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扬刀大会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慕容凤立时一阵干咳,发现自己真的百密一疏了,要不是剑痴提醒都浑然忘记自己的玩家身份了。

    “那个,你说,我现在去主动认错还有机会吗?”慕容凤可怜兮兮道。

    剑痴白眼道:“那要看你从那老道手中都骗来了什么好东西。”

    慕容凤深深一叹气,无奈道:“看来干完这一票,我让燃烧军团直接摧毁整个天元大陆好了。”

    剑痴噗嗤一声当场就喷了,抓狂道:“我只是说怎么一说,你别胡来啊!哪有为了躲避人家追杀直接摧毁整颗星球的道理!”

    慕容凤哈哈一笑道:“我吓唬你的,你还当真啦!安啦,安啦,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丧心病狂的人吗?”

    剑痴一脸黑线道:“看着不像,但心里是不是就说不准了。”

    就见慕容凤当着剑痴的面默默的点开自己的个人终端选中苏姚的id,然后发送语音短信道:“喂,苏姨吗?我跟你说啊,今天王倓表叔又背着我偷偷去了一家青楼……”

    剑痴啪地一下抓住慕容凤手腕,一脸诚恳道:“乖侄女,今晚的夜宵我请了。”

    慕容凤笑眯眯竖起三根手指:“三顿!”

    “你别欺人太甚,最多两顿!”囊中羞涩的剑痴绝对是大出血了。

    “好,成交!”慕容凤爽快的关掉个人终端,大手一挥道:“出发!”

    ***

    就如同俗套的玄幻小说一样,碰上扬刀大会这种十年举办一次的修真界盛事,自然不可能所有人都是眼巴巴的跑来看神刀门耀武扬威的,所以这扬刀大会从第一届举办至今办了三百多届早已经与它的初衷背道而驰了。

    况且神刀门每筹备十年才举办一次仅七天的盛会也不可能是钱多骚的慌,这里面要是没巨大的好处可赚早就和藏剑山庄的名剑大会一样衰落停办了。

    而神刀门显然比藏剑山庄更占天时地利人和,将捞钱的本事发挥到了极致,就连慕容凤都为之啧啧称奇。

    就说这代表身份进入神兵坊的玉质名牌吧,洞虚尊者免费发放三块,分神期道君就只能免费领一块,若是想再要?一百枚中品灵石一块,概不还价童叟无欺。但即使如此仍有无数修士为之趋之若鹜,仅因为只有进入神兵坊才有资格参与竞拍传说中的极品法宝。

    没错,就是无数修士为之穷尽毕生财力也不一定能搞到的极品法宝!

    当然仅仅是极品法宝也不至于让无数修士打破头都想挤进神兵坊,毕竟光是一百枚中品灵石的天价门票就不是谁都能出的起的,更别提参与竞拍极品法宝了。所以神兵坊内除了会拍售极品法宝外还会出售其他珍惜宝物,里面随便哪一件流散出去都绝对会引起一片腥风血雨,但神刀门就是这么壕气的大甩卖了。毕竟打造法宝灵器本就是他们的老本行,不靠这种方法赚钱神刀门又哪来的财力拉扯起数支实力实力强大的修士军团呢。

    毕竟修真四字真言‘财法地侣’,这财字可是摆在首位的。

    当慕容凤与剑痴二人来到神兵坊外的地摊一条街时才发现除非他俩用飞行,否则根本挤不进去,因为人实在太多了。

    到处可见平日高高在上的修士此刻就如同逛菜市场的大妈一样挤在一处处地摊前或为相中同一件宝物争的面红耳赤,或因为囊中羞涩只能徒凑个热闹,顺便碰碰运气能不能捡个漏回去,而抱着这样想法的人绝对不占少数。

    当然甩卖法宝灵器并不是重头戏,真正的重头戏要属三天后开始的斗法论道大赛。到时候各方高手云集皆可报名参与。而这斗法论道大赛又按照实力划分为三大组,分别是筑基组,金丹组,元婴组,然后三组中决出前三名奖励不同的宝物。比如筑基组前三名直接奖赏中品法器,金丹组前三名则奖励不菲的灵石与一件极品法器。而元婴组的争夺最为激烈,因为这一组只有第一名才能得到一件初级法宝。

