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1章 玄牛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小玉哭笑不得道:“月影冕下您别开玩笑了,就算您不是神仙,但只要您的力量超脱了凡人的层次,天劫可是不认人的。”

    慕容凤浑不在意道:“没事,我又不是没见过天劫,这方面我有经验。”

    小玉无语了,心说别说凡人了,就算是天神遇见天劫也是躲着走,哪有这般不怕死自己主动去招惹天劫的疯子。

    “月影冕下现在真的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小玉死死拽着她不肯撒手,劝道:“咱们还是正事要紧。那伪神至多让祂再蹦跶两天,等我唤醒了磐皂和赤精再等来雪怒,联手对那伪神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这个真的不牢您出手了。”

    小玉是真怕慕容凤出现个什么意外不能带领熊猫人走出当下困境事小,最要命的是万一惹来为她背后撑腰的那位那可就真的玩完了。

    “好好,我听你的,先松手,我保证还不行嘛。”慕容凤哭笑不得道,其实她刚刚接到了赵虎的暗中来信,说他刚刚也上岛了,而且还亲眼目睹了一场神级BOSS间的大战并全都拍下来了……

    慕容凤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再蹦出来当着无数玩家的面上演一出降妖除魔的好戏。

    见慕容凤终于消停了,小玉才松开手。

    二人合上窗户转过身就见阿库娅还钻在桌子底下。

    “你堂堂一个女神到底是有多怕死?”慕容凤满脸黑线道。

    阿库娅理直气壮道:“就因为我是女神才更应该怕死啊,你们凡人死了好歹还有轮回投胎的机会,我们天神死了就是彻底死了,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慕容凤无语道:“那你就没有什么重生复活的保命手段吗?”

    阿库娅白了一眼,显然不想回答这个十分犯忌讳的问题,毕竟这可关系一个神的最重要的底牌。

    “对了,我记得你好像能轮回转世?”慕容凤又转头好奇问小玉。

    小玉坦然相告道:“一个分神小法术而已,会让我永久损失一部分神性,而且每隔千年必须重新转世一次。但好处就是可以让我这个神识分神轻松避过位面的排斥,不用每次偷偷下凡都必须耗费大量神力。”

    “原来如此。”慕容凤一脸敬佩,至少她肯定做不到如此无私奉献。

    这屋外的动静终于消停下去,岛上又恢复了一片寂静。偶尔几声虫鸣兽吼响起打破宁静,但很快就会沉寂下去。

    慕容凤闭目盘腿坐在厅堂中央,散发开精神力场笼罩方圆十里,在此范围内任何风吹草动都难逃她的神识警觉。

    小玉合衣躺在一旁蜷缩酣睡着,反倒是阿库娅无心睡眠,趴在窗台边透过缝隙仰望着斗转星移的夜空。

    “你不休息一下吗?”慕容凤闭着眼睛,开口轻声问道。

    阿库娅轻哼道:“我可不是那小豆丁,傻乎乎的把自己折腾的那么累。”

    慕容凤平静问道:“你有心事?”

    阿库娅轻哼一声,未作回答。

    慕容凤没有刨根问底探究人家隐私的习惯,见她不回应便也不再多嘴。

    “你这人真没劲,话问了半句多问一边不行啊。”阿库娅等了半天没见慕容凤响动,不由气恼道。

    慕容凤失笑一声,猜到这位水之女神八成是想找个人倾述心事,可是又拉不下这个脸来。

    “好,女神大人您可是有心事?不妨与在下说说?”慕容凤轻笑道。

    “这可是你再三问我,我才和你说的啊。”阿库娅嘴硬了一句,随即又愁眉苦脸的憋了半天才犹犹豫豫问道:“你说我这个水之女神是不是当的太失败了?”

    慕容凤故作惊讶道:“女神大人何出此言?”

    阿库娅哼道:“你别明知故问,在你心里肯定早就看不起我这个胆小怕死的水之女神。”

    慕容凤睁开明亮的双眼盯着阿库娅,让祂浑身一阵不自在。

    “你干嘛这样盯着我看!”阿库娅立即瞪了回去。

    慕容凤笑道:“我一直以为女神大人您不是那种多愁善感之人,没想到有这般自悟。”

    阿库娅白眼道:“你就直说我没心没肺的了。”

    慕容凤笑了笑,就听阿库娅长叹道:“你当我愿意这样啊,可是我除了逃避还能做什么?你别和我扯什么卧薪尝胆报仇雪恨,我虽贵为水之女神但自己有几分斤两最清楚。我这一身本领还是那老鬼赐予的,连那老鬼都不是那触须老怪的对手,我又能做什么呢?”

