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鬼将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封不岳立时瞳孔一缩,这才瞧清几人身上扎满了银闪闪的……绣花针!

    “这……!”封不岳当即判定空中那家伙不是那鬼将,因为鬼物怎么可能会用绣花针当做暗器。而且这些绣花针毫无灵气,分明就是寻常之物,却居然将几个元婴修士扎的满地打滚,分明是出手之人的修为高出他们太多!

    “是你!!!”封不岳这时瞧见那半空黑影展开了斗篷露出了绝美真容,当即脸色一变转身撒腿就跑。

    慕容凤却是咯咯一笑道:“封堂主,这半夜三更的咱们还能遇见,真是缘分啊!”

    笑声结束时,那娇媚的声音已在封不岳耳边回荡,仿佛就站在他身后说话。

    封不岳当即寒毛倒立,头也不回的反手洒出一蓬毒粉。然而一点卵用都没用,反而被一股无形力量给束缚住给直接拽了回去摔在慕容凤跟前。

    “给你两个选择。”慕容凤笑眯眯绕着封不岳,风轻云淡道:“是被我用搜魂大法看一边你脑子里所有的秘密,还是你自己老实交代。”

    封不岳紧闭嘴巴趴在地上想要拼死反抗,然而一股无形力量压制着他,让他全身骨骼都在发出呻吟。

    “好吧,看来你做出了一个愚蠢的选择。”慕容凤蹲下身子张开五指轻轻的搭在了封不岳的脑门上。

    封不岳满脸惊恐道:“不要!我不能说,因为我的灵魂被人下了禁制,一旦说出不该说的事情就会马上魂飞魄散。”

    “哦?”慕容凤微微一讶,收手道:“那好吧,我来问,你用点头或摇头表示总可以吧?”

    封不岳立时点头如捣蒜,却在下一瞬间脸色变得极度惊恐喊道:“啊!!!那鬼将出来了!”

    慕容凤回过头就见阴气翻涌的峡谷出口处咚咚咚地缓步走出一尊巨人,当人影一步踏出谷口立时阴风四散露出了它的尊容!

    就见这鬼将威风凛凛足有丈许高,头戴双翅鹰盔,身披百叶磨银重铠,腰缠咬狮蟒带,脚踏虎头铁靴,手中还拄着一杆寒光森森的青龙偃月刀!

    “快放开我,不然咱们都得死!”封不岳惊恐万分道。

    慕容凤双眼一眯,一把捂住封不岳的嘴巴。

    然后就见那凶威冲天的鬼将瞪着一双猩红的牛眼直接扫向那几个被扎成了筛子还躺在地上打滚的家伙,也不见它有任何多余动作,只是深吸一口气就见那几个倒霉蛋纷纷爆体而亡化作一团团血雾被它一吸而尽!

    封不岳抖的越发厉害了,慕容凤摁着他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注意!想必那控魂珠就是用来控制这鬼将的吧!”

    封不岳瞬间双眼圆睁,赫然发现藏在自己身上的控魂珠又被慕容凤给摸走了。

    “嗯,让我继续猜猜。”慕容凤把玩着控魂珠,冷笑道:“你们其实压根不是什么百兽山庄的弟子,应该是别的势力潜伏在百兽山庄中的暗子吧。目的嘛自然是为了借鸡下蛋将那条魔龙培育起来。”

    慕容凤说着又从封不岳身上摸出了那颗魔龙心脏,哼笑道:“你还真以为我先前是信了你的鬼话才将这两样东西还给你的吗?我只不过是在逗你玩的,上面早就留有我的神识印记。只不过我没想到咱们又会怎么快再见面。”

    封不岳都快哭了,惊恐万分道:“别说废话了,那鬼将过来了,赶紧将这两样东西给我,否则我们都要死啊!”

    慕容凤回头一瞥,果真见那鬼将消化掉几人血气后又将冰冷的目光锁定在了他们二人身上,然后扛着青龙偃月刀就大步走过来了。

    慕容凤立即将封不岳提了起来,冷声道:“告诉我如何使用这控魂珠,不然我就将你丢给这鬼物当晚餐!”

    封不岳急眼道:“控魂珠必须要特殊的秘法才能催动,现在教你也来不及啊!”

    “那就算了!”慕容凤一甩手作势要丢他出去,封不岳差点被吓尿了,当即改口道:“我教!我教你!这秘法其实很简单!”

