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5章 赌徒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好!!!”牧雪一拍桌子激动道:“我就和你……”

    “牧雪!”慕容凤清喝一声,立时让牧雪冷静了下来。

    牧雪欲言又止:“月影我……”

    “退下。”慕容凤摆摆手,盯着沃玛教主冷笑道:“阁下真是舍得下本钱啊,居然在一颗普通的红宝石戒指上附魔了高阶魅惑术。”

    沃玛教主的脸皮厚度绝对堪比城墙,即使被慕容凤当场揭破也丝毫不着恼,反而笑眯眯道:“月影冕下真是好眼力,其实我这颗红宝石戒指的卖点就是这种高阶魅惑术。试想只要谁戴着它去参加舞会岂不是就能成为全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慕容凤点头笑赞道:“阁下厚颜无耻的模样很有我当年的风范,不过这种放不上台面的小玩意儿还是别拿出来显眼了,赶紧拿点货真价实的宝贝出来吧。”

    “小玩意儿?”沃玛教主佯怒道:“月影冕下是瞧不起我这颗红宝石戒指吗?冕下可知天下有多少女人想要得到这颗品相完美个头超大色泽绚丽……”

    慕容凤一抬手从包中拿出赤炎神玉鳞嘭地一下杵在一旁!

    门板大小的赤炎神玉鳞闪耀着令人痴迷的光泽,淡淡的神兽威压更是让人心惊肉跳。

    沃玛教主双目圆睁差点蹦出眼珠子,低头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红宝石戒指简直如破瓦一般。

    慕容凤一抚手收回赤炎神玉鳞,挑衅的哼了一声。

    沃玛教主只好干笑着将这枚华而不实的红宝石戒指收了回去,却让慕容凤身后三女发出一声失落的轻叹。

    这时沃玛教主又从皮箱中捧出了第二件神秘物品,同样是一方精致的首饰盒,当盒子被缓缓打开立时闪耀出七彩光芒。

    “哇,神器!!?”小香儿惊呼道。

    “别一惊一乍的,看清楚了,不是神器,只是一串七彩宝石项链。”慕容凤盯着这条镶嵌着七种颜色宝石的项链仔细看了看。

    【生命项链】

    品质:紫红(魔化)

    首饰/项链

    体力+2%

    精神+2%

    职业要求:真言师

    需要等级:无

    特殊要求:精神力300

    装备:圣言法术效果提升20%。

    说明:‘最好的防守是攻击,最强韧的生命力是战斗力。’

    ——————————————————————

    “哇,这条项链也好漂亮啊!”小香儿双眼放光,但很快瞧清属性后立时抱怨道:“但为什么有职业限制啊?”

    苏姚讶然道:“居然是件真言师的职业装备,小凤!”

    慕容凤一抬手阻止苏姚的提醒,因为在看清项链的属性后她就明白必须得到它,否则让她老娘知道了绝对没好果子吃。

    慕容凤淡然道:“这条项链我要了,开个价吧。”

    沃玛教主盯着慕容凤嘿笑道:“冕下,这项链的来历可不简单,还伴随有一个古老的传说……”

    慕容凤摆摆手道:“我没兴趣听你瞎编的故事,直接说价格吧。”

    沃玛教主也很豪爽的一张手:“五枚晶币!”

    “五枚金币???怎么便宜???”众人齐声惊呼。

    “不是金币,是魔晶币!”慕容凤一拍桌子,柳眉倒竖道:“你抢劫呢!!!”

    众人不明所以,慕容凤撇嘴将晶币与金币一比一万的兑换比例说明了一下,立时所有人都色变了。这已经不是天价了,而是纯粹的宰人了!

    “哎哎哎,冕下请先消消气,听我说完。”沃玛教主依旧笑眯眯道:“这条生命项链可是获得过绿龙女王的祝福,所以只要佩戴上这条项链就能去找绿龙女王接取一个神阶隐藏任务,至于是什么隐藏任务请恕在下不方便明说。”

    慕容凤眯眼盯着沃玛教主沉默不语。

    沃玛教主见慕容凤如此沉稳,便继续兜售道:“如果冕下您觉得这价钱实在太贵了,也可以用一个许诺来交换嘛。”

    慕容凤冷笑道:“你这家伙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绕来绕去还不是想让我用掉剩下的那两个承诺好让你没了约束。”

