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冤家路窄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白熊精愣愣的盯着慕容凤,挠头纳闷道:“你这兔子精要去九丘洲怎么跑到云麓仙洲来了?”

    “云麓仙洲???”剑痴立即挤过来震惊道:“这里真的是传说中的云麓仙洲?但这里除了雪之外好像什么都没有吧?传说中云麓仙洲上不是遍地都是灵草和灵兽吗?”

    “那是因为你们还没见到真正的云麓仙洲。”白熊精咧嘴憨笑着指了指天空。

    二人立时抬头向上望去只见一片云层外什么都没有。

    “哦,忘了告诉你们了,上头有幻术禁制,除非你们飞上去否则是看不见云麓仙洲的。”白熊精挠头道。

    慕容凤惊讶道:“这云麓仙洲难道是座浮空岛?”

    “浮空岛?”白熊精晃头道:“云麓仙洲可不是浮空岛,它是……,算了,你们这些外来者若是没有得到天人允许,即使飞上去也照样什么都看不见。”

    “天人?这又是什么来头?”慕容凤诧异道。

    白熊精一脸憧憬道:“天人就是居住在天上的人,她们全都很厉害,无论是人族还是妖族都不敢去招惹她们。她还在云麓仙洲上建造了一座云中仙宫,俺老熊原本也在上头逍遥快活,只不过因为嘴馋偷吃了天人们酿造的仙酿而被罚到这里充当看门的。啊,俺老熊是看门的诶,你这个兔子精还有你这个人类快快离开,云麓仙洲不欢迎外人,要不然俺老熊就一掌拍死你俩!”

    这白熊精说翻脸就翻脸,发出一声低吼身躯立时暴涨变成了一座小山般大小,二人在它面前当真连塞牙缝都不够,端是骇人无比。

    慕容凤一阵汗颜,连忙解释道:“我们只是向你打听一下九丘洲怎么走,并没有打算去那什么云麓仙洲。”

    恶形恶状的白熊精立时又憨傻的挠了挠头,尴尬道:“哦,原来是俺老熊误会了,那你们走吧。”

    “你还没告诉我们这九丘洲怎么去呢!”慕容凤无语道。

    白熊精憨笑一声,然后随手指了个方向说道:“往那边一直飞就是了。”

    “谢了。”慕容凤挥手告别,立即一加速消失在了天边,

    白熊精看着消失在天边的飞船,却挠头嘿笑道:“俺老熊又没去过九丘洲,这兔子精可真好骗,说什么都信啊。呃,要是那兔子精知道自己被骗了飞回来找俺老熊理论咋办?”

    白熊精一拍脑门,立即四爪一撑驾起一朵白云,溜了……

    估计慕容凤做梦不会想到这看似憨傻的笨熊居然会信口胡说,将她耍的团团转,但好在星球都是圆的,理论上只要朝一个方向飞总能回到原点的。

    不过慕容凤没能飞回原点,因为在半路上又出状况了。

    “见鬼!!!”剑痴揉着额头上的一片乌青,咧嘴苦笑道:“这都能撞上,你咋开的飞船?”

    慕容凤倒是没受伤,只不过高速飞行状态下的飞船迎头撞上一座突然冒出来的火山,哪怕是先进的星灵飞船也将船内的二人颠腾的够呛。不过好在飞船本身自带有坚固的能量护盾,所以那火山被撞塌了半边,飞船自身经过检查却是完好无损。

    “我问鬼去啊!”慕容凤也是很抓狂道:“这火山突然冒出来,雷达上完全没有提示。而且我们刚才的飞行高度起码有三千米,我哪能想到这大海中会有一座怎么高的火山啊。”

    剑痴无语道:“别废话了,还是赶紧将飞船从海里飞起来,再不快点都沉到海底了。”

    “你以为我不想啊!”慕容凤也是很无奈道:“但问题是刚才那一撞差点把能量护盾都给撞崩了,飞船智能光脑为了应对刚才那瞬间猛增的能量消耗让引擎一下进入了过载状态,现在起码要等上十分钟才能重新启动引擎呢。”

    剑痴深叹一口气,道:“我就知道和你一起肯定不能一帆风顺。”

