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三灾九重天劫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劫云仿佛感受到了白鹿翁的气势挑衅,立时发出电闪雷鸣形成隆隆雷鸣。

    “时辰到了。”白鹿翁默念了一声,脸上却绽放出如释重负的轻松笑容。

    这就好比明知自己大限之日的准确时间,这日子自然是掐着秒过。真等熬到头了,反而浑身轻松了,因为成不成全看这一刻了。

    “来吧,老夫修道千载只等今朝呢。”白鹿翁随手将拐杖丢进湖中,然后飘然而起主动迎向劫云。

    劫云立时轰隆一声,开始快速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仿佛在酝酿什么极为恐怖的力量。

    但是雷劫还未降下,另一道法则之力却先一步降临直接封锁了方圆百里空间,就算是接近渡劫期的大乘期老怪也别想脱离这片区域逃离。

    这时那三位大乘期老怪中有位一身儒生打扮的老头淡定的掏出了一卷空白竹简和一把刻刀,仿佛要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详细刻录下来。旁边两位大乘期老怪只是瞥了一眼那把看似普通的刻刀便重新将目光锁定回白鹿翁身上。

    而身在封锁区域内的白鹿翁却显得很淡定,因为他很清楚面对天劫逃避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这时万众期待的雷劫终于酝酿完毕了,旋即第一重三道雷劫在轰隆震天雷鸣中直劈了下来。

    躲在极远处的观礼者们只见到漩涡劫云中心释放出三道粗大的雷光直接轰击在白鹿翁的身上。

    白鹿翁立时毫无悬念的被雷劫一头劈进了湖中,炸起百米多高的水柱!

    这还只是第一重雷劫,威力却已经恐怖如斯。

    而第二重六道雷劫却是马上接踵而至,根本不会给渡劫者一秒喘息的机会。

    不过因为白鹿翁事先在附近布下了「咫尺天涯」阵法,又让那位紫竹公负责主持大阵,所以这第二重六道雷劫直接被延迟了将近半秒才落到白鹿翁的头上。

    千万别小看这半秒,对于白鹿翁这等大妖来说已经足够他从容完成数个法术准备了。

    立时就见湖面上骤然撑起层层的法术屏障,然后又被六道雷劫轻易的一波轰碎直入湖中。

    霎时间整片白鹿湖雷光涌动,宛若变成了一片沸腾的雷池。

    这时第三重九道雷劫再次接踵而至,令远处的观礼者们无不感到发自心底的胆寒。

    忽然一道白光破开雷光沸涌的湖面直直向第三重九道雷劫撞去。

    只见轰然巨响中,第三重九道雷劫居然被白光一头撞碎成漫天电弧。

    直到这时众人才看清那白光赫然一头神俊非凡的白鹿。

    “没想到才第三重雷劫就逼老夫显出了原形。”白鹿眼中神光涌动,浑身洁白如雪的皮毛亮起玄奥的金色铭文。这金色铭文与那老乌龟身上的金文如出一辙,只不过更加的复杂玄奥。当金文亮起时竟自动离体在白鹿身边撑起一道金文屏障。

    这时停顿了半秒的第四重天劫再次降临,只不过这回降临的不是雷劫,而是火劫!

    只见三缕劫焰飘然而至直接穿过了金文屏障,钻进了白鹿的体内。

    立时白鹿痛苦的发出一声闷哼,全身洁白的皮毛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焦黑了下去。转眼间就从一头白鹿变成了一头黑鹿,浑身还冒着袅袅青烟,似乎被那三缕劫焰从里到外给烤熟了。

    这时第五重六缕劫焰飘然而至,再次无视了金文屏障的阻拦钻入了白鹿的体内。

    正在饱受劫焰摧残的白鹿立时疼的满地打滚,仿佛在承受五脏俱焚的严酷刑法。

    然而天劫不会有丝毫怜悯,第六重九缕劫焰直接尾衔而至钻入了白鹿的七窍,似乎这回连他的元神都要进行焚烧。

    危急时刻,离体的金文忽然缩回了白鹿体内竟将肆虐的劫焰牢牢压制了起来。

    白鹿趁机施法恢复生机,准备迎接最后三重天劫。

    “雷,火,风,三灾劫难,撑过去就是登天之道。”白鹿仰望着雷云翻腾的劫云,喃喃自语着那些渡劫前辈用自己的生命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忽然一缕无形清风拂过,白鹿骤然感到心底一寒,身体竟有些不听使唤,仿佛元神被冻结住了一般。

