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圣人光辉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极乐草???”不知极乐草为何物的年轻修士皆是一脸茫然。

    “极乐草!!!”而老一辈修士俱是一个个脸色大变,第一反应就是屏住呼吸然后马上祭出各自的护身法宝或神通隔绝空气。

    而斗的正嗨的四方人马也齐齐停手,赶忙先祭出隔绝禁制再说。

    “极乐草?什么玩意儿?”慕容凤挠挠头,好奇问道。

    剑痴皱了一下眉头,摇头道:“没听说过,但估计不是什么好东西。”

    “定是你这妖女暗中下的毒手!”那肿的跟猪头的慧法老和尚立即逮着机会指着慕容凤破口大骂道:“没想到你这妖女竟如此丧尽天良,使出这等歹毒手段想要将我们这些正派修士一网打尽!”

    金刀老祖立即阴测测的补刀道:“哼,什么妖女,她本就是域外天魔!这一切其实都是她的阴谋!”

    此话一出,立时全场哗然!

    这下子连儒道两派的弟子都有点手足无措了,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

    “杀了她!”出于对极乐草的恐慌立即有人鼓噪了起来!

    “对!杀了这妖女!逼她交出解药!”这纯粹就是跟着瞎起哄的,因为知道极乐草为何物的都清楚这毒物根本没有任何解药,除非仙人降临。所以要是谁中了极乐草之毒就绝对必死无疑。

    正当群情激奋之时,忽然人群中出现了一阵骚动,就见几名修士忽然双眼通红满脸青筋暴起的陷入了暴走状态,拿起武器对着身边之人就是一通胡乱攻击。

    “不好!那几个人也被感染了极乐草发作了!快杀了他们,不然会感染更多的人!”

    暴走的几名修士迅速被众人联手灭杀,但恐慌却不可避免的传染开来,一时间人人自危纷纷互相提防了起来,哪怕身边之人都是昔日的同门好友。

    但是极乐草毒若是怎么容易被遏制住就不是极乐草了,很快人群中又出现了更多的暴走者,而且人数越来越多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一时间场面再次陷入了极度的混乱,甚至有许多人被吓破了胆竞想要逃走。

    “马上封闭宫门,不许任何人离开半步!”天罗孤辰虽然是伪君子但也清楚极乐草的恐怖,所以当即做出了一个最正确的决定,否则一旦让被感染者跑到宫外头,那整座首阳城恐怕都将不复存在!

    “众道友莫慌,我们先联手擒下那妖女再说!”星宿老怪一脸阴沉的提议道,就在刚才那场骚乱中这老怪亲手灭杀了几个被感染的弟子,所以出于各种原因直接将矛头指向了慕容凤。

    星宿老怪这一提议立即得到了那慧法老秃驴的响应。

    而已经自乱阵脚的儒道两派这回却没有再跳出来阻挡,因为这两派当中也有被感染者,但好在被儒门的浩然正气给勉强压制住了。但若是没有解救之法也难逃一死的下场。

    而有了星宿老怪和慧法老秃驴这一带头,立时响应者无数,几乎所有人都将慕容凤当成了这场阴谋的主使。

    但反观被群雄环视的慕容凤却依旧一脸风轻云淡,甚至还有闲心走到那金琇泉尸体旁翻看了几眼,似乎一点也不怕那极乐草之毒。

    “妖女休要装腔作势了!受死吧!”慧法老秃驴满脸狰狞的抢先动手,抬手就祭出一口金钵罩向慕容凤打出一道金色佛光欲要先逼她显出原形来。

    剑痴想要阻挡却被星宿老怪施法偷袭逼退。

    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慕容凤被那金色佛光从头照到了脚……

    “喂,那秃驴往下面照照。”慕容凤毫无异样的回头喊了一声,然后将已经彻底发黑甚至长出一层白毛的金琇泉尸体给翻了过来。

    “对对,就照这里。”慕容凤盯着金琇泉的尸体一脸沉吟。

    众人的喊打喊杀声立时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是目光呆滞盯着佛光笼罩下却毫无异样的慕容凤。

    星宿老怪一扯嘴角,回头无语道:“我说老秃驴你这金钵是不是坏了?”

