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神农殿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到底是什么怪物窝在里面?连你都不敢去招惹?”剑痴好奇道。

    慕容凤嘿笑道:“你猜!”

    剑痴一脸黑线道:“我猜得到才有鬼了!”

    “宾果!恭喜你答对了!”慕容凤冷笑道:“这片药园子里面还真有鬼!”

    剑痴打了个激灵,诧异道:“真有鬼?是厉鬼还是鬼将?”

    “是厉鬼,但不是我们先前遇见的那种山魈鬼。”慕容凤目光深邃的盯着药园子深处,沉声道:“这些厉鬼看起来很像幽魂亡灵,外形与正常人无异。但是一身阴气却比山魈鬼还重,我猜应该是传说中的冤魂之类的鬼物!”

    剑痴瞪大了眼睛可惜依旧什么都瞧不清,只见到树林外有一群鬼鬼祟祟的人影摸进了药园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没有异常任何动静,这群人摸进去就仿佛凭空消失了,让剑痴感到一阵寒意直冲脑门。

    “里面到底什么情况?那群人进去后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剑痴悄声问道。

    慕容凤暗暗摇头道:“已经死光了,连那座大殿的大门都没摸到。”

    “那我们怎么溜进去?”剑痴问道。

    慕容凤想了想说道:“你留这儿,我进去。”

    “你一个人进去?”剑痴犹豫了一下便点头道:“好吧。”

    “你这次怎么答应的这么爽快?”慕容凤惊讶道。

    剑痴哼道:“我不答应还能怎样?跟着进去拖后腿?既然你有信心自己一个人偷溜进去,我为何还要跟着添乱?”

    慕容凤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道:“你总算意识到自己一直在给我拖后腿了。”

    “去去去,别没大没小的。”剑痴一脸嫌弃拍开慕容凤的手,哼道:“你要一个人进去我也不拦你,但是你千万记住外头还有一大帮人在搜捕咱俩的下落呢,所以你千万不要整出太大的动静。”

    “就冲你这flag立的,我也不敢胡来啊。”慕容凤嬉笑一声便跃下了树梢向药园子里摸去。

    剑痴摇头苦笑一声,只能待在树上静候慕容凤回来。

    慕容凤一摸到药园边上就见她整个人的气息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阴冷如九幽的气息瞬间笼罩了她的全身,若只是单凭气息判断绝对会让人误以为她是一个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希望这招管用。”慕容凤搓了搓胳膊,喃喃低语道:“喂,你这家伙释放的阴气太重了,快冻死我了。”

    识海中。

    心魔无语的直翻白眼道:“是你说要装的像一点的,我不多释放一点九幽阴气遮住你身上的阳气,万一被那些冤魂瞧出破绽可别怨我。”

    “算了。”慕容凤紧了紧斗篷,迅速绕过一片片干裂荒芜的田垄。只见这些药田内随处可见腐朽的尸骨,有人类,有妖兽,也有灵兽。

    而当慕容凤一闯进药园,立时那些尸骨中冒起朵朵鬼火幻化成一具具冤魂死死盯着她。不过因为有心魔释放出来的九幽阴气遮住了她身上的阳气,所以这些单凭本能行事的冤魂只是一脸‘好奇’的盯着这个奇怪的同类,而没有做出攻击行为。

    “哈,果真管用。”慕容凤心中立时暗松了一口气,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冲过了药田范围来到了大殿前。

    这座位于药园中心的大殿建造的很古朴,分前后三殿,前殿共七层,中间主殿似一座巨大无比的炼丹炉,那药糊味就是从那主殿中飘荡出来的。而后殿只有五层但却占地面积最大。

    慕容凤仰望前殿大门上方的匾额,只见上面写着三个斑驳金漆大字——神农殿!

    慕容凤紧握着光剑剑柄,小心翼翼的来到虚掩的大门前往里窥探了几眼。

    空荡荡的漆黑一片。

    慕容凤深吸一口气,一侧身就钻了进去,然后迅速闪到一根立柱后面警惕的打量起这座前殿大堂,发现整座大殿异常的干净整洁。

    “这里似乎有人刚刚打扫过?”慕容凤轻轻摸过光洁的地砖,心中纳闷这里面的鬼难道还有洁癖?

    “丫头!”剑痴忽然发来密语,吓了慕容凤一跳。

    “干嘛?!”慕容凤没好气的回复道:“没要紧事别打搅我!”