    沃玛教主腼腆的呵呵直笑,道:“冕下真是目光如炬,什么都瞒不过您啊。”

    其实沃玛教主摆明了就是阳谋,你要么出高价买下这条项链,要么就浪费掉一个许诺换走这条项链。不管慕容凤做出那个选择他都不会亏本,真是将魔鬼商人的精与计算发挥到了至极。

    不过慕容凤要是被人家牵着鼻子走就不是月影大魔王了。

    “不过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不知阁下您有没有兴趣听一听?”慕容凤双手拄着桌子笑眯眯道。

    沃玛教主本能的想要拒绝,毕竟他已经领教过这丫头的厉害,当初可是在智商上完虐了他一次,如果这次还掉入人家的坑里估计真的要晚节不保了。但出于的魔鬼本性他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问道:“不知道是什么好主意?”

    慕容凤笑呵呵道:“我们用老办法来解决吧,赌一把。”

    沃玛教主脸皮一抽,第一次犹豫了,或者说畏惧了。这对于一个嗜赌成性的魔鬼来说简直是破天荒了。

    见沃玛教主没敢接茬,慕容凤便直接下注道:“我的赌注是‘一个许诺’!你赢了就抵消一个许诺,若是输了这条项链就归我,敢不敢?”

    这绝对是一场豪赌,因为无论是这条生命项链上的神级隐藏任务,还是一个魔鬼君王的许诺都是无法用金钱能够衡量的。

    沃玛教主犹豫再三还是没能克制欲望,咬牙点头道:“好,我跟你赌了!”

    他真要是能克制住欲望就不是魔鬼了!但是人家也没被欲望冲昏了头脑,警惕道:“但是怎么个赌法?”

    “很简单。”慕容凤从背包里翻出一枚无属性的古老硬币丢给沃玛教主检查,这是她在求生之岛上收集物资时随手捡来准备留念的,在岛上的那些房子里几乎随处可见。

    沃玛教主捏着这枚黄铜硬币翻来覆去的检查了一边,一挑眉道:“你要和我赌猜硬币?”

    “没错。”慕容凤笑眯眯道:“三局两胜,一人抛一人猜,只要连着猜对三次就算赢,如果没猜对就换人抛。”

    沃玛教主捏着硬币目光闪烁的沉吟了许久,才哼声道:“你这赌法太复杂,干脆一局定输赢好了,一人抛一人猜,猜中了算赢,猜不中算对方赢。”

    后面的牧雪立时叫嚷道:“这样不公平,先抛硬币的人岂不是占了大便宜。”

    慕容凤抬抬手示意牧雪稍安勿躁,笑呵呵道:“阁下莫不是对自己的赌技没信心了?”

    沃玛教主瞪眼道:“即然是你提出的赌法,规则当然理应由我来定。”

    苏姚在队伍频道里悄声道:“这个魔鬼太奸诈了!他肯定是看出小凤被封印了实力,所以就想利用规则赢得胜利。”

    “那可怎么办啊?”小香儿着急道:“凤姐姐要是输了,岂不是要凭白浪费掉一个许诺?要不让凤姐姐换个赌法吧?”

    牧雪皱眉道:“不行,赌别的就更没胜算了,因为猜硬币完全就是看一个人的眼力。或许月影她就是想利用自己这一点仅剩的能力赢得这条项链,没想到这个魔鬼君王居然不按套路出牌,这下麻烦了。”

    剑痴沉声道:“你们要相信这丫头,我看她胸有成竹,似乎早就算计到这个魔鬼会临时改变规则了。”

    就见慕容凤故作沉吟了片刻才勉为其难的点头道:“好吧,就按你的规则来,一局定输赢,但是谁先抛谁来猜?”

    “这个……”沃玛教主肯定是希望自己来抛硬币,这样就等于稳操胜券了,毕竟以他的实力动点小手脚常人是绝对无法看出来的,但是慕容凤肯定不会同意。

    沃玛教主心中经过一番算计,认为慕容凤现在被封印了实力与凡人无异,就算她手法再高超也肯定瞒不过他的眼睛,所以便故作大方道:“你是客人,就让你来先抛硬币好了。”

    苏姚几人立时大为惊讶,纷纷开始为慕容凤高兴。

    然而慕容凤却是摇头道:“这样不太好吧,万一你开头就猜错了岂不是要输?”