    “哼,就知道你这家伙没老实交代!”慕容凤冷笑一声,提着他的领子飞身急退。

    鬼将一见二人要跑,立即脚步一墩,轰地一声飞冲了过来,人未至刀光已经席卷而出,沿途参天巨木纷纷拦腰倒折,威势当真骇人无比!

    慕容凤提着封不岳满山乱窜,还分心去学催动控魂珠的秘法,好几次差点被那鬼将撵上,吓得封不岳不时哇哇乱叫,还以为死定了。其实他那里知道慕容凤存心是在逗他玩,毕竟以她的实力真要是想走,区区一个鬼将怎么可能留得住她。而她真正的目的就是拿下这个威武的鬼将当做土特产带回去送给苏姚而已。

    好在催动控魂珠的秘法很简单,慕容凤一学就会,学会后便看准机会一飞冲天,然后先祭出魔龙心脏抽取里面的魔血,再祭出控魂珠打入血团中,接着再将整个翻涌的血团直接丢向那鬼将。

    那鬼将当真是不忌口,一见一团鲜血抛来当即一张口就吸了进去,然后僵立当场一动也不动了。

    “成了?”慕容凤心中一喜,立即飞了下去顺手将封不岳丢给追上来的剑痴看管,然后自己走到威武的鬼将面前绕着圈一脸啧啧称奇道:“瞧这块头,瞧这行头,看着就帅气啊。”

    “这家伙怎么办?”剑痴提着死狗一样的封不岳走上前来问道。

    慕容凤头也不回道:“先留他一命,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他。”

    封不岳立时连连求饶,当真是声泪俱下感人肺腑,让慕容凤大为皱眉道:“闭嘴!”

    封不岳立即闭上嘴角一脸谄媚,眼珠子却在滴溜溜乱转,趁着慕容凤和剑痴二人都没注意他的一会儿功夫心中默念了一段口诀,然后咬破舌尖逼出一滴精血含在口中。

    慕容凤这边正在尝试控制鬼将行动,命令它先走两步,再挥舞大刀摆出一个酷酷的造型,一时玩的不亦乐乎。

    剑痴无语道:“别玩了,赶紧先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吧。”

    慕容凤点点头,转身对封不岳喝问道:“喂,你们既然有办法控制这鬼将,肯定也有办法控制那鬼王吧?老实告诉我,我就饶你一命。”

    “是有一个法子能够控制那鬼王。”封不岳低着头,含糊道:“只不过这个法子只有我门中的几位长老知晓,小人实力低微还接触不到那个层次。”

    剑痴皱眉道:“你们到底是何人?为何要冒充百兽山庄之人,又与混沌天魔勾结在一起?”

    封不岳喏喏嘴,做出一副有苦难言的模样。

    “这家伙身上有禁制,一些敏感的问题不能回答,否则会当场魂飞魄散。”慕容凤解释了一句。

    剑痴冷哼道:“竟用如此歹毒的手段控制下属,看来你们的宗门必定是些邪魔外道!”

    封不岳讪笑连连,又是磕头又是求饶,甚至爬过来想抱住慕容凤的大腿求饶,被慕容凤一脸嫌弃的躲开道:“行了,别装模作样了,只要你能老实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保证饶你一命。”

    “谢谢!谢谢!”封不岳立时磕头如捣蒜。

    忽然异变突起,就见封不岳趁二人不备张嘴吐出一滴精血打入鬼将的眉心。

    慕容凤目光一冷,立即劈掌拍去,却铛地一声被鬼将横刀挡下。

    封不岳直接鲤鱼打挺翻身而起跃开,张狂大笑道:“妖女,你还真当我会蠢到你的鬼话?实话告诉你吧——”

    唰——!

    一道剑光闪过,封不岳的脑袋飞上了半空,剑痴一脸酷酷的出现在他身后还刃入鞘。

    慕容凤单手扣住大刀与鬼将陷入角力状态,仍有闲心吐槽道:“谁让你杀他了,打个半死不就行了。”

    剑痴耸肩道:“你还是先想办法拿下这个鬼将吧。”

    慕容凤轻哼一声,手上一使劲硬生生的将鬼将推出数米远,双脚在地上划出两道长痕。

    然而这鬼将也是实力非凡,发出一声嘶吼竟硬生生的顶住了慕容凤的一身怪力,还将她反推回去几步。

    “呵!有意思!”慕容凤立时来了兴致,和这鬼将玩起了顶牛。

    一时间,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把附近的地面踩的坑坑洼洼。

    “我说……”剑痴麻木无力的打哈欠道:“你这大半夜的和一只鬼玩顶牛有意思吗?能不能快点搞定,我还想回去好好睡一觉呢。”

