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氪金武装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三人被黄庭坚迎进了宅邸,进来后才发现这座三进的宅院内有乾坤。在院子的东南角有一片老头亲手栽种的翠竹林,竹林旁挖了一条浅浅的溪渠环亭而过,处处尽显雅致。

    老头无儿无女,所以整座院子除了看门的一位老仆外并无其他人,显得有些冷清。不过人家毕竟是金丹期的修士,平时打个坐闭个关就是好几年,所以这清净或许搁在人家眼中就是清修了呢。

    “几位小友瞧瞧老夫亲手栽种的这几种泪竹如何?”黄庭坚将三人迎进凉亭,吩咐老仆去准备茶点,然后转身一指亭外的那丛翠竹笑呵呵的问道。显然老头对这丛翠竹心爱有加,无论是除虫除草全都是亲力亲为。

    慕容凤与剑痴不懂这些竹子的好坏,杨修倒是赞扬了一番:“晚辈观这几株泪竹松翠盎然挺拔笔直,再观这竹身上点点褐斑宛若泪痕,当真是竹中极品啊。没想到黄前辈这里还有这等珍稀灵竹,实在是令晚辈艳羡不已啊。”

    老头闻言立时开怀大笑,哪怕明知杨修的话拍马屁的成分居多,他也显得无比得意。

    杨修的投其所好立时让他与黄庭坚之间的关系融洽了起来,或许人老了总爱回忆往昔。

    老头坐在亭子里一边饮茶赏竹一边絮絮叨叨说着自己当年闯荡九洲的风光经历,这其中当然少不了杨德祖一些糗事。这种涉及长辈的话题杨修只能在旁陪着笑,可不敢胡乱插嘴。

    二人看似有说有笑,但却始终没绕到正题上。

    慕容凤眼看一壶茶水都快被几人给喝光了,就考虑着要不要先提出告辞,免得被人家端茶送客。

    恰好这时黄庭坚终于聊回正题了。

    “你外祖的书信我也看了。”黄庭坚轻叹道:“你小子资质心性虽然都不错,但是想入这神刀门还差了点。”

    “还请前辈指点。”杨修赶忙拜服道。

    黄庭坚沉吟了片刻,问道:“你既然已经搭上了血饮真君那条线,为何又要来求老夫?要知道老夫不过是一个行将就木之人,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这首阳神都中的金丹修士可能比大街上的野狗还多,老夫实在不知道能帮上你什么忙。”

    杨修一咬牙,直接下跪道:“不瞒前辈,晚辈来之前曾受外祖叮嘱一定要拜您为师。至于为何,外祖他老人家也没说明,只让晚辈切记照办就是。”

    黄庭坚眼中闪过一丝精芒,静静的盯着跪在自己面前不起的杨修,手指轻敲着石桌许久才摇头笑骂道:“这老匹夫还真是一点都没变,也罢,唉……”

    黄庭坚一声长叹,起身对杨修道:“你暂且留下。”言外之意就是慕容凤和剑痴可以走了。

    慕容凤自然不会留在这里当电灯泡,所以与剑痴赶忙起身告辞。

    待二人被送出了门,大门又马上紧闭了回去。院子中甚至激活了一道隔绝外界探查的禁制,显然那老头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丫头,你说那老头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啊?”剑痴跟在慕容凤身后边走边问道。

    “我怎么知道!”慕容凤白眼道。

    剑痴疑虑道:“那老头不过是个金丹后期,就算杨修拜他为师恐怕也来不及学成什么高深神通来通过神刀门的考核吧?”

    慕容凤鄙夷道:“你蠢啊,要让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实力猛增有许多种方法!不一定非要学什么厉害的神通!”

    剑痴一脸惊讶道:“难道是什么禁忌之术?”

    慕容凤彻底无语了,连翻白眼道:“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最快提升实力的方法是什么?当然是氪金啊!!!”

    “哈???”剑痴一脸懵逼,显然还没明白过来。

    慕容凤一拍脑门,无语道:“就是法宝啊!那杨德祖费尽心机想要让杨修拜入那老头门下到底图啥?难道你真以为人家是来当孝子贤孙给那老头送终的?”

    剑痴终于明白过来,惊讶道:“你的意思是说那老头手中有什么极品的宝物,偏偏那老头寿元将尽,所以只要杨修拜入老头门下就能理所应当的继承那宝物?”

