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惹祸上门(上)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随同此女一起来的几人也纷纷劝她先将武器收起来,那个同为筑基的男子则抱拳拱手赔礼道:“小妹初出茅庐不懂江湖规矩,打扰了公子的雅兴。小弟先行赔个不是……”

    “你算哪根葱?滚开!”纨绔一瞪眼怒喝道。一帮狗腿子立时狞笑着就要动手,丝毫不在乎对方是筑基修士,显然有所依仗,根本不怕对方敢还手。

    这帮漓江九帮的弟子立时被一群狗腿子给逼到了墙角,想要动手却又不敢,毕竟对方身上可都穿着神刀门的弟子服。而且看对方行为如此嚣张无忌,显然后台硬的可怕。

    慕容凤暗暗摇头随手搁下了茶碗。剑痴一见她这动作就知道要遭,立即抢先出手,人未动,剑光一闪便以回鞘。

    那群嚣张的狗腿子还没搞清楚咋回事就纷纷倒地昏死了过去,只留下看傻眼了的那纨绔。

    “你你你!”纨绔一脸紧张的指着剑痴,他是纨绔不假,但并不代表他蠢,基本的眼力还是有的,见剑痴一出手便知他是扮猪吃虎的高人,所以他立即意识到自己的踢到铁板了,但他依旧色厉内茌的厉喝出了最为经典的一句反派台词:“你知道我爹是谁吗?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我让我爹灭你九族!”

    “滚!”剑痴一脸嫌弃的轻哼一声,对这样的纨绔出手简直是掉分。

    慕容凤掏掏耳朵,也被这句经典反派台词有点雷到了,心说这年头的反派都怎么没创意了吗?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狠话,接下来是不是要说:“有胆量你就给我等着……”

    “有胆量你就给我等着!”这纨绔果真撂下一句狠话,就屁滚尿流的滚下了楼梯跑去搬救兵了。全然不顾躺了一地的狗腿子。

    而那几个漓江九帮的弟子一见大事不妙,也连忙护着那西贝女仓惶的逃离了茶楼。

    慕容凤无语的直翻白眼,说道:“你应该斩草除根的。”

    剑痴起身哼道:“只是一群依仗祖辈蒙荫的纨绔,随手教训一下就是了。”

    “你这样妇人之仁不是和俗套的狗血剧一个套路了?”慕容凤讥讽道:“等会儿打了小的惹来老的,可别指望我出手相助。”

    “不需要。”剑痴哼了一声。

    二人先后出了一片混乱的茶楼挤入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但是很快发现后面有人在跟踪他俩。

    “是茶楼的伙计。”慕容凤头也不回的随口道:“估计是怕殃及鱼池,所以暗中跟着想先摸清咱们落脚的地方好去那纨绔那里通风报信。”

    “要甩掉吗?”剑痴皱眉道。

    慕容凤轻笑道:“甩掉做什么?反正咱们的容貌已经被对方记下,除非你以后不想见人了。让他跟着好了,咱们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回去,看他们敢不敢去血饮的府上要人。”

    二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回到了血饮真君的府上,那个一路跟踪而来的伙计瞅了一眼门房上匾额立时被吓的双腿一软,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茶楼的。

    茶楼掌柜一见人回来了,连忙拽着这伙计到后院逼问道:“摸清那两人落脚的地方了吗?快说!”

    伙计一脸惨白,哆嗦着嘴唇说道:“掌柜的,神仙打架,咱们的茶楼要完了。”

    掌柜的啪地一巴掌扇了这小子一耳光,怒道:“你魔怔了?瞎说啥胡话呢?赶紧说两个人躲哪儿去了?等会儿金公子带着人回来要是见不到人,还不拆了我们的茶楼啊!”

    伙计面若死灰得回答道:“掌柜的,那两个人是血饮老魔府中的人。”

    “什么血饮老魔……”掌柜的骂了半句生生噎了回去,满脸惊恐道:“血饮老魔?是那位一人屠灭了佛山镇的血饮老魔?!”

    伙计连连点头,道:“正是十几年前一人屠灭了佛山镇的血饮老魔!”

