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慕容凤:怎么尽是些杂鱼啊?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面对老和尚的怒斥,水镜老祖却笑眯眯的一摊手道:“慧法禅师何必如此紧张?老朽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或许做不得真,但空穴来风未必不是事出有因啊。”

    老和尚立时一噎,心知自己是着了这老酸儒的道了!因为水镜老祖既然能道听途说,那他也是空口无凭,这与人家的道听途说何异?

    很显然水镜老祖打从一开始就是抱着搅浑水的目的,让老和尚没有动手的借口。不得不说儒门玩嘴炮那真叫一个贼溜,一句话就让刚刚还气势汹汹的一帮秃驴全都哑口无言,僵在原地出手不是,不出手也不是。

    “水镜先生所言不错。”这时金刀老祖却笑呵呵的开口道:“空穴来风未必不是事出有因,现在坊间传闻这位赵姑娘是魔道妖人,老夫也不信这样的诋毁,所以何不就请几位佛门高僧施法一试,只要赵姑娘能在佛光照耀下安然无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水镜老祖坦然转身拱手道:“金刀尊者所言确实在情在理,不过既然要一辩真伪何不让我儒门一试?我想我儒门的浩然正气可比佛门的驱邪佛光更胜一筹吧。”

    这里的儒门可不是手不提肩不能抗的穷酸书生,论起动手能力可是一点不比他们的嘴炮能力差多少。而且儒门引以为傲的浩然正气更是被世人誉为天地正气,乃是破邪驱魔最有效的一种神奇力量,其效果甚至还在佛门金光之上。

    金刀老祖抖了一下胡须却没再多嘴,显然自知嘴炮能力没点满级继续和这老酸儒争辩下去只会自取其辱。

    慧法老和尚却不想善罢甘休,厚着脸皮却故作好心道:“既然要试何不你我佛儒两派一起联手施法?要知道这妖女法力高深,恐怕光凭你们儒门不能揭穿这妖女的真面目啊!”

    水镜老祖脸色一板,须发无风自动的盯着老和尚,冷傲道:“禅师可是在质疑我儒门的浩然正气?”

    “不敢!不敢!”慧法老和尚立时一脸尴尬的连连摆手道,因为他很清楚继续争执下去只会让这老酸儒抢占道德制高点然后各种嘴炮劈头盖脸招呼过来,仅凭他一人可是万万招架不住的。只可惜佛印那老小子没来,要不然还能这帮酸儒过过招……

    “既然禅师认同,那就由老朽来……”水镜老祖一脸正气凛然的傲视着众人,正要出手却又被一个声音打断到。

    “且慢!!!”

    众人齐刷刷的扭头瞧去发现开口之人竟是那位做为事件主角却一直没有开口出声的赵姑娘。

    水镜老祖皱了一下眉头,却见慕容凤向他微微一笑道:“多谢水镜先生好意,在下是何人,又是什么身份从来不需别人来证明。”

    “什么意思?”众人一脸茫然。

    一旁的剑痴做好了直接开打的准备。

    而天罗孤辰则心底发毛,因为他知道的比别人多的多,所以更清楚这位的可怕。而现在瞧这意思分明是要挑明身份了!

    “赵姑娘。”天罗孤辰立即一脸严肃道:“我想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还请您先不要置气。”

    “我看是这妖女分明是怕了!”慧法老和尚一脸冷笑道。

    水镜老祖一抖胡子正要怼回去,却见慕容凤笑眯眯的转身道:“儒门浩然正气固然举世无双,但事后难免会有人借口我与儒门的关系而暗中诋毁。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到时候连累了几位大儒的清誉可就不好了。”

    水镜老祖捋须呵呵笑道:“赵师多虑了,我儒门浩然正气乃天地第一正气,讲究的是为天地立命养心中正气。不像某些人总爱装神弄鬼糊弄那些愚妇愚民骗取钱财。”

    “你!!!”老和尚一时间被气的不行,想要开口反驳却见到一帮儒门弟子全都跃跃欲试的模样就当场怂了。一位大儒就已经让他招架不住了,这要是一帮儒生一拥而上还不将他给喷死。

    却见慕容凤轻摇螓首道:“水镜先生您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

    水镜老祖盯着慕容凤,问道:“不知赵师何意?”

