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挑拨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华灯初上,在外头转悠了一天的慕容凤与剑痴终于转回了血饮真君府邸。

    一进门就见到杨修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见到慕容凤与剑痴终于回来了,急忙过来的兴奋道:“赵姑娘,大锤道友你们可算回来了。”

    “怎么了?难道那几位还在?”慕容凤试探问道,如果杨修回答那位大儒还等在客厅里,她绝对拔腿就走,这几天都不回来了。

    杨修摇头道:“那几位才刚走,说是明天再来拜会。”

    “明天还来?”慕容凤立时头疼了,无力问道:“这扬刀大会什么时候开始?”

    “五天后。”杨修笑道:“赵姑娘你可是等不及了?”

    “是啊,这首阳城我们虽然才待了一天就惹祸上门了,要是呆久了指不定又会惹出什么麻烦来呢。”慕容凤叹气道。

    杨修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赵姑娘你莫要担心,那个纨绔已经被水镜先生出手教训了一顿,想必不敢再来闹事了。就算他敢再来,看我如何收拾他。”

    “收拾什么?”恰好这时血饮真君一脸疲惫的进门来。

    “真君大人。”几人纷纷起身见礼。

    血饮真君摆摆手,直接自取茶壶牛饮了一大口茶水长舒了一口气,但苦笑着抱怨道:“以前在外头老想着回来,但真的回来了却发现这首阳城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真君大人可是在宫中受了委屈?”慕容凤讶然道。

    血饮真君摇头感叹道:“委屈倒不至于,也没人敢让本尊受委屈,只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这才十多年没回来,就感觉物是人非似的。对了,你们刚才在说什么?什么纨绔?门房老张刚才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明白咋回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几人对视一眼,最终由杨修出面将事情说了一边。

    杨修本以为血饮真君听完后肯定会暴怒,然而只是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便没下文了。让杨修一时摸不着头脑。

    “行了,你们先都下去休息吧,此事交由我来处理。”血饮真君挥挥手道。

    杨修只好一脸无奈的起身告退,随同慕容凤与剑痴各自离去。

    入夜后。

    血饮真君鬼鬼祟祟的摸进慕容凤的院子,见慕容凤与剑痴早已恭候多时,连忙上前行礼,直奔正题道:“冕下,那金宝是要死的还是活的?”

    慕容凤见他一脸杀机,不像是装的,便好奇道:“怎么?这纨绔也得罪过你?”

    血饮真君摇头道:“一个扶不上墙的烂泥还不至于被我放在眼中,关键是那金家最近几年行事越来越霸道了。宰他们一个不成器的子嗣正好可以敲打他们一下,让这帮家伙知道神刀门里到底是谁说了算。”

    慕容凤轻笑道:“可我怎么听说金家老祖中可有一位是神刀门的太上长老,你若出手宰了他们金家独苗,就不怕人家报复吗?”

    血饮真君冷笑道:“呸,什么独苗,只不过是个贱种而已。冕下您是不知道这金家有多龌龊。”

    经过血饮真君一段声情并茂的描述慕容凤才得知那金宝的身份压根不是什么金家现任家主的亲儿子,而是那位金刀老祖与一位妖姬所生,而所谓的妖姬就是人类与妖族的混血种,好在那位太上长老本身实力够强大,在孩子出生时就使手段强行抹除了他体内的妖族血脉,使其能够以一个正常人的身份行走世间。

    但这些都不是问题,毕竟谁家里没点龌龊事?而真正要命的是一个修士除非寿元将尽或者心知大道无望才会去繁衍子嗣。现在神刀门的太上长老好端端的突然生了一个娃,难免会让外人浮想联翩。所以那位太上长老又欲盖弥彰的将自己的娃暗中过继给金家长房,也就是金家现任家主金琇泉的名下,所以真论起辈分金家现任家主金琇泉还得叫自己‘儿子’一声二大爷。

    这关系够乱了吧?还有比这更乱的!

