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2章 缚灵者(中)

作者:星辰旅者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网游之星剑传奇最新章节!

    “小虎当心!这家伙的拳劲很大!”老陈连忙大声提醒道。

    但赵虎已经冲到了对方面前一剑劈了出去,就见缚灵者戈拉亚同样一拳招呼了过来。

    砰!

    毫无悬念的赵虎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回来,手中的光剑也立时崩灭。

    反观缚灵者戈拉亚只是擦了擦拳头上的焦痕,冷笑道:“不自量力的蝼蚁。”

    嘀——嘀嘀嘀!

    缚灵者戈拉亚一低头,就见一颗闪烁着红光的铁圪塔滚到了他脚前头。

    嘭——!!!

    绚烂的电光瞬间爆发,恐怖的高压电流直把方圆十几米范围尽数笼罩,肆意摧残着一切。

    赵虎喷了一口血,翻身而起大吼道:“还愣着做什么?快跑啊!”

    众人这才反应,纷纷调头逃命。

    “壮波,老王你们先带丽丽和黑爪走。”老陈一杵竹棍留在了原地。

    “老陈……”

    “陈叔我不走!”

    “快走!”老陈厉喝一声。

    壮波犹豫了一下便强行抱起丽丽转身就走,老王则和金波一起搀扶起黑爪迅速跟上撤离队伍。

    老陈摘下酒葫芦狂饮了一口,然后抛给赵虎。

    赵虎接住酒葫芦一饮而尽,直感觉全身热血沸腾。

    “老陈,我先上,你殿后!”赵虎酒意上头立时怯意全消,只剩下满腔豪情。

    老陈呵笑一声道:“什么你先我后,并肩子上就是。今天我就让你见识我们武僧的最强之道——酒仙!”

    赵虎纳闷道:“你都没酒了,还怎么当酒仙?”

    老陈却轻轻摇晃起了身形,一挑竹棍嘿笑道:“你这就不懂了吧,我们的酒仙之道从来都是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颠,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千杯醉不倒,唯我酿酒仙。”

    就见老陈说话间一抖竹棍就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

    “啊哒!!!”

    刚刚从电浆手雷爆炸中闪出狼狈身形的缚灵者戈拉亚就见一根竹棍当头砸来,惊得他立即一架双拳。却没想到这根看似普通的竹棍竟势若万钧,一下没能架住劈砸劲道直接半跪在地。

    倏然一抹红光从斜地里刺来,直奔他的肋下要害。

    缚灵者戈拉亚立时心下大骇,连忙一震双臂弹开压在肩头的竹棍,顺势就地一滚避过光剑刺击,但仍被剑尖擦到肩头带出一抹焦烟。

    “这家伙的横练功夫没练全,腋下是他的罩门!”老陈一眼就瞧出了戈拉亚的弱点,脚下一错似跌倒又似踉跄竟两步就抢到了戈拉亚面前,直接一棍点向他腰眼。

    戈拉亚来不及爬起,一抖右手如同灵蛇探物一下缠住了竹棍借力撑起了身子。

    却见老陈直接撒手放开了竹棍,然后一个踉跄就撞入了戈拉亚的怀中。

    嘭!!!

    戈拉亚直感觉自己似被一头高速疾奔的水牛撞了个满怀,立时倒飞了出去。

    老陈顺势抽回了竹棍往地上一杵一挑,掀起一片沙土直接糊了戈拉亚一脸。

    赵虎趁机横跨一步,抬起了电光涌动的电光炮!

    轰——哗啦啦!

    恐怖的高压电流冲击瞬间扫倒了大片森林,直把夜空都给照亮了。

    老陈被强光刺激的无法直视,赵虎突然一下将他撞开躲过一发魔法飞弹。

    二人就地一滚又飞速蹦起,左冲右闪躲过密集的飞弹扫射。

    顶着一头爆炸发型的戈拉亚一脸狰狞的从火海走出,刚刚那发电光炮虽然没对他造成什么实质伤害,但却让他倍感耻辱。

    “蝼蚁!我一定会抽出你们的灵魂折磨上一千年!”戈拉亚低吼一声,掏出一个挂着巫毒娃娃的妖术图腾插在地上。

    赵虎与老陈分别从一棵大树后面绕出,对视一眼直接转身撒腿就跑。

    再不跑就是真的找虐了,毕竟人家可是货真价实的高阶施法者,玩肉搏只是业余爱好,现在动起真格了傻子才会和他们继续玩近战。

    “想跑?哼!你们真的以为能逃出我的掌心吗!”戈拉亚一抬手施放出一股冲天黑气瞬间笼罩方圆十里地,就连那些先一步逃走的熊猫人也全都被困在其中!

