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威名远播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那太白剑仙是否真的该死?”慕容凤眯眼盯着老道问道:“如若有苦衷为何临死也不愿意自辩清白?即使为此背上数百条无辜之人的性命!”

    这问题问的没头没尾,却让剑痴与算命老道皆是神色微变。

    剑痴立即伸手摁住了剑柄,目光湛然的盯住了算命老道。

    而算命老道却眯眼打量了慕容凤许久,才微微一叹道:“姑娘你即以放了那位一命,又何必多问?”

    慕容凤淡笑道:“如道长刚才所言,只为求一心安理得。”

    “好一句只为求一心安理得。”算命老道目露神光,微微颌首道:“那太白小子确实有难言苦衷,只不过请恕老道不便言明。”

    慕容凤微微点头道:“既然道长如此说,那我就安心了。起码有那妖僧为那些村民偿命也够了。道长相逢即是有缘,何况咱们算是第二次,嗯,应该是第三次相遇了,要不要坐下喝一杯?”

    剑痴还很疑惑,这算命的老道到底是谁?什么时候见过三次面了?却见老道十分自来熟的拉凳子坐下先给自己满饮了一杯酒,然后感叹道:“贫道走南闯北见识过无数人,唯独你这小丫头让老道我看不懂也看不明白。”

    慕容凤轻笑道:“道长你不是会相面算命吗?何不你看看我的面相猜猜我是什么样的人?”

    老道一摊手伸到慕容凤面前,笑眯眯道:“承惠,十枚灵石。”

    剑痴差点一口老酒全喷了出来,他就没见过怎么不要脸的老道。

    “喂喂喂。”慕容凤怪叫道:“道长你不能仗着自己是前辈高人就胡乱敲竹杠吧?不是才刚给你了十枚灵石嘛!”

    老道笑指算命幡上的大字,哼道:“测字算命占卜吉凶一次十枚灵石,童叟无欺概不还价。小丫头,老道刚才已经回过你一个问题了,所以这算第二个问题。”

    慕容凤是什么人?月影大魔王诶,论起腹黑程度可是深得慕容夫人真传了,所以拿手一指老道面前的酒杯,淡笑道:“这酒一杯值一百灵石,道长你刚才可是满饮了一杯了哦。”

    老道哈哈笑道:“小丫头你当老道我不识数吗?这酒不过寻常米酒,即使装进白玉瓷瓶里也不过卖三十文铜子一瓶,再倒到这三两酒杯里最多也就一文钱,何值一百灵石?”

    慕容凤傲然一笑道:“老道长此话不错,这杯酒确实只值一文钱,但因为是我请你喝的,所以就值一百灵石。”

    这话如果搁别人说出来绝对是大言不惭,但慕容凤却说的霸气侧漏,仿佛天经地义。

    老道愣神了片刻才哈哈大笑,甚至把泪花都笑出来了,引得邻桌纷纷扭头探望。

    “怎地?”慕容凤轻笑道:“道长笑的如此放浪,可是不信?”

    剑痴噗嗤一声差点喷了,连忙掩嘴免得出丑。

    老道摇头轻笑道:“小丫头生的牙尖嘴利,老道自问说不过你。好,这杯酒就当它值一百灵石好了。那么客官你是要测字、望气、看面相、看手相,还是要测算生辰八字?”

    “道长会的业务还挺齐全的嘛。”慕容凤轻笑道。

    “没办法,闯荡江湖总要糊口嘛。”老道笑眯眯道。

    慕容凤说道:“那就请道长帮我看看最近几日的气运吧。”

    “那要看客官你有何所求了。”老道摇头晃脑道。

    慕容凤一脸正气凛然道:“我希望天下太平,苍生再无苦难。”

    剑痴扶额垂首,不忍直视……

    老道点头赞赏道:“果然深明大义。”

    “喂,这丫头纯粹是胡扯你也信啊?”剑痴抓狂道。

    老道微笑道:“此话若是由凡俗说出口最多是一厢情愿,但阁下并非凡人,即敢许此宏愿肯定有现实的能力与魄力。”

    “哦?”慕容凤妙目流转轻笑道:“道长难道已经算出我的来头了?”

