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4章 际遇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慕容凤一接通,就听外公慕容雄说道:“小凤儿你提的这事外公早想过了,准确的说这种事情在咱们军队内部是有条例可循的。”

    “什么条例?”慕容凤追问了一句,连忙道:“如果涉及保密就不用说了。”

    慕容雄笑呵呵道:“不是什么保密条例,算是自古以来海军传承下来的老规矩了。你没进过军队所以不清楚,其实古时的海军也好现在的太空舰队也好,每当开始建造一艘新舰时,预选船员们可是要跟造舰工人们同吃同住的。这里面既有监督成分也是学习之意,毕竟新舰造好了就是给船员们开的,船员们自然比谁都上心。而船员们全程随同建造一艘战舰就等于是一个系统的学习过程,等战舰造好了就等于人人都是半个老师傅了。这样一来万一舰上出点什么小毛病,船员们也不至于两眼抓瞎,自己动手拆吧拆吧就能修好了。”

    听完外公的解释后慕容凤一脸惊叹,没想到造艘军舰都有怎么多门道。幸亏她请来了外公与一大帮老将们镇着,要不然指不定会闹出多少笑话呢。

    随后慕容凤又谦虚的向外公讨教了许多有关这方面的秘闻,只要不涉及机密慕容雄只是滔滔不绝,直到后来夜深了外婆前来催促老头子赶紧睡觉,爷孙俩才中止了电话长谈。

    不过电话挂断前,外公问了一句慕容凤将来有没有进军队的意向?

    慕容凤犹豫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这个问题,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外婆的咆哮:“死老头子你要是敢将咱们的小凤儿丢到军队里,信不信我让你永远睡客厅!喂,小凤儿你可别听这死老头子瞎扯,女孩子家家的当什么兵,将来要是嫁不出去了可怎么好!乖乖听外婆的话,千万别胡思乱想。好了,夜深了,你也别老玩那破游戏,赶紧去早点睡,明天来外婆这里给你做好吃的。”

    慕容凤一时间哭笑不得,只能乖乖地和外婆道了晚安。

    挂断电话后,慕容凤忍不住又细想了下外公的提议。

    上辈子他也是从军队里出来的,只不过是炮灰中炮灰的,说难听点就是死囚营。

    而这一世以她现在的身份背景,不用多说,只要她一点头肯定就是许多低级军官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校级营团参谋这一级别起步。而这仅仅只是起点而已,只要资历够了想升官对于她来说只是一句话的问题。

    但是当兵打仗你也得有仗可打啊!

    现在宇宙和平,进军队对某些大家族子弟来说只不过混个资历镀个金而已。万一哪天真要是突然战争爆发了,估计这帮二世祖溜的比谁都快。

    而这样的镀金慕容凤需要吗?当然不需要!

    既然现在无仗可打,那她还不如在游戏里当她的地狱大魔王上怼神仙下怼魔王中间怼外星人,岂不是更快哉。

    按捺下飘飞的思绪,慕容凤又收到了赵虎来讯,点开瞧了一眼就见赵虎说感觉自己的九阳神功日益精深,自我感觉足以匹敌江湖一流高手,距离仗剑天涯行侠仗义的日子亦不远矣!

    慕容凤看完直接回复了三个字:“少做梦!”

    赵虎很快就又有了回复:“嘿嘿,小妹我只是开个玩笑嘛。说正事,我现在感觉内力充盈,全力一掌拍出去连头老虎都能打死,在江湖上算不算的上三流高手了啊?”

    “空有一身蛮力最多算个不入流的武夫而已。”慕容凤回复道:“你先找个地方挂机,我去给你仔细检查一遍。”

    赵虎立时一喜道:“小妹你这是准备帮我打通第五条大脉了吗?”

    “我得先看看你这几天有没有偷懒。”慕容凤回复道:“如果内力没有达到我的要求,打通阳维脉就别想了。”

    赵虎立即信誓旦旦道:“小妹我发誓,这几天我可是真的一点都没偷懒,都勤于练功!对了小妹,这什么阳维脉打通了之后我在江湖上能算入流的高手了吗?”