    赵虎立即又发射了一颗照明弹,但却无法驱散浓重的黑雾。

    老陈沉声道:“这些黑雾充满了黑暗气息,千万不要吸入太多!”

    赵虎掏出两个呼吸器丢给老陈一个。

    二人戴上呼吸器并没有盲目瞎跑,而是背靠背的警惕着四周。

    “桀桀桀!”戈拉亚阴森恐怖的笑声在黑雾中飘忽不定,让人无法锁定他的方位。

    老陈眉头一皱,压低声音提醒道:“我好像听见了许多轻微的脚步声!”

    赵虎提起警惕,问道:“难道是对方叫来援军了?”

    老陈低声道:“应该不是,来了——”

    咻咻咻!

    忽然一片密集的破空声从四面八方射来。

    老陈立即旋棍横扫挡下一蓬骨刺飞射,赵虎则干脆多了,一提法袍将自己整个人都包裹其中,飞射来的骨刺尽数法袍挡下,连点痕迹都没留下。

    “哇嘎嘎!”但随着一阵怪叫,就见许多矮小的身影从四面八方蹦了出来。

    “这是什么怪物?!”赵虎一脸愕然:“布娃娃?”

    “是巫毒娃娃!”老陈见多识广立即认出了这些怪物的来历,赶紧提醒道:“当心这些家伙的吹刺和诅咒!”

    赵虎二话不说直接抬起电光炮就一通横扫,瞬间将数十个巫毒娃娃烧成了灰烬。

    “好菜!”赵虎不屑的啐了一声,但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浓重的黑雾满是涌动的人影,根本多到数不过来。

    “干!那巨魔到底招了多少小怪出来!”赵虎暗骂一声,直接摘下三颗手雷用力丢了出去。

    立时在轰隆隆的爆炸声中无数巫毒娃娃被炸成了碎片,但马上会有更多的巫毒娃娃蹦出来。

    “那巨魔是想耗尽我们的手段好生擒我们!”老陈提棍横扫一扫就是一大片,但仍架不住蜂拥而来的巫毒娃娃大军,被逼的节节后退很快又和赵虎背靠背在了一起。

    赵虎提着电光炮肆意横扫看似霸气无比,但是急剧下降的体力值很快就频临了警戒线。

    赵虎不得不将电光炮收了起来祭出了原力光剑,然后掏出两瓶营养液递给老陈一瓶。

    微微喘息着的老陈也没客气,接过营养液一饮而尽,然后一抹嘴淡然笑道:“真是遗憾。”

    “遗憾什么?”赵虎丢掉空瓶举起光剑严阵以待。

    “好像再喝一口风暴烈酒啊!”老陈笑道:“如果这次我们能活着杀出去的话,下回一定请你痛饮一番,哈哈哈。”

    “别,一直喝你的酒,下次还是让我来请好了。”赵虎豪爽一笑道。

    “那就怎么说定了。”老陈大笑一声,一横竹棍扫出一股狂风直接将冲上来的巫毒娃娃全部扫飞了出去。

    赵虎一挽剑光大喝一声,举着光剑就是一通横劈竖砍,一时间竟无一怪是他的一合之敌。

    蓦然地赵虎感到一阵头皮发麻,似无处不在的原力在向他发出警示。

    赵虎立即遵从本能回身就是一剑劈下!

    铛——咔嚓!

    猩红的光剑直劈在一只魔爪上,把戈拉亚狰狞的脸色映照的满脸殷红,宛如一头地狱恶鬼。

    赵虎咬牙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却不能让光剑再下一分,硬生生的被对方徒手拧开。

    呼——!

    一条棍影倏然横扫过来!

    戈拉亚却不躲不闪任由竹棍砸在他的魔法护盾上激荡出一圈圈涟漪。

    老陈见偷袭不成,怒喝一声直接一掌拍来。

    戈拉亚也反手一掌拍去。

    二人结结实实的对了一掌!

    戈拉亚被震的晃了下身子,但老陈却直接横飞了出去。

    赵虎趁着戈拉亚被老陈牵制分神的一瞬间也一掌拍向他的胸口。

    戈拉亚立时被气乐了,心说那头熊猫人还有几分掌劲能和他对撼一下,你这软绵绵的也配叫掌法?

    本就骄傲自大的戈拉亚又是固态萌发,竟然以胸口去硬接赵虎一掌好让这只蝼蚁知道双方的差距。

    砰!

    就见赵虎一掌结结实实的拍在戈拉亚的胸口,立时整条手臂被反震的炸开一蓬血雾。

    戈拉亚正想得意大笑一声忽然感觉胸口似贴着一块烙铁,都烫的冒烟了!