    老道端起酒杯,轻笑道:“能让一杯水酒价翻万倍,可不是凡人所能做到的。我说的可对?月影冕下。”

    剑痴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就想拔剑。

    然而慕容凤却哈哈大笑了起来,十分欣慰道:“这天元大陆上终于有人知道本尊的威名了。”

    “喂喂,这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吧?”剑痴无语道。

    “威名远播难道不是好事吗?”慕容凤哼道。

    正当慕容凤自鸣得意时,忽然邻桌一群人的窃窃私语飘入了三人耳朵里。

    “喂?你们听说了吗?天星宗的太白剑仙被人干掉了!”

    “你这都什么时候的老黄历了,我早就知道了!我还知道干掉太白剑仙那人是千年之前以一己之力灭掉整个妖族的剑魔!”

    “哇哦,真的假的?那剑魔真的有怎么厉害?”

    “废话!你们当时是没在天河府城,我可是亲眼瞧见了!那剑魔只出了一剑就让整个天河为之断流,半座天河城都为之灰飞烟灭。”

    “你骗鬼吧?我怎么听说那剑魔是一剑劈开了九天引来了天雷将整条天河都给炸开了?”

    “你才胡说!我可是亲眼所见!那太白剑仙在剑魔面前根本连一招都接不住,直接被剑魔一招天罚神雷剑给轰成渣渣了!”

    “我的天呐!这剑魔如此厉害,现在又突然重出江湖到底有什么企图啊?”

    “嘿嘿!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我告诉你们啊,我刚刚得到一条千真万确的消息,那剑魔这次重出江湖是奔着这扬刀大会来的!”

    “不会吧?难道神刀门也得罪过那剑魔?”

    “得没得罪过我不知道,但是你们想啊,这神刀门每回举办扬刀大会都要炫耀一下自己那件镇派至宝。那剑魔肯定是想‘借’这宝贝一用好渡劫成仙嘛。”

    “嘶!”一阵吸气声,一桌人皆是面面相觑难掩熊熊八卦之魂……

    剑痴忍着笑意,发现慕容凤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了。

    很显然,月影大魔王的威名全被那一战成名的剑魔给抢光了。

    “咳咳。”老道轻咳一声,干笑道:“月影冕下,咱们还是先谈正事吧。”

    慕容凤哼道:“今晚只谈风月不谈正事,况且咱们之间也没啥正事好谈。”

    老道一脸认真道:“冕下难道就不想知道老道从何处得知了你的身份?”

    慕容凤不屑道:“这有什么不好猜的,无非就是天星宗的穆秋云,因为只有那女人和我交过手。街对面的血饮真君也算一个,因为他也知道我的身份。当然最有可能的是我对面这家伙。”

    剑痴指着自己一脸错愕。

    慕容凤白眼道:“世人皆传言你的师尊与我这个域外天魔有勾结,道长看到你和我晃一起还猜不到我的身份就有点小瞧道长的智商了。道长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老道捋须笑道:“冕下胆识非凡,真是令老道十分敬佩。”

    “拍马屁的话就不用说了。”慕容凤笑道:“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咱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但相逢即是有缘,道长若是不在意在下的身份自可同桌共饮把酒言欢。”

    老道说道:“但是老道心中还有一事不明,若是不能说清了恐怕这酒喝不痛快啊。”

    剑痴心中一凛,暗暗提防了起来。

    “道长可是想问我为何来这里?”慕容凤轻笑道。

    老道点点头,静静盯着慕容凤。

    慕容凤沉吟了片刻,然后一脸严肃道:“我养的喵主子走丢了,听说它流窜到了这里,我怕它祸祸你们,所以就赶来将它捉回去。”

    剑痴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老道也是一张老脸微微抽搐,显然二人都不相信慕容凤这鬼话。

    “你们不信?”慕容凤仿佛受了莫大冤屈,赌咒发誓道:“那我指天发誓总可以了吧?如我有半句假话必遭天打雷劈……”

    轰隆——!

    忽然一声惊雷在首阳城上空凭空炸响,把城内的所有人吓得齐齐一缩脑袋,纷纷抬头眺望月色明朗的夜空,纳闷这无风无雨的哪来的旱天雷???

    剑痴脸色发绿的一蹦而起,怪叫道:“你要发誓离我远点!”

