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2章 辞行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慕容凤这一箭纯粹就是瞎射,因为她的眼睛还无法视物,只不过在变形术的作用下仿佛在眯眼瞄准。

    而瞎射的最高境界便是随缘箭法!

    慕容凤与斯卡迪隔着百步距离,斯卡迪本能的想躲,却发现这枚箭矢飞的有点飘,让人判定不了落点,逼的他只能狼狈的就地一滚才躲了过去。

    “好箭法!”斯卡迪赞了一声,就听又有一声飞箭厉啸紧随而至。

    斯卡迪只得继续在地上连续翻滚,而慕容凤听声辩位一箭接一箭的射个不停,就是不让斯卡迪有机会爬起来。

    这一幕落在外人眼中,只会惊叹慕容凤的箭术高超,居然还能如此调戏对手。

    而真实情况只有慕容凤自己心里清楚,她是压根射不中斯卡迪,所以只能以射速换准头,就算是蒙也要蒙中一箭。

    在地上连滚十几圈的斯卡迪差点没憋出一口老血,心说没有这样羞辱人的,抱着硬挨一箭的决心他怒吼一声从地上蹦了起来。

    下一秒利箭呼啸而至,噗地一声扎在了他的……裤裆上!

    “唔——!”斯卡迪顿时双眼圆凸,抱着裤裆一下跪在了地上。

    “嘶!”薇娅也是倒吸一口冷气,暗惊这位大金牙阁下这一箭真是太阴损了。

    慕容凤却是一脸无语,心说是你自己蹦起来往上撞的,不能怪我啊。

    斯卡迪虽然要害部位挨了一箭,但起码要不了命,所以很快就强撑着站了起来,只是那个地方插着一枚箭矢实在让人无法直视,关键是你还不能乱拔……

    “去死!”斯卡迪扯着嘶哑的嗓门怒吼一声,便向慕容凤投掷出飞矛。

    这含怒一击非同小可,丈许长的铁矛仍是爆发出了堪比飞弹的声势。

    慕容凤佯装不敢硬接,急忙也就地一滚躲开飞矛。

    斯卡迪强忍着剧痛,一跺脚高高跃起向着慕容凤扑了过来。

    慕容凤立即翻身弹起跃起,翻手又是一串攒射。

    斯卡迪立即张手护住脸等要害部位……但等了半天却发现一根箭都没打中他。

    斯卡迪认为慕容凤还是在存心羞辱他,顿时怒气值爆表进入狂暴状态。

    慕容凤可不管你狂不狂暴,咻咻咻地又是三箭飚射了过来。

    斯卡迪咆哮一声,顶着箭矢直冲了过去。

    三箭只打中了两箭,但只都蹭破了点油皮。而进入狂暴状态的斯卡迪显然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眼中只剩下了熊熊燃烧的无尽怒火。一冲到慕容凤面前,当头便是一拳砸了下来。

    只见慕容凤脚下往后一滑,轻松的躲开了斯卡迪的拳击,然后贴脸怒射一箭!

    斯卡迪立时闷哼一声,胸口中了一箭,但他却仿佛没事人一样,继续猛冲向慕容凤。

    慕容凤也不急于解决他,玩起了风筝战术,边打边退引着斯卡迪满场乱窜。

    这时恶龙与斯卡迪的坐骑也分出了胜负,正踩在对方的尸体上仰天咆哮。

    斯卡迪一见到心爱的坐骑被杀立时呲目欲裂,怒意升腾让他整个人都膨胀了好几圈。

    慕容凤随手又飚射了几箭,发现斯卡迪完全不躲不闪了,但箭矢打在他身上却连皮都扎不破。

    “可恶的蓝皮猪,我要将你撕成碎片,然后用你的骨头做成壁炉上的装饰品!”斯卡迪咆哮着横冲过来。

    慕容凤不屑轻蔑一笑,垫脚轻轻跃起踩着斯卡迪的后脑勺翻身越过。

    斯卡迪立时抓了个空,还摔了个狗吃屎。

    慕容凤轻飘飘的潇洒落地,还想撂几句场面话把戏演足,就听薇娅喊道:“阁下别玩了,魔法护盾快撑不住了!”