    “啊!!!”戈拉亚立时痛呼一声,反手一掌就将赵虎拍飞了出去。然后低头一瞧就见胸口竟被烫出了一只焦黑的掌印!

    “你这是什么掌法!!!”戈拉亚当真是又惊又怒。

    倒飞出去的赵虎嘭地一声撞在一棵大树上,直喷出一口鲜血,生命值瞬间跌破警戒值,若不是最后关头有原力护盾抵消了大半的冲击力可能都已经被对方一掌秒杀了。

    赵虎一下半跪在地上,但却抬头狞笑道:“虎爷我的九阳神功不好受吧?只可惜还没练到家,要不然定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狂妄!”戈拉亚跨出一步却骤然停下,脸色一阵青红交替,直感觉一丝火毒竟侵入了他的五脏六腑肆意的横冲直撞。

    只可惜这丝火毒还是太弱,很快就被戈拉亚强行逼出了体外。

    “死!”差点吃了个大亏的戈拉亚当真是惊怒交加,一个瞬移冲到赵虎面前直接当头一掌拍下。

    赵虎的生命值与体力值已经双双见底,根本躲不开这一掌。

    就在这危急时刻忽见三道快若鬼魅的身影从不同方向冲来,各自擎着不同的武器一起攻向戈拉亚的要害大穴。

    接连吃了几个闷亏的戈拉亚终于不敢再托大,翻手一掌震飞一道人影,同时向后扫出一腿又踢飞另一个人影。

    但最后一道人影却已经一棒砸至他的头顶,就见戈拉亚下意识的往后一仰身子躲过当头一棒。

    但棍影如金刚大杵一下点中戈拉亚刚刚挨了一掌的胸口,立时将他击飞了出去。

    “老陈???”赵虎一脸懵逼的望着眼前半透明的人影,惊呆道:“你成仙了?”

    老陈一横长棍,嘿笑道:“只是几个元素分身而已,我们熊猫人可不是那种闭门造车的种族。真气也好魔法也好,能克敌制胜都是好功夫。”

    被击飞的两道人影又很快蹦了回来,果真和老陈一模一样,只不过手中的武器各有不同。一人拿着金环双刀,一人扛着青龙大刀,一人提着金刚禅杖!

    “还能动吗?”老陈一横金刚禅杖,沉声道:“我这个魔法可维持不了太久。”

    赵虎迅速掏出一瓶珍贵的治疗药水灌进嘴里,然后顽强的站了起来,咧嘴笑道:“虎爷我还能大战三百回合呢!”

    “哈哈哈,好!上了!”老陈三道元素分身立即快如电光般的冲了出去。

    赵虎咳嗽一声,拖着瘫软无力的左臂也冲了上去。

    戈拉亚捂着剧痛的胸口,脸色尤为狰狞,抬手释放出一股妖风吹得周遭昏天黑地。

    老陈的元素分身似没有实体,穿过妖风直扑戈拉亚而去。

    赵虎捂眼停顿了一下,就听一阵激烈的呼喝打斗传来。眯开眼睛一瞧,老陈已经和那巨魔斗做一团。赵虎深知以自己现在这状态冲上前也只是帮倒忙,所以心中立即急思对策。

    开了大招的老陈与戈拉亚一番缠斗明显还是落于下风,三道元素分身频频被戈拉亚随便一拳一脚就轻易击飞了出去。若不是元素分身可以豁免大部分物理伤害,恐怕早就被戈拉亚打崩散了。

    但是久战下去明显对老陈不利,恰在这时赵虎终于赶到加入了战斗。

    戈拉亚已经打出了真火,不再考虑生擒二人,各种邪恶诡异法术信手捻来,压制二人险象频生。

    忽然赵虎抓住对方一个破绽,一剑刺向戈拉亚的腋下罩门,却不想是对方故意露出一个的破绽。

    就见赵虎一剑即将刺中戈拉亚之时,戈拉亚突然硬受了老陈一杖,探爪一把抓住了光剑然后一下将赵虎整个人拽到他面前。

    “死吧,蝼蚁!”戈拉亚一脸狞笑的张口吐出一股黑气直接糊了赵虎一脸。

    “小虎!”老陈大惊失色,举起金刚禅杖用力朝戈拉亚脑袋上砸去。

    戈拉亚一震虎躯扩张开魔法护盾挡下金刚禅杖,却不想手中一轻,被抓住的光刃突兀消失,然后那金属剑柄已经顶着他的心口嗡地一声弹出了猩红光刃直将他捅了个对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