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喜当爹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那我是该高兴呢,还是该沮丧?”某大龄童男嘴角直抽搐道。

    白雪梅再次发出咯咯地银铃笑声,伸手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安啦,安啦,不就是找个女人成亲嘛,包在我身上了。”

    “什么就包在你身上了?”剑痴汗颜道:“我和你非亲非故,你不要大包大揽行不行!”

    白雪梅忽然一脸羞涩的吞吞吐吐道:“其实……那个……因为我是寄宿在你体内而重获新生的,所以你现在……勉强能算我半个爹,身为女儿的我不能不为爹爹你的终身幸福考虑啊。”

    好嘛,某个大龄童男又直接喜当爹了!

    剑痴感觉自己要疯了,不对,是这个世界疯了……

    而且更要命的是他怎么回去和小姚交代啊?

    剑痴光是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爹?你在想什么呢?”白雪梅自来熟的凑过来好奇道:“我都喊你两三声了。”

    剑痴恶寒道:“你还是先别叫我爹。”

    “为什么?”少女立时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委屈道:“难道你嫌弃我是妖精?”

    “不不不是这样的。”剑痴手足无措道:“我只是没一点心理准备,还接受不了突然多了一个女儿。”

    白雪梅想了想提议道:“那好吧,要不我改口叫你义父总行了吧?反正意思差不多。”

    剑痴想了想觉得叫义父确实比叫爹强,最起码回去后没有性命之忧……

    “好吧。”剑痴叹气妥协道。

    “那义父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啊?”白雪梅兴致勃勃道:“不如咱们去传说中的云麓仙洲吧?我听说那云麓仙洲上的雪景很美。”

    剑痴扯了下嘴角,干咳道:“那个我还有事在身,要先回一趟蛮荒森林。”

    “蛮荒森林?”白雪梅好奇道:“是那位白鹿大仙待过的地方吗?义父你也要去瞻仰一下白鹿大仙飞升的地方吗?”

    “是的。”剑痴干笑道,他现在也是六神无主,只能先回去找慕容凤想办法了。

    不提剑痴这边如何纠结自己喜当爹,慕容凤这里又迎来了几位熟客。

    “月影冕下没怪老道不请自来吧?”杜冠庭笑着拱拱手,一旁还站着水镜先生和一陌生人。

    “杜观主你不是回九宫洲了吗?”慕容凤微微讶异,看看水镜先生和那陌生人,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猜测,客气道:“先请屋内坐。”

    将三人请进来落坐奉上茶。三人却是你看看我看看你,没人先开口。

    慕容凤笑了笑,主动问道:“不知这位道友如何称呼?”

    “不敢当,不敢当。”陌生人连忙起身自我介绍道:“在下墨门铁杵。”

    慕容凤轻咳一下,掩饰微笑道:“原来是墨门高人,幸会幸会。不知三位联袂到访所谓何事啊?”

    三人互相看看,最后还是由脸皮最厚的水镜先生首先开口道:“是这样的,月影冕下不知您对天台洲的战局如何看?”

    慕容凤端着茶碗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在揣测这三人的来意。因为根据她得到的情报,在儒门那位颜圣的牵头下,各洲大派除了佛门和向来神秘的云麓洲外,其他各洲已经组成了一个修士联盟在昨日终于浩浩荡荡的向天台洲出兵了。

    而修士联盟对外宣称这次出动的兵力足有十万大军,其中各派修士有四万人,剩下的六万则是负责后勤的凡人。毕竟人类不是妖族,可以不携带任何粮草就胡乱拉扯起数十万的大军劳师远征。修士联盟真要是敢学妖族那么浪,估计不用十万大军杀到天台洲自己就先得玩崩溃了。

    另据说这十万大军兵将分三路直扑向天台洲,而率领这三路大军的统帅分别是墨门的天工尊者,道门的印天道君和神刀门的青元道君。而儒门的那位颜圣则担任元帅一职居中协调。从这三位统帅的任命就可以看出那位颜圣还是很有魄力的,没有单纯的只看修为高低,而是选择了三位老行伍出身之人担任统帅。毕竟打仗和打架是两回事,任你修为再高也不代表你能从容指挥数万大军作战。