    “呵,我会输?”沃玛教主心中冷笑一声,没有被慕容凤的故弄玄虚给唬住,而是一再坚持慕容凤来抛硬币,就看她能作出什么幺蛾子来。

    慕容凤推辞再三见沃玛教主如此坚决,只好勉为其难的接过硬币,然后一手捏着硬币深吸一口气,当众向空中一抛,立时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这枚在空中不停翻转的硬币啪地一声落在慕容凤的手背上。

    慕容凤另一只手几乎同时摁住硬币,笑眯眯的问道:“阁下可是看清了?”

    沃玛教主此刻欣喜若狂的很想说看的真真的,因为那看似高速翻转的硬币其实在他眼中跟慢镜头没多少区别。

    “看清了!我可以猜了吧?”沃玛教主有些迫不及待道,一想到能如此轻易抵消一个许诺他自然无法保持镇定了。

    而众人的心也都提了起来。

    “好!那你来猜猜……”慕容凤笑眯眯的拖长了音,问道:“这枚硬币是几几年生产的?”

    剑痴:“emmm……”

    苏姚:“emmm……”

    牧雪:“emmm……”

    若水:“emmm……”

    小香儿:“emmm……”

    沃玛教主:“emmm…………………………………………”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被凝固,同样被凝固的还有众人各异的表情。

    “你!你!你!”沃玛教主哆嗦着利爪指着慕容凤,看他神情似乎只要再受点刺激不是当场暴走就是吐血三升。

    慕容凤却一脸无辜道:“阁下可是有什么异议吗?我们先前说好了就是猜硬币啊,但是我可没说是猜正反面哦。”

    沃玛教主一时间双眼冒火,若是能动手他绝对会将这丫头撕成碎片然后再烧成灰烬。

    “你上辈子肯定是个魔鬼!!!”沃玛教主咬牙切齿的直接将首饰盒往前一推,算是彻底认栽了。

    “耶!赢啦!凤姐姐好棒!”小香儿立即欢呼一声,抢先上前一步拿起生命项链一通欣赏,虽然无法佩戴但是过过手瘾还是不错的,但是还没捂热乎就被牧雪抢走了。然后两个丫头为了争夺这条项链的暂时保管权差点互撕起来,最后还是被看不下去的苏姚给制止了。

    消停下来的牧雪忍不住好奇问道:“月影你手中的那枚硬币是几几年的啊?你刚才给这个魔鬼检查的时候就不怕他记住硬币上铭刻的年号吗?”

    慕容凤轻笑一声,摸出那枚黄铜硬币随手丢给牧雪。

    牧雪接住后立即一阵翻瞧,然后就是目瞪口呆的表情。小香儿趁机夺过一瞧也是同样的表情,苏姚冒起好奇心伸手拿过一瞧立时无语异常,然后将手中的硬币主动递给剑痴看。

    剑痴对慕容凤的无耻程度早有所领教,但还是拿过这枚硬币仔细一瞧,赫然是一枚只有单面刻着人物头像的纪念币,反面就是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所以任凭沃玛教主记忆力再好,也不可能回答上来这枚硬币是几几年生产的,除非他耗费大量法力施展时间回溯法术去查找这枚不知是几千年前的古老硬币的生产日期……

    所以慕容凤在掏出这枚硬币的时候就已经在无形中挖好了坑,偏偏沃玛教主再小心谨慎还是一头栽了进去。

    沃玛教主直到输了之后才悔悟过来这个丫头是被封印了实力,但是人家的智商没被封印啊!

    但沃玛教主不甘心输的如此丢脸,决心再玩一把大的,把输掉的再赢回来。毕竟真要是技不如人也就算了,偏偏在智商上又被无情的碾压了一次,换成是谁都不肯善罢甘休吧。或许这就是赌徒心态,而魔鬼可是从来不会克制自身欲望的生物。

    只见沃玛教主一脸阴沉的从皮箱中扛出一口包铁木匣,一放到桌子上立时将整张桌子压得咯吱作响。

    众人却无不好奇这木匣明明比那皮箱都大了好几圈,到底是如何塞进去的?

    这回沃玛教主没有直接展示这件宝物的庐山真面目,而是双爪摁住木匣虎视眈眈着慕容凤,咬牙恨恨道:“月影冕下可敢不敢和我再赌一盘大的?”说着掏出一枚刻有魔鬼头像的奇异金币拍在桌上:“这是我的赌注,一枚撒旦的金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