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玻璃弹珠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剑痴捧着这件肚兜,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慕容凤笑眯眯道:“我觉得你将这件肚兜送给苏姨,肯定能搏得美人一笑。”

    剑痴抓狂道:“我疯了才会将这玩意儿送小姚,想找死也不是怎么玩的!赶紧拿走,别再让我见到这玩意儿!”说完直接丢还给了慕容凤。

    “哼,不要拉倒!”慕容凤收起这奇葩的肚兜,转身蹲下又伸手进宝箱一番摸索,口中直念叨:“这回不要神器了,给件圣器就成。”

    “你还真是不挑。”剑痴无语道:“等会儿再给你出件……”

    “闭嘴!你这乌鸦嘴!”慕容凤回头狠瞪一眼,然后一缩手又摸出一件宝物。

    二人立时瞪大了眼睛盯着这第二件新鲜出炉的宝物!

    “坑爹呐!!!”慕容凤拿着一面桃花纨扇,跳脚大骂道:“给我一把破扇子顶屁用啊!我要的是神器啊,再不济给件圣器也行啊!”

    “哈哈哈哈哈!”剑痴再次笑的前仰后合,拳头直捶地面。

    “别笑啦!”慕容凤一脸不爽的将这破扇子丢给剑痴,怒哼道:“这破玩意儿你拿去送给苏姨肯定能搏得美人一笑了,而且还不用担心被苏姨给砍死!”

    剑痴慌乱的接住这面桃花纨扇,一瞧属性立时被惊讶的合不上嘴巴。

    【桃花仙扇】

    品质:史诗(紫色)

    武器/副手

    物理攻击:0-1

    法术伤害:提升20%

    施法速度:提升20%

    +5魅力

    +500精神力

    职业要求:无

    需要等级:80

    特殊要求:女性

    装备技能:一袭香风。

    一袭香风:挥动扇子制造出一股带有奇异香味的清风笼罩前方十米内的所有目标,该效果能使敌方目标陷入狂乱状态不分敌我进行攻击。也可使友方目标获得士气倍增攻击力提升30%,持续30秒。该技能对神级生物、亡灵生物、元素生物、机械生物无效。(技能冷却时间:10分钟。)

    说明:一把精致的桃花扇,轻轻扇动时带有一股神异的百花清香。

    ———————————————————————————

    剑痴拿着这面扇子转了转,点头道:“这扇子好看是挺好看的,但问题要80级才能装备啊。”

    慕容凤一边掏着宝箱,一边鄙视道:“笨啊,这游戏又没规定不能装备的物品在非战斗状态下就不能拿在手里玩了,我是让你将这扇子是给苏姨平时没事的时候玩的,谁让你送她打怪练级了?活该你注孤生!”

    剑痴讪讪一笑,赶忙将这面桃花纨扇小心收好。

    这时慕容凤掏出了第三件宝物,一本占满灰尘的古书!

    “绝世武功秘籍!”慕容凤惊呼一声,立即让剑痴也瞪大眼睛凑了过来,急问道:“什么绝世武功秘籍?赶紧翻开瞧瞧!”

    慕容凤小心翼翼的擦拭掉古书上的灰尘,只封面上赫然醒目的写着六个古朴大字——「大欢喜佛神功」!

    “你的!”慕容凤二话不说直接将这本古书塞给了剑痴!

    剑痴一头雾水,好奇翻看了几眼立时一张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赶忙把书合上,结结巴巴道:“这这这书……”

    “别这这这的了,要是你和苏姨的好事成了,这神功不是正好用的上。”慕容凤揶揄笑道。

    剑痴一时间窘迫的无地自容,古书捧在手里如同烫手的山芋,丢不是,不丢也不是,只能满脸尴尬的收起来,然后义正言辞的警告道:“这事你谁都不许告诉!”

    “安啦,安啦。一本破书而已,瞧你这脸红的。”慕容凤一脸鄙夷,同时伸手在宝箱掏了半天又摸出一物。

    “我现在严重怀疑设置这宝箱的那位前辈高人绝对是个采花大盗!”慕容凤一脸无语的拿着个白瓷瓶子,只见瓶子上贴着一张红纸,上面写着几个小字——「我爱一条柴」。

    “我爱一条柴???”剑痴一脸好奇问道:“这是什么丹药?怎么取这么怪的名字?”

