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1章 三族联盟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等到时机成熟的混沌天魔要开始反攻了,但最先发难的不是看的见的敌人,而是无形的敌人——瘟疫。

    恐怖的瘟疫最先从那些体质较弱的凡人后勤队伍里出现,然后迅速扩散蔓延开来。

    虽然瘟疫源头很快被查明是后勤队伍中有一个奴隶因为饥饿而偷吃了染病的野果,结果导致瘟疫迅速扩散从而引起了大军的恐慌,虽然三军高层马上进行了严厉弹压,但随着瘟疫病变恶化竟然能传染到修士身上后,局势就瞬间失控了。

    光是一天之内就发生了上百起逃兵事件,到了第二天逃兵现象已经完全无法制止,甚至出现了整营将卒一起逃跑的情况发生。

    终于意识到事情大条了的三路统帅只能下达了撤军的命令,然而这显然是一个极为无奈又愚蠢的命令。

    因为大军撤退不是说走就走的旅行,得分先后秩序以及谁来探路谁来断后等诸多问题。

    结果仓促的撤退命令一下达,全军上下全都争先恐后的开始撤离,让好好的一场大撤退直接演变了一场令人无语的逃命比赛。

    这时候三路统帅即使想拦都拦不住了,只能随大流一路狼狈撤退。

    但显然混沌天魔不会让修真联盟大军就这样轻易逃走,旋即沿途出现了数不尽的埋伏。

    关键是这些伏兵尽是些亡灵炮灰,死多少混沌天魔都不会心疼。

    而修真联盟混乱大军却被这些杀之不尽的亡灵炮灰给折腾的身心俱疲,连个喘息的时间都没有。若是混沌天魔真的拉出主力部队和修真联盟决一死战,说不定修真联盟大军怀揣着求生希望还能齐心拼搏一下,但是碰到这种无赖战术真的是有劲没处使,只能被一点点的消磨掉那残存的斗志。

    等到颜渊收到消息急忙赶到前线时,却只见到出发时的十万大军已经只剩下了不到三千残兵败将拥挤在上滩头瑟瑟发抖,至于辎重缴获什么的则统统尽失。

    颜渊见此凄惨情景立时一阵天旋地转差点一头栽倒。他是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在大军出发前明明算计好了一切,甚至已经设想好了若是战局处于极端不利时该如何挽救,结果就怎么稀里糊涂的一败涂地,连挽救一下的机会都没有给他。

    若是慕容凤在此绝对会送给这位颜圣四字评语:纸上谈兵!

    显然这位饱读圣贤书的颜圣没有意识到战争不是文字游戏,而是两军之间实力与心理上的博弈。而人心是世上最复杂的东西,哪怕你是亚圣也不可能算计到每一个兵卒在心里想些什么吧。

    而这时浩浩荡荡的混沌天魔大军也蜂拥到了海岸边,将修真联盟三千不到的残兵败将全都围死在了滩头上。

    直到这时残存下来的修真联盟士兵们才注意到这些混沌天魔大军中居然有很多熟面孔。

    见到此情此景的颜渊差点再次吐血三升。

    这当然不是修真联盟中出了内奸,而是人家混沌天魔用了最无耻的暴兵流战术——天灾大军!

    这下都不用去寻找那些失散的部队了,因为那些人全都‘投敌叛变’了。

    现在修真联盟一帮残兵败将面对的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天灾大军,身后却是波澜起伏的大海,当真是上天无门入地无路,偏偏人家混沌天魔只收死人不要活人俘虏。

    天底下恐怕没有比这更令人绝望的局面了。

    而作为三军最高统帅的颜渊自然难辞其咎,不过老头毕竟是儒门亚圣,平生最为注重气节,所以身为大乘期的他哪怕能够从容遁走却也坚持留下和众人做好了共存亡的心理准备。

    而这时混沌天魔一方大军缓缓骑出一名高大的死亡骑士,不过人家可不是话唠反派,直接拔剑一指就发动了全军进攻。

    颜渊当仁不让的率先出手,只见老头抖出一杆狼毫巨笔,然后凭空挥毫泼墨画下一幅幅千军万马争相奔腾的壮观景象。

    立时墨画成形犹如真的有一支千军万马从天上奔涌下来直冲进天灾大军,将那些亡灵炮灰冲撞的人仰马翻,硬生生的犁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修真联盟一方见颜圣大发神威,立时士气大振纷纷各展神通与天灾大军激烈的拼杀在一起。