    剑痴哼道:“我只是想提醒你外头又来了一大帮人马。”

    “又来人了?”慕容凤心中疑惑,微微昂首闻了闻立时了然道:“那药糊味好像更浓了!”

    “那些人似乎察觉药园里面有问题,没有贸然深入,好像在等高手赶来。我离的有点远,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剑痴提醒道:“你现在在哪里?可别被那些人发现了!”

    “没事,我已经摸进大殿了。”慕容凤随口回复道:“你帮我盯着外头,发现有人来了记得提醒我一句就行。”

    “行。”剑痴答应了一声便挂掉了通讯。

    结束通话慕容凤又鬼鬼祟祟的摸到了楼梯口,抬头眺望了一眼二楼却没有上楼,而是绕过楼梯向前殿的后门摸去,准备去那座炼丹炉似的主殿一探究竟。结果等她摸到大殿后门却发现门被一副八卦铜锁给锁死了。

    慕容凤试了撬,拧,砸,掰都不顶用,最后拿光剑捅都不行,这铜锁仿佛被加持了神力始终巍然不动。

    门锁撬不开,慕容凤又摸索着寻找窗户,却发现这一层大殿内居然没有一扇窗户。

    “好吧,按照玄幻小说的套路想要开锁肯定要先找到钥匙,而这钥匙估计应该被人藏在这前殿的最顶层。”慕容凤挠头轻叹一声:“唉,麻烦!”

    慕容凤忽然目光一凝转化为一片森白:“邪王真眼!”

    本该无坚不摧的八卦铜锁却噗地一声化作了一缕轻烟……

    “哼!”慕容凤得意轻哼一声,用力推开了尘封的大门眼前展露出一方长满鲜花杂草的后院。

    慕容凤没有贸贸然的迈出门去,而是躲在门后探头探脑侦察了半天确定没有任何危险存在才猫着腰轻轻迈出一只脚,但是下一刻她却又将刚探出去身子收了回去,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轻轻嗅了嗅。

    “咦?怪了!”慕容凤不信邪,探头一嗅,又收回身子吸了吸,确定自己的嗅觉没有出现幻觉。

    原来是慕容凤从门里探出身子的一瞬间闻到了一缕如桂花般的冷凝幽香,这缕幽香很奇妙,不经意的一闻到竟令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舒泰感,但去细闻却又找不到幽香的源头。而当她缩回身子到门内却只闻到一缕药糊味。

    只是一门之隔,竟然能闻到两种截然相反的气味,着实令慕容凤很是惊讶了一番。

    这时剑痴忽然又发来通讯,提醒道:“那伙人好像来了几个强援,准备进入药园子了。”

    “知道了,你继续监视。”慕容凤抽动着鼻翼,随口回答道。

    “你有发现什么宝物了没?”剑痴紧张道:“甭管有没有都赶紧出来吧。”

    “急什么。”慕容凤不爽的回了一句便挂掉了通讯,然后屏住呼吸转为内息蹑手蹑脚的挤出门去。虽说院子里弥漫的异香闻了令人感觉心旷神怡,但是在这危机四伏的古迹中鬼知道这异香是否会有其他副作用。所以秉承着小心为上原则慕容凤直接转用内息隔绝了香气呼入。

    “等一下!”心魔忽然出声道。

    慕容凤心头一跳,连忙定住脚步问道:“怎么了?”

    心魔沉声道:“你现在身处的地方有着很强的生机,我的九幽阴气正在受到强烈排斥。”

    慕容凤眉头一挑,环顾满园的鲜花杂草没看出这些寻常花草有任何奇异之处。

    “好吧,那你先将九幽阴气收回去。”

