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4章 半神乌索克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突然冲出来的德雷格玛尔不但吓了维库人一大跳,也将那些熊怪给吓的不轻。

    因为德雷格玛尔的个头实在太吓人,五六米高的庞大身躯一旦发起冲锋估计只有钢铁机甲才敢挡在他面前。

    骤遭腹背受敌的维库人立时乱作一团,有人慌张躲闪,有人投矛攻击。

    但维库人的投矛扎在德雷格玛尔身上就跟挠痒痒一样,连他的符文护盾都破不了。

    德雷格玛尔狞笑着一头撞进维库人队伍中就是一通横冲直撞,直把这些维库人撞的四处横飞。

    熊怪见状立即停止反攻,纷纷退回洞口一脸紧张的盯着大发神威的德雷格玛尔。

    慕容凤将弩炮变成掠食者弯弓,跳出来趁机收割了几个人头也算露了一把脸。

    残存下来的维库人一见到巨魔出现还以为这是个陷阱,立即开始四散而逃。

    慕容凤暗中传音德雷格玛尔故意放走了大半维库人,等这些残兵败将跑回去一禀报,就会让那些维库人误以为这些熊怪与巨魔早已经勾结在一起,从而两头难顾不敢轻举妄动。

    打跑了维库人,但是熊怪们却没有放松警惕,反而一个个如临大敌般的盯着德雷格玛尔。

    毕竟不管怎么看体型巨大的德雷格玛尔可比那些维库人可怕了。

    “吼吼吼!!!”这时一名头上戴着羽冠的熊怪提着大骨棒上前吼了几声。

    德雷格玛尔一挑眉,听出了挑衅的意味,立即吸气咆哮一声宛若惊雷,直把所有熊怪都给吓得瑟瑟发抖。

    慕容凤走上前示意德雷格玛尔退下,然后开口朗声道:“我是来自祖达克巨魔王国的大使,你们当中谁能听懂我说的话?”

    众熊怪面面相觑,就见那个头戴羽冠的熊怪越众而出用带着浓重鼻音的通用语开口道:“巨魔,离开,不是敌人。”

    慕容凤想了想,指着地上维库人的尸体说道:“这些维库人是我们巨魔的敌人,也是你们的敌人,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熊怪首领挠头想了半天才理解了慕容凤的话,直摇头道:“巨魔,也是敌人,不是朋友。”

    慕容凤说道:“以前是敌人,但现在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所以我们能成为朋友。”

    慕容凤转身冲德雷格玛尔示意一眼,德雷格玛尔立即将背上的见面礼拿下来放在地上。

    慕容凤指着见面礼说道:“朋友上门见面礼,敌人上门鲜血。”

    熊怪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难以理解,显然刚刚从原始文明脱离出来的它们还难以理解什么是外交。

    慕容凤干脆主动打开礼物包裹,立时引起吞口水声。

    就见包裹中塞满了各种风味熏肉以及巨魔们特酿的烈酒。

    原先大祭司薇娅还想让人准备一些精致的织物与艺术品的,却被慕容凤劝阻了。毕竟只是一群刚开化的原始土著,你送精美织物去人家还不一定识货呢,还不如多送些美味食物来的实际点。

    果然美食当前,熊怪们的敌意瞬间就消失了。

    熊怪首领一脸垂涎却满脸纠结,盯着美食一时难以决定。

    “吼!”忽然洞中传出一声低吼。

    众熊怪立即满脸虔诚的匍匐在洞口。

    慕容凤一挑眉盯着黝黑的洞口,就见两团宛若灯笼般的巨眼出现在黑暗中静静地看着她。

    “来自地狱的圣光眷顾者,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低沉的声音直接在慕容凤脑海中响起。

    慕容凤一挑眉,反问道:“你认识我?”

    “月影大魔王的威名三界皆知,何人不识?”一头庞然巨熊缓缓从洞穴挤出。

    德雷格玛尔高大的身形在祂面前就如同瘦马遇见了巨象,顿时被吓得连退了好几步。

    慕容凤直面巨熊一眼就认出了这位,惊讶道:“你是巨熊半神乌索克?你怎么落得这副惨样?”