    “你总算还没蠢到无可救药的地步。”慕容凤摇头感叹道:“要不然我真不放心将苏姨交给你。”

    “去去去,别没大没小的。”剑痴一脸黑线道:“咱们接下来要去那里?”

    “随便逛逛好了,这座首阳城怎么大,而且修士多如狗,简直遍地都是宝贝啊。”慕容凤笑盈盈的无目的四处乱逛,简直就和小狐狸进了鸡窝似的,瞅啥都眼放绿光。要不是跟在一旁的剑痴盯着紧,恐怕不知多少人的荷包要遭殃。

    但即使如此,二人半条街逛下来,慕容凤的包里还是塞满了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这其中有许多都是从沿街地摊上捡漏淘来的宝贝。毕竟在邪王真眼的扫视下任何假货都是无所遁形的,自然任何宝物也无所遁形。只可惜一圈逛下来蒙尘宝物倒是淘到许多,但真正的宝贝却是一件都没有,让慕容凤颇为失望。

    “唉,玄幻小说里只要主角闲着没事逛街都会有十分狗血的情节发生吗?为何咱们都逛了一条街了还没有不开眼的家伙跳出来送钱送宝送经验啊?”慕容凤无力吐槽道。

    剑痴则更加无力的连翻白眼道:“你这丫头一天到晚的都在瞎想些什么?”

    慕容凤忽然脚下一顿,吓得剑痴以为这丫头又要翻脸了,结果定睛一瞧才发现这丫头正盯着街边一家店铺。店铺不稀奇,稀奇的是这家店铺门口居然高悬着一块‘内有灵器符箓出售’的招牌。

    “这年头连灵器法宝都能拉到大街上成批贩卖了吗?”慕容凤有些凌乱道:“玄幻小说里都没怎么写的啊!”

    剑痴汗颜道:“估计都是些破旧的或者是低劣的灵器法器,这些东西对散修来说也是难得宝贝,对凡人来说更是媲美神兵利器。”

    “走,进去瞧瞧。”慕容凤立时来了兴致,她长怎么大逛过各种黑店,贩卖枪支弹药导弹战机都见过,唯独卖灵器法宝的店铺没见识过。

    二人一进入这家名为‘藏宝斋’的店门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拥挤。

    一进店门就是一条拥挤的窄道,两边堆满了各种积满灰尘的古物,恰好一阵穿堂风刮过带起一股‘沧桑岁月气息’扑面而来,把二人呛的差点夺门而逃。

    “我们是不是进错门了?”慕容凤一手捂着口鼻一手挥扇灰尘,十分怀疑自己错进了一家即将倒闭的古董店,而非什么专门兜售修真法器的店铺。

    店内听见门口有动静,连忙迎出一位满脸灰尘的老头赔笑道:“哎哟,对不住对不住,小店正在大扫除呢,惊扰到两位客官了。”

    “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走吧。”慕容凤摇摇头就要走。

    这老掌柜连忙劝道:“哎哎哎,两位客官可是来买灵器的?不妨到隔壁店里一坐?”

    “隔壁?”慕容凤退后一步出了店门歪头一瞧,果然隔壁还有家类似的店铺。

    老掌柜笑呵呵道:“蔽店的主家刚刚盘下了隔壁那间店铺,这不才刚刚装修完毕,东西都已经安放上架了,就等着选了喜庆日子开张呢。二位客官若是急着选件趁手的灵器可以先到店里选购,就当开门大吉了,呵呵呵。”

    “也好。”慕容凤点点头,随着老掌柜拐进了隔壁间店铺。

    果然这间店铺的档次就是不一样了,居然连柜台货架都是用上等的黑玉铁木打造而成,件件看起来很华丽的修真器物就堂而皇之的摆在柜台内或货架上任人挑选,偏偏这间店里连个伙计都没有,也不怕遭了贼?

    老掌柜这时又笑呵呵道:“店里的伙计都在隔壁忙着清扫呢,也没个招待的人手,让二位客官见笑了。”

    老掌柜说着伸手一抚水晶镜面的柜台,闪过一道法术光华,显然这柜台上刻录有强大的禁制,根本不怕遭寻常毛贼惦记。而能破除这禁制的修士也肯定瞧不上这些低阶灵器。

    慕容凤偷偷故技重施催动邪王真眼扫过这琳琅满目的各类器物,然而没有一件能入眼的。

    想想也是,修真器物毕竟不是古董,是好是坏一试便知,根本不存在什么明珠蒙尘的说法。

    “掌柜的,你这店里可有更好的宝贝?”慕容凤开口问道。

    老掌柜微笑问道:“客官可是要上等的法器?”

