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半夜遇鬼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下一刻,剑光闪动,呼喝打斗声不绝于耳。

    慕容凤泰然自若的喝着鱼汤,见那几个偷窥者实力不错,一个分神期道君,三个元婴真君,而且神通诡异,善于操控毒虫灵兽,一人可顶两人战力。然而这些人犯下的最大一个错误就是不应该和剑痴玩近战。

    与一位剑修玩近战,甭管你有什么神通道法都是找虐的下场,很快除了那位分神期修士还在负隅顽抗之外,其余三个元婴真君皆被剑痴打残在地。

    而那分神期道君一身本领全在对灵兽的操控上,道法神通倒是是平平,关键是他精心培育的那头魔暴龙被人家给宰了,这等于一身实力去了七八成,要不然也不会被剑痴压着打。

    “你们是何人?”趁着回气的空档,剑痴一脸阴沉的质问道:“为何暗中窥视我二人欲行歹意?”

    封堂主咬牙切齿道:“分明是你们杀我灵兽在先,现在却反咬一口污蔑我们,实在卑鄙至极!”

    剑痴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锅中的鱼汤,挠头道:“这河里的鱼是你们养的?”

    封堂主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抓狂道:“谁问这鱼了!我是说那头异界魔龙!”

    “啊?那头魔暴龙是你们养的?”这下剑痴就很尴尬了,有这种做贼被失主寻上门堵住的窘迫感。

    “这白痴!”慕容凤无语的直摇头:“哪有你这样不打自招的!”

    那位封堂主见剑痴承认的如此痛快,立时更愤怒了,全身涌动起磅礴法力显然是要拼命了!

    “慢!有话好说!”剑痴连忙道,但对方压根不听他的解释,直接劈头盖脸的一掌拍来。

    一位分神期道君的含怒一击,哪怕是剑痴也不敢硬接,连忙扭身躲闪。

    却不想这位封堂主得势不饶人,将一套百兽神拳耍的虎虎生风,卷起漫天飞沙走石。

    慕容凤撑起护盾挡下飞沙,冲剑痴喊道:“你再不快点搞定,这锅鱼汤可就没你的份了哦!”

    剑痴一剑逼退封堂主,回头怒道:“你说的轻巧,那头魔暴龙分明是被你杀的,为什么要我来替你背这锅!”

    慕容凤翻翻白眼,转身又给自己盛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鱼汤。

    那封堂主一听二人对话才知晓自己悉心培育的异界魔龙居然是被那个女人所杀,立时调转了矛头向慕容凤冲了过去。

    剑痴只能为这位倒霉孩子默哀了半秒……

    就见那封堂主含怒一掌朝着慕容凤后心拍去,却不想莫名的打在一堵无形的屏障上,不但将他的双臂直接震断,还被反弹出去在地上滚出去老远。

    剑痴瞧得瞳孔一缩,他原先以为这丫头只是功力稍有增涨,却没料到这丫头的实力已经达到他无法窥测的境界。要知道那位分神期道君哪怕再也不擅长近身搏战,但那含怒一击做到开山裂地绝不在话下,却没想到连这丫头的护体罡气都轰不破,反而被反震的受了重伤。

    慕容凤端着汤碗一脸无语的回过头,道:“刚才只是你一个教训,别得寸进尺,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封堂主爬起来连咳了血沫,怒道:“你是何方妖女?可敢报上名号!”

    慕容凤冷笑道:“怎地?被打脸了就想跑回去找家大人来报仇吗?”

    “有胆量你就杀了我!”封堂主恶狠狠道:“要不然你就等着后悔……”

    铛——!

    剑痴横剑挡下慕容凤随手一发无形剑气,却被震的双手发麻差点握不住剑柄。

    “白痴!”剑痴对封堂主怒骂道:“你真当这丫头不敢杀你吗!”

    封堂主抽动了一下脸皮,心情很复杂,刚才要不是剑痴突然出手替他挡下剑气,恐怕他已经身首异处了。关键是那妖女杀起人来当真是眼都不眨一下,出手时根本毫无征兆。

    “喂?你到底是那边的?”慕容凤喝了一口鱼汤,不悦道。

    剑痴无奈道:“毕竟是咱们不对在先,你用不着赶尽杀绝吧?”