    所以往届参赛者都极为踊跃,因为一旦胜出不但能得到令人眼红的宝物还能瞬间扬名天下。人生在世无非就是名利二字,现在有这样一个名利双收的机会岂会被人错过。尤其是那些往常在自己门派中不受待见的底层修士更是将这斗法论道大赛视为了走向人生巅峰证得大道的一条捷径。毕竟能在这样的大赛中脱颖而出肯定会引起宗门的重视而重点培养,往届比赛就不乏这样的例子。

    同样这斗法论道大赛对于广大散修们来说也有着无以伦比的吸引力,毕竟只要能够表现出色同样也有可能被那些大门派相中而特招入门中,从此摆脱餐风露宿的窘境过上衣食无忧的美好日子。

    当然身为东道主的神刀门肯定也是无利不起早,不可能光为了面子而去做亏本的买卖。因为光是这斗法论道大赛门票收入一项就能让神刀门赚得盆满钵满,另外更为重要一点还是对人才的发掘。毕竟不论搁在那个时代或位面,优秀的人才都是最珍惜的资源。

    二人挤在拥挤的人流中,剑痴突发奇想的扭头问慕容凤道:“对了,你要去加那个斗法论道大赛吗?”

    “不去。”正左顾右盼中的慕容凤回答的异常干脆道:“我只是一个炼气期的小菜鸟,去丢人现眼吗?”

    剑痴汗颜道:“你要是小菜鸟就没人是高手了,我想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夺得元婴组的冠军获得一件令无数人垂涎的法宝哦。”

    “然后呢?是不是就如同玄幻小说里的狗血情节一样,先被一帮不怀好意的家伙盯上,接着就是各种啪啪的反杀打脸爽文情节?我看起来有那么幼稚吗?”慕容凤不屑的撇撇嘴,忽然眼中一亮,转身朝一处地摊挤去。

    剑痴还以为这丫头发现了什么蒙尘宝物,连忙也跟着挤了过去,结果拿眼一瞧这丫头居然蹲在地摊前正为了一快灰扑扑的砖头和摊主讨价还价,最终以两枚下品灵石的天价买下了这块不起眼的‘砖头’。

    “这砖头是什么宝物?”剑痴见这丫头拿着‘砖头’不停擦拭,忍不住凑上前好奇问道。

    “一件低阶灵器。”慕容凤仔细擦拭掉砖头上的灰尘露出黝黑的金属光泽,只见上面刻有简单的符文,剑痴一眼就认出这符文只是最为初级的倍化术,可以将一件物品在不改变体积的情况下重量瞬间增加三倍,最适合一些重兵类法器符刻了。

    剑痴瞬间判断了这块砖头的价值,然后无语道:“这件低阶灵器确实值两块下品灵石,但问题是这样的鸡肋灵器根本没有实用价值,也只有你会买这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灵器法宝其实说穿了无非就是分成攻击型与防御型,还有辅助型三大类型。其中防御型价格最昂贵,因为这是在关键时刻能保命的玩意儿。攻击型种类最繁多,毕竟杀敌制胜还得靠进攻。而辅助型最为稀少,因为太难炼制,而且还要符合使用者等各种苛刻的条件。

    而慕容凤手中这块‘砖头’明显是攻击型灵器,但问题是谁对敌的时候会在手里抄块笨重的金属砖头啊?关键是这砖头只是一件灵器而已,若是丢出去砸人你还得自己跑过去捡回来,甭管有没有砸中敌人光是想想捡砖头的画面绝对会让所有修士都弃如敝履的。

    “哼,你肯定是嫉妒我捡到宝贝了。”慕容凤哼笑一声,懒得反驳剑痴。屈指在砖头弹了弹发出铛铛的金属声响,光听这声就知道这砖头的材质绝对是上乘的百炼精铁。

    “你那只眼睛看见我嫉妒了?我这是一脸嫌弃好伐?而且弄块铁砖头用毛的百炼精铁啊?这也太奢侈了一点吧?根本毫无意义好伐?到底是那个脑残弄出怎么个玩意儿啊?”剑痴一时间彻底凌乱了。

    “对了,神兵坊的入口在那边?”慕容凤收好砖头,举目四望发现全是乌泱泱的人群,根本难辨东西南北。

    剑痴挠头道:“我也没来过,应该就在附近,我们找人打听一下吧。”

    慕容凤随手拽着一个路人,在这人还没发怒前直接将一枚下品灵石塞到他手中,然后问道:“神兵坊怎么走?”

