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权力的牢笼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我要订婚了,希望你能来参加。对了还有一件事,如果最近有什么奇怪的丫头非要找你比武,你可千万别答应,不然被那丫头缠上绝对能把你折腾疯了!”

    赤霞仙子说完后发现慕容凤一脸古怪,顿时心底一惊,错愕道:“你该不会已经被丫头给缠上了吧?我告诉你啊,你可千万别答应和她比武。尤其是不能赢,当然输也不行,最好打平手,不然你就等发疯吧!”

    慕容凤一摊手,苦笑道:“你应该早几分钟上线的,我已经和丫头交过手了。而且还赢了……”

    赤霞仙子一脸同情道:“那你死定了,你绝对会被那丫头给折磨疯的。”

    慕容凤哭笑不得道:“那丫头到底什么身份?居然有剑丸道符傍身,刚才祭出来的时候真的吓我一跳。”

    赤霞仙子一脸无奈道:“反正就是一个被家中长辈惯坏了的小丫头,但却十分痴迷剑道。天天就爱找殿内那些所谓的剑道天才们一较高下,而凡是被她盯上的那些剑道天才们被她打败了还好,若是赢了她那才叫一个惨。几乎隔三差五的就强行要求人家再比一次,想拒绝都不行。现在殿内弟子几乎都是躲着她走,只有那些新来的菜鸟才会答应她的挑战,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所以你就将我给出卖了?”慕容凤语气不善道。

    赤霞仙子现在尴尬一笑道:“那只是我酒后一时口误,然后就被丫头给惦记上了。要不是圣殿离地球太远,说不定那丫头直接杀到你的燕子坞去都有可能。”

    慕容凤翻白眼道:“合着还真是你把我给卖了啊!”

    “哎呀,哎呀,人家真的是一时口误嘛。”赤霞仙子娇嗔道:“大不了你来圣殿我亲自为你斟茶倒酒赔礼道歉如何?”

    “还是免了。”慕容凤摇头道:“我的身份太敏感,不能随意离境。还是等你大喜之日我再去蹭杯喜酒吧。”

    赤霞仙子一脸无奈道:“那好吧,我大喜之日那天你可一定要来啊!还有记得将小香儿她们也一起带来。几个月没见我都想死那帮丫头了。”

    “仙铃姐姐我们也想死你啦。”旁边一群丫头终于逮到机会纷纷挤了过来问候道,让赤霞仙子极为感动,差点都哭了。

    慕容凤无语道:“上游戏不就能见到了,至于怎么生离死别吗?”

    众女齐齐怒目相向,都觉得慕容凤太能破坏气氛了。

    赤霞仙子却噗嗤乐了,感叹道:“还是和你们在一起的日子快乐啊,我这次回来后……,算了。我大喜之日订在明年的二月十四日情人节,一定要记得啊。”

    “记住啦。”众女其声应道。

    又是一阵嬉闹,慕容凤便动身返回了黄金城,毕竟大战当前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她亲自处理。

    慕容凤回到黄金城后的第二天就收到了来自幽影小队的情报,那些修真者正在封堵空间通道。

    这事让慕容凤微微惊讶了一下,没料到那些修真者如此胆小,不过这样一来就说明对方不敢再来找麻烦了,而她也能放心腾出手专心对付蛛后罗丝了。不过梁子已经结下,等灭掉蛛后罗丝下一个要对付的就是那些修真者!

    “封堵?你们堵的住吗!”慕容凤冷笑一声,又翻看起幽影小队发回来的有关那方修真界的一些情报。

    那修真界名为天元大陆,地表广袤无垠,据说有亿万里。共分九州、五湖、四海。每州、湖、海中皆有两到三个强大的修真门派或势力盘踞。

    而在这些顶级修真门派的势力范围内又有无数二三流的修真小门派依附其下。先前和燃烧军团发生接触的修真者便是来自白鹿洲天星宗麾下的四个修真门派,分别是玄天剑宗,天一教,水月山庄,道阳宗。