    慕容凤不再笑她,明白没心没肺只是祂装出来的表象,其实祂有一颗脆弱又敏感的心。只是沦为丧家之犬的祂除了水之女神这层外衣,什么都不剩下了。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阿库娅不爽道。

    慕容凤平静道:“女神大人想听我说什么?鼓励你?还是嗤笑你?”

    阿库娅张了张嘴哑口无言,颓然叹气一声,苦笑道:“是啊,我跟你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慕容凤淡淡道:“自信源自实力,你对自己弱小的实力有一个清楚的认识,这既是自知之明也是你的心结所在。外人说什么都对你没有什么意义,关键还是你有没有一颗想变强的心。”

    “变强?”阿库娅念叨了一句,遂又苦笑道:“你当我没想过吗?可是我的力量都是那老鬼赐予的……”

    “那又怎样?”慕容凤打断道:“你真的确信那位赐予你的力量你已经完全掌握了吗?”

    “你当我在潘达利亚窝了数千年都是在睡觉吗?”阿库娅突然愤怒道:“可是没用,无论我如何修炼都未增进一点神力,那种数千年的努力却换不回来任何回报的痛苦你一个凡人能理解吗?”

    “你理解不了,因为你只是一个凡人!”仿佛找到了一个情绪宣泄口,阿库娅泪光涌动道:“为了变强我曾经好几次差点被邪煞入体滋生出心魔,但是我没有,你知道为什么吗?就因为我怕死!当年元素领主大战,整个水源之界就我一个活了下来,我有很多兄弟姐妹还有朋友都死光了,而且连复活机会的都没有。我害怕自己那一天突然和祂们一样也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呜呜呜!”

    阿库娅抱膝蹲坐在地上哽咽不止。

    小玉不知何时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慕容凤朝她微微摇头。小玉轻叹一声,又躺了回去。

    一场哭哭啼啼持续了半宿,这位水之女神仿佛有流不干的泪水,半间屋的地板都快被泪水淹没了。

    不过慕容凤没有劝慰祂,毕竟这数千年的委屈憋在心头确实需要一场大哭才能化解。

    直到哭够了,阿库娅拿手擦了擦红肿的双眼,转过身去不敢直面二人,这时的她或许才是祂最真实的一面。

    “天亮了。”慕容凤提醒道,小玉马上坐了起来伸懒腰道:“啊,昨晚睡得真香。咦!地板怎么湿了,昨晚房子漏雨了?”

    阿库娅一时窘迫的满脸燥热,却听慕容凤应和道:“嗯,昨夜下了好大一场雨,就你睡得跟死猪一样被水冲走了也不知道。”

    “喂喂,我好歹是天神,你这是诋毁神仙可是遭天罚的哦。”

    “切,我还是地狱大魔王呢。起来吃饭了,吃完好上路。”

    “你就不能说吉利点嘛!”

    二人有说有笑在桌上摆开了一些熟食当早点,阿库娅偷偷施法消去眼眶的红肿,又神态自若的挤在小玉身边与她争抢起来,气的小玉几次想呲牙咬她。

    慕容凤对这一对欢闹冤家也是无语了。

    吃完早餐,三人离开村庄再次上路。但就在三人离开不久,阿库娅昨夜流下的泪水竟成精了……

    岛上经过一夜喧嚣,清晨时分反而陷入一片寂静。

    薄雾随风飘荡,挂满了竹林树梢。

    慕容凤穿梭于薄雾间走在最前头,小玉与阿库娅并肩走在后面。

    突然一抹寒光从林间射来,慕容凤随手屈指一弹就将寒光弹了回去,惊起一声惨嚎,随即就见一头小牛犊子大小的刺猬嗷嗷叫着蹿出竹林,一溜烟就没影了。

    阿库娅看的咯咯直乐道:“这刺猬真是眼瞎,招惹谁不好,偏偏要招惹咱们。喂,月影你怎么不留下它当午餐啊?”

    终于不再叫她凡人了,总算有点长进。

    慕容凤淡笑道:“刺猬肉处理起来麻烦,弄不好会有股粪味,你想吃?”

    “咦,还是免了。”阿库娅一脸嫌弃。

    小玉盯着阿库娅,故作惊讶道:“你昨晚是不是背着我们偷吃了?怎么今天的脸色好像更红润了?”