    “闭嘴!”慕容凤轻喝一声,然后竖起耳朵趴在透明舷窗上向外睁大眼睛眺望。

    “怎么了?”剑痴也趴到舷窗上一个劲的猛瞧,可惜外面的海底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你仔细听,下头好像有什么轰隆隆的动静。”慕容凤皱眉道。

    剑痴立即竖起耳朵仔细聆听,果然听见了一阵轻微的轰隆隆声从海底深处传来。

    “听着好像是某种怪物在打呼噜。”剑痴紧张道。

    “别瞎猜。”慕容凤白了一眼,说道:“这是海底洋流在通过海沟时的动静,就和风刮过峡谷一个道理。”

    “哦,原来怎么回事啊。”剑痴一脸恍然,却又马上色变了,瞪大眼睛道:“你的意思是说咱们下面有条海底洋流?”

    “是啊!”慕容凤从容的将自己牢牢绑在座椅上,然后一脸淡定道:“坐稳了,等会儿可能会有点颠簸,对了,你坐过过山车吗?可能会比那刺激百倍哦。”

    剑痴立时脸都绿了,连忙手忙脚乱的将自己固定在座椅上。

    下一刻,轰隆隆声骤然放大,就似一头巨兽在耳边咆哮。

    然后船体猛然一阵剧烈晃动,跟着就是天旋地转。

    这感觉就似断了线的风筝,被狂风卷上了天空,至于会落在哪里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你放松点,绷的那么紧张做什么?”慕容凤瞥见剑痴脸色惨白惨白,不由开口安抚道。

    剑痴强忍着翻腾的胃,闭着眼睛干呕道:“你说的轻松,我最讨厌……呕!”

    “切。”慕容凤鄙夷一声,一拉操纵杆让飞船顺着洋流自由漂行减少了一些颠腾,不过仍旧跟坐过山车一样,被无形的暗流裹挟着忽上忽下的,偶尔还会撞上一些海底礁石让飞船翻滚出去老远才能重新稳住姿态。如此恶劣的环境换做常人早就被晃晕了,也就经历过星海中的大风大浪锻炼出足够强大神经的慕容凤才能自如操控飞船。

    不过慕容凤没事,但剑痴却快要坚持不住了,连苦胆水都快吐出来了。

    “我快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我要被系统强制踢出游戏了。”剑痴一脸气若游丝道。

    慕容凤镇定自若道:“再坚持一下,飞船引擎马上就能重新启动了。”

    忽然飞船外头发出轰隆一声闷响,跟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慕容凤起先还以为又撞上暗礁了,但眼角余光却瞥见一抹巨大的黑影从船舷边掠过。

    “呵,居然碰上海底妖兽了。”慕容凤一猛拉操纵杆,险之又险的避开那海底妖兽的第二次袭击。

    那海底妖兽见这小家伙居然灵巧的躲开了自己的袭击,立时来了兴致再次扭动着巨大的身躯冲撞了过来。

    剑痴恰好睁眼瞧见了这一张血盆大口从黑暗中猛扑出来,立时他又一脸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慕容凤可不会闭目等死,连忙一猛推操纵杆借着湍急的暗流再次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那海底妖兽的扑咬。

    然后一大一小两个家伙就在湍急的洋流中杠上了,一时间你追我躲,玩的不亦乐乎。

    已经彻底麻木了的剑痴最后实在忍不住道:“你是打算玩死我才肯罢休吗?”

    “哈哈,抱歉抱歉,一时玩过头了,把你给忘了。”慕容凤嘿笑一声,一拍主引擎启动键,立时船体一震许多被迫关闭了的功能也瞬间恢复了过来。

    “坐稳了!”然后就见慕容凤将引擎阀门一推到底,使得飞船轰地一声冲出了洋流裹挟,直往海面冲去。

    那海底妖兽见小家伙要逃,立即挺身就追。

    慕容凤也不知道自己被湍急的洋流卷到了那里,只顾一个劲的往海面冲去。眼见前方出现了亮光,立时心头一喜,再次一推引擎助力阀加速猛冲了上去。

    ***

    此刻在海平面上正有两支船队正杀的天昏地暗,不时有船夫水手惨死坠入海中,然后被血腥味吸引过来的各种海中猛兽分食一空。

    而在天空中同样有两帮修士正杀的难解难分,而这两帮人马正是星宿门和摘星观这对老冤家。

    原本杜冠庭也没想到会在返回九宫洲的半道上遇见星宿门的船队,当时两支船队相遇时他是真的被吓了一跳,还以为那星宿老怪是故意堵在半道上截杀他们的。

    但是让杜冠庭没想到的是自己这边还没做出反应,对方的船队却率先调头逃跑了。这就让杜冠庭十分纳闷了,因为按照星宿老怪那张扬的性格,即使是不期而遇也没道理连个屁都不放直接调头逃跑的。而唯一的可能就是那星宿老怪出问题了,或者说短时间内无法出手。

