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3章 少昊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小玉绕过凉亭,飞到神龛前张口吐了一团绿雾。

    慕容凤拉着春丽上前,虽然好奇小玉的举动但没开口打扰,只是静静地看着。

    “师父?”

    “嘘,别开口。”

    “叽叽叽!”小玉见神龛没动静,又张口吐出一团绿雾。

    这一回就见神龛石碑上浮现出几行金色铭文闪过,旋即腾起一团氤氲仙雾,朦胧之中一个神态安详的白胡子熊猫人老头缓缓显身。

    慕容凤目光一凝,盯着这个熊猫人老头。

    【少昊之影】

    生命值:100/100

    等级:10

    状态:残魂。

    ——————————————————

    “嗯?”老头发出一声悠长的鼻音,慢吞吞的睁开眼睛,缓缓开口道:“是何人打搅了朕的长眠?”

    “叽叽叽叽!”小玉高兴的发出一阵叫声。

    老头定眼一瞧,讶然道:“哦,原来是玉珑大人,您又刚刚转生了吗?”

    小玉耸耸肩,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老头呵呵一笑,问道:“玉珑大人您该不会又是偷偷溜跑出来的吧?”

    小玉嘟嘴鼓气,一副生气模样,然后手舞足蹈一通比划似在向老头大发牢骚。

    而老头则笑的十分开怀,气的小玉冲上前直揪他的胡须。

    “咳咳咳,玉珑大人请注意一下形象。”老头注意到还有外人在,赶紧端正形象,笑呵呵道:“没想到还有客人在,让二位见笑了。”

    “陛下客气了。”慕容凤微笑行礼。

    春丽仍旧一脸懵逼,悄声问道:“师父这位是谁啊?”

    “少昊。”慕容凤提醒了一句。

    春丽挠挠头:“听着耳熟。”

    慕容凤不得不再详细提醒了一句:“你们皇帝。”

    “我们的皇帝???”春丽依旧一脸茫然,脑子宕机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少昊?皇帝?诶!!!!!”

    春丽瞬间瞪大眼睛盯着老头,震惊万分道:“你你你你你不是升天了吗?”

    慕容凤差点喷了。

    好在老头丝毫不在意的哈哈大笑道:“小丫头,朕可没升天,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继续守护着这个世界。你现在见到的只是朕留下的一缕残魂。”

    春丽直挠头,显然没听明白。但不妨碍她的震惊:“您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位?”

    老头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春丽连忙问道:“听说您打败了强大的魔古族,是我们熊猫人一族最强者,是不是真的啊?”

    老头回忆感叹道:“朕只是一个领导者,真正打败魔古族的是那些敢于奋起反抗的子民们。”

    “哦。”春丽显然又没听明白。

    老头转头看向慕容凤,轻笑道:“没想到时隔三千年再次见到精灵族出现在潘达利亚上,真是令朕倍感感慨啊。”

    慕容凤客气道:“在下也是误打误撞来到贵宝地。”

    老头平静道:“朕即是迷雾。”

    一句话就表明了这老头在这潘达利亚大陆上是无所不知的存在,所以任何遮掩与谎言在祂面前都是没有意义的。

    “好吧,我只是来找个人的,并没有其他目的或恶意。”慕容凤坦诚道。

    老头微笑点头,道:“这个朕自然清楚,要不然朕也不会指引阁下您穿过迷雾之风来到潘达利亚大陆上。”

    慕容凤眉尖一挑,直言问道:“陛下暗中相助可是有所求?”

    老头呵呵笑道:“朕喜欢和聪明人说话,省事。朕就直说吧,朕没多少日子了。”

    “您这说的可够直白的。”慕容凤汗颜了一下,问道:“敢问这没多少日子是几个意思?”

    老头转身眺望星空下的潘达利亚大陆,唏嘘感慨道:“朕一直小心翼翼的维护着这个世界的平衡,但是逐渐苏醒的邪恶力量却已经打破了这个平衡。”

    “叽叽叽叽!”小玉亲昵的蹭了蹭老头。

    老头回头笑了笑,感叹道:“玉珑大人感谢您一直以来的照顾与指引,然而天命不可违,朕真的要走了。”

    小玉一时张嘴无言,老头摆摆手叹气道:“朕其实一直都明白,心魔虽除然惑难尽,唯有破而后立方可还这个世间一个真正的太平。”

    慕容凤拱手问道:“敢问陛下口中的心魔可是深埋于这块大陆深处的煞魔?”