    “有吗?”阿库娅一摸脸颊,傲然笑道:“那是我保养的好。”

    “切,老女人。”小玉嗤笑一声,不过也没揭破她的谎言。昨夜一次宣泄虽然阿库娅将数千年的委屈都哭了出来,但是那心结毕竟还没彻底解开。

    “你说谁老女人!”阿库娅顿时怒了:“论年纪你明明比我都老几万岁了!”

    小玉一脸得意道:“可我这一世才刚刚三岁啊,人家还是个孩子。”

    阿库娅被小玉一句话反驳的直呛咳,立即还以颜色:“小豆丁!小馒头!小薄饼!”

    “喂!你不要太过分了啊!小馒头我也认了,薄饼是几个意思,信不信我真的咬你啊!”小玉呲牙怒喝道。

    阿库娅可是抓住了对方的软肋,一脸得意的挺了挺自己的雄伟波涛。

    小玉被刺激到了,一伸双手使出正宗的抓奶龙爪手。

    “呵!”早有防备的阿库娅直接撑起了数道水盾弹开了小玉的小爪子,然后咯咯笑着飞快跑开:“有本事你来抓我啊!小豆丁!”

    “老女人!”

    “小薄饼!”

    “啊,你还说!老太婆!”

    嘭!

    光顾后头没顾前头的阿库娅一头撞在了一堵肉墙上,被反弹一屁股坐在地上。等她抬头一瞧,赫然与一双硕大的牛眼瞧了个对眼。

    “哇呀!!!”一声高亢的尖叫惊起一片飞鸟,旋即就见阿库娅从林中飞奔而出差点撞在慕容凤身上。

    “有有有怪兽!!!”阿库娅满脸惊恐道。

    “什么怪兽?哪呢?”小玉一脸不屑道:“瞧你这被吓得,该不会是瞧花了眼了吧……”

    小玉豁然睁大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树林。

    就见林子里缓缓地挤出一头庞然黑影。

    巨象般的庞然身躯,雄壮的肌肉宛若钢铁浇筑,一对牛角直冲云霄,两只牛眼似灯笼一般光芒四射。

    这头恐怖巨牛一出现就给三人造成了强大的压迫感,慕容凤立时如临大敌挡在小玉面前。

    然而这头巨牛却似乎没有敌意,低头瞄了三人一眼,竟口吐人言瓮声道:“你来晚了,玉珑。”

    “磐皂!”小玉大喜过望跑上前,问道:“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雪怒来了吗?赤精呢?”

    “昨晚。”玄牛磐皂似乎不善言辞,回答的话也是言简意赅:“雪怒还没到,赤精在庭院等咱们。”

    “哦。”小玉又为慕容凤介绍道:“这位是月影冕下。”

    “认得。”玄牛磐皂深深地看了慕容凤一眼,低沉道:“久仰大名。”

    “客气。”慕容凤收起戒备,抱拳客气道。

    “跟我来。”玄牛磐皂直接无视了挺胸抬头的阿库娅,慢慢地转过身去。

    阿库娅顿时脸色一僵,抓狂道:“喂,你这老牛我堂堂水之女神你竟敢无视我!”

    玄牛磐皂头也没回道:“都是老熟人了,矫情什么。”

    阿库娅被气的牙痒痒,怒道:“那你刚才吓到我怎么说?”

    玄牛磐皂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等会儿赤精啄你的时候,我会帮忙拦着。”

    慕容凤噗嗤一声乐了,没想到这位玄牛天神看似一脸忠厚,原来是个闷骚性子。

    阿库娅被怼的哑口无言,十分不爽的上去就是一脚踹在玄牛后腿上。她倒是想踹对方屁股来着,可惜太高够不着。

    被踹了一脚的玄牛却无动于衷,反倒是阿库娅哀嚎一声,抱着脚直蹦跶。

    小玉摇头无语道:“玄牛是我们四位当中防御力最强的存在,也只有神真子能与祂一较高下。”

    赌气归赌气,阿库娅也不可能和人家动真格的,所以这闷亏算是咽下了。

    一行人穿过一片竹林,一片座落在竹林深处的古寺庭院出现在几人眼帘中。

    “唳!!!”突然一声清脆悦耳的鹤鸣划破天际,就见一道火焰流光飞速扎了下来。

    “啊!救命!”阿库娅立时怪叫一声,却没躲到防御力最强的玄牛身后,反而一缩身子躲到了慕容凤背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