    就见巨熊半神乌索克身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爪痕,伤口外翻的肉层都已经腐烂流脓了,散发着一股恶臭。

    乌索克平静道:“比起死亡,我这点伤势不算什么。”

    慕容凤顿时了然,显然这位是在那场海加尔山之战中落下的伤病,只不过黑暗大魔王造成的伤害没有那么容易痊愈,反而有恶化的趋势。

    慕容凤轻笑道:“好吧,看来你现在需要一位强大的治疗者,比如像我这样的。”

    乌索克玩味道:“我被一位大魔王所伤,却请另一位大魔王救治,不知我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慕容凤微笑道:“大家都是熟人,算你欠我一份人情好了。”

    “呵呵,还真是昂贵的代价啊。”乌索克摇头失笑一声,转身道:“进来说吧,外面风大。”

    慕容凤大摇大摆的跟了进去,众熊怪纷纷让开道。

    德雷格玛尔想跟着进去却被拦在了外头,气的他怒哼一声。

    “你在外面等我。”慕容凤摆摆手道。

    德雷格玛尔立即遵命乖乖退到一旁,和一帮熊怪大眼瞪小眼。

    洞**很宽敞,也很干净,只在角落里铺着一草窝,除此之外再无别物。

    “这可不像一位半神居住的地方。”慕容凤感叹道。

    乌索克轻轻一拍地面,升起一方石桌与石凳,而它自己则横卧在草窝上,缓缓道:“我们兽族可不像你们精灵一样,喜欢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话说你身上的幻术还挺逼真的,要不是在海加尔山见过冕下一面我还不一定能认出你。”

    慕容凤轻笑一声,一抹脸恢复原样,施施然坐在石凳上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杯酒。

    “要喝一杯吗?”慕容凤举杯问道。

    乌索克坐起微微点头道:“好。不过我比较喜欢喝烈酒,你们精灵酿造的果汁我可喝不惯。”

    “身为病人居然还挑食。”慕容凤摇头轻笑一声,一拍腰包直接掏出一桶矮人烈酒。

    “这可是正宗的矮人烈酒,一桶三百金币!”

    乌索克一吸鼻子,立即双眼放光道:“好酒,先记账上。”说着抓起酒桶仰头便灌。

    一桶上百斤的烈酒仍是被祂一口蒙了。

    “哈哈哈,痛快,咳咳咳!”乌索克忽然咳出大口如泥浆的污血。

    一团团污血如有灵性,迅速凝聚成一头头软泥怪,蠕动着冲向乌索克。

    乌索克低吼一声,直接将几头软泥怪震碎成了齑粉化为一蓬蓬飞灰,但祂的生命气息明显虚弱了许多。

    慕容凤不动声色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起身走到祂面前说道:“躺下吧。”

    乌索克咳嗽了几声,也没矫情,横卧下庞然身躯,闭目虚弱道:“我曾听人说当生命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总会回忆起过去一些事情,最近我老是做梦,在梦中我仿佛回到了那片葱郁的森林……”

    慕容凤没有打断祂的自言自语,开始检查起祂被腐蚀的伤口。

    “那片森林里有许多好吃的坚果,还有我和乌索尔最喜欢吃的蜜蜂。只不过我们那时候还小又贪吃,乌索尔总是会被那些蜜蜂扎的满头包,疼上好几天,但是这家伙还总是不长记性,呵呵呵嗬嗬咳咳咳。”乌索克重咳了几下,震的山洞宛若响起闷雷。

    也就慕容凤能神色如常的继续检查祂的伤势,要是换成别人没被震死也被震聋了。

    “说起你的兄弟,怎么没见祂?”慕容凤释放出一道圣光尝试净化祂伤口上的腐蚀,同时开口询问分散乌索克的注意力。

    乌索克抽搐了一下脸颊,显然圣光净化所带的剧痛就连祂这位半神也难以忍受。

    “乌索尔祂的伤势比我还重,被伊瑟拉带去翡翠梦境救治了。”乌索克轻吁出一口浊气,继续用回忆来分散疼痛感:“刚刚我说到那了?”

    “说你们爱吃蜜蜂却总被叮的满头包。”慕容凤见圣光净化收效甚微,便祭出和谐神剑准备切掉伤口上的腐肉。

    “是乌索尔被叮的满头包,我可从没被叮过。”乌索克立即强调道,然后想了想继续回忆道:“后来我们在森林中遇见了上古精灵,那是一群可爱的小家伙,每逢月亮节总会酿造许多蜂蜜酒请我们来喝,不像你这丫头,喝你一桶酒还跟我斤斤计较。”

    慕容凤翻翻白眼,懒得和祂争辩。

    乌索克继续自顾自的回忆道:“嗯,后来我们又遇见了塞纳留斯,那小子仗着自己是月神艾露恩的儿子居然要我们兄弟俩做祂的跟班,我们兄弟俩自然不服气,所以就跟祂打了一架,你猜那边赢了?”