    那金家现任家主金琇泉其实也不是什么好货,光是妾侍就纳了七十二房,跟真正的皇帝都有的一拼了。但关键是这七十二房妾侍居然有大半都是他的那个宝贝‘儿子’玩剩下的。

    慕容凤与剑痴无不目瞪口呆,还是头回听说还能共享妾侍的,直感叹今天算是真长见识了。

    血饮真君冷笑道:“那金琇泉不但好色如命,而且贪婪成性,这几年凭着背后有金刀老祖撑腰大肆在这首阳城中欺行霸市圈占店铺田地,现在人人都称金家为金半城。”

    “金家如此嚣张行事,你们神刀门上下就没人管管吗?”剑痴皱眉道。

    血饮真君叹气道:“管?谁敢管?就连神刀门宗主天罗孤辰都不敢管!要知道在这个大乘绝迹,洞虚称尊的时代,那金刀老祖就是神刀门的天,除非神刀门另外两位洞虚老祖出关或者突破,否则没人能压制的住金家。”

    慕容凤说道:“听你这满腹怨气的,似乎那金家也得罪过你?”

    “何止得罪……咳咳。”血饮真君意识到自己语气不对,连忙重新放低姿态恭恭敬敬的苦笑道:“属下原本和那金家也是八竿子打不着井水不犯河水,但是架不住底下有小人啜撺让那金琇泉误以为老夫是好欺负的。”

    经过血饮真君的一番解释,慕容凤与剑痴二人才明白这家伙为何今天进宫里一待就是一天。原本外派主事回京述职基本上都是走个过程,个把时辰就能完事。但架不住有小人动了歪心思想要从中敲点好处,毕竟你一方封疆大吏就和土皇帝无异,肯定早就捞得盆满钵满了,你吃肉也得分底下的人喝点汤不是?

    所以原本个把时辰就能完成的述职程序仍是被一些小人以各种借口百般拖延,致使血饮真君这一天下来憋了一肚子火气。后来他在一位故友的暗中指点下才知道这些小人背后有金家撑腰才敢吃了熊心豹子胆敲竹杠敲到他血饮老魔头上了。

    但血饮真君是何人?人家上头也是有人罩着的,岂会受一帮小人摆弄。所以当场发飙一掌拍死了一个不开眼的家伙,结果惹出了金琇泉那老货,双方为此还差点动了手,最终在执法堂出面下将官司打到了宗主天罗孤辰面前。而天罗孤辰早就看不惯金家了,但也不敢明着处罚金琇泉,毕竟是你血饮真君动手在前,所以就双方各打五十大板强行将此事压了下去。

    天罗孤辰这一手看似谁也没有偏袒,但却暗中加深了血饮真君与金琇泉之间的矛盾,使得双方根本没有了讲和的可能。

    血饮真君人老成精岂能看不出天罗孤辰的用意,但是因为派系不同他也天然的与金家处在对立面,所以也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但被人当棋子耍心里肯定不会舒服,而那金琇泉自然也不可能善罢甘休,所以这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但当血饮真君在宫里受了一肚子气回到家里却从杨修口中得知那金宝居然将慕容凤给得罪了,他却一反常态的非但没有暴怒,反而似被人浇了一盆凉水从头凉到了脚,彻底被惊骇到了。若不是心境够稳,说不定在杨修面前都要失态了。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一方背后虽是位洞虚老祖,但另一方却是四方地狱主宰月影大魔王啊!这要是正面刚上了,什么首阳城,什么神刀门都得分分钟灰飞烟灭啊。那金宝到底是有多坑爹,才能惹上了这位大魔王。

    “冕下。”血饮真君斟酌着措辞,战战兢兢道:“那金家虽然在神刀门中占据重要地位,但是横行其事早已惹得众人不满。这次扬刀大会说不定另外两位洞虚老祖也会出关,肯定会有人跳出来向金家发难,所以属下认为咱们还是静观事态发展让别人去争得头破血流为妙。”

    这番肺腑之言看似处处为慕容凤着想,又搬出另外两位洞虚老祖希望慕容凤能够有所忌惮,但是慕容凤是什么人?血饮真君这点小心思她一眼就看穿了,反倒是剑痴这圣母婊连连点头的应和道:“我也觉得咱们不宜急切行事,免得暴露身份,呃……”

    慕容凤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白了剑痴这货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盯着血饮真君,直让他瞬间冷汗哗哗的身子止不住的冷颤。

    “看来本尊在你心中还没神刀门的地位更重啊。”慕容凤轻描淡写的淡笑道。

    血饮真君扑通一声直接跪了,连连磕头道:“冕下明鉴,属下对冕下您绝对是忠心不二的!”

