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3章 雾纱栈道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铁掌大师一时间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连连感谢慕容凤。

    慕容凤失笑道:“令郎的根骨乃是天生的,你谢我做什么?”

    铁掌大师一拍脑袋道:“哎哟,是我老糊涂了。不过还是谢谢月影大师帮老夫找到了犬子结症所在,要不然老夫还一直蒙在鼓里呢。”

    慕容凤笑道:“令郎天赋异禀实乃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大师还需要精心培养才是。”

    “这是自然。”铁掌大师捧着小家伙如同捧着一个小宝贝,咧嘴大笑都快到耳根了。忽然他心思一动,问道:“月影大师可有收徒的打算?”

    慕容凤确实有些心动,但还是惋惜道:“令郎资质确实令在下起了收徒的念头,但是怎奈在下还有要事在身,无法在贵镇逗留。而且令郎也太小了,在下无法将他带在身边进行教导。”

    铁掌大师脸色闪过一丝失望,但还是问道:“那可否先当个记名弟子?等月影大师将来有空了回来再收小儿为徒也不迟。”

    慕容凤沉吟了片刻,点头道:“暂收记名弟子也行,不过我无法保证何时能回来。要不定个日子吧,三年,若是三年内我还未来那就请大师为令郎另择高师,以免耽误了令郎。”

    “行行行,三年后小儿正好六岁,正是启蒙的最佳年纪。”铁掌大师连连应好。

    慕容凤盯着小家伙微微一笑,道:“既然是记名弟子,我也算半个师父了,得留个见面礼才行。”

    “怎敢劳大师破费,应该是我敬上拜师礼才是。”铁掌大师连忙道。

    “无妨,入我的门下可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慕容凤想了想,随手拿出一块还未经雕琢的灵玉问道:“不知令郎可取了名字?”

    “阿宝。”铁掌大师呵呵笑道:“俗名好养活。”

    “俗名不俗,确实是个宝。”慕容凤微微一笑,合掌一搓灵玉再摊开就见一块灵光盈动的阴阳双鱼佩出现在掌中,翻过玉佩就见背面还刻有一个‘宝’字。

    铁掌大师立时双眼放光,惊叹道:“这等宝物如何收得!”

    “这是给我弟子的,收不收得先问他才是。”慕容凤拿着玉佩在小家伙面前逗弄了一下,立时被小家伙一把抓住直接进了嘴里当成糖块连啃了好几口,结果皱着小脸仍是没啃动。

    慕容凤瞧得哈哈大笑。

    铁掌大师也是摇头哭笑不得,只好代儿子感谢了一番慕容凤的重礼。

    翌日清晨。

    慕容凤被一阵敲门声敲醒,就听门外春丽喊道:“师父,陈大侠刚刚醒了。”

    “知道了。”慕容凤应了一声,起身离开床打开了门:“去看看。”

    师徒俩来到隔壁间老陈休息的房间,就见壮波等人都在了。

    慕容凤还没进门就先闻到了一股醇香的酒气,让她眉头大皱。

    一进门,就见老陈捧着一坛酒水正在牛饮,见到了慕容凤进来立时起身笑哈哈道:“多谢月影大师出手相救,要不然在下这条性命说不定就丢在荒郊野外了。”

    慕容凤无语道:“你大病初愈就如此牛饮,不怕伤了身体吗?”

    老陈哈哈笑道:“月影大师多虑了,在下从小是在酒缸里泡大。有什么小病小伤不喝药只喝酒就能痊愈了,不信您瞧。”

    老陈说着运功一震虎躯,爆发出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声响。

    慕容凤瞧得大为惊讶,上前搭脉仔细检查了一番,啧啧称奇道:“你们熊猫人的体质还真是……天赋异禀啊!”

