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9章 贵族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专车载着慕容凤等人飞了半天才抵达大星术师索兰莉安的庄园,主要是因为要绕开辛多雷的聚集区,免得横生枝节。

    虽说还未到宴会开始的时间,但庄园内却已经挤满了曾经的奎尔多雷贵族,一个个三五成群推杯换盏已经聊上了,无论是穿衣打扮或是做派姿态都与当年在精灵王城里举办一场贵族舞会无异,处处尽显奢华骄逸,丝毫不见一点落魄模样。

    只不过言辞间没了以往的风花雪月,尽是些抨击抱怨之言。

    这时庄园的主人领着一帮家臣出现,众贵族纷纷上前拜见行礼。

    仍然保持少女容貌的大星术师索兰莉安却有着老牌贵族的气度,平静的环视众人开口道:“诸位随我出去迎接夫人吧。”

    众贵族无不面色一凛,但心思却各异,然后迅速站位跟在索兰莉安后面往大门外走去。

    来到门口每个人都站在自己应该站的位置,身为这场宴会的主办者索兰莉安站在前面。

    所有人都静静地注视着那辆缓缓飞来的悬浮车。

    驾驶室的车门先打开走下一位礼服笔挺的驾驶员来到后座门前轻轻的拉开了门。

    “夫人。”众贵族立时齐声恭迎。

    “汪!”结果钻出车门的却是一只大黑狗,让一众贵族看傻了眼。

    但也有眼尖的人马上认出了这条大黑狗的来历:“这条大黑狗不是……”

    “哎呀,坐了怎么久的车好累呀。”旋即一帮丫头纷纷各自推开车门挤了下来。

    一帮精灵贵族无不脸色微变,显然都认识从车上下来的这几位的小祖宗。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这黄金城中若是弄一个最不能招惹的人物排行榜,那么眼前这帮丫头中的两位绝对能排前三。

    “都在呢。”直到这时正主才慢吞吞的下了车,优雅的微笑打招呼道。

    “夫人。”立时几个小贵族激动的都快哭了。

    倒是带头的几个大贵族显得平静多了,不平静不行啊,因为面前还杵着两位小祖宗呢。

    艾萨拉轻笑道:“你们都站在门口做什么?欢迎我一个厨子呢?”

    “不敢,不敢,夫人言重了。”一帮精灵贵族立时诚惶诚恐。

    “行了行了,都别杵在这里了,进去吧。”艾萨拉摆摆手道。

    “夫人先请。”一帮人立即分成两列做出恭迎状。

    艾萨拉也不矫情,背着双手大摇大摆的走进庄园大门,一帮丫头叽叽喳喳的跟了进去,只有慕容凤提着厨具走在最后面,结果还被人拦住了:“厨房在后院,跟我来。”

    “我……”慕容凤立时哑口无言,见艾萨拉居然没回头解释一下,一帮丫头还跟着偷乐,顿时气的她牙痒痒,只能一脸恨恨的跟着拦路仆人去了厨房。

    因为有一帮丫头在,索兰莉安不敢直呼艾萨拉陛下,只能尊称道:“夫人舟车劳顿,屋中已经备好了酒水果点,还请移驾小憩片刻。”

    “也好。”艾萨拉微微点头,转身吩咐一帮丫头道:“你们自己玩吧,可别乱跑。”

    “好耶。”一帮丫头立即撒了欢满园乱窜。

    艾萨拉轻笑着摇摇头,转身进了华丽的别墅。几位大贵族立即跟了进去,小贵族们则十分自觉的候在外面。

    几位大贵族随着艾萨拉一进入屋内,立即纷纷下跪行礼:“参见陛下。”

    艾萨拉摆摆手道:“起来吧,我已经不是你们的陛下了,还是叫我夫人吧。”

    “臣不敢!”众人齐声道。

    艾萨拉淡淡道:“别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众人心中一凛,改口叫了声夫人才起身。

    艾萨拉转身坐到一张软绒的长椅上,随手拿起矮桌上一块甜点,轻笑道:“森林之心?你们还真是有心了。”

    索兰莉安微微躬身道:“夫人,微臣等都在日夜期盼着您能重振朝纲。”

    艾萨拉没有回应她,而是轻咬了一口甜点细细品味感叹道:“还是原来那个味道啊……”

    “夫人!”索兰莉安面露急色,惹来艾萨拉一个白眼,吓得她赶紧跪在地上谢罪:“是臣失礼了,还请夫人恕罪。”

    艾萨拉微微摇头道:“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下,在这黄金城中可不兴这套。”

    索兰莉安起身一脸苦相,请求道:“夫人我们真的需要您重新领导我们。”

    艾萨拉叹息一声,问道:“说说你们的近况吧,瞧你们的样子应该过得还不错,为何还对以前那些事念念不忘?”