    慕容凤轻笑道:“我的意思你们要抓的真正坏人其实早就混在你们当中了,只不过你们还不知道而已。”

    众人一时面面相觑。

    “哼,分明是想危言耸听引起混乱好让你这妖女趁乱逃走!”慧法老和尚死咬着不放道。

    “聒噪。”慕容凤头也不回的轻轻挥了挥手。

    然后就见一旁的剑痴骤然闪身到那慧法老和尚面前直接一巴掌将这老和尚扇飞了出去,脸着地犁出一条长长的沟壑……

    事发突然,以至于现场一片寂静!

    下一刻又见剑痴一个闪身就到了金琇泉面前直接揪住这货一甩手丢下台阶滚到了慕容凤面前。

    在场众多高手居然没有一个看清剑痴是如何移动过去的!

    “缩地成寸神通?!”立时有人发出惊呼:“他是分神期道君???”

    金琇泉面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慕容凤可是毫无心理准备,顿时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恐道:“你这妖女想做什么?老祖宗快救我!”

    “哼,妖女休得放肆!”金刀老祖二话不说直接挥手斩来一道刀光。

    尊者出手无人敢挡,立时众人被吓得亡魂皆冒纷纷作鸟兽散。

    却见剑痴一脸酷酷的拔剑横斩又瞬间还刃入鞘,然后就见金刀老祖斩出的刀光直接凭空消失了!

    二人这出双簧配合的天衣无缝,以至于在场所有人都误以为是剑痴一剑斩灭了金刀老祖的刀光而全都呆滞当场。

    而看似一脸酷酷的剑痴其实手心里全是汗水,心中庆幸这丫头在关键时刻没有掉链子。要不然刚才那一下就是完美诠释了什么叫螳臂当车。

    “你身上有股我很讨厌的气味。”慕容凤却没在乎旁人惊哗,只是笑眯眯盯着瘫坐在地上的金琇泉,冷笑道:“是死人的气味。”

    金琇泉立时脸色剧变,下一刻直接满脸狰狞的抬手射出一道灰色光芒,代价却是他整根手指。

    剑痴再次拔剑挡下金琇泉的偷袭并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直吐黑血,但仍有眼尖之人认出了这一招,立时惊怒交加道:“这家伙刚刚使用了混沌天魔的禁忌法术!!!”

    这下子所有人都无法淡定了!

    而更加无法淡定的是金刀老祖!

    “孽障!!!你是何处学来的这等邪术!”金刀老祖直接一伸蒲扇般大手朝金琇泉抓来,但却有人出手比他更快!

    只见一道灵光闪过,死狗一样的金琇泉就已经被一位布衣荆钗的妇人提在了手中。

    “云杉长老。”天罗孤辰立时大喜过望,赶忙见礼。

    “金刀你这是想杀人灭口吗?”这位新晋的神刀门太上长老开口说话不带一丝烟火气,却让金刀老祖气的须发皆张,怒喝道:“云杉将这孽障交由我处置,今晚之事一笔勾销,否则休怪老夫鱼死网破!”

    云杉老祖轻轻摇头道:“金刀凡事不可过甚,这些年你的所作所为可曾将宗门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金刀老祖怒喝道:“你懂什么!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宗门!”

    云杉老祖轻叹道:“我是不懂,因为你变了。变成了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哪怕某些禁忌也敢随意触碰!”

    金刀老祖一指慕容凤,冷笑道:“你们还有脸指责老夫!你们也不是如此!别人不知道这妖女的真实身份,老夫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妖女受死!!!”这时满脸是血的慧法老和尚在众僧的搀扶下重新站了起来,立即怒不可遏的发出咆哮,全然没有了一位得道高僧的风度。

    慕容凤一脸无辜指了指旁边的剑痴,摊手道:“扇你一巴掌的是这位,你这老秃驴骂我做什么?哎呀,大师抱歉,我不是存心、故意、脱口而出骂您是秃驴的。”

    “你就是存心的!”剑痴翻翻白眼,心说没有你暗中援手我也不可能偷袭成功啊。

    慧法老和尚被气的怒火冲心,哪还有心情拌嘴,直接招呼一声聚集一帮僧人摆下佛门降魔大阵朝慕容凤冲了过来。

    云杉长老眉头一皱,想出手阻止却发现金刀老祖在旁环伺,让她心生忌惮不敢随意出手。

    不过另一帮人却跳了出来挡在了慕容凤面前,对那帮秃驴大声呵斥道:“不得对赵师无礼!”正是儒道两派人马!

