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神兵坊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前辈缪赞了。”慕容凤掩嘴一笑,竟令星宿老怪失神了瞬间,心中暗惊这小丫头模样虽只是清秀,但这双眼睛一笑起来却仿佛能勾魂摄魄,也不知道那位老道是从哪里收来的这妖精。

    星宿老怪轻咳一声掩饰尴尬,端起架子问道:“你的师尊可也来了?”

    “师尊他老人家有要事缠身要等明日才能来,所以就让我和师兄先来见见世面。”慕容凤转身引荐道。

    星宿老怪早就看道这丫头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原本只是瞥了一眼发现是个筑基小子便没多在意,现在细一打量才发现竟有元婴期隐藏修为,刚才竟然一点都没察觉。这才是真正的名师出高徒啊!

    “道印尊者收了两个好弟子啊。”星宿老怪由衷的感叹道,然后二话不说直接赏了两个各一个大大的红包算作见面礼。

    慕容凤当真是一点都不客气,拿了红包各种马屁信手拈来将星宿老怪拍的飘飘欲仙,让站在一旁的剑痴瞧得冷汗哗哗的。因为他可是很清楚的记得这丫头前几天还嚷嚷着要拿这老怪的脑袋来祭奠摘星观那几位惨死的道士,现在转过脸却马上就和这老怪一个劲的套近乎,简直没谁了!

    这不,才没一会儿功夫慕容凤就对星宿老怪喊上世叔了,偏偏星宿老怪还一脸慈祥连夸小丫头懂事嘴甜,然后大手一挥又送一件了中品法器。把站在后头的那一对男女嫉妒的都快双眼喷火了,心说我们俩才是您老的亲弟子啊,没有你怎么胳臂肘往外拐的。

    其实几人哪里知道这星宿老怪的真正想法,如过能借着这丫头的关系和那位道印尊者结下善缘,别说区区一件法器了,就算是法宝这老怪也绝对会眼都不眨一下的照送不误。

    这时星宿老怪总算想起自己身后头还跟着两个弟子,便笑着为二人介绍道:“这两个都是老夫不成器的弟子,摘星子,妙云子。”

    慕容凤妙目横转盈盈一拜道:“晚辈见过摘星子前辈,妙云子前辈。”

    那摘星子倒是客气的嗯了一声,而那名叫妙云子的女修则干脆哼了一声理都不理慕容凤。

    慕容凤淡淡一笑,丝毫不见不悦之色,让星宿老怪见了暗暗称赞,不愧为被道印尊者选中的弟子,果真气度不凡。

    五人这边互相谈笑风生也引起了大厅内其他人的注意,毕竟星宿老怪是出了名爱张扬,想不认识他都难,只是这老怪行事狠辣功力通神,据说号称尊者之下分神后期第一人。要不然也不能执掌星宿门这个亦正亦邪的门派三百多年而没被别人取而代之,所以人的名树的影,大厅的众人都好奇这两个小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和这老怪聊的如此亲热。

    这时一个柔和的女声忽然在大厅内回荡起来。

    “请各位前辈道友注意了,今晚的第一场拍卖会即将在庚金大殿举行,请有意者凭票前往。”

    大展厅内的灯光立时起了变化,只见道道流光汇聚似指引灯光向着北面流去。

    立时大厅内不少人就顺着流光离开主殿展厅去参加那拍卖会。

    星宿老怪笑呵呵道:“真正的好东西都被神刀门那帮奸商放在这拍卖会上了,两位小友要不要一起去见识见识?”

    “这个不太好吧。”慕容凤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

    “无妨。”星宿老怪大肚道:“若是看中什么尽管提,老夫可以帮你们掌掌眼。”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光是说帮忙掌眼却没提帮忙付钱,显然是怕慕容凤相中什么昂贵的东西让他破财。

    “那就多谢世叔啦。”慕容凤笑眯眯道,仿佛一点也没瞧出这老怪的那点小心思。

    星宿老怪呵呵一笑,转身大摇大摆的走在前头。那摘星子轻哼一声,故意横滑半步挡在慕容凤身前,然后谄媚的对妙云子道:“师妹你先走。”