    慕容凤回复道:“换做别人最多算末流,而你学的是九阳神功,打通阳维脉后这积攒的内力勉强能算跨入了三流门槛,但离江湖高手还差着远了。”

    赵虎无奈道:“小妹我看那些武侠小说里不都是说只要打通了任督二脉就能跻身江湖一流高手了嘛,为何你都帮我打通五条经脉了还最多只算三流高手啊?”

    慕容凤无语道:“小说写的你也信啊!况且武林高手又不是以内力多少来衡量的,还要看各自的搏击技巧,就是武学招式。你光修炼内功却不懂如何制敌,到头来被功力弱于你的人三两招打趴下又有什么用。”

    赵虎不服辩称道:“那我把内功练到化境,和小妹你一样随便一掌打出去都能开山裂地,学不学那些武学招式有何区别?”

    慕容凤满脸黑线道:“就你这三脚猫功夫还想开山裂地!好吧,就算你能修炼到这等境界,但是与你同等境界的对手却能通过武学招式将一成内力发挥出数倍内力的威力,而你却只能一成内力打出一成的威力,这孰强孰弱?还不明白?那我就换个更通俗一点的比方,比如一架飞机你光是安装一台马力强劲的引擎却不给它配上推进器,那它和一个铁圪塔有什么区别?”

    赵虎立时被驳斥的哑口无言。

    “行了,别废话了,我在后院等你。”慕容凤回复了一句,便以挂机模式退出了游戏。

    片刻后,赵虎屁颠颠赶来后院。

    慕容凤让他盘腿坐下,先检查了一边他的内功修为,直接说道:“还差点火候。”

    “啊?还差火候?”赵虎纳闷道:“可是小妹我感觉我的气海内的内力已经胀满了,都装不下了。”

    慕容凤说道:“那是因为你的内力不够凝练之故。内力其实也是能量的一种,你现在最多算是修炼出了最初级的内力,还需要将内力一点点的凝练直至变成了真气才能算跨入三流高手之境。”

    赵虎挠头问道:“小妹这内力怎么凝练啊?”

    “就是最基础的运转大周天,传你的九阳神功中就有注明运功方法,取不得巧。”慕容凤说道:“以你现在的内力修为大概需要再坚持修炼三天时间就能达到打通阳维脉的程度了。三天后我再检查一遍,视情况而定。”

    “好吧,那我先回去了。”赵虎无奈道。

    慕容凤嘱咐道:“记得别偷懒,从打通第五大脉开始此后三条大脉每打通一条都会让你的内功修为曾几何式的暴增。自然需要的内功修为与难度还有所耗费的时间也会翻着倍的往上增加,所以千万不可懈怠或骄傲自满。”

    “知道啦,小妹,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赵虎嘿笑一声,便兴冲冲的跑回去修炼内功了。

    慕容凤摇摇头,转身回房间重新登上了游戏却发现夜空中下起了绵绵细雨。

    但春丽这丫头依旧酣睡如猪,连毛发全被雨露打湿了都不知道。

    慕容凤摇头无语,伸手掠过水面抄起一朵巨大的荷叶支在这丫头身上,而她自己则翻出一顶斗笠戴在头上挡雨。

    夜风阵起,吹拂江面起了波澜。

    悠悠竹筏随着波澜起伏加速,两岸尽是蛙叫虫鸣。

    慕容凤盘坐在竹筏上,也不见她有任何动作,竹筏竟能自动避过湍急的暗流,始终平稳如舟的向下流漂去。

    当竹筏拐过一处湍急的河湾,丝纱工坊便已遥遥在望。

    咻——噼里啪啦!

    忽然一道流光冲天而起炸出一团绚烂烟火。

    慕容凤愣了一下,纳闷这些村民在举办什么庆典吗?怎么深更半夜的还在冒雨放烟花?

    咻,咻,咻——噼里啪啦!

    忽然又有三道流光冲天而起,炸出三朵绚烂的烟花。

    一旁的春丽听见烟火爆炸声,揉着眼睛醒了过来问道:“师父天亮开饭了吗?”

    慕容凤白了这吃货一眼,说道:“是你的村子在放烟花,今天是什么节日庆典吗?”

