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7章 苦无果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比赛一结束,慕容凤立即气势汹汹杀到了无忧堡。

    无忧堡总管十分镇定的站在神殿门口,向慕容凤行礼道:“月影冕下您若是来找吾神的话可能要白来一趟了,吾神祂偶感身体不适,已经去行宫避暑了,预计可能要过个两三百年才能回来。”

    慕容凤抽了下嘴角,冷哼道:“转告祂,三天后来黄金城见我,过时不候。”

    无忧堡总管笑眯眯的应下,保证一定转告贝利亚。

    见到慕容凤转身甩手而去,无忧堡总管才摸出一块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掏出一块通讯水晶联系上‘外出避暑’的贝利亚。

    “吾神,月影冕下刚刚来过了,已经被我打发走了。”

    “嗯,知道了。”贝利亚正躺在一堆金山上,惬意的喝着美酒,慢悠悠的问道:“她有留下什么话吗?”

    “吾神真是料事如神。”无忧堡总管恭维了一句,回禀道:“月影冕下只留下一句话,让您三天后去黄金城见她,过时不候。”

    贝利亚眼中精芒一闪,笑道:“本王就是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

    无忧堡总管一头雾水,忍不住问道:“吾神您真要去黄金城?”

    贝利亚说道:“去,当然要去,既然是月影大魔王亲自相邀,本王岂能不去。”

    “可是……”无忧堡总管想说你刚刚把人家坑的那么惨,还惹得别人亲自杀上门来了,你这一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安啦,三天时间够那位消消气了。”贝利亚笑眯眯道:“况且我是去做客的,人家自然不好意思再出手揍本王了。”

    无忧堡总管一脸无语,心说在这地狱中敢光明正大揍你的也没几位吧。

    返回黄金城的途中,慕容凤一脸郁闷,显然还在为让贝利亚跑掉而生闷气。

    赤霞仙子却是一脸得意洋洋,因为谁都没想到这第一届的极限飞行梭大赛竟被她夺得了第一名,现在正抱着奖杯不停的自拍呢。

    这就让只获得第十七名的慕容凤很不爽了。

    而月影大魔王心情很不爽,自然有人要倒霉。

    第一个倒霉的就是罪魁祸首的墨菲斯托……

    第二个倒霉的是伊萨里奥斯……

    第三个是乌索克……

    最后一个是偷偷直播她的颜如玉……

    沃玛教主望着蹲在角落里一脸鼻青脸肿的四个难兄难弟,心中不由一阵庆幸。得亏他刚才一直躲在角落里,要不然成了那位的出气筒下场估计会比这四位更惨。

    “墨菲斯托。”慕容凤喊了一声,吓的祂一个激灵,赶紧求饶道:“月影冕下我真的知错了,我保证,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赌博了!”

    “我们也发誓!我们也发誓!”伊萨里奥斯和乌索克也赶紧发誓求饶道。

    慕容凤轻哼一声,问道:“你是不是有个儿子?”

    “啊?”众人被慕容凤这个逃脱的问题给问的齐齐一愣。

    墨菲斯托更是一脸惊愕:“我的儿子?冕下您别开玩笑了,我哪来的儿子?”

    慕容凤提醒道:“巫心魔主。”

    墨菲斯托挠挠头,忽然恍然道:“噢,我想起来了,我确实……好像……有个儿子……”

    “你居然有儿子了???”伊萨里奥斯和乌索克一阵惊呼。

    墨菲斯托一脸黑线道:“我有儿子了你们俩震惊什么?那是我上辈子留下的孽种,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赤霞仙子等人瞧着这三活宝俱是一脸古怪。

    墨菲斯托纳闷问道:“月影冕下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前身有个儿子的?”

    慕容凤说道:“我在镇神山之巅见到了被贝利亚囚禁在那里晒太阳的巫心魔主,祂自称是你的儿子。”

    墨菲斯托惊愕道:“什么?那混小子竟被囚禁在镇神山巅?”

    忽然墨菲斯托脸色一变,直接破口大骂道:“好你个贝利亚!竟敢又想阴老子,我跟你没完!”

