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老熟人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蛮荒森林很广袤,毕竟面积近半个白鹿洲。

    而面对这广袤的原始森林想要从中找到一个人真的无异于大海捞针。

    “你真的能确定那老妖怪将杨修抓来了这里?”剑痴皱眉道。

    慕容凤淡定道:“除了这里那老妖怪还能往那里跑?”

    剑痴一耸肩道:“好吧,那你打算怎么在这片原始森林里找到那老妖怪?别告诉我还是用你那鼻子。”

    慕容凤白了一眼,伸手在飞船控制台连点了几下,然后就见七八颗星灵观察者迅速飞射了出去。很快一张巨大的雷达天网投影呈现在了屏幕上。

    慕容凤拍了拍哑口无言的剑痴肩膀,安慰道:“这叫高科技,原始人。”

    很快星灵观察者就发现了许多妖兽的踪影,而且数量多的有点吓人,光是已经探查到的就已经超过了十万之众,而且有更多的妖族正从北方的森林深处源源不断的汇集过来。

    “怎么多妖族!!!”剑痴盯着屏幕上那密密麻麻的红点,直感觉头皮发麻,骇然道:“这些妖族难道也是和东荒海的妖族串通好了的准备两面夹击神刀门?”

    “说不准。”慕容凤却摇头道:“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可能性更大。”

    “什么意思?”剑痴纳闷道。

    慕容凤深叹一口气,感叹和这智商时常不在线的圣母婊在一起真的没有共同语言啊。

    “东荒海的妖族和这蛮荒森林里的妖族应该不是同一路妖族,要不然也不会东荒海的妖族都快杀进神刀门腹地了,这蛮荒森林里的妖族都还没完成集结。”慕容凤一指屏幕上的那些密集的红点,耐心解释道:“所以这些蛮荒森林里的妖族显然是闻讯后临时起意聚集到此的,估计是想趁神刀门危难之际捡便宜。但也有另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剑痴很配合的问道。

    “你忘了你先前去参加神刀门扬刀大会开幕典礼后回来跟我说了什么了吗?”慕容凤反问道。

    剑痴立时灵光一闪,惊讶道:“你的意思是说这蛮荒森林的妖族已经知道神刀门要拿它们开刀,所以就趁机抢先发难了?”

    “正是,或者用赶巧了来形容更准确。”慕容凤轻笑道:“如果我没猜错那黄庭坚其实就是蛮荒森林的妖族潜伏在首阳城的一颗暗子,目的自然是实时监控神刀门的一举一动。毕竟神刀门想要北伐连你这个路人都知道了,人家妖族只要不蠢到家了不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只不过谁都没料到四海妖族竟然会这时向整个九洲人族骤然发难,而这对蛮荒森林里的妖族来说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剑痴摇头感叹道:“真没想到这些妖族比起心眼一点也不比我们人类少啊,幸亏你出手赶走了东荒海的妖族,要不然神刀门这回可就有难喽。你接下来怎么办?还是用你那什么‘仁义道德’感化这些妖族让它们乖乖退回去吗?”

    “你想多了。”慕容凤白眼道:“我先前之所以出手劝退东荒海的妖族是因为这黑锅是那吃货惹出来的,所以我最多算帮那家伙擦屁股。至于这蛮荒森林的妖族要南下进犯神刀门,干我何事?”

    剑痴抽了一下嘴角,说道:“那你就怎么打算干看着,什么都不管了?”

    慕容凤淡淡道:“你别忘了这蛮荒森林里的妖族之所以要大举南下还不是因为神刀门要拿它们开刀,人家又不是任人宰割的家畜,凭什么不能奋起反抗?所以一码事归一码事,这锅有一半也是神刀门自己惹出来的,我为什么要出手帮他们善后?”

    剑痴被反驳的哑口无言,这才想起身边这位可不是什么自带圣母光环的转世圣人,而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地狱大魔王啊!

    剑痴只好转移话题道:“下面现在怎么多妖族,我们上哪儿去找杨修那小子的踪影?”

    慕容凤淡定道:“那老妖怪既然是这些妖族潜伏在首阳城的暗子,身份肯定非同寻常。我们找到一处妖族聚集最多的地方打听一下不就行了。”

    “打听?”剑痴微微一抽嘴角,总感觉这丫头时时刻刻都在完美诠释什么叫胆大包天啊!

