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章 一剑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啊!师父小心!”春丽惊呼一声。

    忽见爪子被束缚住无法动弹的萨莱斯直接一甩尾向慕容凤横扫了过来。

    也不见慕容凤有什么多余动作,只是随手一挥就将三丈多高的萨莱斯一巴掌扇飞了出去,一连滚出几百米远才停下……

    四周一片寂静。

    慕容凤蹲下查看了一下春丽的伤势,随手释放出一道圣光安抚道:“没事,只是伤到了一点筋骨,小伤。”

    春丽一脸委屈道:“师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慕容凤轻笑道:“在你们冲过岸的时候为师就回来了。”

    “啊?”春丽傻眼道:“那师父您为什么不早点出手啊?就怎么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打生打死!”

    慕容凤起身道:“傻丫头没经历过这般在生死边缘徘徊的战斗你又怎么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武者呢?况且有为师在暗中照应,还怕那怪物会伤了你们性命不成?”

    众人一时无语异常,合着刚才那番鏖战在这位月影大师眼中只不过是对她的弟子的一次磨砺而已。

    “吼!!!”萨莱斯又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但看上去十分狼狈的。老陈等人联手打了个半天也没能给这头怪物造成任何有效的伤害,但慕容凤只是轻飘飘的挥了一掌就让这怪物半个身子扭曲变形露出许多森森白骨。

    “师父我怕!”春丽紧张的躲到慕容凤身后。

    “刚才见你不是挺勇敢的吗?见为师在就开始装可怜了。”慕容凤摇头轻笑一声。

    春丽讪讪一笑不敢再装,乖乖退到一旁。

    慕容凤本想施展神通将这怪物抹去,但见有外人在便从包中拿出从天元大陆首阳城买来的「紫电清霜剑」。这把飞剑虽然只是一把中品灵器,但因为卖相不俗被慕容凤买来当做收藏品之一。

    春丽一见到慕容凤提剑在手立时吓的一个激灵,赶忙转身跑开。

    “春丽姐你跑什么?”丽丽纵身从魔丝兰背上跳下来纳闷问道。

    春丽拉着丽丽,紧张悄声道:“我师父一旦拿剑在手就会变得很可怕!你快随我一起站远点,免得被误伤!”

    慕容凤抖了一下耳朵,微微抽搐了一下嘴角。

    萨莱斯怒吼一声率先冲了过来,一路冲一路飙血,流下满地血污,当真是声势骇人。

    慕容凤一挽剑花,挺身一剑,划出一道完美的剑弧便顺手还刃入鞘。

    萨莱斯直愣愣的与慕容凤错身而过,又踉踉跄跄的往前冲了十几步才嘭地一声跪在地上,然后一头撞地没了声息……

    丝丝煞气随风而散,片刻工夫萨莱斯的庞然身躯就化为了一滩脓水。

    老陈等人无不看的目瞪口呆,久久无法回神。

    而那些蜥蜴人则被吓破了胆,立时四散而逃眨眼间跑了个精光。

    慕容凤收起飞剑,又顺手释放出璀璨圣光将被污染的大地净化了一边。

    “老陈。”壮波暗暗直吞口水的问道:“你看清她出剑的动作了吗?是我眼花了还是幻觉了?为什么我感觉那一剑普通的没有任何令人称奇的地方?”

    “看清了。”老陈涩声道:“确实只是平平无奇的一剑斩击,甚至没与那怪物接触。我猜她斩的不是这怪物的本体,而是它的生机!”

    “生机也能斩断?!!”壮波难以置信道:“这是什么剑法?”

    老陈微微摇头道:“应该类似我的轮回之触,但显然这等超凡入圣的剑法这已经不是我们能够看懂的境界了!”