    春丽张望了一下,纳闷摇头道:“不是啊,离的最近秋收节还差半个多月呢。”

    “那应该是谁家在娶媳妇或嫁女儿了。”慕容凤扶了一下斗笠,说道:“坐稳了,我要加速了。”

    春丽立即躲到慕容凤身后坐下,趴在她肩头上兴奋道:“师父快点,说不定我们还能讨杯喜酒喝。”

    竹筏骤然加速,如同后面加了推进器,呼呼地在水面上飞驰而去。

    但随着离丝纱工坊越来越近,慕容凤却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她闻到了一缕随风飘来的血腥味。

    按理说婚丧嫁娶宰猪杀鸡有血腥味再正常不过,但是慕容凤却从中闻到了一丝负面煞气……

    慕容凤二话不说,立即掏出几颗微型侦察器率先飞掠了过去。

    很快丝纱工坊的景象传了回来!

    就见工坊里的村民们一个个结寨而守,奋力抵抗一群渡江而来的怪物。

    慕容凤双眸一眯,让一颗侦察器抵近侦察,发现那些袭击丝纱工坊的怪物竟都是些绿皮蜥蜴人。

    慕容凤又让侦察器顺着这些绿皮蜥蜴人来袭的方向一路侦察下去,发现这些蜥蜴人竟从江岸另一边的悬崖下爬上来的。

    而悬崖下便是广袤的卡桑琅丛林!

    “师父快救救我的村子!”春丽一瞧清情况顿时急了,差点坐不住了。

    “别慌,有为师在!”慕容凤戟指一点江面隔空一挑,立时就见无数水剑飞掠而去,如同箭雨一般落入那些蜥蜴人的队伍中。

    立时蜥蜴人死伤惨重,纷纷跳江逃回对岸又跳下悬崖逃回了卡桑琅丛林。

    工坊立时传出阵阵胜利的欢呼声,然后就一支队伍打着火把沿着江岸迎了过来。

    春丽心急家人安危,一下蹦上岸向村民们跑去。

    等到慕容凤乘着竹筏漂到时,就见春丽已经和一对熊猫人夫妇抱头哭在了一起。

    “月影大师!月影大师!”

    慕容凤毕竟来过一次,再加上刚才出手相助,村民们无不激动的挤在岸边恭迎她。

    竹筏一靠岸,慕容凤轻轻一跃落在岸上,热情的村民们立即迎了上来将她围在中间。

    最后还是村长菜丝匠将慕容凤从热情的村民中给救了出来。

    “这下雨天的你们还想让月影大师在外头淋多久的雨?还不赶紧请她回村里!”菜丝匠一发话,村民们立即簇拥着慕容凤返回村子里。

    来到村寨门外慕容凤惊讶的见到了几个‘熟人’。

    “见过月影大师!”老陈牵着丽丽小手领着壮波和老王几人候在门口行礼道。

    慕容凤看着老陈,故作不认识的问道:“你认识我?”

    老陈恭敬道:“在下是尚喜大师的弟子。”

    慕容凤一阵恍然,诧异道:“既是尚喜大师的弟子为何会出现在此?”

    “此事说来话长,还请到村里一叙。”老陈客气道。

    慕容凤点点头,随众人进了村寨。

    随意扫了一眼,慕容凤发现村寨里的布局与上次大为不同,多了许多酒桶滚石。一旁的木架下堆满了临时赶制的竹矛,而木架上则挂满了一张张带倒钩的大网。

    而村里有近半数村民居然都挂了彩,草药苦味四处弥漫让人闻之欲呕。

    慕容凤也不废话,一抬手释放出柔和的圣光笼罩全村,立时让受伤的村民们全都无药自愈。更加将村里淤积的秽气荡涤一空,连带着空气都清新了几分。

    一时间呼吸着新鲜空气的村民们直感觉神清气爽,原本笼罩在心头阴霭也被驱散一空,顿时将慕容凤惊为天人,纷纷要下跪感激她。

    慕容凤伸手虚扶,立时让想要下跪磕头的村民全都跪不下去。

    “你们刚刚伤愈,身子还虚弱着。这地上全是泥水,若是因此得病还要我出手救治,真想谢我的话就给我准备些吃食吧。”

    慕容凤此话一出,村民立时欢呼雀跃,纷纷转身回屋拿出自家所有食物进献给慕容凤享用。

    慕容凤见村民们实在太过热情,进献的食物都快堆积如山了,索性大手一挥:“设宴!”

    一时间欢呼声响彻全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