    妙云子媚笑一声,与摘星子一起跟在星宿老怪身后。

    慕容凤也不介意,朝剑痴使了个眼色默默跟上。

    顺着流光指引从主殿大厅后门出去又一片巨大的广场,广场北端那头又有一座巍峨的大殿矗立着,只不过这座大殿居然通体是用黄铜浇筑而成,在法术光辉的映照下金光灿烂宛若一座黄金宫殿。想来就是那庚金大殿了,果真壕气非凡。

    而在这片广场的另外几个方位也皆有形态各异的玄幻建筑或神奇造物。

    只见广场西北角是一座高高的土台,土台顶端悬浮着一颗表面布满坑坑洼洼的巨石。慕容凤一眼认出这应该是一颗陨石,只不过这个头实在有点吓人,足有一间房屋大小,这要是从天而降落在人口密集区域那绝对是一场浩劫,也不知道神刀门从哪里挖来的这宝贝。而随着这颗巨大陨石缓缓转动,坑洼的融铁表壳上时不时有电蛇爬过,显得神秘莫测。

    而在广场的东北角则一片荷塘,开满了绚丽非凡的七色荷花。慕容凤不认识这些七色荷花的来历,但见人群路过荷塘时不少人频频侧目,甚至流露出垂涎之色,显然这七色荷花也非凡物。

    而在广场的东南角则是一片翠绿盎然的竹林,即使隔着老远慕容凤也能感受到蓬勃的生命气息散发出来。

    不过要说最引人好奇的当属一片火光冲天的西南角了,只不过那边有高墙阻隔守卫森严,显然是处不许外人随意窥视的禁地。

    慕容凤与剑痴跟在星宿老怪三人后面,就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见什么都觉得新鲜。但当走到庚金大殿时却下意识的放缓了脚步,因为这座由纯铜浇筑的大殿就似一头凶兽卧伏在地上,张着血盆大口等人自己主动送羊入虎口。

    摘星子回头瞥了一眼二人的迟疑之色,不由鄙夷冷笑道:“这庚金大殿在平时乃是神刀门存放残破灵器法宝的地方,那些灵器法宝虽然残破但却都是上过战阵饮过血积累了无数煞气的凶器,寻常人根本不敢靠近。也只有在扬刀大会期间才会移走那些凶器用作拍卖会的主场,不过凶器虽然被移走了,但煞气却难免会残留一些,所以若是修为不够还是不要进去的为妙,免得出丑丢人现眼。”

    慕容凤微微一笑,客气道:“多谢摘星子前辈指点。”

    摘星子见这丫头一点觉悟都没有,不由冷哼一声,腹诽道反正等会儿出丑丢人是你们,他到时候站远点就是。

    星宿老怪自然听得见身后的对话,但也只是挑了眉头没有多说什么,自顾自的来到庚金大殿的大门前出示了身份玉牌。

    这回负责检票的却换成了一位元婴修士,见谁都是一副笑呵呵的客气模样,活像一位土财主。但如此做派难免会被人轻视,不过慕容凤却不怎么想,因为估计在对方眼中这进去的诸位可都是一座座会移动的金山,而面对一位位大金主低声下气点怎么了?只要能从你们的口袋中将钱掏出来就行了。

    由于是跟在星宿老怪后头,慕容凤和剑痴连检票都被省了,直接大摇大摆的跟了进去。

    几人一进入大殿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块巨大的青铜照壁,照壁上浮雕有一场人类与妖族大战图,而照壁前则树立一排武器架,这武器架上静静的摆放着一排充满岁月气息的兵器!

    这些古老兵器皆为法器,但因为年代太过久远早已失了灵性,但却保留下来了淡淡的杀气显得极为肃穆,使得殿内的温度比外头生生低了许多,简直比安装了空调还顶用。

    慕容凤耳尖,听见不少人在嘀咕这些兵器都是上古时期在与妖族争斗中败亡修士的法器,在被神刀门收集起来后就摆列在这里当做警示后人,让后辈们记住人类正是有了这些无数的先辈英烈们才有了今时今日傲立九洲的地位。

    人群纷纷肃穆的绕过照壁,入目又是一间金碧辉煌的大堂。

    这时一群恭候多时的侍从纷纷上前为众修士在前引路,将众人迎进了一间巨大的拍卖厅。

    说是拍卖厅也不是太正确,因为这间巨大的厅房足可容纳下数万人齐聚一堂,而厅堂中央有一方铜筑的高台,看着像是一方擂台,而不像一个拍卖台。

    这时在前引路侍从为那些初来的修士悄声介绍道:“这里原本是弊派的演武台,专门向门中修士演示新出炉的灵器法宝供人选择,防护禁制齐全可以在演示灵器法宝尽显各种功用而不用怕造成误伤,现在正好可以拿来充作拍卖台使用。”