    “没想到这位月影大师的实力竟如此超凡!”老王一脸惊叹道:“难怪尚喜大师会对她礼敬上宾,连神真子也亲自接见了她。”

    “走了,回去了。”慕容凤不管那几位如何惊叹,冲春丽招招手便转身向江边走去。

    “师父那头穆山兽如何处置?”春丽跑过来询问道。

    先前一番鏖战,那些杂兵蜥蜴人和那头穆山兽全都沦为了看客。现在大战结束蜥蜴人杂兵早已跑了个精光,唯独留下那头一脸懵逼的穆山兽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

    慕容凤回头瞥了一眼,那头大家伙只是与她对视一眼立时被吓的一怂,瑟瑟发抖的趴伏在地上。

    别看着头巨兽个头大的惊人,但胆子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慕容凤一挥手,绑在穆山兽身上的两门龙头炮哐啷两声掉在了地上。

    “你自由了,回去吧,切莫再让那些蜥蜴人捉了去为非作歹。”

    “哞哞!”穆山兽似通人性,哞哞低吼两声便抖动着庞然身躯扭头离去。

    春丽瞧得一脸可惜,嘟囔道:“这样一头大家伙就算不吃抓回去当劳力也能顶上全村劳力了。”

    “别想太多。”慕容凤一拍春丽脑袋,轻笑道:“你也不想想这样一头巨兽一顿要吃掉多少食物,你们村子供养的起吗?”

    春丽立时不再瞎想了,吐吐舌头讪笑一声快步跟上慕容凤。

    “月影大师。”这时老陈等人也快步走过来抱拳拱手感谢道:“多谢大师您出手相助。”

    慕容凤摆摆手道:“举手之劳而已,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众人不再多言,默默地跟着她渡江返回了丝纱工坊。

    工坊里一片狼藉,村民已经逃走了大半,不过跑的较慢的都已经被叫了回来,毕竟敌人都已经被打跑了,自然无需再逃去半山镇避难了。

    而尚滞留在村中的村民自然是马上热烈欢迎一众英雄们凯旋而归。

    慕容凤将老陈等人推到了前头当英雄,而她则退居幕后。老陈等人自然不敢窃据这份功劳,毕竟没有慕容凤最后出手相助他们可能就不是当英雄而是当烈士了。但在慕容凤看来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仍然向强敌发起了决死冲锋,这份胆气与英勇绝对当得起村民们的夹道欢迎,她最后出手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老陈等人见慕容凤如此坚持,只好勉为其难的应下走在了前头接受村民们的欢呼和感激。并且还准备为几位大英雄举办一场盛大的庆功宴。

    老陈一听赶紧唤来菜丝匠劝说道:“当下应当赶紧组织人手救治伤员要紧,这事可不能耽搁了。”

    菜丝匠笑呵呵道:“陈大侠勿要担心,村子里的伤员都已经被月影大师救治过了。”

    老陈回头看了一眼,暗赞这位月影大师当真是做事滴水不漏啊。

    “那也应该先组织村民重建家园才是,况且我们这就要动身北上去昆莱山了,所以酒宴什么的能省就省了。”老陈再三推辞了村民们的好意,让菜丝匠一脸为难的将他意思告知了村民们。

    村民们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纷纷拿出各家珍藏的食物赠送给老陈几人。

    等到老陈几人跟着慕容凤离开村子,身上全都挂满了大包小包几乎都走不动道了。

    “小丝丝我要走啦。”丝纱工坊十里外的一片花圃旁,丽丽抚摸着魔丝兰依依不舍道:“我发誓我还会回来找你玩的,所以你一定要记得我哦。”

    魔丝兰用触须蹭了蹭丽丽脸颊,把她痒的咯咯直乐。

    “这小丫头是如何降服这只巨蛾的?”慕容凤对刚刚和父母告别的春丽好奇问道。

    春丽挠头笑道:“听丽丽说她偷拿了她叔的一点酒,然后往酒里掺了许多蜂蜜就把魔丝兰给收服了。”

    老陈几人无不一脸黑线。

    慕容凤轻笑道:“很有想法的小丫头,跟我学厨艺或许大有前途。”

    老陈知道慕容凤在开玩笑,便笑呵呵道:“月影大师若是真的能收这小丫头当弟子,哪怕只是学个厨艺也是她的福气。”

    丽丽将一罐蜂蜜酒喂给魔丝兰喝完后便送走了魔丝兰,蹦跳回来嘟嘴道:“陈叔你又躲人家背后偷偷说我坏话了。我才不要学什么厨艺,我要跟月影大师学剑术!”