    慕容凤白眼道:“你是在故意挑衅我吗?别忘了我也是位精灵。”

    乌索克哈哈大笑道:“我可没看出你对塞纳留斯有多少敬意。”

    “我猜肯定是塞纳留斯赢了!”慕容凤哼道。

    “胡说!”乌索克瞪眼道:“是我们兄弟俩赢了!”

    慕容凤轻哼道:“那你们二打一赢了也不光彩啊。”

    乌索克呲牙道:“我好歹也是个病人,你就不能顺着我的话说嘛?”

    “我还是你的主治医生呢。躺好了,别乱动。”慕容凤举起和谐神剑,直接手起剑落从伤口上切下一条腐肉。

    腐肉一落地立即腾起黑气,变成了一团畸变怪,张牙舞爪的扑向慕容凤。

    慕容凤随手一剑钉死畸变怪将其烧成灰烬,然后举剑继续割肉。

    乌索克疼的浑身直抽抽,却硬忍着不啃声。

    就见慕容凤挥剑如风,乌索克却被疼的直翻白眼,咬牙问道:“你这医术是从哪儿学的?”

    慕容凤一边割肉一边消灭畸变怪,随口回答道:“其实我的主业是一名仙厨,对如何处理食材颇有心得。”

    乌索克觉得要不是小命还捏在人家手上,自己肯定暴起反咬一口吧?

    很快乌索克身上的腐肉被慕容凤切的干干净净,却露出了森森白骨,甚至能看到内脏。

    “你运气不错,腐化还没深入你的五脏六腑,还遇见了是我。”慕容凤收起和谐神剑,释放出圣光继续给伤口消毒。

    乌索克直翻白眼道:“遇见一位冒充医生的厨子,我没被宰了才是幸运,你这丫头真不像一个精灵。”

    “行了行了,别抱怨了,等治好了给你做顿大餐好好补补,保准你吃过不忘。”慕容凤笑呵呵道。

    乌索克感觉一直侵蚀着祂生命力的腐化正在一点点消失,立时感觉浑身轻松了不少,歪头躺了回去说道:“大餐就免了,我想吃蜜蜂。”

    慕容凤一脸黑线道:“这大晚上的,外头又是风又是雪,我上哪儿给你找蜜蜂去?”

    乌索克哼哼道:“外面那些熊怪有专门养蜂取蜜供奉我,只不过路有点远。”

    慕容凤无语道:“你还真是拿自己不当外人了啊!”

    乌索克哼笑道:“我这伤可是为了保护海加尔山留下的。”

    “是是是,知道您劳苦功高。”慕容凤翻白眼道:“等会儿我专程为你跑一趟行了吧?”

    “这差不多。”乌索克哈哈一笑,忽然问道:“对了,一直没问你忽然来诺森德做什么?”

    慕容凤淡淡道:“我是来参观一头被泰坦关起来的上古邪神的。”

    “咳咳咳!”乌索克一阵剧烈咳嗽,撑起脑袋瞪眼道:“别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慕容凤耸耸肩道。

    乌索克立时满脸严肃道:“这诺森德大陆上封印着一头上古邪神?是谁?封印在那里?你打算做什么?”

    慕容凤安抚道:“放松点,别激动,伤口又崩裂了。”

    乌索克抓狂道:“我能放松嘛,那可是一头上古邪神,我都还不知道我居然跟一头上古邪神做邻居怎么多年。你赶紧跟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事说来话长了。”慕容凤简略的将事情经过讲述了一番,然后说道:“事情就是这样,我这次来是受泰坦守护者之托来看看那个封印还安不安全。”

    乌索克直接道:“我和你一起去!”

    慕容凤讥笑道:“跟我去送死吗?”

    乌索克瞪眼道:“事关世界安危,我不能袖手旁观。”

    慕容凤说道:“安了,安了,以你现在的状态跟我去纯粹是拖后腿,你还是留在这里安心养伤吧。”

    乌索克无法反驳,遂沉声问道:“这事那些龙族知道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