    几位大贵族立即七嘴八舌的将近况说了一边,总结起来无非两点:没权和排挤。

    艾萨拉听完后却笑赞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风行者家族里竟有这等执政人才。照你们怎么说现在统管着辛多雷自治区的是风行者家的老二?”

    “是的,夫人。”索兰莉安一脸恨恨的咬牙道:“那个女人完全不念一点旧情,竟让那些泥腿子登堂入室,简直有失体统!”

    “那你们想怎样?”艾萨拉玩味冷笑道:“把她给宰了?然后换你们上位?”

    几个大贵族立时一脸惶恐道:“臣等绝无此意!”

    现在谁人不知希尔瓦娜斯与月影大魔王的关系?真要是敢动那念头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艾萨拉冷笑一声道:“还好,至少你们还没被烧坏脑子。”

    索兰莉安喏了喏嘴,没敢说其实真有几个被魔瘾烧坏了脑子的疯子想出某些疯狂的主意,然后被他们联手拿下交到城管局里领赏了,要不然他们建庄园的这块风水宝地哪能怎么容易批下来。

    “夫人。”索兰莉安言辞恳切的劝道:“大家都希望您带我们回去,这里再好始终不是我们的王国。”

    艾萨拉端起红茶轻咪一口,也不问他们如何回去,而是直接反问道:“回去之后呢?”

    索兰莉安顿时卡壳,心说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您继续当您的女王,他们继续做他们的贵族,开开心心的过以前的小日子不好吗?

    艾萨拉搁下茶杯,轻叹道:“且不论有多少人肯跟我们一起回去,单就是在这里我们好歹有片立足之地,若回去之后我们又能在何处立足?这个问题你们想过没有?”

    众人一阵沉默,显然他们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认为只要艾萨拉振臂一呼肯定响应者云集随他们杀回去夺回属于他们的一切,却浑然忘了人心早已不在他们这边了。

    “还没想明白?”艾萨拉斜睨道。她的耐心是有限的,若是真是一帮无可救药的脑残她可没兴致继续陪他们演戏。

    “臣……明白。”索兰莉安苦笑一声,说道:“可是臣等也有苦衷。”

    艾萨拉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问道:“可是魔瘾?”

    “夫人明察,正是因为这魔瘾。”索兰莉安领着几位大贵族齐齐下跪道:“还请夫人救我等一命。”

    艾萨拉摇头轻叹道:“我又变不出太阳井来,如何救的了你们。况且那位不是已经给你们指了条明路吗?”

    索兰莉安摇头苦笑道:“吾等非是那些平民,早已魔瘾深重,即使改信圣光也无济于事,这些日子全凭魔力水晶支撑着。”

    艾萨拉一时间闭目沉默许久,毕竟都是曾经的老部下,真要让她弃之不顾还真做不出来这等绝情之事。

    “可有他法?”艾萨拉问道。

    索兰莉安垂首道:“想要压制魔瘾发作唯有吸食魔力,亦或者突破圣阶。”

    别看黄金城里毛神满地走,九阶半神多如狗,但是八阶圣域搁在凡人眼中仍是高高在上般的存在。

    而跪在艾萨拉面前的这帮人中也只有索兰莉安离突破八阶圣域有点希望,至于其他人……长久以来的奢靡生活早已磨尽了他们的进取之心,甚至有些人在失去太阳井的法力供应之后连如何念咒施法都忘了。

    想要助这帮废物突破圣域境界,艾萨拉觉得还不如带他们杀上海加尔山来的更简单一点。

    艾萨拉一时略感头疼,暗叹就不该碰这烫手的山芋。

    忽然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就见一个披甲侍卫出现在门口。

    “发生了何事?”索兰莉安知道敢在这个时候打扰他们商谈肯定是有大事发生,否则守卫绝不敢出现在此。

    侍卫进来单膝下跪禀报道:“回禀大师,兰娜瑟尔女伯爵带人来了。”

    索兰莉安脸色微变,偷瞥了艾萨拉一眼,沉声道:“人到那了?”