    慕容凤白了这货一眼,立即起身冲到窗外眺望雷声传来的方向。

    老道也是一脸严肃的来到窗边,沉声道:“刚刚是有人在城中施放了雷系道法!”

    就见夜空中流光飞舞,无数修士戍卫纷纷朝雷击落点位置赶去。

    首阳城中虽然不禁飞,但是施放攻击性法术是绝对禁止的。显然是有人触犯了神刀门的禁令!

    剑痴这才反应过来刚才那声惊雷不是这丫头招来的,也挤到窗边眺望了几眼,然后疑惑道:“瞧那位置好像就在血饮真君府邸旁边啊。”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慕容凤与老道对视一眼,立即蹿飞了出去直冲向雷击地点。

    “诶,你们等等我啊!”剑痴也连忙追了上去。

    等三人赶到事发地点时发现整天街道已经被全副武装的戍卫给团团围住了,而就在包围圈的中央站着一人,另外还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焦尸。

    “杨修!”剑痴一眼就认出了站立当场的那位正是杨修,此刻的他虽然还站着,但模样十分的狼狈,披头散发鼻青脸肿,甚至一条胳膊呈现不正常的扭曲着。

    “大胆狂徒,竟敢当街斗法杀人,还不速速束手就擒!”这时一位金丹武都候带队赶到,立时冲杨修冷声大喝道。

    杨修却面若死灰的一言不发,任由几道禁制强行套在了他身上。

    “住手!”忽然这时一声大喝传来。

    众人纷纷回头望去无不骇然失色,然后围成一圈的戍卫迅速让开了一个缺口将来者一群人让了进去。

    武都候一见到这群来人也是吓了一跳,连忙半跪行礼道:“末将拜见斗元将军!”

    这群人正是在快活林清雅阁内寻欢作乐的血饮真君等人。

    血饮真君也在其中,一见到杨修被抓连忙上前,问道:“发生了何事?刚刚那道法术可是你放的?”

    杨修抬头见是血饮真君,不由惨然一笑道:“真君大人我闯下大祸了,我杀人了。”

    血饮真君眉头一皱,哼道:“有我在,没人能抓你,你先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杨修却是苦笑一声,指着满地焦尸说道:“真君大人,这群歹人想趁您不在府中之际带人强闯府邸掳掠赵姑娘,结果被我发现而失手所杀!”

    “既然是行凶歹人,你杀也就杀了,怕什么?”血饮真君霸气道,随同前来十几位大神也纷纷附和。

    斗元真君更是叫嚣的最为响亮:“什么?!朗朗乾坤下竟然有歹人想要劫掠良家少女!还有王法了吗?”

    众人抬头看看漆黑的夜空,心说这大半夜的哪来的朗朗乾坤?

    “岂有此理!这些混蛋简直没有将我们神刀门放在眼中!一要追查到底,查出幕后指使之人到底是谁!”

    “武都候这片区域归你管辖,你是干什么吃的?居然将怎么多歹人给溜了进来?”

    一旁的武都候当真是欲哭无泪,但却只能赔着笑脸想将此事赶紧敷衍过去。毕竟面对一帮大神的众口铄金,他还敢据理力争不成?

    然而杨修的下一句话,却让在场所有人都从头顶凉透到了脚底……

    “可是其中一人是那金家纨绔金宝。”杨修指着其中一具焦尸说道。

    一时间,所有人心中皆是天雷滚滚,感觉天塌下来了一般!

    血饮真君晃了下身子,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这时一直未开口的天衍道君一甩拂尘,上前淡淡道:“此事性质恶劣,先将犯人押往执法堂监管。另外这些人的身份还需要进一步验明正身。来人封锁现场,禁止任何人靠近意图破坏证据。”

    “是,道君大人!”武都候一得令立时腰板都直了起来,大声呼喝戍卫驱赶围观的人群封锁现场。

    剑痴凑到慕容凤身边,悄声道:“我们要不要出手救下那小子?”

    慕容凤白眼道:“你现在救他等于是在害他,静观其变吧。有那位主管宗法寺的天衍道君在,那小子暂时不会有性命危险,说不定这帮老狐狸还能借题发挥反咬金家一口呢。不过我还真没料到这金宝有点智商,居然懂得趁虚而入来抄血饮的老窝。”

    剑痴连翻白眼,心说想不到你这丫头也有失算的时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