慕容凤摇摇头让墨菲斯托心中一松,却听她又道:“是虫族,一个专为杀戮而生的种族,比无面者军团更可怕的生物。”

    墨菲斯托脸色微变,道:“真有那么厉害?”

    慕容凤点点头道:“只比我形容的更加厉害。”

    墨菲斯托问道:“那那支虫族大军有多少数量?”

    慕容凤想了想说道:“估计数以亿计吧,那些虫子繁殖的速度决定超乎你的想象。”

    贝利亚磨牙道:“如此说来我们就更没有了掺合的理由了,毕竟好端端的我们也不想凭空招惹一尊强敌啊。”

    慕容凤淡淡道:“唇寒齿亡的道理难道还需要我为几位解释一下吗?”

    巴尔依旧默不作声,但酒却越喝越多。

    贝利亚直挠头道:“但这事不好办啊。”

    慕容凤见二魔都有些意动,便趁热打铁道:“二位,我月影大魔王虽说实力不如二位,但起码是讲规矩的。若是等那虚空大君杀入魔界,人家会不会遵守咱们的规矩可就不一定了。毕竟混沌虚空可是出了名的盛产疯子的地方。”

    巴尔搁下酒杯,终于开口沉声道:“你有几分把握?”

    贝利亚也盯着慕容凤。

    慕容凤立时展颜一笑道:“原先有一成把握,若是二位肯入伙估计有三成把握。”

    墨菲斯托嘴角忍不住直抽搐,心说这和必输无疑有区别吗?

    巴尔眼中精光乱闪,显然正在做着权衡利弊。

    贝利亚挠头挠的更快。

    慕容凤微笑道:“二位刚才也说了神界那帮鸟人巴不得我们狗咬狗,所以与其等虚空大君打上门,我们一边要和对方大战一边还要防着那些鸟人背后捅刀子,还不如咱们联手抢先发难先将那些虫子给灭了。”

    贝利亚立时一拍桌子,呲牙道:“本王干了!老子已经数万年没好好运动过了,是该减减肥了。”

    巴尔平静道:“算本尊一个,不过我要你宫殿顶上的同款雕像。”

    “哈,还是老哥您会算计。”贝利亚立时哈笑一声,跟风道:“本王也要一尊同款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