    “知道了。”慕容凤耸耸肩。

    这时斯卡迪一拍地面蹦了起来,整个人状若癫狂,显然已经被气疯了。

    慕容凤摇摇头,也没了戏耍的心思,抬手准备打个响指但想想还是算了,转身便走。

    斯卡迪见慕容凤如此轻视他,怒吼一声正要再次发动冲锋,忽然一张血盆大口当头罩下,一下将他整个人都给吞了进去。

    恶龙咬着斯卡迪一甩头就将他撕成了两截,几口就吞了个干净,然后仰头发出一声震天咆哮:“吼!!!”

    其他维库人龙骑兵见此情景立时一哄而散,片刻功夫就跑了个精光。

    慕容凤走到薇娅面前,轻笑道:“大祭司,幸不辱命。”

    薇娅静静的盯着她,问道:“你不是凡人吧?”

    慕容凤笑道:“大祭司何故有此一问?”

    薇娅说道:“凡人可没你怎么强大,至少我认识的或见过的没有。”

    慕容凤淡笑道:“外面的世界很大,大祭司没见过的人多了。”

    薇娅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道:“有时候我也想出去看看,可惜总是放不下一些东西。”

    慕容凤跟着她进入庙内,听她感叹道:“所以我很羡慕你,能够自由的四处行走,领略各地的风光。”

    慕容凤十分哲学的说道:“有些时候懂得放下才能看到更多。”

    薇娅回头盯了她一眼,摇摇头道:“有时候我真的看不透你。”

    慕容凤呵呵一笑,心说你要是能看透我保准吓你一跳。

    “这次维库人的阴谋再次被你破坏了,这份功劳你可不能再推脱了。”薇娅说道。

    慕容凤耸肩道:“我要这功劳也没用啊,你还不如多给我一些钱财当奖励。”

    薇娅哼道:“难道神灵的嘉赏也不要了吗?”

    慕容凤摇头道:“还是别了,请神下凡一次太大费周章了,况且天一亮我也该走了。”

    薇娅脚下一顿,问道:“这就走了吗?”

    “是啊。”慕容凤说道:“这次出来有些久,该回去了。”

    薇娅沉默了片刻,问道:“那以后还会来吗?”

    “或许吧。”慕容凤不确定道。

    薇娅又沉默了许久,直到走到大殿门前才开口道:“不管怎样吃了早餐再走吧。”

    慕容凤点点头道:“也好。”

    早餐是薇娅亲自下厨的,简单却又精致,说是为了酬谢慕容凤的功劳。

    慕容凤一时受宠若惊,在享用完早餐后薇娅又命人取来一箱宝石赠与她。

    慕容凤当即想要推辞,薇娅却说道:“这些宝石不能当饭吃,留在我手中也只能当个装饰品。你行走四方,带在身上或许更有用。”

    慕容凤推辞不了,只好收下。

    随后薇娅将慕容凤礼送到庙门外,许多巨魔平民也自发的前来夹道相送。

    “告辞,大祭司,后会有期。”慕容凤洒脱的翻身跃上龙背,便腾空而去。

    薇娅凝望长空许久,才轻轻一叹道:“我何时才能像你一样能够学会放下……”

    ***

    慕容凤骑着恶龙一路向西飞,只用了半日功夫就飞到了达克萨隆要塞。

    下面的巨魔士兵被突然出现的恶龙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维库人的龙骑兵又来进攻,马上敲响了警钟。

    慕容凤让恶龙悬停在半空中,自己纵身跃了下去。

    很快迦尔达拉闻讯而来,见到慕容凤又抬头仰望了一眼巨大的恶龙,半天说不出话来。

    “先知大人别来无恙啊。”慕容凤轻笑道。

    迦尔达拉摇头苦笑一声,道:“每次见到阁下总能带给我惊喜。”

    慕容凤笑道:“真正的惊喜我都还没说呢。”

    迦尔达拉一脸讶色道:“哦?是何惊喜?”

    慕容凤直接道:“昨晚维库人的龙骑兵团千里奔袭了哈克娅神庙。”

    迦尔达拉顿时脸色一白,整个人摇摇欲坠。

    慕容凤赶紧说道:“然后被我打跑了。”

    迦尔达拉捂着胸口缓了口气,怒瞪道:“以后说话不许大喘气,赶紧进去跟我详细到底怎么回事。”

    “详细的战报应该过两天就有信使送到了。”慕容凤说道:“我这次来其实是向先知大人辞行的。”

    “辞行?”迦尔达拉诧异道:“你要走了吗?”

    “是的。”慕容凤点点头。

    迦尔达拉还想挽留,却被慕容凤有要事需要回去处理给推辞掉了。

    迦尔达拉只好重金相赠聊表谢意,这回慕容凤没再推辞,坦然收下。

    慕容凤问道:“先知大人,不知冰牙现在何处?”