    “嗯,你小心点。”心魔嘱咐了一声便收回了九幽阴气。

    慕容凤立时感到浑身一暖,仿佛从冰天雪地中一下来到了艳阳高照之下。同时一股勃勃生机也弥漫了过来,让她全身有种说不出的舒泰。

    忽然慕容凤脸色一变,因为她即使在内息状态下居然也‘闻’到了一缕幽香沁入了她的心脾,然后直入灵台再次让她感到一阵心旷神怡之感浮上心头。

    明明看似没有任何危险,但慕容凤心中却是警铃大作。因为这缕幽香竟让她有些沉醉其中,仿佛只要能闻着这香气一切烦恼忧愁都将消散于无形。

    慕容凤立即一咬舌尖强行驱散掉这沉迷感,重新振作起心神。

    “果然有问题!”慕容凤精神高度戒备,即使时不时闻着那缕幽香也不再沉醉其中。而当她迈步进入后院却忽然踩到了一个柔软之物,低头一瞧竟是一具尸体。

    慕容凤立时脸色微变,当然单纯的一具尸体肯定不会让她色变,而是因为这个死人脸上的表情竟保持着一脸幸福的诡异笑容。

    慕容凤立即弹出光刃,心中警惕更甚,绕过这具尸体后发现这片看似寻常的花草下竟然躺满了各种尸体,有人类有妖族也有灵兽,但这些家伙无一例外全都保持着一脸幸福的表情静静的死在了这里。

    慕容凤暗暗摇头便迅速穿过了这片花园来到恢宏的主殿前。

    整座主殿高逾百丈,外形酷似宝葫芦状的炼丹炉造型,上尖下圆分为三层,顶层呈宝塔状。中层圆鼓鼓的四面开窗,有四尊龙首雕饰探出,每一尊龙首皆口衔一条铁索斜垂地面分别栓在四根巨柱上。而主殿最下一层有一半深埋进地底,宛若一个火炉。

    慕容凤绕着这座主殿转了一圈也没见到入口,看来只能顺着四条垂挂下来的铁索爬上去。

    慕容凤转身来到一根巨柱前,靠近才发现这根需要三四人才能合抱过来,高度近十米的巨柱竟然是用生铁浇筑而成的,但是岁月却没在它上面留下多少痕迹,只是长满了一层厚厚的青苔。

    慕容凤退后几步,然后一个箭步前冲一点脚尖就踩着湿滑的柱体蹿上了巨柱顶端,然后又顺着晃荡的铁索腾腾腾的飞跃了上去。

    这座主殿中层窗口位置离地面起码有一百多米高度,人站在上头往下瞧一眼都会双腿发软,但是慕容凤却身轻如燕般的顺着晃荡的铁索飞掠而上,然后一个轻巧的翻身立在了龙首雕饰之上。

    虽然所站位置不是主殿的最高处,却依旧能俯瞰方圆百里景色。

    慕容凤一手依着龙角,一手四处搭望很快就瞧见了还在药田里折腾的一帮人。

    那些人似乎由数支人马临时组队而成,约有百十来人,分为三个阵营正互相配合着清剿着盘踞在药田的冤魂。但是看这缓慢推进的速度,估计就算是等到天黑了这帮人也别想摸到前殿大门外。

    慕容凤摇摇头不再去关注那些人,转身钻进了漆黑的窗户。

    一进入这主殿内部,立时那股药糊味更为浓烈了,而且还有点呛人辣眼睛。

    “到底是谁在煮药?这炼的是仙丹啊还是毒药啊!”慕容凤抽出一块面巾蒙住口鼻,总算好受了一点。这才有心情打量四周的情况,此刻的她正身处在一条狭长的过道内,随便选了右边方向便悄悄摸了过去。

    沿着过道一路摸索下来发现了许多紧闭的房门,但这些房门无一例外都施加了强大的禁制,根本动用外力强行破开,除非慕容凤动用空冥大法,不过如此一来说不定就会惊动这殿内未知的存在,所以慕容凤都只小心翼翼的摸索前行直到前方出现了一条岔路口。

    慕容凤抽了一下鼻翼,顺着那药糊味飘来的方向拐入了左边的通道。又摸索前行了几十米后一扇半掩的铁门出现在了通道尽头,通过虚掩的门缝有阵阵火光飘出,更有浓烈的药糊味飘散了出来。

    慕容凤小心翼翼的摸到门口往里窥视了一眼,就见门后头是一间巨大无比的炼丹大殿。

    整间炼丹大殿显得无比空旷,只有大殿正中央矗立着一尊高逾三丈的三足炉鼎,而一道熊熊烈焰正透过鼎下一个地洞喷涌而出不断给这炼丹炉加热着。

    “奇怪?怎么没怪物守卫?”慕容凤心中纳闷,又仔细寻视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怪物踪影,便壮起胆子轻轻的推门而入。

    忽然一股莫名的危机感直冲脑门,让慕容凤瞬间寒毛倒立,惊得她连忙转身就想夺门而逃,却一鼻子撞在自动紧闭的大门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