    一时在场几人无不侧目。

    倒是慕容凤能理解墨菲斯托为何会如此失态,当然不是所谓的父子情深,恰恰相反墨菲斯托和那巫心魔主绝对是对冤家,双方都恨不能弄死对方。

    若是这次没有慕容凤横插一杠,那么墨菲斯托势必会在比赛直播中撞见那巫心魔主,然后当众上演一出‘父子相认’的狗血剧……

    真要是如此,那墨菲斯托从今往后肯定是没脸见人了……

    也不怪乎祂会如此失态,直接破口大骂贝利亚了。

    骂完贝利亚,墨菲斯托又咬牙切齿的问道:“月影冕下您没将那混小子给放掉吧?”

    “那什么巫心魔主真的是你的儿子吗?”伊萨里奥斯一脸惊奇道:“瞧你这意思恨不能直接弄死祂?”

    “你不懂。”墨菲斯托冷哼道:“那混小子一天到晚想着谋权篡位,在上古神魔大战时更是背叛了魔界当了天界的走狗。贝利亚只是将祂吊在山头晒太阳已经是轻饶祂了,要换成是我早就将这混小子扒皮抽筋点天灯了。”

    “难怪祂怎么怕见到你。”慕容凤轻笑道:“当时祂还威胁我来着,不让我告诉你祂的下落。”

    墨菲斯托恶狠狠道:“先让那混小子多晒几天太阳,以后再找祂算账。还有贝利亚那个死胖子,真当我不敢将祂的黑历史给抖落出来吗!”

    对于一个魔鬼来说晒太阳无疑就是痛苦的惩罚,就和将人放在火上烤一样,显然墨菲斯托将祂这个混账儿子给恨到骨子里了。

    “什么黑历史?”慕容凤立时八卦之魂燃起,其他人也无不竖起了耳朵。

    墨菲斯托吐出三个字:“苦无果。”

    “那苦无果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我都听你提到好几次了。”赤霞仙子八卦问道。

    慕容凤扭头问赤霞仙子道:“对了,你没撞见那个巫心魔主吗?”

    赤霞仙子一脸茫然道:“没有啊,我压根没飞到山顶就遇到一个传送门,然后被传送到一段布满各种机关陷阱的太空赛道,可刺激了。”

    慕容凤扯了下嘴角,显然她能遇见巫心魔主八成也是贝利亚设计好的。

    墨菲斯托沉声道:“这事涉及贝利亚的一桩隐私,估计这世界上知道的人不超过五位。你要是不怕被一位大魔王下诅咒,我可以告诉你。”

    “诅咒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嘛。”赤霞仙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哼道。

    墨菲斯托幽幽道:“贝利亚的诅咒最可怕之处在于祂是能让你感受到真正的‘绝望’,哪怕是死亡也无法解脱!”

    “切,我不信。”赤霞仙子一脸不信。

    慕容凤忽然问道:“比如让你胸肌萎缩之类的诅咒?”

    “没错,就是这种。”墨菲斯托点头道。

    “嘶!!!”赤霞仙子与柳眉齐齐倒吸一口冷气,咒骂道:“这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恶毒的诅咒?!”

    而几个男人无不满脸黑线……

    “这还不算什么。”墨菲斯托一脸沧桑道:“如果是给男性下的诅咒则更可怕……”

    “行了,你不用说了!”在场所有男性生物异口同声的喝止道。

    “我倒是不怕什么诅咒,你可以跟我说说这苦无果到底是什么东西。”慕容凤玩味冷笑道:“这次那个死胖子可是坑的我不浅,不整回来怎么对得起我这大魔王之名!”

    “你真的想知道?”墨菲斯托一脸古怪的表情。

    而其他人则都是一副既想知道又害怕的纠结表情。

    “当然。”慕容凤转头道:“你们谁要是怕了就自己把耳朵捂上,别听,但是听了真中了诅咒可别怪我。”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赤霞仙子率先捂住了耳朵,然后是柳眉……

    果然胸肌萎缩什么的诅咒对女人杀伤力太恐怖了,连八卦之魂都不敢起!

    慕容凤说道:“说吧。”

    墨菲斯托酝酿了一下情绪,脸上表情显得很沧桑……

    慕容凤催促道:“你打算讲鬼故事呢?赶紧说,别磨叽!”