    颜渊见此情景不由心叹若是早有这等决死之心又何至于落得现在这等凄凉境地,但叹气归叹气老头马上打起精神眯眼打量起三道直冲他过来的黑影。

    那三道冲过来的黑影分别是一个面白如纸的红袍怪人,一个金色骷髅,和先前那个死亡骑士。

    那死亡骑士跨起梦魇战马脚踏虚空一马当先,直冲到颜圣面前就是一剑劈斩过来。

    颜渊随意的一挽狼毫笔就将死亡骑士的劈斩给磕飞了出去,然后顺势打出一道浩然正气将死亡骑士直接击落下马掉进下方混乱的战场。

    而这时那红袍怪人如鬼魅的扑到了颜渊身后,一张血盆大口露出两颗尖牙直向他脖颈咬来。

    与此同时那金色骷髅横举着一把血红战斧也向颜渊当头劈来。

    面对前后夹击,颜渊却是从容不迫的一挥狼毫笔,就如同一位诗豪正在一笔挥就一首绝世名篇。

    红袍怪人只觉得眼前瞬间笔影重重令他眼花缭乱,下意识的停滞了一瞬,却已经被点点墨渍占满了全身。

    而这些墨渍就如同一位绝世剑客留下的剑痕,直到这时红袍怪人才惊觉自己已经被千刀万剐了!立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全身崩散成一群蝙蝠四散而逃。

    金色骷髅身上同样占满了墨渍,只不过它的骨头架子坚如金石,墨渍飞溅到它身上只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却无法损坏分毫。

    金色骷髅空洞的眼眶剧烈跃动着幽幽灵火,手中的血色巨斧已经离颜渊头顶不到半寸距离,但却突兀的僵硬在半空中!

    颜渊淡淡一笑,道:“阁下若是出手慢半息,恐怕老朽的项上首级就要搬家喽。”

    建木悄然出现在金色骷髅背后,随手捏碎骷髅头,淡笑道:“颜圣玩笑了,老夫还想请颜圣你不要怪我抢功才是。”

    颜渊俯视了一眼下方从海中汹涌而出的妖族大军,叹气一声道:“是月影冕下请你出手的吗?”

    建木搓掉手中的金色骨粉,点点头道:“月影冕下早已料到你们此战必败,所以特命人千里传讯老夫在紧要关头出手相助,只是老夫也没想到你们居然败的如此之快。”

    颜渊苦笑一声,一时无话可说。

    “正主出现了。”建木收起玩笑,神情严肃道。

    颜渊扭头瞧去,就见一条三头骨龙载着一个黑袍人缓缓飞了过来。

    此人所过之处乌云盖天寒风席卷,即使是身为大乘期的颜渊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此人什么来头?!”颜渊骇声道。

    建木眯起眼睛,沉声道:“这人应该是来自冥界的强者。按照月影冕下信上所述这次入侵天元大陆的混沌天魔应该是九大冥神之一的梦魇与恐惧主宰阿拉德龙。不过冥神受天道法则限制无法亲自进入生者世界,不过却能派来分身或者强大的仆从。现在就希望这个家伙不是那冥神的分身才好。”

    颜渊点点头,挥笔隔开两军停止混战,然后主动上前朗声道:“来者何人?报上名号来!我颜渊笔下不收无名野鬼!”

    那三头骨头上的黑袍人却默不作声的缓缓寻视过整片战场,不答反问道:“那位月影大魔王没来吗?”