    “已经在庄园门外。”侍卫回答道。

    屋内几个贵族脸色都很不好看,显然来者不善。

    反倒是艾萨拉一脸玩味的笑着,因为她知道来人是谁,以前这两帮人没少在她面前争宠,可是为她那乏味的女王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呢。

    “既然来都来了,就带进来吧。”艾萨拉开口吩咐道。

    “是。”侍卫立即躬身告退。

    索兰莉安立即抓紧机会吹耳旁风道:“夫人,那个小贱人已经被魔瘾烧坏了脑子,最近可是很不安分呢。您千万别听她胡言乱语,以免招惹来大麻烦。”

    “我自有分寸。”艾萨拉斜睨一眼,索兰莉安立即乖乖垂首站到一旁。

    片刻后,一阵夸张的惊呼声从门口传来:“啊,陛下!”然后就见一道人影飞了进来扑到艾萨拉面前,抱着她的大腿泪涕横流的激动道:“陛下,微臣可是日日念您夜夜想您啊,生怕再也见不到您了。”

    “贱人就是矫情!”索兰莉安这一派齐齐一阵腹诽。

    艾萨拉一时哭笑不得,拿过餐巾递过去道:“行了,行了,别哭了,赶紧擦擦,先起来说话。”

    “谢陛下。”兰娜瑟尔伸出双手接过犹如接到圣旨般郑重。

    这时又几个奎尔多雷贵族挤了进来,打算上演了一出君臣情深的戏码。

    艾萨拉实在受不了这帮人的矫情,手一指道:“都老老实实的跟我站那。”

    立即这些人全都乖乖的站到兰娜瑟尔的身后,刚好与索兰莉安等人面对面,当真是泾渭分明。

    两帮人搁以前就经常争风吃醋,来到这里后虽说因为受到希尔瓦娜斯的排挤而不得不抱团,但即使都已经沦落到这份上了这帮人互相之间还是各种勾心斗角。

    兰娜瑟尔知道索兰莉安肯定背地里说了她的坏话,所以她必须马上扳回一城才行,才刚站定就抢着说道:“陛下您可得为我做主啊!”

    “哦?何事?”艾萨拉玩味道:“你这是受了什么委屈啊?”

    兰娜瑟尔哭哭啼啼道:“陛下,我那可爱的小侄子被人陷害,至今都还管在凤栖楼的大牢里呢。”

    索兰莉安一听就猜到这贱人要说什么,立时站不住了,马上跟着接腔道:“陛下您别听她胡言乱语……”

    “大胆!陛下让你说话了吗?”兰娜瑟尔一指头差点戳到索兰莉安的脑门上了。

    “你!”索兰莉安咬牙切齿,恨不能一记奥爆术炸飞这贱人。

    “一个一个说。”艾萨拉开口道:“兰娜瑟尔你先说怎么回事?我记得你那小侄子好像挺老实本分的,好端端的为何会进了大牢?”

    兰娜瑟尔立时声泪俱下道:“陛下,我那小侄子只不过酒后失言说了些胡话,却不想被人诬告谋反而将他抓进大牢了。”

    “他那是酒后失言吗?”索兰莉安双眼喷火的怒道:“他这是要将我们所有人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分明是你们添油加醋故意栽赃陷害!”

    “那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陛下,他们这几个出卖同族只为博取凤栖楼的好感,却没想到热脸贴了冷屁股才转而请您出山的!”

    “你血口喷人!我们对陛下的忠心日月可鉴!”

    “陛下,您休听这贱人胡言乱语!”

    两帮人立时一言我一句的吵做一团,当真是口水横飞黑料猛爆啊。

    艾萨拉却面无表情的吃着果点喝着茶水,直到两帮人吵累了才慢悠悠的开口道:“吵完了?”

    两帮人立时齐齐下跪,诚惶诚恐道:“请陛下恕我等失礼。”

    艾萨拉搁下茶杯,冷眸横睨道:“我原本以为你们经历了怎么多劫难,多少有点长进才是,看来是我期望太高了。”

    立时所有人都瑟瑟发抖的匍匐在地,恳请女王陛下息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