    墨菲斯托干咳了一声,干笑道:“其实这事说来话长……”

    “挑要紧的说!”慕容凤一点飞船迁跃引擎进入迁跃状态,端起茶水边喝边说道:“我们回到黄金城需要半个小时,如果你没说完就滚回你哥那里去吧。”

    墨菲斯托立即言简意赅道:“说出来也许你们都不相信,曾经的贝利亚可是炼狱魔界里首屈一指的美男子!”

    “噗!”慕容凤当场喷了墨菲斯托一脸。

    而其他人的表情也十分的精彩,因为只要一想到贝利亚那‘肉山大魔王’的绰号……以后再也无法直视美男子这个称号了。

    赤霞仙子用肩撞了一下正在擦拭茶水的慕容凤,好奇问道:“你们大魔王的审美观都是怎么的重口味的吗?”

    慕容凤哼道:“别将我相提并论。”

    伊萨里奥斯震惊道:“墨菲斯托你什么时候瞎的啊?”

    “去去去,你才瞎了呢。”墨菲斯托没好气道:“你们都没仔细听我说吗?我说的是以前,以前、曾经、过去懂不懂?”

    慕容凤纳闷道:“照你怎么说贝利亚以前不是现在这副模样喽?那祂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

    墨菲斯托一脸唏嘘的感叹道:“因为……爱情!”

    众人:“…………”

    “在很久很久以前……”墨菲斯托一脸沧桑的缓缓叙述道,这回到没有人继续催促他了,反而一个个都竖起了耳朵认真在听。

    “那时的炼狱魔界正在跟天界仙境陷入长达数万年的神魔大战,双方死伤不计其数,随之消失的位面更是不知几繁。”

    “而那时的贝利亚还不是现在的懒惰大魔王,只是初代懒惰大魔王麾下的一名魔将,三界人送外号‘玉面浪子’。”

    “噗!就祂这模样还浪子?祂浪的起来吗?”赤霞仙子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整个人挂在了慕容凤身上。

    墨菲斯托一脸严肃道:“你可以嘲笑现在的贝利亚,但曾经的贝利亚绝对当得上这个外号,就算是我也是打心底承认在容貌上略逊色于祂半分。”

    众人见墨菲斯托说的郑重不由的都信了几分。

    “那祂为何会沦落到现在这副模样的?”赤霞仙子已经将诅咒什么的全都抛到九霄云外了,双眼中满是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

    墨菲斯托感叹道:“那是在一次与天界神罗殿的大战之后的事情,当时我与贝利亚算是有几分交情。有一日贝利亚忽然寻到我说祂爱上了神罗殿中的一位女神。”

    “哇!一位地狱魔将爱上了一位天界女神,传说中的禁忌之恋啊!”赤霞仙子与柳眉齐声发出惊叹,眼中满是星星。

    “你们俩别打岔,然后呢?”慕容凤催促道。

    墨菲斯托低沉道:“当时我就劝祂别想不开,我们是地狱妖魔,人家是天界女神,根本没有可能。但是祂却不听我的劝,执意要上天界向那位女神进行表白,哪怕此去必死无疑也在所不惜。”

    赤霞仙子与柳眉已经被感动的满眼星星了。

    “我怕祂真的去送死,便将祂指派到了另一处战场,远离神罗殿。却没想到这家伙竟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竟然违抗军令偷偷跑了回来求我帮祂一次,祂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墨菲斯托摇头苦笑道:“我受不了祂的软磨硬泡便答应了下来,替祂寻来了一颗苦无果。”

    “这苦无果和上天界有何关系?”慕容凤好奇问道。

    墨菲斯托解释道:“想必你也知道我们大魔王轻易无法下凡,自然也不能擅闯天界。不过事事没有绝对,在色欲地狱中生长着一种名为苦无果的神奇灵果,只要吃了这种灵果就能让我等妖魔隐去一身修为而不被天道发现,自然也就能随心所欲的上天入地了。不过这苦无果一旦吃下去会随机触发一种十分可怕的诅咒,同时一身魔力也会被禁锢,需要七七四十九天才能恢复正常,但诅咒却永远不会消失。”

    “而贝利亚触发的诅咒就是……”墨菲斯托表情十分精彩,想笑又不好意思,忍得十分辛苦。

    “是什么啊?赶紧说啊!”赤霞仙子顿时怒了。

    墨菲斯托噗嗤一下笑出声,哈哈笑道:“就是传说中一辈子都没有女人缘的单身狗诅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