    很快星灵观察者就发现一处数量高度密集的妖族营地。

    慕容凤立即一推迁跃引擎加速飞了过去,然后悬停在高空中俯瞰下面的妖族营地。

    同样是乱糟糟的如同一片难民营,甚至连顶像样的营帐都没有,只有几座用粗大原木临时搭建起来的巨大木棚就算是帅帐了。至于栅栏、辕门、拒马、地沟、竖刺这些行军大营必备的玩意儿则是一样都没有……

    慕容凤摇头无语,起身道:“你是跟我一起下去,还是待在这里?”

    “我也能跟下去?”剑痴诧异道:“我可没有你的变化神通,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安心吧,下面有位我们的老熟人。正好可以去讨杯水酒喝。”慕容凤轻笑一声直接打开舱门跃了出去。

    “喂,你把话说完啊,这鬼地方哪来的老熟人?”剑痴连忙跟了出去。

    慕容凤没有隐藏身形也没有隐藏气息,直接从天而降俯冲了下去。甚至因为速度太快在天空中带出了一阵恐怖的音啸,等到下面的妖族听到隆隆巨响再抬头时就只见到一道流光急速坠落,轰隆一声落在了它们营地的正中央,把大地砸的都掀起一圈波澜,当即把无数毫无心理准备的妖族给震翻在地。

    那木棚帅帐里听到外头怎么大的动静,一下子涌出来了十几头造型各异的妖将,更有一头巨大的野猪精妖王。最后就见一只老乌龟慢吞吞的爬了出来。

    “敢问是何方高人降临?”老龟一脸凝重盯着滚滚烟尘,喝问道。

    忽然原地卷起一股无名狂风将漫天烟尘吹散,就见一身金甲的慕容凤飘然从大坑中跃出,轻笑道:“你这老乌龟,见到老朋友到访还不赶紧拿出美酒款待本尊!”

    老乌龟一见是慕容凤当即本能一缩脑袋就想脚底抹油开溜,没办法慕容凤给它留下的心理阴影实在太大了。

    “月影冕下,您怎么会来蛮荒森林啊?”老乌龟硬着头皮一脸干笑道。

    “哦,我是来找一个人的。”慕容凤目光斜睨四周虎视眈眈的众妖怪,轻笑道:“老乌龟,这些阿猫阿狗都是你新招募的手下吗?怎么连点规矩都不懂?见了本尊居然没有一个下跪磕头?”

    “你说谁是阿猫阿狗!你这兔子精!”当即那头野猪精妖王暴怒道。

    刚刚飞下来的剑痴一听这话立时一脸同情的瞥了那野猪精一眼。

    下一刻一抹寒光闪过,一颗硕大的猪头飞上了半空,只留下一具无头尸体喷射着滚滚血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这头野猪看起来挺肥的,帮我烤了吧。记得多撒点辣椒面和孜然啊,去腥。”慕容凤风轻云淡道。

    老乌龟一脸抽搐,却丝毫不敢动怒,连忙喝退跪了一地的众妖怪,亲自将慕容凤和剑痴二人迎进了堪比猪窝的木棚内。

    “我说你这老乌龟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放着逍遥日子不过,偏要带着一帮乌合之众在这里当什么山大王。”慕容凤找了把还算干净的兽皮大椅,大马金刀的坐下就开始奚落起这老乌龟。

    老乌龟却只能一脸苦笑的回答道:“唉,我这也不是被赶鸭子上架嘛。”

    “行了,行了,我来这里可不是来听你大吐苦水的。”慕容凤直接摆摆手道:“我向你打听一个人。”

    “冕下请说。”老乌龟赶忙恭恭敬敬道。

    “你知道黄庭坚此人不?”慕容凤直接问道。

    “黄庭坚???”老乌龟一脸茫然道:“未曾听闻过此人,冕下,这人可是进了这蛮荒森林?我这就吩咐手下去其它营地打听一下。”

    慕容凤摇头道:“那家伙不是人,同你们一样也是妖族,而且还是一个极为稀有的天雷竹妖。”

    “天雷竹妖!!!”老乌龟悚然一惊,愕然道:“冕下您问的可是有着千年道行的紫竹公?”

    “紫竹公?”慕容凤嘿笑一声道:“八成就是那老妖怪,你认识?”