    路人汗颜了一下,掂量了手中的灵石,如实回答道:“沿着这条街一直向前走,等见到一尊很大的巨鼎就是了。不过你有入场门票吗?没门票人家可不让进,而且那门票还死贵,不过我有道儿能搞到最低价的门票,只需要十块中品灵石……诶?人呢?”这位化身黄牛的路人一转头就发现刚刚向他打听路的那人不见了,再仔细一瞧手中的灵石分明是块石头,立时气的他跳脚大骂……

    慕容凤与剑痴挤着人流终于来到神兵坊的大门前,果真见到一尊高逾丈许的四足大鼎矗立在一座巍峨的宫殿前。

    这座宫殿大门前也有一片巨大的广场,但明显比街上的地摊正规多了,因为多了棚子和柜台,而在进入广场的十几个入口处同样排着长长的队伍。

    慕容凤垫脚张望了一眼,只见每个入口处都竖立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入场门票三枚中品灵石。’

    当然这入场不是能进入神兵坊的,而只是在神兵坊门前的这片广场上转悠,但即使这样整片广场依旧是人山人海。

    剑痴这时忽然一指道:“瞧那边那个入口没人排队。”

    慕容凤探头一瞧,只见那处没人排队的入口也竖立着一块醒目的牌子,上面写着‘贵宾专属通道,闲杂人等禁止靠近!’,牌子旁边还站着两位面色不善的金丹修士,更令旁人远远的避开。

    慕容凤一挥手道:“走。”

    二人就在一片诧异的目光中来到这vip通道入口处,负责守卫的两位金丹修士皱了一下眉头,其中一人冷漠道:“有玉牌?”

    慕容凤和剑痴各自掏出玉牌递了过去,两位金丹修士接过一瞧,立即恭敬的递了回来,然后主动让开了路。

    二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引起旁人一片惊叹声,纷纷互相打听这两位神秘土豪的来历。

    贵宾通道果然不愧为贵宾二字,一入检票口就有靓丽的女修上前接待引路将二人迎进神兵坊富丽堂皇的主殿。

    这主殿内不但装饰奢华至极,而且占地面积极大,但却没有一根立柱,宛若一个穹顶飘在半空中。

    二人一进门就到一处处精心摆放的展柜,让二人差点误以为自己进了那家皇宫博物馆,而非甩卖法宝灵器的大卖场……

    慕容凤随手丢出一枚中品灵石打发走欣喜若狂的女修,然后带着剑痴随意的在这间大展厅内逛了起来,同时暗暗打量四周。发现进入这间展厅内的宾客并不是很多,只有寥寥数十人,但每一个人的修为最起码都是金丹期或元婴期,就连分神期的老怪也有好几位。这其中就有一位慕容凤认识的那星宿老怪,只不过相较于在外头的极尽张扬,现在这位星宿老怪却显得十分低调,身边只跟着一男一女两个金丹弟子时不时的在某个展柜前驻足片刻。

    或许是察觉到有人在打量自己,那星宿老怪皱了下眉头扭头瞥来,却惊讶的发现是个模样颇为清秀的炼气期女修?

    这是慕容凤为了避免麻烦故意幻化的,出门前就换了副模样。

    星宿老怪就见那女修居然丝毫不惧他的注视,反而一脸微笑的径直走了过来,行礼道:“晚辈见过星宿道君。”

    星宿老怪一头雾水的盯着慕容凤,疑惑道:“你是?”

    慕容凤笑眯眯道:“晚辈乃是道印师尊刚新收的记名弟子。”

    星宿老怪悚然一惊,自然清楚道印尊者的威名,这脸色马上就缓和了下来,笑呵呵道:“原来是道印尊者的高徒啊,嗯,不错不错,果真名师出高徒。”

    星宿老怪一点也没怀疑慕容凤是冒充的,因为他可是很清楚那老道的实力,谁敢胆大包天的扯那位的虎皮啊。可惜量这老怪想破脑袋也不会料到慕容凤真的是在扯那老道的虎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