    慕容凤瞥了他一眼,鄙夷道:“我还以为你的圣母病已经治好了呢,没想到又病入膏肓了。”

    剑痴汗颜道:“这不是圣母不圣母的问题,毕竟那魔暴龙确实是人家养的。”

    慕容凤爽快道:“那好吧,喂,那个谁,我把你养的魔暴龙给宰了,那就将这家伙赔给你吧。”慕容凤说着一指剑痴。

    剑痴差点一头栽倒,然而有人比他还抓狂。

    “开什么玩笑!”封堂主抓狂道:“我要一个大活人有屁用!你们真要是诚心认错就先将魔龙心脏和控魂珠还给我!”

    “不还!”慕容凤回答的异常干脆:“我凭真本事抢来的东西凭什么要还给你?再说了,你说那宝物是你的就是你的了啊?证据呢?还是你叫两声这宝物就会答应你?”

    封堂主被气的差点又吐血三升,不过气过之后却又冷笑道:“你还真说对了!那控魂珠乃是我宗门至宝,我叫它一声,它还真会答应我!你敢拿出来让我试试不?”

    这就很尴尬了!

    “什么控魂珠?我压根没见过!”慕容凤干脆耍起了无赖,反正对方也没拿她没办法。

    封堂主已经彻底无语了,他就从来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剑痴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脸黑线道:“你就将那两样东西还给人家就是了,要不然又是一堆麻烦,而且你别忘了我们来此的目的。”剑痴又忽然密语道:“我猜这些人似乎是来自云麓洲,和这些人搞好关系对你将来攻略云麓洲也有帮助,这总比两件宝物更重要吧?”

    慕容凤斜睨一眼,哼道:“没想到你也有智商在线的时候,也罢,就听你一回。”说着随手拿出那颗魔龙心脏和控魂珠。

    那封堂主一见到两件宝物,立时眼睛都直了,若不是慕容凤实力深不可测他都想强行抢回来再说了。

    “想要不?”慕容凤掂量着两件宝物,笑眯眯的问道。

    封堂主也不是蠢人,知道形势比人强,自己要是不出血是肯定拿不回这两件宝物的。

    “说吧,你要怎样才肯将这两件宝物归还于我?”封堂主这回没有再嘴硬,生怕惹恼了对方,而是很直接的问道:“要灵石?还是其它东西来交换?”

    慕容凤哈哈一笑道:“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聪明人谈生意。不过灵石我有的是,其它宝物估计我也看不上眼,这样好了,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就是。”

    封堂主皱了一下眉头,沉声道:“若只是回答阁下几个问题倒也没问题,只要不涉及本派秘密就行。”

    慕容凤又拿出那个项圈,笑问道:“你是百兽山庄的人?”

    封堂主哼道:“不错,鄙人正是百兽山庄走兽堂堂主,封不岳。”

    慕容凤又问道:“那你们这百兽山庄可是在那云麓洲上?为何又跑来这妖兽肆虐的九丘洲上来了?”

    封不岳淡淡道:“我百兽山庄确实在云麓仙洲上,至于为何来此请恕在下不便说明!”

    “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无非就是趁火打劫呗。”慕容凤又问道:“那云麓洲上除了你们百兽山庄还有其他门派吗?”

    封不岳犹豫了一下,便坦然回答道:“没有其他门派,因为云麓仙洲上只有一个宗门。”

    慕容凤讶然道:“你们百兽山庄怎么厉害?居然能独霸一洲?”

    封不岳摇头道:“阁下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云麓仙洲本身就是一个修真门派,名为云麓仙宫。而我百兽山庄其实只是云麓仙宫门下一个专门负责饲养各类灵兽的分舵而已。”

    慕容凤更为惊讶了,好奇道:“云麓仙宫?能说说不?”