    “是也不是……”老头微微轻叹道:“你即以见过那块泰坦石碑想必也已知道这些煞魔的来历,当年朕初定天下心高气傲却被邪煞入体滋生心魔不得不四寻破除之法,最终幸得玉珑大人指点逼出六种心魔邪煞。然还有一心魔早已与朕融为一体,无法彻底根除。只能取其平衡之道进行封印,然平衡一旦被打破是不可逆的。”

    慕容凤皱眉问道:“敢问陛下何为平衡之道?”

    “祥和。”老头缓缓道:“反之,杀戮,猜忌,恐惧,憎恨,暴怒,疑惑,骄傲等一切负面情绪皆可滋生邪煞!所以一直以来朕都在极力引导子民们减少各种争端,平稳祥和快乐的生活在这片大陆上,并为此不惜身化迷雾隔绝外界纷扰。”

    慕容凤回头看了一眼依旧一脸懵逼的春丽,心道难怪在这大陆上遇见到的熊猫人一个个都是怎么的淳朴善良没有任何心机,合着都是这位熊猫人皇帝的良苦用心。

    慕容凤问道:“难道就没有挽救之法了吗?”

    老头默然许久,才缓缓道:“数千年来朕想明白了,潘达利亚已经避世太久,没有进取心的种族终究无法屹立于世间。即使潘达利亚能躲过此劫,然等到下次更大的劫难降临时又能靠谁来庇护呢?这或许是我们熊猫人一族重新入世的一个契机。”

    慕容凤沉默了片刻,才问道:“所以那些巨魔入侵也是陛下您故意放任的?”

    老头轻叹一声,算是默认了。

    “陛下您这是在玩火!”慕容凤不客气道。

    老头转身盯着她,苦笑道:“或许吧。但起码阁下您不会对您的弟子弃之不顾是吧?”

    慕容凤脸色转冷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应该知道本尊不喜欢被人算计!”

    小玉连忙上前叽叽解释策划这一切的都是她,带慕容凤来这里的也是她,恳求慕容凤别生老头的气。

    春丽也瞧出了气氛不对,连忙伸手拽拽慕容凤的衣角恳求她先消消气。

    老头坦然道:“朕算计了一辈子都是为了我们熊猫人一族的未来,即使为此不惜甘愿堕入魔道。然事实证明朕走错了道,最后不得不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甚至祸及子孙后代。”

    老头一脸正容的对慕容凤抱拳庄重行礼道:“只要月影冕下能答应熊猫人一族在遇到危难之时能出手相救,一切罪责朕甘愿承担。”

    冥冥之中慕容凤感应到一股气运落在了她的身上,这是由熊猫人一族数千年来世代子民以愿力凝成的一国气运,虚无缥缈却又沉重如山。

    只要慕容凤点一下头,这份国之气运便会加持在她身上,如同圣光信徒一样源源不断的向她提供信仰之力。只要熊猫人一族不灭族,愿力不断,那她就能轻易凝聚神格成为类似神祗一样强大存在。

    慕容凤没料到这老头赌的怎么大,居然将整个熊猫人一族的气运都押宝押在了她身上。

    但这样一来反而让慕容凤倍感压力山大了。

    “陛下就怎么相信在下?不怕我转手就将熊猫人一族给卖了吗?”慕容凤脸色稍霁道。

    老头笑道:“朕虽被困于一隅,但却非瞎子。冕下对精灵一族的仗义豪勇朕可都是瞧在眼中的。”

    慕容凤微微抽搐了一下嘴角,这才明白过来这老头合着在海加尔山大战时就已经瞄上了她。

    慕容凤冷哼道:“那怎么说来周卓的那封求援信也是陛下您暗中授意的吧?目的就是为了将我引来潘达利亚。”

    老头笑了笑,既没否认也没承认,却让慕容凤很想揪着他的胡子暴揍一顿。

    “师父您就答应了嘛。”春丽虽然看不懂二人之间打哑谜,但不妨碍她可怜兮兮的向慕容凤求情。

    “你知道什么就让我答应了?”慕容凤没好气道。

    “呃。”春丽挠挠头坦率道:“师父,皇帝爷爷不是坏人,肯定不会害您的。”

    慕容凤抽了一下嘴角,心说你们这帮子孙后代能有这老头半分心机,估计这老头都不会将这份重担教到她这个外人手中。

    “行了,你们俩走远点,我要和这老头单独谈谈。”

    “师父。”春丽还想再劝,被小玉拖着拉走。

    “陛下您就直说吧,需要我做什么才能放过我?”慕容凤冷声质问道。

    老头反问道:“难道一国气运都不值得冕下您出手吗?”