    迦尔达拉说道:“他带领那什么特战营前去追击那些维库人的溃军了。”

    慕容凤惊讶道:“他什么时候有这胆量了?”

    迦尔达拉摇头道:“是那猛犸人出的主意,我见可行便同意了。”

    慕容凤汗颜了一下,告辞道:“那我就不叨扰了,告辞。”

    “慢走。”迦尔达拉相送。

    慕容凤吹了声口哨召下恶龙翻上龙背直接腾空而去。

    这时一个满脸苍老的巨魔走到迦尔达拉身后,微微喘息道:“先知大人,为何不留下他?”

    迦尔达拉摇头道:“人各有志,强留不得。”

    老巨魔正是和慕容凤比过箭术的萨克隆,只不过因为施展了禁术而透支了生命力,恐怕需要休养几百年才能调理回来,不过命是保住了。

    萨克隆微微叹息道:“如今正值多事之秋,正是用人之际,若是此人肯为先知大人所用……”

    迦尔达拉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说了,说道:“他终归是外人,留得住人却留不住心。”

    慕容凤骑着恶龙离开达克萨隆要塞后便一路南下寻找特战营的踪迹,很快就在一片山林里发现了特战营。

    而此刻特战营正在追击一伙维库人的溃军。

    慕容凤虽然没在担任督军,但是特战营却很好的继承了她的作战思路,将游击战术发挥到了极致,把这伙足有数百人的维库人追的抱头鼠窜。

    等到战斗结束,慕容凤才跳了下去。

    正在收刮战利品的巨魔猎手们一见到慕容凤突然降临皆被吓了一跳,然后就大为激动。

    “冕下!”冰牙一见到慕容凤就跟见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似的,冲过来又想抱她大腿,然后又被一脚踹飞了出去。

    巨魔猎手们看的哈哈大笑。

    慕容凤满脸黑线道:“瞧你这怂样,给我站直喽。”

    冰牙干笑着马上爬起来,激动道:“冕下您可算回来了,那个什么……”

    “咳咳!”德雷格玛尔干咳一声,打断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先回秘密营地再详谈吧。”

    “也好。”慕容凤点头同意随他们回到一处隐蔽的据点内。

    支开旁人后,冰牙紧张问道:“冕下,那个邪神被你打败了吗?”

    “嗯,被我宰了。”慕容凤点头道。

    冰牙一阵呼吸急促,立即大拍马屁道:“果然不愧为冕下,我就知道您一定能够打败那什么邪神的。”

    “不过麻烦还没解决。”慕容凤不愿多谈,直问道:“我这次来找你们是想问问你们俩接下来有何打算?”

    “我们当然是打算追随冕下您!”冰牙立即道。

    “想清楚了再回答。”慕容凤瞪了他一眼,看向德雷格玛尔。

    德雷格玛尔一脸平静道:“我都听从冕下的吩咐。”

    慕容凤又看向冰牙。

    冰牙冷静下来后,面露犹豫之色,许久后才低头道:“冕下我想留下,我的族人还需要我,但是我保证,只要彻底打败了那些维库人我就去找您。”

    慕容凤拍了拍他的肩膀,点头道:“很好!”

    冰牙抬头惊讶道:“冕下您同意我留下?”

    “我为什么要反对?”慕容凤轻笑道:“现在的你终于明白了为何而战,我相信你一定会变得更强。”

    冰牙一时激动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直接磕头感激道:“小人还要多谢冕下您的栽培。”

    “谢的话留着以后再说吧。”慕容凤看向德雷格玛尔说道:“这货虽说有了决心,但是身边还缺个帮手。”

    德雷格玛尔立即道:“我明白了,我会留下来辅助他。”

    慕容凤点点头说道:“如此最好,不过我也不能让你白白帮忙。”

    慕容凤说着掏出一卷兽皮,说道:“这是我此行最大的收获,共计三百八十九个泰坦符文。”

    德雷格玛尔立时激动的下跪承接道:“多谢冕下赏赐。”

    冰牙瞧得一脸艳羡,然后眼巴巴的望着慕容凤,说道:“冕下,那些维库人可是很凶残的,您能不能给我留些防身的宝物啊?”

    慕容凤白了他一眼,掏出一杆钢铁矮人的魔能火枪丢给他,说道:“早给你准备着了,拿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