    慕容凤瞥了剑痴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道:“你还年轻,不知道就别多问了,反正这丹药也不适合你用。”

    “什么叫我还年轻,我明明比你大好伐!”剑痴一脸无语,但总觉得那里不对劲?

    慕容凤收好小瓶子,咬咬牙道:“我就不信摸不出一件靠谱的装备来!”

    一般来说一个宝箱只能摸出六件宝物,所以理论上慕容凤现在还有两次机会。

    “要不换我来试试手气?”剑痴跃跃欲试道。

    “你?好吧,你来,但要是摸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可别怨我。”慕容凤退开几步,一脸怪笑道。

    “我相信自己的手气!”剑痴轻哼一声,上前伸手进宝箱里一摸,然后迅速的掏出一根长条状的物体……

    “我擦!没天理了啊!”慕容凤立时发出仰天悲鸣!

    剑痴则捧着这长条状的物体发出哇哈哈的得意笑声,因为被他摸出来的赫然是一方故意盎然的剑匣。

    剑匣,顾名思义就是装宝剑的木匣。只不过从90级的墨玉宝箱摸出来的傻子都知道肯定不是凡品,而且这神秘剑匣上还贴满了一张张鬼画符封印,更为它平添了几分神秘感。

    “王~叔~叔!您看咱俩都怎么熟了!”慕容凤眨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让剑痴瞧得直打冷颤道:“好好说话!”

    “那您就把这剑匣让给我呗!”慕容凤笑嘻嘻的央求道。

    剑痴冷笑道:“我若是不给呢?”

    慕容凤笑颜如花道:“不给,我就把你逛窑子的截图发给苏姨。”

    “我什么时候逛过窑子了?你别污蔑人!”剑痴怒道。

    慕容凤笑呵呵道:“你大可不信,但苏姨那边你自己去解释好了!”

    剑痴黑着脸,只好乖乖的将剑匣递了过去。

    “这才对嘛。”慕容凤立即笑眯眯的一把接过剑匣,然后伸手去撕封印。

    “等下!”剑痴连忙喊道。

    “怎么了?”慕容凤紧紧抱着剑匣,生怕他反悔。

    剑痴后退道:“你等我走远点再撕开封印!”

    “哼,胆小鬼!”慕容凤不屑的撇撇嘴,继续撕封印却发现撕不动,反而还被这些封印符箓给电了一下手指,疼的她一下缩回了手。

    剑痴嘿笑道:“我就知道这封印没那么容易揭开!”

    慕容凤瞪了他一眼,不信邪的又去揭另一张封印道符,结果这回似被火烫了一下,疼的她又赶紧缩回了手。

    “见鬼了!”慕容凤一咬牙将每一张道符都揭了一边,结果这些道符全都设有强大的禁制,只要一揭就会触动禁制,有带电的,火烧的,冰冻的,针扎的等各种奇异效果。

    看到慕容凤抱着剑匣无处下手被气的吱哇乱叫,剑痴忍不住直发笑。

    “笑什么笑!有本事你试试把这些破符揭开啊!”慕容凤十分不爽道。

    “我没你那么大的能耐,行了吧!”剑痴直接认怂,才不会去做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慕容凤白了一眼,抱着剑匣一脸纠结,想暴力开起却又怕伤到里面的宝剑,只能愁眉苦脸的哀叹一声将这方剑匣先收起来。

    “还剩最后一件宝物,你来还是我来?”慕容凤问道。

    剑痴摆摆手道:“还是你来吧,省得等会儿我真开出件神器你直接跟我翻脸!”

    “切!”慕容凤鄙视一眼,上前诚心向诸天神佛祈祷了一下,然后一脸虔诚的将手伸了进去,片刻就摸出了最后一件宝物,而这口黑玉宝箱也终于功成身退,直接碎化成一地齑粉。

    “这是什么?”不过二人此刻的注意力却不在碎了一地宝箱上,而是大眼瞪小眼一脸懵逼。

    “我也想问你呢!”慕容凤无语道。

    此刻被慕容凤捧在手中的赫然是一颗破旧的玻璃珠子。

    没错,就是那种街边地摊一块钱能买好几颗的玻璃弹珠。没有宝光四溢,也没有异象显现,就连这珠子的属性都写的明明白白它就是一颗普通的玻璃珠子。

    【琉璃珠子】

    品质:普通(白色)

    说明:一颗看上去很普通的琉璃珠子,但似乎被狗啃过。

    ————————————————

    “喔,我知道了!”剑痴一击掌,恍然道:“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安慰奖了!毕竟闯阵的弟子那么多,不可能人人都能分到极品宝物,设置一个安慰奖再是正常不过了。丫头有话好说,你要发火等我先跑远点!”