    紧跟着又是一缕清风拂过,白鹿眼前一花,仿佛灵魂出窍正在脱离自己的身体。

    然后又是一缕清风刮过,立时一股难以言喻剧痛施加在他的元神上,竟要将他的元神生生吹散一般。

    骇然变色的白鹿连忙定住心神催动金文秘法强行将自己差点魂飞魄散的元神拉扯回了身体内。

    心有余悸的白鹿根本无暇去查看自己元神的受伤状况,因为那缕诡异的清风又刮过来了。

    “没想到最后三重风劫比典籍上记载的还诡异万分!”那位大乘期的老儒生一直在刷刷的刻录着眼前一幕幕惊天动地的天劫,发出一声惊叹道:“难怪历代渡劫者中有近七成都折在这风劫上。”

    旁边另一位留着个大光头的大乘期老怪双眼微阖闪烁过道道电光,开口嗤笑道:“没想到这世间也有你这酸儒畏惧的东西。”

    “心存敬畏总比无知无畏要好。”老儒生微笑着回敬了一句,仿佛意有所指,但却没有多做口舌之争,继续动刀刻录。

    讨了个没趣的大乘期光头老怪只是脸色不愉的轻哼一声,便继续关注白鹿的渡劫过程。

    而三位大乘期老怪中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那位只穿着一身葛麻布衣赤着双脚,活脱脱像一位刚从田地里归来的老农,此刻就听他轻叹一声道:“若是这位白鹿没有其它底牌的话,恐怕撑不过第八重天劫了。”

    话音未落,忽然就见那白鹿身上血光乍现,全身上下如同在一瞬间遭受了千刀万剐密布纵横交错的伤痕,关键是这些伤痕无不是深可见骨的致命伤。

    这种完全无视防御的破坏力恐怕也只有天劫能轻易做到了,然而这一切都只是表象,真正的致命杀招却是在无形之中。

    此刻的白鹿只感觉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疼,痛入骨髓直达灵魂的那种能令人发疯的剧烈疼痛,甚至在剧痛中眼前出现了凌乱的幻觉。在如此剧痛的折磨下能保持思维清晰就是定力超凡了,更别提继续抵抗最恐怖的第九重天劫了!

    一时间所有观礼者都在凝神屏息死死盯着剧烈翻腾的劫云,只见那厚重的劫云中有三色光芒在涌动,然后先是一缕劫焰飘下,接着是风劫席卷,刹那间火借风势化作一条盘天风火巨龙。

    风火巨龙逶迤盘天,个头之大连苍穹都为之遮蔽,只见龙嘴大张口衔着一颗三色风火雷球直冲了下来。

    如此恐怖的威势,真要是降临下来恐怕方圆万里都会化为焦土。吓得不少观礼者面如土色扭头就跑,唯有站在最前头的那三位大乘期老怪淡定异常。因为他们三人很清楚这九重天劫看似恐怖,实则不会波及无辜,当然前提是你别凑太近或作死去横插一脚。

    “结束了……”儒生打扮的老头目光精光的轻叹一声,搁下了刀笔。

    旋即就见风火巨龙口衔着三色风火雷球俯冲下来一头撞在了似乎彻底失去抵抗能力的白鹿身上。

    旋即雷光绚烂直冲云霄,把整片天地间照耀的万物失色白茫茫一片。

    还留在原地的少数观礼者们感觉自己仿佛在这一瞬间失去了一切对外的感知,眼前只剩下一片白茫茫,耳朵嗡嗡作鸣听不见其他声音。就连空气都在这一瞬间被抽空了一般,令人感到阵阵窒息。

    不过这种种异状随着那炫目雷光息弱而迅速消失,天地间很快又恢复了原色。但原本宛若世外桃源的白鹿湖却已经彻底消失,只在原地留下一方直径豁达千米的巨坑。

    但劫云和白鹿都不见了。

    “唉。”那位似老农的大乘期老怪发出一声微不可见的轻叹,便要转身离去。

    “咦,且慢!”那老儒生忽然发出一声轻咦,立即向前一跨步瞬移到巨坑上空。

    光头老怪与老农互相对视一眼也瞬移到巨坑上空俯瞰下去,就见漆黑的坑底还残留半张焦黑的鹿皮,那鹿皮上还残留着几个残破的金色铭文。

    三位大乘期老怪互相对视一眼,似乎在进行无声的交流谈论这半张鹿皮的归属问题。

    忽然焦黑的鹿皮闪耀出一抹金光,然后就见金色铭文自动脱离鹿皮,鹿皮立时风化成烟。

    三位大乘期老怪不明就里,纷纷退后几步。

    就见悬空的金色铭文一闪一闪散发出神异的光芒,这些光芒却如同丝线互相交织在一起凝聚成一具人躯虚影,然后人躯虚影渐渐凝实变成为一位丰神俊朗的少年。

    三位大乘期老怪互相一眼,皆是苦笑一声,然后齐齐向这少年拱手恭贺道:“恭喜白鹿道友渡劫成功登上通天大道。”