    二人口中所言之事乃是十几年前发生在南疆的一场惨案。当时的血饮真君奉了神刀门宗主的命令协助金光寺前往佛山镇追踪混沌天魔余孽的下落,然而等他赶到时却晚了一步。全镇上下数千户居民全都已经被混沌天魔毒害成了僵尸,他只能出手灭杀这些僵尸永绝后患。然而此事涉及混沌天魔,早被三大宗门下了封口令。所以佛山镇惨案越传越邪乎,到最后演变成了血饮真君修炼走火入魔发狂一人屠灭了整个小镇的所有活人……

    不得不说这锅血饮真君背的有点冤,偏偏他又没办法对外人解释。神刀门有心将此事压下进行冷处理,便干脆将血饮真君外调去了清沐城,算是避过了当时群情汹涌的舆情。然而没想到此事都已经过去了十几年,血饮真君在普通民众心中的凶名却丝毫不减当年,甚至冠上了老魔称号,他若是知道了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你确定那二人是进了血饮老魔,咳咳,血饮上仙的府邸?”掌柜的神情紧张的确认道。

    “小的亲眼见到血饮老魔的门房将那二人恭恭敬敬的请了进去,绝不可能有假。”伙计哭丧着脸道:“掌柜的,这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咱们还是赶紧收拾一下细软跑路吧?”

    “跑你个头!”掌柜的又是一巴掌扇懵了伙计,自己却在原地六神无主的急的团团转苦思对策。恰好这时一前堂跑腿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惊慌道:“掌柜的不好啦不好啦,金公子带着人马杀回来了,已经堵在咱们茶楼门口了,您赶紧去看看吧。”

    “鬼嚎什么!”掌柜的怒吼一声,又是一巴掌把这跑腿的扇了个原地转圈,然后自己一咬牙硬着头皮迎了出去。

    掌柜的刚一出来就听见一个嚣张的声音在那咆哮:“砸!统统给我砸了!”

    掌柜的立时脸色一绿,连忙冲上前喊道:“金公子砸不得砸不得,这可都是宗门的买卖。”

    “什么宗门的买卖,屁,还不都是老子的!那对狗男女呢?快去给少爷我揪出来!对了,还有那个女扮男装的,也不要放走!”这位嚣张纨绔也真是什么话都敢乱说,差点把掌柜的吓一踉跄,急忙道:“金公子,那些位客人都已经走了。”

    “什么?跑了?你吃屎长大的吗?居然让那对狗男女跑了?”纨绔立时满脸狰狞的扇了掌柜的一巴掌直原地转圈,让躲在后面揉脸的俩伙计看的真解气……

    “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给我追!就算将这首阳城掘地三尺也要将那对狗男女给本少爷抓来!”纨绔转身对新来一群狗腿子呼喝怒骂道。这群人中甚至有几位修为不弱的金丹修士,然而面对这纨绔的咆哮居然没一个人敢吭声反驳,只有诺诺应是。

    掌柜的捂着脸颊,本来到了嘴边的话仍是咽了回去,只是一脸冷笑盯着这纨绔带着一帮狗腿子呼啦啦的扬长而去。

    “闹吧,闹得越大越好,到时候真的惹怒了那位血饮老魔看谁保得住你。”掌柜的阴阴一笑转过身却见大堂一片狼藉,立时心疼的肝直颤咆哮道:“都死绝啦?还不赶紧滚出来收拾干净!”

    一大帮伙计和跑堂的立即涌了出来手脚麻利的开始收拾倾倒凌乱的桌椅凳子,瞧这熟练的动作显然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另一边,在血饮真君的府邸中。

    慕容凤询问管家得知杨修还没回来,血饮真君则进宫述职也未归来。不过城中有许多修士得知血饮真君回来后纷纷差人送了拜帖,慕容凤随意翻看了几眼,发现其中大多为元婴修士,金丹修士只有寥寥几人,而且落款都以门下走狗自居,别以为门下走狗是什么自贱的话,这年头想给一位元婴修士当门下走狗的人那绝对是海了去了,尤其这位元婴修士还是一方封疆大吏。