    封不岳直接摇头道:“不能!因为我从来没去过云麓仙宫,而且仙宫只有各分舵的庄主在每年进献朝贺时才有资格前往,又或者是被选中的灵童。所以我只知道仙宫大概位置所在,但对仙宫里面都有什么却一无所知。”

    “好吧。”封不岳的这个回答虽然不是很令慕容凤满意,但总比两眼一抹黑要好多了,最起码她已经知道那神秘的云麓洲上有一个更为什么的云麓仙宫,这无疑勾起了她极大的好奇心。

    慕容凤随手就将两件宝物丢还给了封不岳,然后挥手道:“你们可以走了,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可能会去拜访你们百兽山庄,呵呵,只希望到时候封堂主可不要将我当做恶客上门才是。”

    封不岳赶忙接住两件失而复得的宝物立即小心翼翼的收好,然后神色复杂的盯着慕容凤说道:“云麓仙洲历来不欢迎外人,不过以阁下的实力或许真能闯过云麓仙阵获得进入仙洲的资格也说不定,到时候在下必亲自出迎阁下到访。”

    随后封不岳就带着几名受伤的弟子告辞离去,不过在离开前他还提醒了二人不要去东边的深山。因为在东边的深山里有一头十分强大的妖兽,原先他们一行人就是去打探那头妖兽踪迹的,结果反被那妖兽杀了好几个人灰溜溜的逃了回来,结果屋漏偏逢连夜雨又发现自己精心培育的魔暴龙被人给宰了,所以才会一时怒火攻心见到慕容凤二人就直接动上了手……

    “你怎么看?”剑痴重新喝上鲜美的鱼汤,随口问道。

    “什么怎么看?”慕容凤反问道。

    剑痴说道:“对方提醒让我们不要去东边的深山里。”

    “没安好心呗。”慕容凤擦着嘴角,随意道:“这种事情你顺着对方话听就是蠢,不听又是傻。鬼知道那片深山里有什么,说不定窝着一头大乘期的老妖怪呢,但也有可能藏着什么稀世宝物,全看我们怎么去分辨。”

    剑痴摇头苦笑道:“我都被你给绕糊涂了,那你按你的意思我们去不去东边?”

    慕容凤反问道:“为什么要去东边?咱们是要去南下啊!”

    剑痴被噎的哑口无言,扭头继续喝起自己的鱼汤。但没过一会儿又忍不住问道:“你不是很赶着去找你那只猫,怎么到了九丘洲反而不继续寻找了,还要休息一晚再走?”

    “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慕容凤裹着斗篷盘腿打坐,闭目道:“没事别打扰我,我要修炼神功了。鱼汤喝光了就把锅拿去洗洗,免得香味引来什么野兽。”

    剑痴撇撇嘴,然后端着空锅去河边清洗了一番。

    转眼间到了子夜时分,月黑风高又刮起了凛冽寒风,吹过山林发出呼呼怪啸,令人不寒而栗。

    同样在打坐养神的剑痴忽然睁开了眼睛,沉声道:“有妖气!!!”

    “嗯,我闻到了。”慕容凤始终闭着眼睛,淡淡道:“东边过来的,估计是被我们的篝火火光吸引来过的。”

    “那东边还真妖物?”剑痴立即警惕了起来。

    慕容凤轻皱了一下眉头,忽然问道:“你怕鬼吗?”

    “哈?”剑痴诧异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慕容凤睁开森白的双眸,沉声道:“来的可不是什么妖物,可能是一只鬼!”

    “鬼???”剑痴脸色有些发白道:“你别吓唬我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鬼?”

    慕容凤白了一眼,哼道:“你忘了我们现在可是玄幻风的修真界里,半夜三更蹦出一头鬼物有什么好稀奇的!”

    剑痴听她怎么一说,立时脸色更白了,甚至有变绿的迹象。

    “你该不会真的怕鬼吧?”慕容凤坏笑道。

    “我会、会怕鬼?开玩笑!我可是从小就对这些神神怪怪东西不感冒了。”剑痴都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在发颤了。

    慕容凤摇摇头不再和他打趣,而是低吟一声道:“来了!”

    下一刻,寒风骤猛吹动树梢猛烈摇晃,随之而来的却是森林中飘来了阵阵薄雾。

    这薄雾看似稀薄,但是温度极低,竟让树叶与草丛全都染上了一层寒霜。

    “看来还是头道行不浅的老鬼!”慕容凤冷笑道:“那位封堂主可真是留了一个大惊喜给咱们啊!”

    “你就别说风凉话了!赶紧先搞定那怪物再说!”剑痴脸色惨白道。

    因为随着寒雾飘来的还有阵阵如在耳边低语般的鬼哭狼嚎声,此情此景换个胆小点的早就被吓死过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