    “你说的轻巧,有本事你来试试在不伤这鬼将的情况下生擒住它!”慕容凤忽然一个卸力转身滑步大背摔将鬼将摔飞了出去。

    然而别看这鬼将人高马大,但身手却极为灵活,身在半空一个单刀撑地就翻转过了身子飘然落地,跟着就是厉喝一声直劈出一道半月刀光。

    慕容凤唰地一下瞬移开去,只见刀光闪过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刀痕。

    慕容凤心知要想降服这鬼将还要费些手段,便掏出一沓道符然后腾身飞上半空。

    却不想那鬼将也卷起一股黑气直冲上来,当头就是一刀劈来。

    “干!”慕容凤爆了句粗口,甩手就将手中的道符洒了出去。

    道符一离手立即散发出蒙蒙金光,却不想被鬼将直接一刀劈散,根本没机会贴到它身上。

    慕容凤又祭出八卦金钱索抖楞着向鬼将缠去,却被鬼将浑身爆起的阴气给吹飞。

    “我就不信拿不下你!”慕容凤冷哼一声,一拍腰包就祭出一口密封的大陶罐朝鬼将脸上砸去。

    鬼将下意识的拿刀一劈,陶罐哗啦一声应声而碎飞溅出一蓬血浆直接糊了鬼将一脸。

    慕容凤立时得意大笑道:“我这集齐了七七四十九条黑狗浓缩而成的血浆味道如何啊?”

    就见鬼将如同被淋了一头硫酸,浑身滋滋直冒青烟,然而它却毫无所觉,仿佛不知疼痛为何物,操起大刀就直劈了过来。

    慕容凤立即弹出光刃一挡,就感觉一股沛然巨力从剑刃上传来,差点将她手中的原力光剑给震飞出去。

    “嘶!这鬼将的力气也太大了!”慕容凤立即改用双手握剑死死抵住大刀,然后飞起一脚踹在它的胸口,结果没踹动,反而震的她脚腕发麻。

    而已经被浓缩黑狗血毁了容的鬼将此刻显得更为狰狞恐怖,一咧嘴发出怒吼就朝慕容凤喷出一股浓郁的黑色阴风。

    慕容凤立即撑起三重防护挡下黑色阴风侵袭,但仍让她浑身打了个冷颤,这要是被喷一脸即使不死也会马上染上严重的风寒疾病,战斗力肯定也会随之大打折扣。

    鬼将见这一招不成,立即一瞪猩红双眼闪烁起危险的光芒。

    慕容凤岂会让它从容需气放大招,直接一个翻身顺手卸开大刀,跟着一记倒挂金钩踹在它的下巴上。

    鬼将的脑袋被踹的一偏,双眼射出的两道红光直入夜空,宛若两道激光炮。

    慕容凤趁机一剑捅进鬼将的心口,然而这位置显然不是它的弱点,直接一巴掌呼了下来。

    慕容凤眼见来不及躲开,便立即收起光刃双臂往上一架,然后嘭地一声就拍飞了下来,轰隆一声砸在地上掀起漫天尘土。

    鬼将双眼中再次闪烁起危险光芒,却再次被一抹剑光打断。

    就见剑痴人剑合一飞身而至,鬼将只能暂停需气,横刀一挡格开剑刃,然后顺势直劈下一刀。

    剑痴双手握剑也想学慕容凤那样抵挡,却被鬼将一刀就给劈了下来,也轰隆一声砸在地上,差点摔背过气去。刚才在一旁观战还没觉得什么,但是一交上手他才意识到这头鬼将恐怖,尤其那一身神力简直挡者披靡。剑痴扭头瞥向重新站起来拍拍身上尘土的慕容凤,感叹这丫头也是个怪物,居然能和那鬼将正面硬刚而不落下风。

    “还没死?”慕容凤瞥来一眼,满脸鄙视道:“没本事就不要瞎逞能,一边待着去。”

    剑痴咳出一口血沫,翻白眼道:“我好歹出手打断了那鬼将的大招救了你一命,你就是怎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慕容凤翻翻白眼道:“我需要你来救?我刚才只是手滑了一下而已。”

    鬼将可不会坐看二人互相吐槽完再动作,趁着这点功夫又完成了需气直接一瞪双眼又激射出两道红光下来。

    “好了,我也玩够了。”慕容凤风轻云淡的一挥手,激射下来的红光立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