    而在这些二三流的修真门派势力范围内又有无数修真家族依附其下。

    而这些修真家族皆是圈山占地建筑大城自立为王,统治一方百姓。

    如同城邦治一般,一城即为一国。

    所以天元大陆上并无强大的王国或帝国,只有强大的修真门派。

    此外,幽影小队还打听到一件有意思的情报。

    那就是天元大陆上空万米有一片无形罡风层,即使是仙人也无法轻易穿行。唯有渡劫成仙者才方可借助短暂的天劫之力破开无形罡风层升入仙界。

    所以天元大陆上修仙念佛成风,人人都渴望成为强大的修真者。反倒是科技发展迟滞不前,仍停留在男耕女织的原始时代。不过有传闻在遥远的青莲洲有一个名为墨门的修真势力专门研究奇门遁甲炼器之术,其制造的飞舟有长达千米,可凌空飞渡,日行十万里。

    看完幽影小队汇报上来的情报,慕容凤吩咐道:“命令幽影小队继续刺探这天元大陆的各方势力,尤其是那些互相之间有嫌隙的修真门派。查探那些修真门派谁能够为我们所用,谁又必须予以削弱或者直接铲除。”

    “是,元首。”秦蒙奉命告退,出了房间恰好遇见林琳。二人对了个眼色不好多说什么,点点头便错身而过。

    哆哆哆。

    “进来。”慕容凤抬头见是林琳,便轻笑道:“你家那口子刚出去,遇见了吗?”

    林琳嗔笑道:“人家还没过门呢,你别瞎说。”

    慕容凤哑然失笑一声,问道:“你刚才不是刚来过吗?怎么又来了?”

    林琳笑容一肃,正容道:“艾瑞达族已经服软了,答应派出三百位擅长空间法术的施法者参战。不过那些家伙又借机提了一大堆要求,我现在都有点怀疑这些艾瑞达人是不是和地精有亲戚关系了。”

    林琳说着将一张清单放到慕容凤面前。

    慕容凤展开一瞧,不由眉头轻皱,看到越下面眉头皱的越深,冷哼道:“粮饷倒是无所谓,自古皇帝也不差饿兵。但他们当自己是什么?纯洁的白莲花吗?哪有参战不上前线杀人的?”

    林琳无奈的一摊手道:“这事我也责问过对方,对方回复的意思是那些施法者都是族中精锐,死一个都是他们艾瑞达族不可弥补的损失。所以提出要求那些施法者只会帮我们的舰队开启空间传送门,但却不希望出现在前线上与敌人进行厮杀。”

    慕容凤冷笑道:“哼,这些艾瑞达人算盘打得可是够精的。狮子大开口的要粮饷,却只想躲后头捡便宜?行,你派人和他们继续谈。不想上前线粮饷只能给三成,而且战利品就别指望了。”

    “嗯,我明白了。”林琳耸耸肩转身告退。

    这时慕容凤个人通讯响起,是燃烧军团高层例行会议要开始了。

    慕容凤平复了一下糟糕的心情,便起身来到会议室就新兵训练问题继续与一众高级将领进行商谈。

    李猛虎经过一天的苦思冥想却想出了一个馊主意,竟然提议将参谋部的一众老将下派到各舰上担任临时指挥官,想以老带新,让那些菜鸟们迅速成长起来。

    结果这提议一出,在座的所有年轻将领首先色变。而一众老将军却是神色各异,但无不一脸诧异的盯着李猛虎。

    但慕容凤却是毫不留情的直接开口予以否决!

    李猛虎黑着一张老脸,觉得慕容凤这个小丫头太不给他面子了,即使驳回他的提议也不能说的怎么直白,气的他差点当场发怒掀桌子。

    “参谋官,只有出谋划策之责,无统兵之权。此议驳回!”慕容凤冷冷道。因为任何一个上位者都忌讳军中出现功高震主的家伙,所以参谋一职的设立除了帮主将出谋划策之责外,更像古代监军一样,是一种对主将权力上的监督与制衡。现在李猛虎却提议让那帮老将参谋担当各舰的指挥官,等于是在破坏这种隐性的制衡。

    而且参谋部里的这帮老将都是打了几十年仗的老狐狸,最不缺的就是军中的威望。除非慕容凤脑子进水了才会将兵权交到这帮老狐狸手中,所以也不怪她会毫不留情面的当场驳斥了李猛虎的提议。

    当然慕容凤这样做无疑也赢得了在座少壮派将领们的拥戴,毕竟一个萝卜一个坑,若是让你们这帮老家伙把位置都占了,他们这些年轻将领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上位?