    慕容凤捏着玻璃珠子脸上阴云密布,但很快就强行消掉了怒气,淡然道:“你说的对,一个宝箱里不可能全是极品宝物,塞个安慰奖什么的是再正常不过了。”

    剑痴一脸惊讶道:“丫头你要是想发火就发出来吧,你这样忍着我反而更害怕了。”

    慕容凤白眼道:“我看起来像是那种连自己一点怒气都控制不了的家伙吗?走了!那片遗迹怎么大,说不定还有更多的宝箱等我们去开呢。我就不信了开不出一件神器来!”

    剑痴一脸黑线,还以为这丫头真的压下心头怒火了,原来只是转化成满肚子怨念了啊。

    慕容凤转身就走,手中的玻璃珠子被她随手一甩当做垃圾抛了出去,但是下一瞬间却又被她忽然用念力摄了回来。

    “怎么了?”剑痴见她的举动莫名其妙的不知道在搞什么。

    慕容凤却捏着这颗玻璃珠子双眼放光道:“这是宝贝!这绝对是件宝贝!”

    “哈?丫头你该不会是气糊涂了吧?”剑痴一脸纳闷道:“这不就是一颗普通的玻璃珠子吗?你那里瞧出是宝贝了?”

    “你瞧好了!”慕容凤一脸认真的捏住玻璃珠子,几息后问道:“看明白了吗?”

    “我看明白了才有鬼了!”剑痴一脸黑线道:“你就别打哑谜了。”

    “笨啊!你再瞧仔细喽!”慕容凤抿嘴继续捏着这颗玻璃珠子,然后瞪眼道:“看清楚了没?我在很使劲的捏它!”

    “然后呢?”剑痴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懂这丫头在搞什么飞机。

    “你真是笨死了!”慕容凤抓狂的随手摄来一块石头轻轻一捏,立时碎成了面粉……

    剑痴豁然睁大了眼睛,一脸惊愕道:“这玻璃珠子居然被你捏不碎?!!”

    “没错!”慕容凤一脸激动道:“刚才我很生气的时候手上捏着这颗玻璃珠子根本没留劲,而以我的手劲就算是块铁锭也能当面团捏,但这玻璃珠子却完好如初!所以这玩意儿肯定是件宝物!”

    剑痴一脸激动追问道:“然后呢?一颗连你都捏不碎的玻璃弹珠能做什么?”

    二人瞬间又陷入了沉默……

    因为这破珠子貌似除了异常坚固外还是毫无用处啊。

    “得,白高兴一场。”剑痴哑然失笑道。

    “去去去,就你话多。”慕容凤十分不爽的推开剑痴,捏着这颗古怪的玻璃弹珠仔细端详了半天也没能找出别的门道。

    “啊,对了!”慕容凤一惊一乍道:“玄幻小说里不是经常写到神秘宝物需要滴血认主的嘛,或许我们可以试试?”

    剑痴一脸黑线道:“你要试试便试试,盯着我做什么?我可不会陪你疯的!”

    “只不过让你出点血,用得着怎么推三阻四的嘛。万一真的能行你不是白得一件神器?”慕容凤鄙视道。

    “那你自己为什么不滴一滴血上去试试?”剑痴抓狂道:“干嘛非要用我的血?”

    慕容凤摊手道:“我这不是怕疼嘛,而且万一行不通那多尴尬。如果放你的血,我就不尴尬了啊。”

    剑痴扶额无语,对这丫头的腹黑算是彻底领教了。

    “你想都别想,要滴血滴自己的去!”

    “切,给你一场大机缘都不要。”慕容凤没能忽悠成功,只能继续一脸纠结要不要真滴自己一滴血上去试试?

    “罢了,试试就试试,成不成都没关系。”慕容凤一咬牙一挑指尖划破皮肤逼出一滴鲜血甩在这颗玻璃珠子上。

    二人立时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这颗玻璃珠子,然后就见殷虹的血滴呲溜一声从玻璃珠子上滑了下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慕容凤面无表情道:“今天这事你要是敢说出去就死定了!”

    剑痴强忍着笑意连连点头,结果差点憋出内伤来。

    “啊,好烫!”忽然慕容凤惊呼一声,一把丢掉手中正在微微发光的玻璃珠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