    老陈笑呵呵道:“其实不是体质的问题,是乃我们酒仙武僧修炼的功法缘故。只要有酒喝,就算是再重的伤也能治愈。”

    “还真是把酒当药喝了。”慕容凤一时摇头无语,说道:“那既然好了,就随我启程吧。”

    老陈却犹豫了,踌躇了半天才开口道:“月影大师请恕在下不能与您同行了。”

    “为何?”慕容凤纳闷道。

    老陈叹气道:“我要回一趟风暴烈酒厂处理一些私事。”

    慕容凤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道:“那好吧,既然是你的私事我就不掺合了,一路珍重。”

    “承您吉言。”老陈客气道:“若是赶得及的话我们还是会赶去昆莱山的,若是来不及还请您一定要救出小虎。”

    “这是自然,毕竟那家伙也算我半个徒弟。”慕容凤坦言道。

    这时铁掌大师穿着一件围裙手拿锅勺走了进来,笑呵呵道:“几位要走怎么也得吃了早饭再赶路也不迟吧?老夫为了这顿早饭可是忙活了大半宿了哦。”

    慕容凤客气道:“怎能让铁掌大师您如此操劳。”

    铁掌大师笑哈哈道:“还请月影大师不要见笑,老夫唯一拿得出手就是这一手厨艺了,不好好招待各位一次实在是浑身不自在啊。”

    “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慕容凤谢道。

    “还请各位去餐厅稍候片刻,就差点最后一道主餐出锅了。”铁掌大师立时笑呵呵转身离去。

    “走吧,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慕容凤笑道:“我们相遇也是有缘,相信日后还会有重聚的机会。”

    众人纷纷笑应,跟着她来到餐厅。

    大长桌上早已摆满了铁掌大师花了一夜时间精心烹饪的美食,光是卖相就已经勾得众人垂涎欲滴。

    “几位客人请先入座。”铁掌大师的大儿子纳姆·铁掌客气笑迎。

    众人回礼入座,就见铁掌大师带着几个帮厨扛着一个大蒸屉走了进来。

    热气腾腾的蒸屉瞬间把餐厅内熏的烟气缭绕,但散发出来的香气却将众人勾的直吞口水。

    在铁掌大师的指挥下几个帮厨哼哧哼哧的将大蒸屉小心翼翼的摆放到桌子中央,然后用横杠揭开了竹笼盖!

    下一秒,慕容凤感觉自己似真的看到了万丈金光……

    “哇哇哇!”众人爆发出一阵齐声惊叹。

    铁掌大师得意洋洋道:“诸位请看,这是老夫最得意的一道拿手菜——清蒸十八鲜!”

    就见直径足有一米宽的大蒸屉内塞满了各种珍馐食材,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几乎都被囊括了进去,眼花缭乱的让人数不过来。

    老陈一脸惊叹道:“传闻这清蒸十八鲜分别取材天上六翼,地上六足,海里六鲜,再配以一百零八种各类果蔬调料用不同的烹调的手法精心烹制成十八份大餐,最后再将所有食材汇聚一笼码放整齐上锅猛火快蒸一炷香才能做成这清蒸十八鲜。各道工序之繁杂,食材之挑剔,火候之拿捏缺一不可。”

    老陈一通猛夸把铁掌大师乐的哈哈大笑,大手一挥又让人扛来了自家珍藏的百年美酒,说是非要和老陈不醉不归不可。

    自然慕容凤也没跑了,被众人一碗又一碗的足足敬了好几大坛百年珍酿。

    铁掌大师的百年珍酿是正宗的花雕酒,经过百年窖藏酒液早已醇如琼浆玉液,倒入碗中似金色琥珀般莹莹发光。

    是真的在发光!

    慕容凤喝第一口就感觉到醇厚的酒液中有丝丝灵气充入全身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坦,令她惊叹此酒恐怕早已超脱凡品。

    不过美酒仙酒对老陈等人来说都是一样,一碗碗的灌下肚去就跟喝水一样。

    而一旁的春丽和丽丽两个丫头早已经吃的满嘴流油了,至于酒水则没让两个丫头喝太多。一个等会儿还要赶路,一个还太小。哪怕有种族天赋加成,这等堪比仙酒的百年窖藏灌一口下去没点内力修为绝对扛不住。

    一顿盛宴,众人仍是吃了一个时辰才吃完。这还是全场皆是大肚王的情况下,这要是换成普通人类估计吃上三天三夜都吃不完。

    酒足饭饱自然到了离别时刻,慕容凤走的洒脱,毕竟该道别的都已经道别过了。反倒是两个小丫头依依不舍了许久才分开。

    告别众人后,师徒俩离开半山镇继续上路。

    为了加快速度赶路,慕容凤催动轻功带着春丽一路腾跃。赶在午时前回到了雷脚农场,说起来这是她第三次来到这个大农场了。

    农场的主人是一位热情的老农,名字就叫庞·雷脚。先前慕容凤还问他购买过一艘竹筏顺江而下前往丝纱工坊。

    婉谢了庞·雷脚的午宴招待,毕竟早上那一顿还没消化呢。师徒二人转道北上来到雾纱栈道入口,一道开凿在崖壁上陡峭入云的蜿蜒石阶。

    春丽仰望了一眼就双腿发软了,央求着非要歇息一会儿再爬山。

    “别装了,当心养成一身懒病。”慕容凤提着春丽后领子,冷哼道:“早上吃了那么多东西,正好消消食。”