    慕容凤抖了下耳朵心中恍然,垫脚一瞧却发现那高台只有面向门口摆放了两排圈椅茶几可供人落座,但问题是座位太少,根本不够所有人落座。

    这时仿佛有一种无形的默契约束着众人,只见人群中几个分神期的修士各自找最前排的位置坐下,然后是元婴修士选择第二排落座,至于金丹修士则全都站在后头,哪怕现场还有许多空座,但却没人发出质疑,仿佛理所当然。

    待众人找到各自的位置,便见一位元婴期的黑袍修士缓步走上高台向众人拱手行礼道:“老夫神兵坊监匠金满堂,恭迎各位前辈道友光临弊派今晚的拍卖会。那么废话不多说,请上今晚第一件拍品,极品法器神木降魔棍。”

    只见四名壮汉吃力的将一根长约两米,腕臂粗的漆黑木棍给抬上了台。

    一出场就是一件极品法器,可见真正的好宝贝果然都在这拍卖会中。底下的人群立时一阵窃窃私语。

    站在人群最后面的慕容凤垫脚打量了一眼,才发现来参加的今晚这场拍卖会的居然没有一个佛门中人,也没有一个道士,另外儒家与墨门也都没来人。再瞧瞧那些空座,很显然今晚这场拍卖只是一个热身而已。

    人群在经过一阵骚动又沉寂了下去,只见台上的金满堂接过神木降魔棍先甩了一套棍花,然后又演示了一下这件极品法器的几个法术特效,开口道:“此件极品法器底价一百枚中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十枚中品灵石。有意的道友现在可以开始竞拍了。”

    底下的人群却是一片寂静,只见坐在最前排的几个分神期老怪全部默不作声的拿起一旁摆在茶几上的茶碗轻咪了一口,立时第二排的元婴修士开始有人陆续出价,而站在最后排的金丹修士则只能干瞪眼,却没人敢张嘴。

    慕容凤对站在旁边的剑痴密语道:“看来坐在最前头的那几个分神期老怪不拿茶碗,后面就没人敢张嘴。”

    “估计是约定俗成的江湖规矩。”剑痴密语道:“要不然谁敢和分神期老怪抢东西?就算抢到了也走不出这神兵坊。”

    慕容凤撇嘴道:“这样岂不是太没劲了,我还指望有什么狗血剧情上演呢。”

    剑痴汗颜道:“你可别乱来啊!”

    “安心啦,我今晚来就是来见个世面的。”慕容凤哼道:“你没见还有许多空座吗?估计真正的好东西要等明天后天晚上才会拿出来拍呢。”

    这时第一件拍品竞拍已经结束,被一位坐在第二排的元婴修士以三百一十枚中品灵石给拍走,不贵也不便宜。这位元婴拍到那根神木降魔棍后先是起身谢过坐在第一排的几位分神期老怪的割爱,然后又向在座的同排元婴修士拱手谢礼,这才一脸笑意的坐了回去,当真是处处尽显规矩。

    这时那金满堂没有任何废话的又命人拿上第二件拍品,一块精致的玉佩,中品防御型法器。

    无需多说,底下的人群立时响起一阵更大的议论声。

    金满堂照例演示了一下这块玉佩的功用,然后宣布开始竞拍,起拍价直接飙升至三百枚中品灵石。

    只见坐在第一排的五位分神期老怪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只有其中三位拿起了茶碗。

    坐在第二排的元婴修士与站在第三排的金丹修士无不一阵哀叹……

    最终这块中品防御型法器玉佩被一位来自青莲洲的农家分神期老怪以五百中品灵石的价格给拍走。

    这位分神期老怪照例起身谢过各位同道抬爱,然后一脸平静的坐了回去。

    这时那台上的金满堂忽然展颜一笑,道:“接下来这件神秘拍品会以各位同道十分期待的暗拍来进行。”

    立时第一二排的分神期老怪和元婴真君都纷纷来了兴致坐直了身子,就连站在最后面的金丹修士们也都是一个个面露兴奋之色的开始摩拳擦掌。只有慕容凤与剑痴二人一头雾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