    慕容凤摇头道:“法器就免了,你店里有法宝吗?”

    这话问的把老掌柜吓了一跳,急忙道:“客官莫开玩笑,这法宝可是元婴上仙才能使用的宝物,蔽店哪敢卖啊!”

    “哦?这里面还有什么说法吗?”慕容凤讶然道。

    经过老掌柜一番解释,慕容凤才明白过这修士使用的器物也是对照个人实力的,实力不足就算给你神器你也用不了。比如炼气期的小菜鸟只能使用低阶灵器,筑基期则能使用上品灵器或低阶灵宝,而金丹期则是中上品的灵宝或法器。而那法宝却是元婴期以上修士的专属,这里其实也是一个分水岭,法器与法宝虽一字之差,但威能却天差地别,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法器无法祭炼,而法宝却能祭炼成本命法宝与使用者心意相通,而且还不用担心被别人窃取。

    基本上来说每一位志在大道的修士都会在筑基期时就开始收集各种天材地宝,然后等熬到元婴期时再请名家大师或所属宗门帮忙炼制一件最适合自己的法宝,然后再将这件法宝祭炼成自己的本命法宝伴随一生。

    血饮真君手中的那口血刀法宝就是怎么来的,据说他当年为了收集炼宝的材料几乎是四处举债,天天只能啃食最劣质的辟谷丹来度日。当真是一把辛酸泪,唯有己自知啊。

    所以这家小店里真要是有件法宝出售,哪怕是最低劣的次品法宝,估计不用等到明天就会被各路元婴修士给踏平了。

    也难怪老掌柜一听慕容凤要卖法宝会怎么惊慌了,这要是传扬出去不论真假都是一堆麻烦。

    “好吧,是我无知了。”慕容凤摸摸鼻子干笑一声,再寻视了一眼,这回不找蒙尘明珠,而是随便相中了一把剑光青凛若霜雪的中品剑类灵器,搁在她这练气二层小菜鸟手中绝对是神兵利器了。

    老掌柜见开张大吉,自然将这把除了造型漂亮其它一无是处的「紫电清霜剑」夸的天上有地上无,只配慕容凤才能拥有。

    爽快的付了钱,慕容凤一脸显摆的舞着这把雪亮的灵器宝剑离开了这家店铺。跟在后面一直未开口的剑痴不由直摇头道:“这把剑徒有其表,搁在凡人手中或许是神兵利器,但是遇见同等的中品灵器估计连一下都挨不住。你这是被人给坑了。”

    慕容凤白眼道:“我知道,还用你说!”

    “你知道还花这冤枉钱做什么?”剑痴无语道。

    慕容凤屈指一弹剑身发出清越的金鸣,哼笑道:“我这是有钱难买我乐意,懂不?”

    剑痴扯了下嘴角,感觉这丫头跳脱的思维简直让正常人无法理解。

    这其实就好比收藏癖好,有的人喜欢名车名表甚至飞船游轮,家里收藏了一大堆除了观赏积灰外毫无意义,但就是有人喜欢这样做。

    慕容凤自然也有收藏癖好,只不过她是不喜红妆爱戎装,几乎每到一地都会收藏一些剑器。

    这把「紫电清霜剑」或许是她所有收藏中最不值钱的一把宝剑,但绝对是最华丽的之一。

    慕容凤唰一下还刃入鞘,心满意足道:“好了,氪金武装完毕,咱们去刷怪练级吧!”

    剑痴顿时吓了一跳,连忙道:“你可千万别乱来啊!这首阳城里正是各路高手齐聚,咱们好不容易跟着血饮真君混进来,你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瞧你这怂样!”慕容凤一脸鄙夷道:“还有没有身为一名氪金玩家的觉悟了?”

    剑痴一脸黑线的抓狂道:“你就算要氪金,也别拿一把中品灵器冒充氪金玩家啊!这就和拿把新手木剑就去屠龙灭神找死有啥区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