    “师父我真的爬不动啊,怎么多台阶我看着都眼晕了。”春丽哀求道。

    慕容凤说道:“那就闭着眼睛爬好了,这样就不会眼晕了。”

    春丽一脸汗颜,心知师父是铁了心了,只好苦着脸慢吞吞的一步步往上爬。

    慕容凤闲庭信步的跟在后面,赶着这丫头不敢有丝毫停歇。

    二人这一路爬足足爬了一个多时辰才爬至半山腰,不过好在陡峭的石阶终于爬到头了,取而代之的是隐没在薄雾中的曲折山路。

    “起雾了。”慕容凤回头看了看身后,发现陡峭的石阶也被雾气所笼罩,看不真切了。

    “师父我实在爬不动了,您就让我歇会儿吧。”春丽瘫坐在草地上央求道。

    慕容凤眺望一眼曲折山路,说道:“前面好像有人家,我们到那里再歇息。”

    “师父你少蒙我,这个鬼地方怎么可能会有人家。”春丽摇头不信,却被慕容凤强行拽了起来继续爬山。

    叮铃铛啷!

    忽然前方的迷雾中传来一阵铃声。

    春丽立即竖起了耳朵,惊讶道:“师父你听,好像有铃声。”

    “嗯,听见了。”慕容凤点点头道:“是几只山羊脖子上挂着铃铛。”

    说话间迷雾笼罩的山道上出现了一群山羊正在啃食路边的青草,路边一块大青石上斜躺着一位羊倌正在打盹儿。

    “咦!还真有人啊!”春丽一脸惊奇。

    那羊倌听见人声,掀开盖在脸上的草帽坐起身子望了过来仔细打量了二人一眼,招呼道:“两位客官可是要上山的吗?”

    “正是,请问老倌前头可有歇脚的地方?”慕容凤走上前也打量了对方一眼,发现这位不是熊猫人,而是一个满脸胡子的小老头。

    “咦?你不是咱们熊猫人吧?”春丽心直口快的问道。

    老羊倌抖着一脸胡须,笑呵呵道:“小丫头一看就没去过昆莱山,老倌我是土地精。”

    “哇喔,原来你就是土地精啊!”春丽一脸惊奇的问道:“我听说你们土地精不都是在昆莱山的吗?怎么跑来这里放羊了?”

    土地精老羊倌笑道:“这些羊可不是我的,我只是替人放羊的。二位客官若是要上山的话可以继续往前走几里地有座迷雾客栈,我这些羊就是那座客栈主人的。”

    “多谢老倌指路。”慕容凤谢过便拉着春丽继续赶路。

    “两位客官既然都是第一次来这里,就容老倌我就多一句嘴。记得到了那客栈里千万莫要与人生事,否则那店家的主人可不是好惹的。”老羊倌意味深长的告诫了一句,便打了个哈欠又躺了回去继续打盹了。

    “多谢。”慕容凤深深地看了老倌一眼,一拱手再次道谢。

    如老羊倌所说,师徒二人在继续前行了几里地后眼前果真出现了一座隐藏在迷雾中的客栈。

    待离得近了二人才看清了这座依山而建的客栈全貌,木质结构的楼阁看上去饱经岁月洗礼,应该有些年头了。

    在客栈斜对面有一片平坦的草地,还建着一座别院。别院边上就是悬崖,能够眺望云海下的整片翡翠林。

    师徒二人来到客栈门前,就见门口栓着一群牦牛,一群矮小的土地精正在忙碌的卸货。

    客栈门口则立着两个彪形壮汉,毫不掩饰系在腰间的兵刃。

    两个客栈守卫见到师徒二人只是冷冷地扫了一眼,一点也不像开门迎客做生意的。不过客栈内却是人声鼎沸,各种饮酒作乐声阵阵传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