    “认识是认识,只不过……”老乌龟一脸为难的问道:“冕下,那位紫竹公可是得罪您了?”

    慕容凤淡淡道:“得罪还算不上,只不过那老妖怪劫走了我的一颗准备安插在神刀门里的棋子,坏了我的计划。正好我准备去九丘洲一趟,就顺道过来看看。”

    “冕下要去九丘祖地?!”老乌龟立即抓住了慕容凤话中的重点,立时呼吸有点急促道:“能否带上小妖一起去?”

    “你也要去九丘洲?那这里怎么办?”慕容凤笑问道。

    老乌龟一脸尴尬道:“想必冕下也看出来,外头那些家伙纯粹就是一帮乌合之众。而且一个个没一个能省心的,只是一个集结就拖拖拉拉了三天还没完成,这样的队伍还怎么攻打人类嘛,去送死还差不多。”

    “确实。”剑痴点头赞同道:“我劝你们还是趁早散了吧,因为东荒海的妖族已经撤退了。你们继续南下不但占不到任何便宜,还会一头撞在缓过劲来的神刀门的屠刀上!”

    “什么?!!”老乌龟大惊失色道:“东荒海的妖族被打退了?怎么可能?”

    剑痴一指慕容凤,哼道:“她干的,你别问我。”

    老乌龟这回是真的胆寒了,战战兢兢的问道:“冕下可也是来劝老龟我退兵的?”

    慕容凤摆手笑道:“你别听这小子瞎说,我只是来找人的,你们要继续南下还是撤退我都不会插手。”

    不管慕容凤插不插手,其实老乌龟早就萌生了退意,因为它比任何妖族都清楚的人类的强大,先前只因为有便宜可占才硬着头皮率领着一帮乌合之众乌泱泱的聚集到此,现在惊闻东荒海的妖族都跑光了,那还打个毛啊。

    老乌龟苦笑道:“老龟我倒是想退,可是若没有那位点头,恐怕难以服众啊。”

    “那位?”慕容凤神色一讶道:“是那传说中的白鹿?”

    “正是那位。”老乌龟无奈道:“那老家伙最近飞升在即,生怕自己飞升后这蛮荒森林没了守护被人类肆意侵略,所以就打算让那帮乌合之众和人类打一仗,最好能打出我们妖族的声威,令人类从此不敢再踏足蛮荒森林半步。”

    “难道连你出面相劝都不行吗?”慕容凤又问道。

    老乌龟摇头苦笑道:“若是我劝管用,也不会来此了。”老乌龟说完就一脸希冀的盯着慕容凤……

    慕容凤无语道:“你该不会是打算让我去劝说那位吧?”

    老乌龟立即连连点头,道:“现在恐怕也只有冕下您能劝动那老家伙了。”

    慕容凤一脸黑线道:“我和那白鹿不生不熟的,它凭什么听我的?万一一言不合打起来怎么办?到时候把整个白鹿洲都给拆了,算你的还是算我的?”

    老乌龟听得直汗颜,心说就算是仙人降临也没这能耐把整个白鹿洲说拆就拆吧?

    “老龟我也不是没辙了嘛,现在那老家伙为了自己能够安安稳稳的飞升都快走火入魔了。”老乌龟无奈道:“而恰好您要找的那位紫竹公可是那老家伙特地请来的座上宾,专门请来助它渡劫的。您要是不能出面劝服那老家伙,恐怕也动不得那紫竹公。”

    “你是说那紫竹公也在白鹿湖?还准备帮那白鹿渡劫?”慕容凤惊讶道:“你在开玩笑吗?那竹子精虽然有千年道行,但是敢插手一位大乘期的老妖怪渡劫飞升?想找死也不是怎么玩的啊!”

    老乌龟提醒道:“冕下您有所不知,那紫竹公虽说只是一位大妖王,实力和老龟我也只在伯仲之间,但架不住人家天赋异禀啊。这寻遍九洲五湖四海恐怕也再找不到一位不惧天雷的存在了啊!”

    剑痴立时一脸古怪的盯着慕容凤。

    慕容凤立即还以白眼,哼道:“别看我,天雷是天雷,天劫是天劫,这是两码事。我会御雷神术不假,但不代表我会去蠢到去挑战天劫之威,那不是逞能,是找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