    一念至此杜冠庭立时激动了,这新仇旧恨碰上千载难逢的机会哪能放过,当即他就下令全体追击。

    然后两支船队就在茫茫大海上一路追追逃逃,鏖战了一天一夜也没能胜负。毕竟古代海战就是如此,一方真要是玩命逃跑,另一方想要全歼对方是很困难的。

    但杜冠庭岂会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死死紧追不放。

    结果两支船队不知不觉间闯入了一片传说中的海上死域——魔渊海峡。

    这魔渊海峡北衔北凛海,南接西洪海,东临魔道的幽渊洲,因为海底有数条湍急洋流交汇于此,又有暗礁潜岛无数,所以遇难于此的船只不知几凡,久而久之就被各方水手视为禁地死域,更有无数邪乎传说发源于此。

    现在两支船队一头撞进了这片死地,想要再全身而退恐怕就难了。

    偏偏双方都已经杀红了眼,不分出个胜负显然都不会罢手。

    此刻在杜冠庭的带领下,一众摘星观道士摆下了镇派大阵「天衍星斗阵」将星宿门上下连同星宿老怪在内团团困在了其中。

    再瞧星宿老怪外表虽无异样,但是出手施法明显显得力不从心,而且额头上的虚汗越流越多,显然是法力即将耗尽的征兆。

    杜冠庭把星宿老怪的异样瞧在眼中,心中虽然不明白这星宿老怪为何会如此虚弱,但是却按耐不住的窃喜,直感叹真是天助我也,让这星宿老怪在最虚弱的时候遇上了他。

    “杜冠庭!!!”星宿老怪脸色泛起异样的潮红,怒喝道:“你们摘星观难道真要和我星宿门鱼死网破不成?你别忘了你们的九宫洲正在遭受妖族肆虐呢!而你现在却为了一己私怨弃亿万黎民百姓于不顾,你根本不配当这摘星观的观主!”

    杜冠庭却是冷笑一声,根本不为所动,因为双方之间的恩怨缘起于上代,却在他们这一代加深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所以星宿老怪的攻心计根本对他毫无影响,若是这次能带着星宿老怪的首级回去,想必观中的那些老家伙不但不会怪罪他,反而还会有所嘉奖。

    星宿老怪眼见杜冠庭是铁了心要置自己于死地,立时心中发狠,咬牙怒哼道:“好好好!既然你们这牛鼻子老道非要和老夫拼个鱼死网破,那今日谁也别想活着离开此地!”

    “变阵!”杜冠庭立即清喝道:“当心这老怪物的化功大法!”

    显然最了解你的人也许就是你的敌人,杜冠庭为了对付这星宿老怪可是将他的一切底牌都摸清楚了!

    一众道士立即开始变阵,使得日月颠倒斗转星移,星宿老怪一掌阴风拍去却如泥牛入海一般。

    杜冠庭冷笑道:“老怪物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你若是肯乖乖束手就擒我就大发慈悲放你的门人一条生路,否则就休怪我赶尽杀绝!”

    此话一出,星宿门一众弟子立时人心浮动,但碍于星宿老怪多年的积威却无人敢表现出来。

    但星宿老怪却比外人更清楚自己这帮弟子都是些什么货色,除了摘星子和妙云子这两个入室弟子外,余者皆是些资质平平只擅长溜须拍马之辈。这危难关头想要这些货色忠心耿耿简直是痴人说梦。

    “杜冠庭你想要老夫的命,先看你舍不舍得让你的弟子来陪葬!”星宿老怪怒哼一声,一抖双袖喷涌大股大股黑云,若细瞧却能发现这黑云其实是由无数小虫子组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