    颜渊与建木俱是心中一凛,警惕的盯着这黑袍人。

    “真是可惜……”黑袍人轻轻拉住三头骨龙缰绳悬停在半空中,使得天地间有一半变得犹如极寒黑夜一半艳阳高照,泾渭分明。

    黑袍人感叹完便对建木颜渊二人道:“滚吧,我费了怎么大劲来到这个世界可不是和你们这帮蝼蚁战斗的。你们滚回去后告诉那位月影大魔王,我在这里等她,她若是不敢来我便先毁灭这个世界再去贪婪地狱找她。”

    建木与颜渊对视一眼,知道这时不是逞能的时候,便直接下令大军先行撤退。

    而天灾大军也没有趁机阻拦的意思,而是随着这神秘的黑袍人转身离去。

    一场大战就此暂时落下帷幕。

    损失惨重的修真联盟大军只得先撤回儒门云洲再做打算,而建木与颜渊在安顿好各自的人马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往了白鹿洲来面见慕容凤。不过有人却比这二位动作还快,而且还不是一位。

    白鹿洲,蛮荒森林。

    金竹满头虚汗的立在门外大声禀报道:“禀大王,外头来了一群人来求见您。”

    “哦,知道了。”慕容凤语气平淡,似乎早有所料,淡淡问道:“都有谁啊?”

    “呃。”金竹犹豫了一下,逐一报道:“有一群道士,带头的是道印尊者,鹤鸣尊者,正阳尊者三位尊者,还有一老道不认识。另外天星宗和神刀门也来了两位高人,还有墨门和农家也来了高人,只是属下无一认识。”

    “嗯,知道了,你去请他们进来吧。”慕容凤推门出来走到院子里。

    金竹领命而去,很快就领进来了一大群人。

    慕容凤微微一笑,客气从容道:“诸位贵客到访,请恕在下有失远迎了。”

    “月影冕下客气了。”与慕容凤最熟的道印尊者抢先搭话道,然后亲自为其引荐身后的众人。

    “月影冕下,这位是贫道的师叔,净天道祖。”道印尊者先为一旁的老道引荐。

    慕容凤微微一笑,客气道:“见过净天道长。”

    “月影冕下客气。”老道笑的很随和,一点也没有前辈高人的倨傲脾气。

    道印尊者又主动为天星宗和神刀门的两位高人引荐道:“这两位分别是天星宗的天枢道长和神刀门的海天孤鸿前辈。”

    “见过二位前辈。”慕容凤又是客气的行礼,而这俩位则只是微微点头算是见过礼。

    道印尊者怕场面尴尬又赶忙为最后两人引荐道:“这位墨门钜子和农家神伯。”

    慕容凤看向最后二人,那墨门钜子一身书卷气,穿着也很像一位普普通通的书生,若是说儒门子弟恐怕没人会怀疑。听到道印为他引荐,这位墨门钜子也朝慕容凤微微点头一笑。

    而那位农家神伯却像一位刚从田地里归来的老农,扛着一把锄头,裤腿上还沾着几点泥花。听到道印引荐,便笑呵呵的冲怀中掏出一块地瓜,客气道:“小老儿我没什么好见礼的,就送一块亲手种的地瓜还望月影冕下不要嫌弃。”

    “是神伯您礼重了。”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慕容凤赶忙双手接下,然后小心翼翼的收起来,对各派大佬笑道:“诸位前辈联袂光临寒舍,真是令在下有点受宠若惊啊,先请里屋坐,估计等片刻还有两位贵客也快到了。”

    众人互相意味深长的对视一眼,纷纷笑着进了宽敞的屋内各自先落座。无需人安排,每位大佬都清楚自己该坐那个位置。而道印尊者,鹤鸣尊者,正阳尊者却只是站在那净天老道身后,连落座的资格都没有。

    就见妖族侍女为众人捧上香茗瓜果期间,建木与颜渊也到了。

    慕容凤又是亲自相迎将二人请了进来,颜渊一进门见到怎么多同辈老家伙都在此,脸色别提有多精彩了,不由佯怒道:“你们这些老货都是来瞧老夫的笑话的吧。”

    众人立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建木摇头失笑一声,径直走到最前头的空椅坐下,因为在场修为属他最高,自然当仁不让的坐在这里。而颜渊则坐在建木对面,虽然老头刚打了一场败仗,但是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坐这个位置也没人多说闲话,况且这个位置都是众人主动空出来的。

    慕容凤则自然坐在主位上,环视了在座大佬一眼,微微一笑道:“众位前辈的来意在下已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所以我就不废话了。”

    众人立即竖起了耳朵,就见慕容凤坐直了身子,气场十足道:“诸位,若是想将那混沌天魔赶出天元大陆唯有我们人、妖、魔三族齐心协力共结同盟才是唯一的致胜之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