    慕容凤站起身走到血饮真君面前,淡笑道:“起来吧,你忠不忠心对本尊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大不了本尊再寻个傀儡就是,反正你们神刀门家大业大有的是人为本尊所用。”

    血饮真君一时抖如筛糠,哪还敢起身,只能不停磕头求饶。

    慕容凤轻笑道:“安啦,我不会灭掉神刀门的,毕竟留着你们还有些用处。不过你可要谨记一点,别再在本尊面前耍什么小心眼,否则休怪本尊翻脸无情。”

    慕容凤伸手拍了拍血饮真君肩头,直接让他瘫软在地,如同水里刚捞上来的一样。

    剑痴扯了下嘴角,默不做声的转过头。

    慕容凤舒展了一下筋骨,轻笑道:“说真的,本尊以前若是遇见那样的脑残反派绝不会让他们活过一天,这次就陪他们好好玩玩好了,让他们多嚣张几天。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血饮啊。”

    “属下在!”血饮真君连忙连滚带爬的爬到慕容凤脚边磕头道。

    “今天这事你也咽不下这口气不是?”慕容凤笑眯眯道:“而且那金宝居然敢打上门来明显是没将你这放在眼中啊。”

    血饮真君咽了下口水,涩声道:“但凭冕下吩咐一声,属下这就去将那金宝的项上人头提来。”

    慕容凤摆摆手道:“杀人不过头点地,这也太便宜那小子了,况且本尊刚说了要让他们多嚣张几日,所以杀他就不用了,你就去将那小子的双手双脚全部废掉吧。”

    “啊?!是、是是,属下这就去办!”血饮真君脸色一白,心说这可比杀了那小子更残忍啊。果然不愧为月影大魔王,这心肠就是与常人不一样。

    “你打算怎样办?难道就这样直接杀上门去?”慕容凤无语的摇摇头道:“你且附耳过来。”

    血饮真君连忙靠过去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就见慕容凤附在他耳朵一阵嘀咕让血饮真君一阵变颜变色的。

    慕容凤嘱咐完,一脸笑呵呵道:“记得去的时候戏做足点,最好当众废了那小子。不然你堂堂血饮老魔的威名岂不是成一个笑话了?”

    血饮真君尴尬道:“都是不明真相的外人吹嘘的。”

    “去吧。”慕容凤掏出那几份挑选出来的拜帖塞到血饮真君手中,拍着胸脯保证道:“你按我说的去做废了那小子,若那金刀老祖敢来找茬,本尊保你无事。”

    血饮真君一咬牙,磕头遵命,然后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

    剑痴盯着血饮真君似去慷慨就义的背影,无语道:“你真的能保下他?”

    慕容凤哼笑道:“你看着好了,即使我不出手也会有人出手保下这老小子的。毕竟这年头如此耿直的急先锋可不好找了。”

    剑痴瞬间明白过来,愕然道:“你这是要挑起神刀门内部的矛盾?”

    “错!”慕容凤冷笑道:“不是挑起,而是激化。那金家这些年处处树敌,若不是上头有位金刀老祖罩着,恐怕想灭他全家之人绝对能从东市排到西市。现在终于有人敢跳出来挑头了,你说那些人舍得让老小子去送死吗?”

    剑痴盯着慕容凤看了许久,才摇头感叹道:“幸亏你不是男儿身,要不然这天下必定多一位枭雄。”

    慕容凤转头眯眼打量着剑痴,考虑着怎样才能把这圣母婊给悄悄宰了,省得去祸祸苏姨。

    “我说错什么了吗?你干嘛用这种渗人的眼神盯着我看!”剑痴全身发毛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