    而慕容凤对这支远征军的看法是太仓促了,一场十万人规模的跨海登陆作战,居然只用了不到一周时间就完成了统筹指挥部的建立、各支军团的任务分派、总后勤的组织、兵力集结和投送?燃烧军团的那个参谋要是敢说自己能在七天内完成这项浩繁的工作,慕容凤绝对会二话不说一巴掌呼他脸上。

    但问题是修士联盟是人家儒门一手拉扯起来的,身份敏感的慕容凤自然也不方便过去指手画脚,所以只能在一旁默默地关注着局势的发展,顺便暗中在南疆清出一块地盘,方便局势失控后能及时从贪婪地狱调集来援军。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慕容凤是不会从贪婪地狱调集燃烧军团进入天元大陆的,一是怕刺激到各大修真门派,二是怕惊动上头的仙界。所以慕容凤还做了另一手准备,就是暗中联系上了九丘洲的建木,让他随时准备见机行事帮修士联盟一把。这样一来不但可以化解人类与妖族的仇怨,还可以携手共抵冥界的入侵。

    而现在面前这三位千里迢迢的跑来这里只问慕容凤对战局的看法,显然是心里没底的修士联盟在试探她的口风。

    慕容凤轻啄一口茶水,轻笑道:“水镜先生您这话就问错人了,我现在整天忙着迁移蛮荒森林妖族等各项事宜都快忙的晕头转向了,哪有闲心去关心万里之外的战况啊,况且这还不是没打起来嘛。”

    三人干笑一声,显然没一个相信她的鬼话。

    水镜先生轻咳一声,干笑道:“月影冕下不管怎么说,我们两家现在也算是同舟共济。若是不能挡住那些混沌天魔的入侵,咱们的生意不是也泡汤了吗。”

    能让一位老酸儒跑到自己面前说出这番话,看来那位颜圣心中虚的很啊。慕容凤忍着笑意,微微摇头道:“水镜先生,说句不客气的话,这是你们的家事,我这个外人实在不宜指手画脚,因为不论战局最终结果如何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此话怎讲?”墨门铁杵道君有些二愣子的问道,让一旁的水镜和杜冠庭都无语的扯了下嘴角。

    慕容凤轻笑一声,解释道:“因为我若是插手了,估计马上会有人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说我包藏祸心,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你们应该都听说过。最后倘若胜了还好,若是败了那我真是有理说不清了。”

    铁杵道君恍然的点了点头,但却耿直道:“月影冕下您这担心完全是多虑了,我们这次来这儿只是想向您请教一番,毕竟论起对那些混沌天魔的熟悉程度恐怕天元大陆上非您莫属了。”

    慕容凤大有深意的看了这位铁杵道君一眼,淡笑道:“铁杵道友客气了,我对那混沌天魔确实有许多了解,但是与几位所知的恐怕也差不了多少。”

    “愿闻其详。”铁杵道君立时摆出洗耳恭听的模样,仿佛丝毫没有听出慕容凤话中的推卸之意。

    慕容凤不由哑然失笑了一声,只好说道:“其实你们只要记住那混沌天魔属于亡者,而非生者。所以在三观上,习性上,意识上都与我们生者不一样就是了。”

    “比如?”铁杵道君摆明了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慕容凤只好耐下性子,继续说道:“比如畏火怕光喜寒怕热这些你们应该都知道,我只提醒你们一点,那些混沌天魔与生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它们其中有许多都是非血肉之躯,所以普通的刀剑砍杀对它们是无效的,只能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比如雷系道术和火系道术,另外用神识攻击也有奇效,毕竟那些骨头架子也就剩下一缕灵火支撑行动了。”

    “受教了。”三人连忙齐齐拜谢。

    慕容凤不置可否的微微一抬手,笑道:“虽然不是什么重要情报,但希望能帮上你们一点忙,毕竟我也不希望我的生意还没开张就直接泡汤。”

    三人呵呵一笑,纷纷敬茶谢过才起身告辞离去。

    片刻后,金竹送走三人飘然而回恭敬道:“大王,那三人已经送走了。”

    “嗯。”慕容凤端着已经凉掉的茶碗,微微点头陷入沉吟。

    金竹犹豫了一下,问道:“大王可是在忧虑天台洲的战事?”