    不过真正让慕容凤惊讶的是这数十份拜帖中居然有一封是位分神期修士差人送来的,只不过这封拜帖上有分神期修士的神识烙印,非血饮真君本人外人根本无法拆阅。

    “看来这老小子也有后台啊。”慕容凤轻笑一声,将这些拜帖重新放回,然后背着手转到后花园。

    如同大多一心追求大道的修士一样,血饮真君的府邸虽然十分华丽奢侈,但却只有老仆三人,至于妻妾子嗣更是一个没有。因为修士结道侣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不是情投意合就可以的了。尤其是有门有派的修士更是要先到得到宗门的许可,毕竟每一个门派培养一个修士可都是耗费大量资源的,尤其金丹期以上的修士还涉及到门派独门功法保密的问题,所以结道侣不是你想结就能结的。

    另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道侣互相之间匹配的问题,虽然这话听起来有点像给畜牧配种,但却是实实在在的问题,毕竟双修之道也是大道之一,可开不得一点玩笑。

    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比如某一个修士寿元将尽又突破无望,便会广纳美人续妾来繁殖子嗣,这便是修真家族的由来。但是这些大多为凡人的美人肯定无法成为道侣为修士提供双修互补,所以一般来说只有寿元将尽的修士才会为了繁殖子嗣而去做这种耗费精元又损耗功力的事情。

    而像血饮真君这样资质上佳,甚至有机会冲击分神期的潜力股,神刀门是绝不会让他轻易去缔结什么道侣的,除非对方也是天纵之资的女修士,而且还要对神刀门绝对忠诚并且能和血饮真君相辅相成……

    反正结道侣可比家畜配种麻烦千万倍就是了。

    当然不管在那个世界都少不了走歪门邪道之人,尤其是那些色中饿鬼仍是将双修大道练成了许多人谈之色变的采补之术,以至于许多正道门派都将双修之术束之高阁了。

    一阵脚步声打断了慕容凤的飘飞的思绪,就听剑痴来到旁边问道:“在想什么呢?”

    “在想怎么一步步征服这个世界。”慕容凤淡淡道。

    剑痴翻翻白眼,直接转身就走。

    “你来了又走,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说?”慕容凤笑问道。

    剑痴停下脚步,哼道:“如你所料,那纨绔带着人先去砸了那家茶楼,然后又带着一帮狗腿子在大街上四处搜捕我们和那些漓江九帮等人的下落。结果闹得东市一片鸡飞狗跳,连城管见了都避之不及。”

    慕容凤呵笑道:“那你探听到那小子的来头了吗?”

    剑痴点点头,沉声道:“那小子来头确实很大,乃是神刀门三位太上长老之一的金刀老祖的后人,姓金名宝,自称道号招宝上人。因为是家中千倾地一根独苗,所以被金家长辈给宠坏了。就连神刀门宗主都对这小混蛋头疼不已,偏偏又不敢下狠手惩治,以至于这小子越来越横行无忌。”

    “难怪如此嚣张。”慕容凤摇头失笑道:“看来光凭一个血饮真君不一定保得住咱们俩啊。”

    剑痴无语道:“我看你是巴不得那小子打上门来,好将事情闹大。”

    说话间,门房的老仆忽然快步过来向剑痴通禀道:“表少爷,门外头来了几位自称是漓江九帮的人,前来拜见真君大人。您看?”

    慕容凤呵呵笑道:“咱们都快自身难保了,却有人巴巴的赶来寻求庇护。”

    “你就别光顾着说风凉话了。”剑痴没好气道:“还不赶紧想个办法!”

    慕容凤哼道:“反正这锅又不是我惹来的,谁惹得谁背去。”

    “算你狠。”剑痴只好气鼓鼓的一跺脚朝门口快步而去,亲自去接近那几人。

    慕容凤见前来通禀的老仆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不由安慰道:“老丈莫慌,您差个人去宫里一趟将真君大人请回来不就没事了。”

    老仆苦笑道:“宫中可都是上仙贵人出入的地方,怎是我等凡人能够随意进出的地方。”

    慕容凤沉吟了片刻,便又吩咐道:“那你去将刚才收到的拜帖挑出几份,记得只要几位金丹修士的拜帖。”

    “啊?”老仆一脸茫然,显然不懂慕容凤的用意,但还是马上去照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