    “不可能!!!”慧法老和尚一脸呆滞,但马上又一脸狰狞连打几道佛光照了过去。但除了将现场照的更亮堂一些外,毫无作用……

    甚至在佛光照耀下慕容凤还能自由活动,将金琇泉的尸体翻来覆去的检查了个边,才点头恍然道:“噢,原来是变异的噬魂菇啊。难怪怎么厉害,连修士都抵挡不住。没想到来了一趟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培育出这玩意儿的人还真是位天才。”说着又当着众人的面从金琇泉的尸体上抽取了病毒血样妥善保存好,然后转身对慧法老秃驴笑眯眯道:“好了,大师我忙完了,你可以继续超度这位不幸的遇难者了。”

    “谁要超度他了!”慧法抓狂跳脚狂吼道,见金钵不顶用,便擎着一杆紫铜禅杖朝慕容凤砸来。

    此刻慕容凤身边已经再无人替她抵挡攻击,众人似乎已经预见了这样一位绝色美人要香消玉殒在这老秃驴的禅杖下……

    忽然异变突起!

    冲过去的慧法以更快的速度被弹了回来,落地砸出一个深坑喷出大口鲜血。

    现场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呆呆看着突然暴起一拳将慧法砸飞的金琇泉。

    “妖、妖女,这回你还有何辩解!”慧法连呕几口鲜血,却笑得十分得意:“这僵尸分明是受你操控,你还有何话可说?”

    慕容凤一脸无辜看着已经全无人样的金琇泉,问道:“怎么称呼?”

    金琇泉嘴角流淌着黑血发出嗬嗬似野兽的低吼,通红的双眼中毫不掩饰嗜血的欲望,但是面对近在几尺的慕容凤却本能的避开了一些距离。

    慕容凤眯眼一笑,道:“看来你知道我是谁啊。”

    金琇泉忽然全身一阵剧烈抽搐,然后通红双眼绽放出幽幽绿光,咧嘴发出嗬嗬地诡笑口吐只有慕容凤能听懂的魔音道:“能在这里见到月影冕下您,实在令在下有点意外呢。”

    慕容凤一摊手轻笑道:“其实我也挺意外的,不过我好像打扰到你的计划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不不不。”金琇泉摇摇头,嘿嘿诡笑道:“这里只不过是在下的一个试验场而已,冕下要是喜欢送您也无妨。”

    “那怎么好意思。”慕容凤笑的十分开心道:“既然收了你的礼物,我也得备份回礼不是。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小人只是一个跑腿的,贱名不敢入冕下的双耳。”金琇泉恭敬行礼道:“小人仅以吾主阿撒兹勒向冕下您献上最真挚的问候。”

    慕容凤呵呵轻笑道:“被一位主宰瘟疫与疾病的冥神献上最真挚的问候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啊。”

    金琇泉嘿笑道:“冕下请不要误会,吾主与西索恩可不是同一路人。”

    慕容凤恍然点点头,笑道:“好吧,如果有机会我会亲自去一趟冥界会一会你家主子。”

    “吾主也一定会很欢迎冕下的大驾光临。”金琇泉说完便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没了声息,然后整具尸体迅速灰飞烟灭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证了一场史诗级对话的群雄全都是一脸懵逼,虽然完全听不懂二人聊得什么,但有种不明觉厉在心头冒起。

    慕容凤摇摇头走下台阶来到神色复杂的儒道两派面前。

    “赵师你……”水镜老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慕容凤轻笑道:“老夫子不用担心,我虽然也是域外天魔,但和那些馄饨天魔不是一路人。”

    “是混沌天魔!”剑痴走过来一脸无语的提醒道。

    “叫什么不是吃饭!”慕容凤瞪了这家伙一眼,走到那几个中毒的儒道两派弟子面前,然后伸出了手绽放出了柔和的圣光。

    一帮儒生无不瞪大了眼睛。

    “这这这是浩然正气???”

    “好强大的力量!足以比肩几位亚圣!赵师您到底是谁?”