    慕容凤轻笑了一下,摇摇头道:“天台洲的战事已成定局,那些人只不过来套我的口风的。”

    金竹揣测道:“大王您不看好修真联盟这次的远征?”

    慕容凤淡笑道:“不是我不看好,而是连修真联盟自己也不看好。你瞧这次出动的顶尖战力有几个?就一位大乘期,这分明是去送死差不多。”

    金竹凝眉道:“可是那些人类实在不行可以请来仙人降临啊。只要请来仙人就算那些混沌天魔再厉害也不是照样等死的份?”

    慕容凤不屑笑道:“仙人也不是万能的,你瞧这次妖族兴兵夺取九丘洲,魔道不也是请来仙人降临了,结果还不是照样被宰了,尸体还被人家做成了真仙宴直接分吃了。”

    金竹听得目瞪口呆,显然还不知道这等惊闻。

    “谁有怎么大的能耐?居然连仙人都宰了吃了!!!”

    慕容凤叹笑道:“除了那吞天大圣还能是谁,所以不要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哪怕是神仙也有失手的时候。”

    “不说这些了。”慕容凤改口问道:“那些迁移的妖族安排的如何了?”

    见慕容凤谈起正事,金竹连忙掏出一卷兽皮呈递道:“回禀大王,这三天已经先后安排十万妖族登船南下了。老乌龟那边刚刚也差人来禀一切正常。另外您的大军已经攻占了金光寺。”

    慕容凤点点头,显然早就从别的渠道获得了更为详细的情报,不过还是接过了金竹的呈报翻看了几眼,然后轻笑道:“如果我所料不差,天星宗和神刀门两家特使应该又快上门了。”

    金竹愣了一下,立即道:“那属下这就去外头候着,若是两派特使来了是否直接请进来?”

    “直接带进来就是。”慕容凤点点头道。

    果然不到半日功夫,如慕容凤所料天星宗和神刀门又联袂而来的,而且这次来的还都是她的老熟人。

    “拜见月影大王。”神色复杂的血饮真君和一脸无奈的穆秋云恭恭敬敬的向慕容凤行了一礼。

    慕容凤微笑着轻抬手道:“两位也算是熟客了,不必多礼,请坐。”

    二人拘谨的坐下,自有妖族侍从奉上茶水。

    慕容凤主动开口道:“不知二位此番前来所为何事啊?”

    血饮真君尴尬的看了穆秋云一眼,意思你辈分高你来说,结果穆秋云一扭头全当没看见。

    血饮真君只好硬着头皮,干笑道:“是这样的,我家宗主差小人来问问月影大王,那金光寺被洗劫一空的财宝都哪去了?”

    慕容凤一挑眉角,瞪眼道:“你说什么?!”

    血饮真君腿一软,差点滑到地上,连忙解释道:“大王莫怒,小的只是个传话的。”

    慕容凤怒哼一声,道:“我们三家先前明明说好了,地和人归你们两家,剩下的归我,难道你们想出尔反尔不成?”

    “话虽是这样说,但是冕下的军队也未免劫掠过甚了一些。”穆秋云丝毫不怵的盯着慕容凤,轻哼道:“姑且不说金光寺积累了数百年财宝都那去了,单就是那些囤积在库仓里的粮食你好歹也得给我们留一点吧?否则我们派去的人和接收的俘虏都喝西北风不成?”

    这回轮到慕容凤有些尴尬了,因为秦蒙为了解决数十万妖族俘虏的口粮问题几乎将金光寺周边能吃的东西全都搜刮一空了,等到天星宗和神刀门两派人马赶到时见到的景象那叫一个萧瑟荒凉,不知道还以为自己来错地方了呢。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慕容凤索性来了个一推干净,装糊涂道:“毕竟我现在也分身乏术呢,实在没工夫去处理南边的事情啊。再说了那南疆不是号称鱼米之乡嘛,你们怎么多人自己动一下手,不就丰衣足食了。”

    穆秋云盯着手中的茶碗思考了良久还是决定放弃了将这茶碗拍这厚颜无耻的妖女脸上的打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