    经此一闹,在座众人都无心在商谈这事,所以只能不欢而散。

    夜里,慕容凤接到外婆电话说是李老头上家里撒酒疯大闹了一通,最后是让他几个儿子给扛回去的。

    慕容凤闻讯后却是淡淡一笑。

    转过天来,众将领再次聚集召开例行会议。但有细心的人却发现一众参谋老将中似乎少了两个人,而昨天还一副暴跳如雷模样的李猛虎今天却云淡风轻的和慕容雄老爷子谈天说地,仿佛昨个儿气的差点掀桌子的不是他。

    有心人自然明白昨天夜里肯定发生一场他们所不知道的权力漩涡,消失掉的那两个人无疑就是这场无形权力斗争中的失败者。

    而当慕容凤出现时居然首先冲李猛虎点头微笑嘘寒问暖,两只老狐狸和小狐狸仿佛祖孙一样亲密无间。

    但是待众人一落座,慕容凤却直接先宣布了各舰队的指挥官名单。

    无一例外都是先前攻伐毁灭地狱中表现出色的少壮派将领,基本上都是原先舰队中的二把手。

    很显然,慕容凤宁愿把这些愣头青推上去,也不会选择妥协将兵权交到一帮老狐狸手中。

    好在这帮老将都是经历过无数风雨的人精,没有一个人表现出不悦或失望的神情,反而一个个都慈眉善目露出欣慰表情。显然早有人和这帮老家伙通过气了。

    散会后,慕容凤跑到林琳的办公室喝着她亲手泡的浓茶,揉着眉心沉沉一叹道:“我突然觉得心好累。”

    林琳在她面前坐下,耸肩笑道:“权力的游戏不就是各种勾心斗角的宫斗剧嘛。”

    慕容凤苦笑道:“但我更擅长直接拿剑砍人。”

    林琳摊手道:“权力就好比一头饥饿的猛虎,你骑上去了就别想再下来了。除非你想被这头饿虎给吃掉。”

    慕容凤深深一叹,第一次生出了后悔之意:“或许当初我就不应该创建什么凤栖楼,当一个自由自在的散人玩家多好。”

    林琳摇头轻笑道:“我最近看过一本古籍,那书上有句话倒是很贴切你这种状态。”

    “什么话?”慕容凤问道。

    “权力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林琳笑道。

    “别瞎扯,那句话明明就是形容婚姻的,你当我没读过书啊!”慕容凤怪笑道:“这句话应该形容现在的你才对吧?”

    林琳哼道:“如果婚姻真是座围城,我已经进去过一次,现在再进一次也没什么。但权力却是一座如监狱般的皇宫,一旦进去了要想再出来可就难了。但天底下却有无数人想进入这座皇宫,这就是权力的诱惑啊。”

    慕容凤默然无语,因为她发现林琳说的不错。现在所获得的一切根本不是她当初进入这个游戏的初衷……

    林琳说道:“我见你回来后就没放松过,整天处理各种事物,这样下去会累坏自己的。古代皇帝还经常偷溜出宫到处溜达呢,所以找个时间给自己放放假吧。”

    “好啦,我的文青阿姨,我只是感叹一下,又没说真的撒手放弃眼前的一切。”慕容凤搁下茶杯,起身舒展筋骨道:“突然有点想砍人了。”

    林琳喷出一口茶水,一脸黑线道:“别人放松最多是休假旅行,你休假是去砍人玩吗?”

    “是啊。”慕容凤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展露出令同为女人林琳都为之嫉妒的完美身材,哼笑道:“我刚才才想起来当初我进这个游戏的初衷其实是挑战来自各方高手。没想到高手没碰到几个,反倒是各种妖魔鬼怪宰了一大堆。”

    林琳无语的直翻白眼。

    这时慕容凤的通讯器忽然又响了起来,她以为又是那帮丫头闹出什么幺蛾子了,结果点开一瞧竟然是久未上线的狂刀笑天前辈发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