    慕容凤淡然一笑,全身上下涌动起璀璨的圣光直冲云霄,令整个首阳城恍若白昼。而凡光辉所照之处,不论凡俗皆感到心生舒泰病痛全无,就连那些陷入暴走状态的各派弟子也都一个个恢复了神智,茫然的左顾右盼。

    一时间整座首阳城内无数人都以为宫中有仙人降临,齐齐向圣光冲天方向顶礼膜拜。

    “这这这……”水镜老祖立时全身剧震,扑通一声跪地惊呼道:“这是圣人之力!赵师您是圣人转世对不对?您一定是圣人转世!”

    圣光笼罩之下,一切诋毁与指责不攻自破。

    慧法老秃驴见到此景,直接喷出一口热血昏死了过去。

    金刀老祖见到这等惊天威地之力也是骇然失色,直接转身遁走。

    而众人中要数最尴尬的非天罗孤辰莫属了,想他机关算尽到头来却不幸被慕容凤果真言中,成为了最大的那个大傻蛋。自愧不已的他直接来到慕容凤面前深深一礼作为赔罪,然后又走到云杉长老面前交出了宗主佩刀,苦笑道:“云杉长老,孤请旨前往磨刀谷闭关思过三百年。”

    云杉长老神色复杂的接过宗主佩刀,叹气道:“去吧,希望你能真心改过。”

    天罗孤辰再次一礼,一脸落寂的转身离去。

    大戏落幕,却留下一片烂摊子。

    云杉长老作为在场唯一的洞虚尊者,只能着手收拾起这片烂摊子。

    “难怪那几个老家伙天天闭关不问世事,合着只是为了躲个清闲。”云杉长老摇头苦笑一声,便对众人朗声道:“各位道友今晚之事涉及混沌天魔,还请各位离去后不要宣扬。”话说的客气,但一位洞虚尊者亲自下令,无人敢不遵从。而且今晚这场大戏实在是太惊人,太刺激了,高潮一出接着一出,直到现在许多人都还心口嘭嘭跳呢。若不是亲眼所见即使说出去恐怕也没几个人会相信他们的话。

    一时间应和者无数,然后在神刀门弟子的安排下纷纷出宫离去。只剩下儒道两派和慕容凤与剑痴二人。

    云杉长老款步来到还在救治伤员的慕容凤面前,见这位神奇少女只是徒手释放出柔和的光芒便将一个身受重伤的道门弟子给救活了回来,当真是心中惊叹不已。

    “没想到儒门浩然正气也有救死扶伤之神效!”云杉长老赞叹道。

    水镜老祖立即一脸得意道:“这可是我们儒门转世圣人独有的神通!”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这位大儒是坚定不移的相信慕容凤就是他们儒门的转世圣人了。毕竟谁让这圣光之力与他们儒门的浩然正气太相似了呢。

    慕容凤翻翻白眼,懒得解释什么,收起圣光后转身对云杉长老行礼道:“见过云杉长老。”

    “冕下客气了。”云杉长老回礼,然后客气道:“今晚若没有月影冕下出手揭穿了那些人的面目,恐怕我神刀门以及整个首阳城将会遭受一场浩劫。”

    慕容凤摇头轻笑道:“云杉长老言重了,我只是恰逢其会而已。”

    云杉长老客气道:“虽然我很感激冕下的出手相助,但我还是希望冕下您能尽快离开首阳城。”

    儒道两派皆是眉头大皱,觉得这位神刀门长老太不近人情了,人家刚刚帮你们一个大忙,而你们神刀门却想着要将恩人直接赶走!

    慕容凤笑了笑,说道:“云杉长老可是担心我的身份泄露后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云杉长老无奈道:“这只是其一,毕竟域外天魔从没有在我们天元大陆上留下什么好印象。另外今晚在场的那些人估计能守口如瓶不超过一手之数,所以也许不用等到天亮您的身份与事迹就会传遍整个白鹿洲了。”

    这时三位大儒互相对视一眼,一起挺身而出道:“赵师,我儒门想请您远赴青莲洲上书山为我儒门所有弟子讲解圣人经义。”

    不得不说抛去儒门那股酸劲,其实也有其可爱的一面的。

    慕容凤笑了笑,说道:“这个恐怕不行啊,因为没找到那个吃货,咳咳,那家伙之前我是不打算离开的。”

    “找人?”众人一脸茫然,心说那人又是什么来头,竟值得这位月影冕下如此大费周章的寻找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