    少年嘴角含笑微微点头,轻轻一挥手分出四缕鸿蒙奇光,其中三道奇光打向三人,另一道奇光则打入地底某处直入那位紫竹公体内。

    三位大乘期老怪不惊反喜,连忙任由这一缕鸿蒙奇光打入自己体内,立时在冥冥之中似乎感应到与天道有所联系。三人连忙再次躬身拜谢,然后在三人艳羡的目光中九天之上忽然降下一道金光笼罩住了少年。

    少年恋恋不舍的瞥了一眼只剩下一方巨坑的白鹿湖,便决然的迎着金光大道直上九天彻底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老儒生仰天发出一声长叹,便又掏出竹简与刀笔在末尾记载下最后一段话:春秋厉,丁酉年,庚戌月,己巳日,巳时一刻,天元大陆白鹿洲,灵兽白鹿渡劫成功飞升仙界。颜渊亲睹笔记以传后世。

    光头老怪轻笑道:“老酸儒要不要去喝一杯?咱们好像有三百年未见面了吧?难得碰见不痛饮一番,恐怕以后就没机会了。”

    老儒生深深地看了光头老怪一眼,点头道:“也好,就当是为你这老酒鬼提前送行了。”

    光头老怪指着老儒生哈哈大笑道:“你老这酸儒总是这般嘴上不饶人,没一句好话。”

    这时那位老农拱拱手道:“小老儿我还有半垄田地没锄完草,就先走一步了。”

    老儒生客气相送道:“还望老哥替老夫转告一声钜子,老夫或许要等几天才能去墨门叨扰诸位了。”

    老农好奇问道:“颜圣可是要去寻那位圣人转世?”

    “正是。”老儒生笑了笑道:“不过人家只是位天外来客,并非什么圣人转世。”

    老农眼中精光一闪,微微一点头便消失在了原地。

    一旁的光头老怪摩挲着自己的瓦亮脑门,咧嘴笑问道:“我说你这老酸儒为何会突然千里迢迢的跑来白鹿洲呢,原来是来找人的啊。”

    老儒生轻笑道:“你这老酒鬼难道不也是吗?”

    光头老怪哈哈大笑几声,没承认也没否认,直催促先去痛饮一番再说这些俗事。

    三位大乘期老怪仿佛无视了藏身地底的紫竹公先后离去,这才有洞虚尊者陆陆续续靠近这里瞻仰天劫留下的遗迹,也算是提前感受一下天劫之威的恐怖了。

    而远在万里之外的慕容凤当感应到天劫结束后,立时发出了一声轻叹道:“那位白鹿翁成功渡过天劫飞升仙界了。”

    一旁的建木树祖却很好奇道:“这白鹿洲离我们九丘洲足有万里之遥,不知冕下您是如何知晓的?”

    慕容凤轻笑道:“因为我有几个手下恰好在那白鹿湖附近全程观看了整个天劫的过程。”

    剑痴立时了然慕容凤口中的手下恐怕就是那些神出鬼没的幽影小队了。

    建木没有多问,转而沉吟道:“按冕下所说白鹿已经成功飞升仙界,那蛮荒森林里的众妖族恐怕就成为了各方势力眼中的一块肥肉了。”

    慕容凤却是冷笑道:“这个就不牢建木大神您担心了,因为我已经放出话去,从今以后那蛮荒森林里的众妖皆由本尊照应着,谁若敢动我就敢杀!”

    建木一挑眉,随即轻笑道:“如此那老夫也就放心了,毕竟那些妖族不管怎样也是老夫的同族。”

    慕容凤斜睨一眼与这老树精相视一笑,宛若一只老狐狸和一只小狐狸……

    一旁的剑痴莫名的打了个寒颤,下意识的远离了二人一点位置。

    慕容凤端起茶碗轻轻一吹,转移话题微笑道:“建木大神,我马上要回黄金城了,不知您是和我一起回去呢?还是晚几日再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