    老陈一脸黑线道:“你这丫头修炼的是织雾之道,学什么剑术。”

    “谁规定织雾之道就不能学习剑术了?”丽丽辩称道。

    老陈瞪眼道:“织雾之道乃是融汇我们熊猫人武学奥秘与传统草药医学的医者,虽也习武却以武道入医,身怀一颗慈悲之心救死扶伤。你扪心自问做到了吗?”

    丽丽这个武道小菜鸟自然争辩不过老陈这位武学大师,一时间被问的哑口无言,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

    壮波见此赶紧上前打圆场道:“老陈算了算了,丽丽毕竟还小。你跟她讲这些大道理她能理解才怪了。”

    老陈摇头叹气道:“就是因为还小才更应该让她明白吾辈学武的目的,而不是整天一天到晚惹是生非。”

    “陈叔是大坏蛋,人家明明和魔丝兰救了你们,不说句谢谢也就算了,还骂我,我再也不想理你了!!!”丽丽大哭一声,转身就跑。

    慕容凤对春丽示意了一眼,春丽赶紧追了上去。

    “这丫头。”老陈气的一跺脚,却牵扯到了内伤,疼的直咳嗽。

    “让我瞧瞧你的伤势。”慕容凤转身走到老陈面前。

    老陈摇头婉拒道:“不牢大师您耗费真气了,只是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慕容凤却不管那么多,直接一掌印在老陈胸口,将他震退好几步,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漆黑的血污。

    “老陈!”

    “月影大师?!!”

    壮波几人大惊失色,一时间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慕容凤却神色凝重的一个闪身上前,戟指连点一下封住了老陈的大穴,直接让他昏睡了过去。

    “他被煞气入体了!”慕容凤沉声道,立时让壮波几人脸色剧变。

    “月影大师请您赶紧救救老陈!”对于慕容凤的判断壮波几人没有任何怀疑,因为老陈吐出来的那团黑血还在冒着丝丝煞气呢。

    慕容凤摁着老陈心脉检查了片刻,眉头深皱道:“煞气已侵入心脉,还好我及时发现没让煞气上脑,否则就难救了。”

    慕容凤抬头扫视过壮波几人,严肃道:“煞气刚入体时没有任何征兆,但却会让人性情大变,尤其是易怒暴躁。你们几个都与那怪物交过手,现在马上盘腿坐下跟着我念静心口诀: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壮波几人连忙照做,盘腿坐下跟着慕容凤一连念了三边静心口诀。

    慕容凤见几人神色无异,便点头放心道:“还好,你们几个都没被煞气入体,但也不可放松警惕。以后每日早晚各念诵三边我教你们的静心口诀,尤其是情绪失控时一定要进行克制,否则即使没有煞气入体也会容易滋生心魔,当切记!”

    “多谢大师教诲,我等自当铭记于心!”壮波几人立即起身鞠躬行礼。

    “月影大师老陈还有救吗?”老王紧张问道,却被壮波扇了一下后脑,瞪眼道:“会说话不,老陈肯定没事。”

    老王揉着脑袋,委屈道:“月影大师才刚说了要控制情绪,你就动手打人。”

    壮波一时被噎的无话可说,连忙又默念了一边静心口诀。

    “放心吧,也是他幸运遇到了我。”慕容凤信心十足道:“对治疗煞气入体我最拿手了,只不过他的情况有点特殊。”

    壮波几人的心立时又提了起来。

    慕容凤赶紧解释道:“别想太多,他只是伤到了心脉又被煞气入体,所以治疗起来需要费些手段,否则容易落下病根导致修为从此止步不前。”

    慕容凤起身说道:“先赶路,找处落脚的地方我在着手为他疗伤。”

    壮波连忙道:“月影大师,往北再走三十里地就是半山镇了,要不我们去那里落脚吧?”

    “半山镇?”慕容凤曾听春丽那丫头提起过,所以对这座小镇有点印象。抬头看了天色已过午时,便点头同意道:“行,等赶到那里估计天也黑了,正好可以在镇中暂宿一晚。”

    “师父!师父!”忽听春丽传来阵阵呼喊声。

    慕容凤抬头一望,就见这丫头拉着丽丽飞快跑了回来,一到了跟前直气喘吁吁地连话都说不上来。

    “怎么了?先把气喘匀了再说。”慕容凤无语道。

    春丽深呼几口气,才一指来路道:“师父,北边大道上来了好多人,应该是半山镇的援军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