    慧法老和尚哪还会与这儒生打嘴炮,直接一招佛光普照轰了过来。

    三位大儒立即大声念诵起子曰圣言,齐齐释放出冲天白光直接将金色佛光给顶了回去。

    而摘星观等道士在杜冠庭的带领下已经绕到了这帮秃驴身后正准备前后夹击,忽然感到身后阴风袭来急忙转身施法抵挡了一下。

    待杜冠庭一瞧清出手偷袭之人,立时呲目欲裂的怒吼道:“星宿老怪!!!”

    星宿老怪阴笑一声,见偷袭不成便直接施展神通抖着双袖喷出大股毒烟。

    “散开!”杜冠庭厉喝一声,一挥七星剑射出一道破邪金光抵挡住毒烟的侵袭。

    旋即二人便各自施展神通斗在了一起,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二人招招致命不留丝毫余地,斗的极为凶险。

    而一众道门弟子见掌教都打出真火了,哪还有什么好客气的,直接嗷嗷叫着杀向星宿门的弟子。立时两帮人马也杀做了一团,场面那叫一个火爆!

    看着彻底失控的场面,天罗孤辰那叫一个愤怒,却瞥见那位赵姑娘居然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小板凳坐在台阶上,手中还抓着一把瓜子嗑的欢快。

    见天罗孤辰瞪着自己,慕容凤一送手中的瓜子,笑眯眯道:“来点?”

    天罗孤辰深吸一口气,强忍怒火道:“冕下这就是您的目的吗?挑起我们人类内斗,让他们自相残杀!”

    慕容凤却风轻云淡的轻笑道:“天罗宗主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这场好戏明明都是你一手操办的,怎么能怪罪到我头上来了呢?”

    “冕下何出此言?”天罗孤辰双眼一眯,原先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变脸技术连影帝见了都会为之汗颜。

    慕容凤嗑着瓜子,轻笑着传音入密道:“天罗宗主你敢以道心发誓那帮秃驴不是你暗中指点或者说是纵容那金琇泉派人去告的密?”

    天罗孤辰面无表情的盯着慕容凤,只听她笑呵呵道:“你明知我的身份却弄出怎么大的排场亲自迎接我,另一边却又故意让金家之人出现在此,不就是想借刀杀人嘛。其实我收费是很公道的,只要你开个好价钱我不介意帮你灭掉金家,但是你连我都一起算计了可就不是待客之道了哦。”

    “唉。”慕容凤轻叹一声道:“原本我以为咱俩还有许多共同话题可以聊聊,现在看来有人把全天下人都当成了傻子,却不知道自己是最大的那个傻瓜蛋。”

    天罗孤辰被揭穿了真面目,却冷冷一笑道:“那又如何?我是人人敬仰的神刀门宗主,而你只是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域外天魔,世人会信你的鬼话吗?”

    慕容凤连连摇头,似乎十分失望道:“我原本以为你只是一个伪君子,没想到连智商都堪忧。真是太令本尊失望了。”

    天罗孤辰抬手摁住腰间刀柄,显然不打算再废话了。一旁的剑痴立即横前半步挡在他面前。

    慕容凤拍掉手中的瓜子壳,站起身一伸懒腰无力道:“好没劲啊,终极boss什么刷出来啊?怎么尽是一些杂鱼啊,好无聊地啊!”

    剑痴一脸黑线道:“别玩了,赶紧速战速决。”

    慕容凤一摊手道:“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未成年少女啊,又不是反派大boss。真正的坏人在那边呢,咦?”

    慕容凤回头一瞧那金琇泉却发现这家伙满脸死气直翻死鱼眼,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那云杉长老也察觉到了金琇泉的异样,仔细一瞧立时脸色剧变瞬间将家伙丢了出去,同时对众人大喊道:“都快住手!这家伙体内有极乐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