    “当然值得,但这非我之道!”慕容凤傲然道。

    老头深深地看了她了一眼,感叹道:“朕当年若是有冕下您一分坚定就不会堕入魔道了。”

    慕容凤直言道:“我可以答应陛下在必要的时候出手相助,但是让我承担一国气运我做不到。因为能拯救熊猫人的只能是他们自己,而非什么神仙。”

    老头长叹一声道:“这道理朕也懂,可是大难当前熊猫人一族急需一位引路之人。”

    慕容凤笑道:“做个引路人倒是没问题,相信我,比起当神仙我更擅长当一个神棍,这方面我可是专业的。”

    老头一时哭笑不得,直摇头道:“既然冕下如此坚持,那朕也不强求了。”

    慕容凤立时感到肩头的压力消失,让她暗暗松了口气。

    老头再次转身眺望世间,轻轻道:“朕要走了,熊猫人一族就拜托冕下多加照拂了。”

    “嗯,我会的。”慕容凤微微点头。

    老头身影慢慢变淡,缓缓道:“临走之前朕还有一言相赠,也希望冕下您能将此言代为转告朕的子民。”

    慕容凤洗耳恭听:“陛下请说。”

    “战火为何而燃?秋叶为何而落?天性不可度,吾辈心中亦有惑。”老头声音渐渐飘渺,却犹如洪钟大吕回荡天地间:“怒拳为谁握,护国安邦惩奸恶。道法自然,除心魔。战无休,而惑不息。吾辈何以唯战?”

    “吾辈何以唯战?”少昊的最后一问如同一道惊雷闪电,劈入慕容凤的脑海,让她顿时陷入失神状态久久无法回过神。

    这是少昊对自己一生所作所为的发问,也是留给后人的自省反问,但此刻感触最深的却是慕容凤。

    慕容凤定定出神的站在山巅,如同一尊雕像。

    春丽担心她发生意外想要过去,却被泪流满面的小玉拉住。

    “小玉你怎么哭了?”春丽纳闷道:“皇帝爷爷怎么不见了?”

    小玉抹了下泪花,强颜欢笑了一下,缓缓道:“你的皇帝爷爷走了。”

    “哦。”春丽愣了一下,旋即瞪大眼睛震惊道:“小玉你会说话了?”

    小玉喟然长叹道:“嗯,刚刚能说话了。可惜不能和他道最后一别……”

    这时慕容凤忽然有了动静,对着爬满青苔的神龛深深一揖。

    “师父。”春丽连忙跑过去,问道:“皇帝爷爷走了吗?”

    “嗯,是的。”慕容凤平静的回答道。

    春丽没心没肺道:“小玉为没能和皇帝爷爷道别都伤心的哭了,不过我们下回来给皇帝爷爷上柱香就是了,说不定皇帝爷爷一高兴又出来见我们了。”

    慕容凤笑了笑,伸手揉了揉这丫头的单纯的脑袋。

    “师父您好像不开心?”春丽就算再迟钝也看出慕容凤神色不对劲。

    慕容凤深深轻叹一声道:“没什么,回去了。”

    “哦,啊对了,师父小玉能开口说话了。”春丽欢喜道。

    慕容凤看向小玉,就见她走到神龛前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清香点燃插上,然后转身对慕容凤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道:“谢谢您帮他了却了最后的心愿。”

    慕容凤微微点头,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小玉平静道:“我每隔一千年都会轮回转世重生一次,这是我最虚弱的时候。”

    “没事,我和师父来保护你好了。”春丽拍着胸脯豪爽道,然后马上问道:“轮回转世重生是什么?”

    小玉笑道:“我是玉珑。”

    “我知道啊,皇帝爷爷刚才也是怎么称呼你来着……”春丽说着说着豁然睁大了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小玉。

    “诶!!!玉珑?!!青龙天神大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